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讀
暫停
+書簽

視覺︰
關燈
護眼
字體︰
聲音︰
男聲
女聲
金風
玉露
學生
大叔
司儀
學者
素人
女主播
評書
語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書架管理 下一章
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孩子問題
    “二十九了,還沒對象嗎?”李雪梅微笑著問道。

    眾人朝著里面走去,政學平陪著宋老聊天,李雪梅在後面和宋玉聊著。

    “嗯,沒呢,暫時沒有這方面的打算,”宋玉搖搖頭,臉色微微一紅說道。

    “這麼好的女孩子,追求者一定不會少吧,”李雪梅打量著宋玉珠圓玉潤的臉龐問道。

    宋玉現在是顯然感覺到了李雪梅的異樣,她笑著看著李雪梅道︰“怎麼了,伯母,您是要給我介紹對象嗎?”

    李雪梅緊了緊脖頸上的圍巾,笑呵呵的道︰“我接觸的人里可沒誰能配得上小玉你,可不敢給你介紹對象,說起來,小玉你是不是有喜歡的人了?”

    宋玉的呼吸微微一頓,目光出現了一瞬間的迷離,被她牽掛喜歡的人,除了政紀,還能有誰呢,看著李雪梅和政紀有幾分相似的眉角,宋玉的心微微有些酸楚,自己的愛,卻不能讓他最親近的人知曉,這種感覺,並不好受。

    李雪梅看著宋玉盯著自己看的表情,心中已經有了計較,宋玉的樣子,很明顯是心有所屬了,而這個人,很可能是自己的兒子。

    女人,有時候會在某一個方面有著超乎尋常的直覺,李雪梅見過宋玉和兒子在一起時候的表現,兩人彼此之間的一個小動作,一個不起眼的眼神交流,這讓她有一種感覺,宋玉和兒子之間的關系,遠飛尋常的朋友之間的友誼,畢竟,一些事情,女人才是最了解女人的。

    和總書記一起共進晚餐,這在很多人看來是一件非常榮耀的事,可是只有親身感受了,才知道個中體味到底如何。

    紫光閣的包間內,雖然有宋老作陪,可是政學平和李雪梅還是免不了或多或少有些拘謹。

    “政老哥,嘗嘗這個菜,這是南方的回鍋肉,味道很不錯,一定會和你口味!”張河山笑著給政學平夾菜道。

    “哎,謝謝主席,我自己來,”政學平忙欠身,有些受寵若驚的說道,他感覺自己的臉紅了,心情卻是非常的復雜,這一輩子,從來沒有想過會有這麼一天,一號首長給自己夾菜,這樣的榮耀,怕是祖墳都冒青煙才行!

    “我一直都很好奇,究竟是怎樣的父母才能培養出政紀這樣優秀的棟梁之才,我也能向二老學習下,”張河山微笑著倒了杯酒說道。

    “總書記這話您可真是過獎了,我們也就是普普通通的小老百姓,可不值得您來學習,”政學平忙擺擺手說道。

    “哎,我們的祖國,就是千千萬萬像您這樣辛勞的人民組成的,每個人民都有我們應該學習的地方!”張河山認真的說道。

    一頓飯,吃了足足一個小時,在走的時候,門口的警衛員看政學平夫婦的眼神都有些不一樣了,作為國家主席,張河山的每天的日程都安排的極為緊張,幾乎可以說是分秒必爭,可是即便是這樣,卻抽出了整整一個小時來陪這對夫婦,足以看出張河山對這對夫婦的重視!

    政學平夫婦本來還想著吃完飯就該回去了,卻沒想到張河山執意讓政學平夫婦住在中南海,用他的話來說就是等有時間了想再找他們聊聊,也方便。

    政學平不好拒絕,就和李雪梅住下了,宋玉也住在了隔壁。

    “學平,你說這主席突然找咱們又是吃飯,又是聊天的,是為了什麼啊?”李雪梅梳洗完畢,走到政學平身邊有些擔心的問道。

    政學平看著窗外古色古香的建築,沉默不語,他當然不會覺得是因為自己了,這一切,八成是和他們兒子有關。

    “最近給政紀打電話了嗎?”政學平回過頭看了眼李雪梅問道。

    “沒,前幾天政紀不是剛打了電話,說有點事最近忙嗎,我也就不想著打擾他,”李雪梅搖搖頭說道。

    “對了,學平,你覺得宋玉這孩子怎麼樣?”李雪梅倒了一杯水,坐到了政學平身邊忽然問道。

    政學平一愣,疑惑的看著李雪梅,“當然不錯了,宋老的孫女,知書達理。”

    “這我當然知道了,我是說.......”李雪梅說道這里,似乎有些說不出口。

    “哎呀,我的意思你明白,政紀這孩子,這都快三十了,連孩子都沒有!”李雪梅拍拍椅子嘆了口氣說道。

    “你.......”听到這里,政學平哪里還不明白李雪梅的話里所指,他有些生氣,卻又有些無奈的指著李雪梅,最終都化作了一聲嘆息。

    “你考慮過小璐的感受嗎?這些年,小璐多孝順,為了這個家做了多少,而且再者說,這生不出孩子,政紀已經在醫院查過了,不是小璐的問題,你就算換個兒媳婦,能解決問題嗎?”政學平有些苦惱的揉了鬢角說道。

    “並不是我自私,我也知道小璐是個好孩子,可是有些事情,總是充滿了無奈,我又不會不要她這個媳婦,以後肯定還會待她如同一般的好,再者,政紀這孩子是個有主意的,他拿了一份醫院的報告說是他的責任,可是你我又看不懂那些醫學術語,而且誰知道政紀這孩子是不是為了不讓小璐受委屈,而找人合著騙咱倆的”,李雪梅說道這里頓了頓。

    “反正,我覺得,不管這事是真是假,都應該讓政紀試試,萬一換個人能懷上呢?這古代三妻四妾的不是沒有,政紀這麼大的家業,也有能力多一個老婆,就當是為了綿延子孫,”李雪梅嘆了口氣說道,要不是實在沒辦法,她又何苦徒做惡人。

    政學平默不作聲,他其實也不好過,這些想法不是沒有過,政紀沒有自己的孩子,這一直也是他的心頭煩惱,雖然後來政紀從外國領養了一個女兒,可是一方面是個女兒,另一方面畢竟不是親生的。

    如果是普通家庭也就算了,可是政學平清楚的知道,他們現在的情況不一樣了,說句有些厚臉皮的話,現在的政家,說到底已經不是普通人家了,算是邁入了豪族一脈,外面傳政紀有千億資產,這千億不僅僅是資產,也其實是家里埋得*。

    因為錢財而親人反目成仇的例子還少嗎?

    自己兒子沒有後代,這是一件大事,說小點,這就代表著千億的資產後繼無人,很可能會引發家族親人的內斗,說白了錢是留給後人的,畢竟自己兩口子也活不了幾十年了,而說的嚴重誅心一點,這千億的財富,很可能會是一把雙刃劍。

    金融帝國,也是帝國,而帝國就會有皇帝,而政紀就是這個帝國至高無上的皇帝,皇帝沒有子嗣,那麼他的位置就會有人惦記,就會有人盼著他早死,然後繼承這個位置。

    並非政學平多想,而是人這種生物,就從來不憚以最惡毒的猜想來做推測,是人就有私心,至親之間為了財富而謀財害命的並不是沒有。

    而政學平,也就是擔心的是這個。

    他了解自己和老婆,當了一輩子的老師,他從來不是能夠擔起這麼大的擔子的人,說句實話,就連花錢都不怎麼會花,更不要說撐起政紀這千億的帝國,政紀沒有同胞兄弟,也沒有子嗣,萬一有個什麼三長兩短,這就是一籠狗肉包子光明正大的放在野狗群里任人宰割。

    人心黑暗,萬一有人利欲燻心,利用這一點去害政紀,那麼這是誰都不願意看到的。

    “學平!學平!想什麼呢,”李雪梅看到政學平發呆,有些擔心的推了推他。

    “沒什麼,這件事等政紀回來以後再和他談談吧,”政學平選擇了妥協,雖然良知上,政學平並不願意這樣做,可是從理智上來講,這也是不得已而為之。

    “嗯,不過這次你可得站在我這一邊,和我一起勸勸政紀,宋玉是個好女孩,她要是能和政紀成了,我是樂的見的,”李雪梅鋪著被子說道。

    “你這老太婆,你怎麼就覺得宋家願意讓人家的女兒當咱兒子的小三?”政學平有些生氣的說道,聲音有些高。

    李雪梅手下的動作停了停,她倒是把這茬忘了,宋家可不是普通人家,將門之後,紅三代,“成不成我也就是這麼說說,只是比較中意宋玉這孩子罷了,何況我也看的出來,宋玉對政紀有意思。”

    一夜無話,政學平和李雪梅有些失眠了,第二天起床頂著黑眼圈。

    “伯父伯母,昨晚沒休息好嗎?”早晨起床後,宋玉驚訝的看著黑眼圈的政學平夫婦。

    “沒事沒事,就是有些不習慣,”政學平臉一紅,有些不好意思看宋玉,拜拜說說道。

    書香苑,劉璐趴在餐桌上,看著面前盤子中已經快要冷的魚香肉絲發呆。

    政紀已經走了半個月了,她有些想他了,相比將軍山的莊園,一個人的時候她更喜歡這里多一些,房子不太大,一個人呆著也不會感覺空落落的。

    吃過飯了,該吃藥了。

    劉璐揉了揉肚子,站起身,走到了醫藥櫃旁,取出了老中醫給自己開的有益懷胎的中藥,放在微波爐里熱了熱。

    一股濃重的刺鼻中藥味在房間內彌漫這,劉璐吐了吐舌頭,捏住了鼻子,一口氣將中藥喝了下去,苦澀的味道讓她不由自主的干嘔了兩聲,卻是甘之如飴。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首頁 >重生都市寫輪眼簡介 >重生都市寫輪眼目錄 > 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孩子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