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第45节、陈阵见到了心中的狼图腾
    两个人像木桩似地定在雪地上,失魂落魄。

    杨克用靴子踢着雪地,低头说:阿爸从来还没对咱俩,发这么大的火呢……小狼已经不是狼崽了,它长大了,它会为了自由跟咱们拼命的。狼才是真正“不自由,毋宁死”的种族。照这个样子,小狼肯定是活不了了,我看还是听阿爸的话吧,给小狼最后一次做狼的尊严……

    陈阵的泪在面颊上冻成了一长串冰珠。他长叹一声说:我何尝不理解阿爸说的意思?可是从感情上,我下得了这个手吗?将来如果我有儿子的话,我都不会像养小狼这样玩儿命了……让我再好好想想……

    失血过量的小狼,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走到狼圈的边缘,用爪子刨了圈外几大块雪,张嘴就要吃。陈阵急忙抱住了它,问杨克:小狼一定是想用雪来止疼,该不该让它吃?

    杨克说:我看小狼是渴了,流了那么多血能不渴吗?我看现在一切都随它,由它来掌握自己的命运吧。

    陈阵松开了手,小狼立即大口大口地吞咽雪块。虚弱的小狼疼冷交加,浑身剧烈抖动,犹如古代被剥了皮袍罚冻的草原奴隶。

    小狼终于站不住了,瘫倒在地。它费力地蜷缩起来,用大尾巴弯过来捂住了自己的鼻子和脸。小狼还在发抖,每吸一口寒冷的空气,它全身都会痉挛般地颤抖,到吐气的时候颤抖才会减弱,一颤一吸一停,久久无法止息。

    陈阵的心也开始痉挛,他从来没有见过小狼这样软弱无助。他找来一条厚毡盖在小狼的身上,恍惚间觉得小狼的灵魂,正在一点一点脱离它的身体,好像已经不是他原来养的那条小狼了。

    到了中午,陈阵给小狼煮了一锅肥羊尾肉丁粥,用雪块拌温了以后,端去喂小狼。小狼用足全身的力气,摆出狼吞虎咽的贪婪架式,然而,它却再没有狼的吃相了。它吃吃停停,停停吃吃,边吃边滴血边咳嗽。咽喉深处的伤口仍然在出血,平时一顿就能消灭的一锅肉粥,竟然吃了两天三顿。

    那两天里,陈阵和杨克白天黑夜提心吊胆地轮流守候服侍小狼。但小狼一顿比一顿吃得少,最后一顿几乎完全咽不下去了,咽下去的全是它自己的血。陈阵赶紧骑上快马,带了三瓶草原白酒,请来了大队兽医。兽医看了满地的狼血,说:别费事了,亏得是条狼,要是条狗,早就没命啦。

    兽医连一粒药也没给,跃上马就去了别家的蒙古包。

    到第三天早晨,陈阵一出包,发现小狼自己扒开毡子,躺在地上,后仰着脖子急促喘气。他和杨克跑去一看,两人都慌了手脚。小狼的脖子肿得快被项圈勒破,只能后仰脖子才能喘到半口气。

    陈阵急忙给小狼的项圈松了两个扣,小狼大口喘气,喘了半天也喘不平稳,它又挣扎地站起来。两人掐开小狼的嘴,只见半边牙床和整个喉咙,肿得像巨大的肿瘤,表皮已经开始溃烂。

    陈阵绝望地坐倒在地。小狼挣扎地撑起两条前腿,勉强端坐在他的面前,半张着嘴,半吐着舌头,滴着半是血水的唾液,像看老狼一样地看着陈阵,好像有话要跟他说,然而却喘得一点声音也吐不出来。

    陈阵泪如雨下,他抱住小狼的脖子,和小狼最后一次紧紧地碰了碰额头和鼻子。小狼似乎有些坚持不住,两条负重的前腿又剧烈地颤抖起来。

    陈阵猛地站起,跑到蒙古包旁,悄悄抓起半截铁钎。然后转过身,又把铁钎藏到身后,大步朝小狼跑去。小狼仍然端坐着急促喘息,两条腿抖得更加厉害,眼看就要倒下。陈阵急忙转到小狼的身后,高举铁钎,用足全身的力气,朝小狼的后脑砸了下去。

    小狼没有发出一点声音,软软倒在地上,像一头真正的蒙古草原狼,硬挺到了最后一刻……

    那个瞬间,陈阵觉得自己的灵魂被击出了体外。他似乎听到灵魂冲出天灵盖的铮铮声响,这次飞出的灵魂好像再也不会回来了。陈阵像一段惨白的冰柱,冻凝在狼圈里……

    全家的大狗小狗,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全跑了过来。看到已经倒地死去的小狼,上来闻了闻,都惊吓得跑散了。只有二郎冲着两位主人愤怒地狂吼不止。

    杨克噙着泪水说:剩下的事情,也该像毕利格阿爸那样去做。我来剥狼皮筒,你进包歇歇吧。

    陈阵木木地说:是咱们俩一起掏的狼崽,最后,就让咱俩一起剥狼皮筒吧。按照草原的传统仪式,把狼皮筒高高挂起来,送小狼去腾格里……

    两人控制着发抖的手,小心翼翼地剥出了狼皮筒,狼毛依旧浓密油亮,但狼身只剩下一层瘦膘。杨克把狼皮筒放在蒙古包的顶上,陈阵拿了一个干净的麻袋,装上小狼的肉身,拴在马鞍后面。

    两人骑马上山,跑到一个山顶,找到几块布满白色鹰粪的岩石,用马蹄袖扫净了雪,把小狼的尸体轻轻地平放在上面。

    他俩临时选择的天葬场寒冷肃穆,脱去战袍的小狼已面目全非。陈阵已完全不认识自己的小狼了,只觉得它像所有战死沙场、被人剥了皮的草原大狼一模一样。

    陈阵和杨克面对宝贝小狼的白生生的尸体,却没有了一滴眼泪。在蒙古草原,几乎每一条蒙古狼都是毛茸茸地来,赤条条地去,把勇敢、智慧和尊严,以及美丽的草原留在人间。此刻的小狼,虽已脱去战袍,但也卸下了锁链。它终于可以像自己的狼家族成员,以及所有战死的草原狼一样,无拘无束、自由自在地面对坦荡旷达的草原了。小狼从此将正式回归狼群,重归草原战士的行列,腾格里一定不会拒绝小狼的灵魂。

    他俩不约而同地抬头看了看天空,已有两只苍鹰在头顶上空盘旋。两人再低头看看小狼,它的身体已经冻硬了薄薄一层。陈阵和杨克急忙上马下山,等他俩走到草甸的时候,回头看,那两只鹰已经螺旋下降到山顶岩石附近。小狼还没有冻硬,它将被迅速天葬,由草原鹰带上高高的腾格里。

    回到家,高建中已经挑好了一根长达六七米的桦木杆,放在蒙古包门前,并在狼皮筒里塞满了黄干草。

    陈阵将细皮绳穿进小狼的鼻孔,再把皮绳的另一端,拴在桦木杆的顶端。三个人把笔直的桦木杆,端端正正地插在蒙古包门前的大雪堆里。

    猛烈的西北风,将小狼的长长皮筒吹得横在天空,把它的战袍梳理得干净流畅,如同上天赴宴的盛装。蒙古包烟筒冒出的白烟,在小狼身下飘动,小狼犹如腾云驾雾,在云烟中自由快乐地翻滚飞舞。此时,它的脖子上再没有铁链枷锁,它的脚下再没有狭小的牢地。

    陈阵和杨克久久地仰望着空中的小狼,仰望腾格里。陈阵低低自语:小狼,小狼,腾格里会告诉你的身世和真相的。在我的梦里咬我,狠狠地咬吧……

    陈阵迷茫的目光追随着小狼调皮而生动的舞姿,那是它留在世上不散的外形。那美丽威武的战袍里,仍然包裹着小狼自由和不屈的魂灵。

    突然,小狼长长的筒形身体和长长的毛茸茸大尾巴,像游龙一样地拱动了几下。陈阵心里暗暗一惊,他似乎看到了飞云飞雪里的狼首龙身的飞龙。小狼的长身又像海豚似的,上下起伏地拱动了几下,像是在用力游动加速……风声呼啸、白毛狂飞,小狼像一条金色的飞龙,腾云驾雾,载雪乘风,快乐飞翔。飞向腾格里、飞向天狼星、飞向自由的太空宇宙、飞向千万年来所有战死的蒙古草原狼的灵魂集聚之地……

    那一刹,陈阵相信,他已见到了真正属于自己内心的狼图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狼图腾:小狼小狼简介 >狼图腾:小狼小狼目录 > 第45节、陈阵见到了心中的狼图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