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第44节、小狼的性格最终决定了小狼的命运
    小狼的性格最终决定了小狼的命运。

    陈阵始终认为,他在那个寒冷的冬天,最后失去了小狼,是腾格里安排的一种必然。也是腾格里对他良心的终生惩罚,使他成为良心上的终生罪犯,永远得不到宽恕。

    小狼伤情的突然恶化,是在一个无风、无月亮、无星星和无狗吠的黑夜。古老的额仑草原,静谧得如同化石中的植物标本,没有一丝生命的气息。

    后半夜,陈阵突然被一阵猛烈的铁链哗哗声惊醒。强烈的惊怵,使得他头脑异常清醒,听力超常灵敏。

    他侧耳静听,在铁链声的间隙,隐隐地从边境大山那边,传来了微弱的狼嗥。断断续续,如簧如箫,苍老哀伤,焦急愤懑。那些被赶出家园和国土的残败狼群,可能又被境外更加骠悍的狼军团攻杀,只剩下白狼王和几条伤狼孤狼,逃回到边境以南、界碑防火道和边防公路之间的无人区。然而,它们却无法返回充满血腥的故土。狼王在焦急呼嗥,似乎在急切地寻找和收拢被打散的残兵,准备再次率兵攻杀过去,拼死一战。

    陈阵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听到额仑自由狼的嗥声了。那微弱颤抖焦急的嗥声,却包含了他所担心的所有讯息。他想,毕利格阿爸可能正在流泪,这惨烈的嗥声比完全听不到嗥声更让人绝望。

    额仑草原大部分最强悍、凶猛和智慧的头狼大狼,已被特等射手们最先消灭。大雪覆盖额仑草原以后,吉普车已停行,但是那些骑兵出生的特等射手,早已换上快马继续去追杀残狼。额仑草原狼,好像已经没有实力再去杀出一条血路,打出一块属于自己的新地盘了。

    陈阵最为担心的事情也终于发生。久违的狼嗥声,忽然唤起了小狼的全部希望、冲动、反抗和求战欲。它好像是一个被囚禁的草原孤儿王子,听到了失散已久的苍老父王的呼声,而且是苍老的求援声。它顿时变得焦躁狂暴,急得想要把自己变成一发炮弹发射出去,又急得想发出大炮一样的轰响来回应狼嗥。

    然而,小狼的咽喉已伤,它已经发不出一丝狼嗥声,来回应父王和同类的呼叫。它急得发疯发狂,豁出命地冲跃、冲拽铁链和木桩,不惜冲断脖颈,也要冲断铁链,冲断项圈,冲断木桩。陈阵的身体感到了冻土的强烈震动,从狼圈方向传来的那一阵阵激烈的声响中,他能想象出小狼在助跑!在冲击!在吐血!小狼越冲越狠,越冲越暴烈。

    陈阵吓得掀开皮被,迅速穿上皮裤皮袍,冲出蒙古包。手电光下,雪地上血迹斑斑,小狼果然在大口喷血,一次又一次的狂冲,它的项圈勒出了血淋淋的舌头,铁链绷得像快绷断的弓弦,胸口挂满一条条的血冰。狼圈里血沫横飞,血气喷涌,杀气腾腾。

    陈阵不顾一切地冲上去,企图抱住小狼的脖子。但他刚一伸手就被小狼吭地一口,袖口被撕咬下一大块羊皮。

    杨克也疯了似地的冲了过来,但两人根本接近不了小狼。它憋蓄已久的疯狂,使它像杀红了眼的恶魔,又简直像一条残忍自杀的疯狼。两人慌得用一块盖牛粪的又厚又脏的大毡子扑住了狼,把它死死地按在地下。

    小狼在血战中完全疯了,咬地、咬毡子、咬它一切够得着的东西,还拼命甩头挣链。陈阵觉得自己也快疯了,但他必须耐着性子,一声一声亲切地叫着小狼,小狼……不知过了多久,小狼终于拼尽了力气,慢慢瘫软下来。两人像是经历了一场与野狼的徒手肉搏,累得坐倒在地,大口喘着白气。

    天已渐亮,两人掀开毡子,看到了小狼疯狂反抗、拼争自由和渴望父爱的严重后果:那颗病牙,已歪到嘴外,牙根显然是在撕咬那块脏毡子的时候拽断的,血流不止,小狼很可能已把脏毡上的毒菌咬进伤口里。

    精疲力竭的小狼,喉咙里不断冒血,比那次搬家时候冒得还要凶猛,显然是旧伤复发,而且伤上加伤。小狼瞪着血眼,一口一口地往肚子里咽血,皮袍上,厚毡上,狼圈里,到处都是大片大片的血迹,比杀一只马驹子的血似乎还要多,血都已冻凝成冰。

    陈阵吓得双腿发软,声音颤抖、结结巴巴地说:完了,这回可算完了……杨克说:小狼可能把身上一半的血都喷出来了,这样下去血会流光的……

    两人急得团团转,却不知道怎样才能给小狼止住血。陈阵慌忙骑马去请毕利格阿爸。老人见到满身是血的陈阵,也吓了一跳,急忙跟着陈阵跑过来。

    老人见小狼还在流血,忙问,有没有止血药?陈阵赶紧把云南白药的小药瓶,全都拿了出来,一共四瓶。老人走进蒙古包,从手把肉盆里,挑出一整个熟羊肺,用暖壶里的热水化开泡软,切掉了气管等硬物,把左右两肺断开,然后在软肺表面涂满白药,走到狼圈旁边,让陈阵喂小狼。

    陈阵刚把食盆送进狼圈,小狼便叼住一块肺吞了下去。羊肺经过食道吸泡了血,便鼓胀了起来,小狼差点被噎住。涂着白药的柔软羊肺像止血棉,在咽喉里停留了好一会儿,才困难地通过喉咙。泡胀的羊肺止压了血管,并把白药抹在了食道的伤口上。小狼费力地吞进两叶羊肺,口中的血才渐渐减少。

    老人摇了摇头,说:活不成了,血流得太多,伤口又在要命的喉咙里,就算这一次止住了,下次它再听见野狼叫,你还能止住吗?这条狼,可怜呐,不让你养狼,你偏要养。我看着,比刀子割我脖子还难受啊……这哪是狼过的日子,比狗都不如,比原先的蒙古奴隶还惨。蒙古狼宁死也不肯过这种日子的……

    陈阵哀求道:阿爸,我要给它养老送终,您看它还有救吗?您把您治病的法子全教给我吧……

    老人瞪眼道:你还想养?趁着它还像一条狼,还有一股狼的狠劲,赶紧把它打死,让小狼像野狼一样战死!别像病狗那样窝囊死!成全它的灵魂吧!

    陈阵双手发抖,他从来没有想过要让自己来亲手打死小狼,这可是他历经风险、千辛万苦才养大的小狼呵。他强忍眼泪,再次恳求:阿爸,您听我说,我哪能下得了手……就是有一星半点的希望我也要救活它……

    老人脸一沉,气得猛咳了几下,往雪地上啐了一大口痰,吼道:你们汉人永远不明白蒙古人的狼!

    说完,老人气呼呼地跨上马,朝马狠狠抽了一鞭,头也不回地向自己的蒙古包奔去。

    陈阵心里一阵剧烈的疼痛,就好像他的灵魂也狠狠地挨了一鞭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狼图腾:小狼小狼简介 >狼图腾:小狼小狼目录 > 第44节、小狼的性格最终决定了小狼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