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讀
暫停
+書簽

視覺︰
關燈
護眼
字體︰
聲音︰
男聲
女聲
金風
玉露
學生
大叔
司儀
學者
素人
女主播
評書
語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書架管理 下一章
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來京
    政紀看著哭泣的眾人,他雖然有能力保護他們的平安,可是卻無從撫慰他們受傷的心靈。

    輕輕嘆了口氣,他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

    “這個給你,待在這里,等一切平息後我會回來找你,”政紀將手中的*交給美黛賽斯,還有兩個彈匣。

    紅著眼眶的美黛賽斯下意識的接過手槍,然後才回過神來,她忽然從背後抱住了政紀,聲音有些哽咽的道︰“你要離開這里?”

    離別總是痛苦的,政紀就好像是候鳥一般,時不時的會闖入她的生活,卻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的離開,這一次,政紀如同英雄般再次出現在她的身前,讓她再也不舍讓他就這樣離開。

    美黛賽斯的聲音有些高,其他人也看了過來,伯尼黛特等人眼中閃過些許不舍,雖然只有短短不到半個小時,可是政紀的表現已經成為了他們無形中的主心骨。

    政紀點點頭,“我要去救人。”

    “可是外面很危險,你只有一個人,”美黛賽斯希望政紀留下,不僅僅是為了她。

    “對啊,現在那麼危險,你雖然槍法好,可是只有一個人,何不在這里等待救援,我相信其他國家不會袖手旁觀的,”伯尼黛特也站出來對政紀說道,拋開救她一命的情誼,政紀在這里總歸是讓人們多了幾分安全感。

    “沒關系,我不會有事的,”政紀搖搖頭,堅定的說道。

    “那帶我一起吧!”美黛賽斯看著政紀認真的說道,對她來說,沒有比政紀身邊更安全的地方了。

    “你在這里最安全,在我身邊我無暇顧及,”政紀實話實說道,他有自己的使命和任務,最快的速度肅清這里的怪物。

    政紀最終還是在眾人的注視下,離開了避難基地,剩下的人,復雜的看著政紀的背影,在這個人人自危的時刻,究竟是怎樣的精神,讓政紀選擇了一個人出去面對這些怪物!

    重新返回地面的政紀,看了眼頭頂的太陽,大致的分辨了方向,朝著市中心的位置走去。

    哨子,是一件有趣的東西,能夠發出高分貝的刺耳鳴聲,通常來說,哨子總會被賦予一些特殊的意義,代表著命令與服從,所以在軍隊中最為常見。

    路邊,就有一枚這樣的哨子。

    政紀撿了起來,輕輕的擦了擦,然後放在了嘴邊。

    “嘶!”

    刺耳的哨聲,在此刻沒有車水馬龍的街道上驟然響了起來,刺破了寧靜的氛圍,顯得格外的明顯。

    方圓千米,無數只隱藏在暗處的舔食者猛然抬起頭來,看向了政紀的方向。

    政紀似閑庭信步一般朝著城市的中心走著,前方隱隱的傳來了密集的槍聲,而在他這里,哨聲伴隨著他的腳步似乎在彰顯著誰的到來一般!

    兩側的高樓上,忽然出現了十多道黑色的身影,數十只舔食者,在下一刻朝著地面上走著的政紀飛撲而來!

    政紀的腳步停了下來,冷漠的看著空中朝著他撲來的那些面目丑陋的怪物,這些東西,很難看得出它們的前身是人類,究竟經歷了怎樣的變異,才會成為現在這副樣子。

    在變成這副樣子之前,它們是誰,它們是自願被雷迪改造成這副樣子的,還是被迫的?

    它們是否有思想?是否有組織?能否有害怕,亦或是興奮?

    這些問題,在政紀的腦海中盤旋,而空中的舔食者們,卻已經近在咫尺。

    幾百米外的一處閣樓內,萊納德呼吸急促的看著這一幕,大街中心的那個可憐人,一定是被嚇傻了,但是他死定了!

    萊納德緊了緊手中的槍,他救不了誰,甚至他的妻子也在今天早上死在了這些怪物的手中。

    政紀並不知道,此刻在別人的眼中他已經是必死的可憐人,空中的舔食者,在下一秒忽然如同闖入了一層無形的屏障一般,瞬間凝固在了空中,在瞬息之間,忽然化作了塵埃一般,消散在了空中,仿佛它們從來不曾存在過!

    萊納德手中的槍噗通一聲掉落在地上,他的眼楮睜到了人體極限的大小,直勾勾的看著街道的中心,具體的說是街道中心的那個男子,他甚至有些懷疑的揉了揉自己的眼楮,自己方才,莫非是出現了幻覺不成?

    然而,下一秒的場景,卻告訴他這一切不是幻覺!

    政紀看著自己的杰作,終于能夠控制原子間的萬有引力了,所謂天地萬物,皆是原子構成,大到星球之間,小到微生物原子,皆是逃離不了萬有引力的相互作用,方才那些怪物的瞬間涅滅,其實是政紀在一瞬間破壞了它們細胞之間的萬有引力,瞬間將它們分解成了最小的原子結構。

    然而,他卻沒多少高興。

    只因為太慢了,按照m國方面提供的侵入瑞仕的舔食者的數量,最少都在三萬只以上,分散在瑞仕的國土面積之中,按照他這樣的速度,那得需要多久?

    只怕等到他殺光這些怪物的時候,瑞仕的人口也已經沒有再拯救的必要了。

    想到這里,政紀轉身加快了步伐。

    “嗨!兄弟!救救我!請你幫幫我!”萊納德看著政紀要離開,顧不上想太多,從窗口處伸出了手臂,一邊揮動著一邊大聲的喊著。

    他不知道政紀是什麼人,為什麼擁有如此神奇的能力,可是他無從擔心,或者說顧不上擔心,他只知道,現在站在街心的那個青年或許是自己活下來的唯一希望!

    政紀自然听到了他的呼喊,回頭看了眼,卻沒做停留,身體消失在了原地!

    萊納德愣在了原地,他怎麼也沒想到,那個神秘人會是這個反應!

    華國,燕京。

    “怎麼突然讓我們來燕京?”李雪梅驚訝的看著眼前自稱蔡經的政府官員的男子問道。

    “主席想見見二老,請二老吃頓飯,在中南海住幾天,”蔡京笑眯眯的說道,作為一號首長的秘書,此時沒有絲毫的架子,謙遜的幫著李雪梅提著行李。

    “主席!”李雪梅一驚,和政學平面面相覷。

    “蔡兄弟,主席怎麼想見我們了?”政學平組織了下語言,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稱呼蔡京,不過他倒是知道這個叫蔡京的男子肯定不簡單。

    “沒什麼事,就是想和二位聊聊,看看二位怎麼培養出政紀這樣的優秀的兒子,”蔡京微笑著說道。

    說話間,車停在了中南海的門口,政學平和李雪梅有些緊張的互相看看對方下了車,這里可是名副其實的華國心髒,全國最重要的地方。

    “學平,雪梅,你們來了,一路旅途奔波勞累了吧,”一下車,宋老就笑著走了過來,拉住了兩人的手道。

    看到是宋老,政學平和李雪梅的緊張感稍稍去了些,畢竟和宋老還是很熟悉的,一想到宋老,倒是想到即將面對的主席也不緊張了。

    “宋老,身體還好吧,”政學平扶著宋老笑著說道。

    “好,挺好的,你們來了燕京這兩天陪我聊聊天,一會兒我和你們一起陪著河山一起吃個飯,嘗嘗中南海廚子的手藝,”宋老笑眯眯的拉著政學平說道。

    “那感情好,說實話啊,我一開始還有些緊張的,有您陪著,我就放松多了,”政學平笑著實話實說道。

    一旁的蔡京笑眯眯的看著政學平和宋老聊天,也不催促。

    “政伯伯,李伯母,您來了,好久不見了,”宋玉這時也走了出來,手里提著一袋中藥,看到政學平夫婦笑著走過來。

    “玉丫頭越發的俊俏了,這藥是?”李雪梅看到宋玉,眼楮微微一亮,笑著拉著她的手問道。

    “最近爺爺有些胃火上升,中醫開了些清胃火的藥,伯父伯母你們身體也好吧。”宋玉微笑著說道,說實話,她是有些緊張的,自己和政紀的關系,她不知道政學平夫婦是否知道,可是面對政學平夫婦的時候,她還是有一種兒媳婦面對公婆的錯覺。

    李雪梅笑著點點頭,越看宋玉越喜歡,說句有些心虛的話,她一開始相對于劉露來說,是比較中意宋玉的,畢竟宋玉的家室是將門之後,氣質沉穩,有大家風範,比之劉璐多了一份銳氣,和政紀挺搭的,再加上宋老也很對胃口。

    而這個念頭,隨著這麼多年來政紀和劉璐一直沒孩子也愈發的多了,她和政學平也眼看著快六十了,抱孫子已經是他們最期盼的事,說實話,兒子說沒孩子是因為自己的緣故,這是李雪梅半信半疑的,畢竟政紀身體很好,一直也沒生病什麼的。

    李雪梅有些走神,握著宋玉的手一直也沒放開,讓宋玉的臉微微有些發紅,與此同時宋玉心中也有些高興,雖然自己和政紀的關系或許不能公開,可是準婆婆喜歡自己,這自然是一件好事。

    “伯母?伯母?”宋玉提醒的喊道。

    “哎,對了,小玉,你今年多大了?”李雪梅回過神來問道。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首頁 >重生都市寫輪眼簡介 >重生都市寫輪眼目錄 > 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來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