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讀
暫停
+書簽

視覺︰
關燈
護眼
字體︰
聲音︰
男聲
女聲
金風
玉露
學生
大叔
司儀
學者
素人
女主播
評書
語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書架管理 下一章
第十八篇 第十九章 石室內的父子
    毒雲洞主獨自在亂星海中前進,她每一步都跨過數萬里距離,雖然猶豫再三,但她還是決定去探尋這次亂星海天地元氣暴動的原因。

    因為她透過因果發現,她的老對手‘摩圖妖王’已經先一步去探查了。

    “天地元氣的暴動,源頭在亂星海深處,有可能是危險,但也可能是機緣。”毒雲洞主眼中有著期待,“小心些便是了。”

    她不懂大挪移之術。

    趕路就耗費半個時辰,終于來到亂星海深處。

    “轟隆隆~~~~”周圍虛空扭曲,虛空中也有一條條彩光扭曲游走,這片扭曲虛空中模糊能看到有隕石懸浮著。

    “亂星海深處的迷失區域,變大了?”毒雲洞主停下了,她前方就是大片扭曲的虛空區域。

    “哈哈,毒雲妹妹,你也來了?”一位面容陰冷的黑袍老者朗聲笑道。

    毒雲洞主一眼看到遠處的黑袍老者,當即道︰“摩圖,你都來了,我怎能不來?你探查的怎麼樣了?”

    “你不看到了麼,這迷失區域變大了。”黑袍老者說道,“比過去可是擴大了數倍,而且還在不斷的蔓延。”

    毒雲洞主也注意到了。

    那扭曲的虛空在逐漸的朝四周蔓延著,令範圍越來越大。

    “以這蔓延速度,怕是一個時辰就足以蔓延萬里了。”毒雲洞主暗驚,“當初我因為亂星海的礦藏,在這建造洞府。就發現了亂星海核心區域虛空扭曲,無法虛空穿梭,只能慢慢飛行,且很容易迷失。可我一直以為,這迷失區域是自然形成,沒想到如今卻擴大了數倍,且還在擴大。連天地元氣都暴動。”

    “這亂星海深處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毒雲洞主越加疑惑。

    一定發生了什麼。

    “派遣化身進去瞧瞧。”毒雲洞主一個念頭,立即分化出兩個法力凝聚的化身,嗖嗖便飛入了那片虛空扭曲區域。

    這片迷失區域,她可不敢真身進去。

    “毒雲也來了,估計來的神仙妖魔會越來越多,我得盡快找到這次暴動的源頭。說不定就是大機緣。”黑袍老者瞥了眼毒雲洞主,便不再理會,他的兩尊化身也在迷失區域內探索著,已經探索了大半天了。

    ******

    夜。

    秦雲悄無聲息就離開了自己的屋子,離開了啟蘭國國都,離開了昌玉大世界,直接跨過遙遠虛空距離,來到了亂星海。

    “亂星海。”

    秦雲站在星空中,看著這片亂星海區域。

    亂星海廣袤浩瀚無比,但在秦雲這等頂尖大能眼里,卻是一念就能探查。

    “這亂星海,應該是當初共工神王撞斷不周山,令天界碎裂造成的。當初古老天界的大碎片形成大世界,許多小碎片形成了小世界,可更細小的碎片……無法形成小世界,怕就是成為這等一塊塊或大或小的隕石了。”秦雲暗暗猜測,“這無數隕石也形成了這片亂星海。”

    “奇怪,亂星海這里的天地元氣竟然暴動了?”秦雲遙遙看向亂星海深處,“亂星海深處三千萬里範圍,虛空扭曲,大能者以下都很可能在其中迷失。”

    “按照情報,亂星海的迷失區域,也就千萬里範圍。怎麼變成三千萬里了?”

    秦雲有些吃驚。

    他仔細窺伺,卻發現亂星海深處有無形力量遮掩,他都難以看清。

    “有點意思。”

    “和情報中記載有些不同了。而且這天地元氣暴動,源頭就在最深處。”秦雲起了興趣,“嗯,等救了那些可憐的修行者們,去這亂星海深處瞧瞧。”

    迷失區域。

    對大多神仙妖魔們很危險,可對大能者就不算什麼了。

    更別提秦雲這等實力都能和大道圓滿存在斗一斗的存在了。

    “呼。”

    秦雲再一邁步,就來到了毒雲洞主的地盤。

    這次來亂星海他一是要拯救那批被毒雲洞主奴役的可憐修行者們,二就是斬殺那毒雲洞主。

    “毒雲洞主,去了亂星海深處?她不懂大挪移之術,逃都逃不掉。等會兒再去除掉她。”秦雲也不急,先是降落在一座龐大的隕石上,這隕石有一千多里範圍,內有珍貴礦藏,如今正有大批被奴役的修行者在里面當礦工。

    “這隕石光禿禿的,寸草不生。這些修行者都居住在這?”秦雲一邁步,就進入隕石內部。

    隕石內部,有一條條挖出的礦道。

    其中也有些早挖過的區域,被挖出一個個丈許大的小石室,一個個修行者都待在里面。

    “每一百名修行者,都有一名看守?”

    “每個修行者,就住這麼大點的地方?勉強放下一張床吧。”秦雲行走在礦道內,看著那一個個石室中。

    石室內,那些修行者們有的躺下,有的盤膝而坐,只是大多氣色都有些頹敗,都有著麻木氣息。

    他們被奴役了太久。

    “奴役修行者真是方便,不用管吃喝,只管讓他們挖礦即可。”秦雲眼中有著冷意,“一個妖怪,將如此多人族修行者奴役。天道也是無情,對凡俗肆意奴役是有大罪孽。可對修行者奴役,罪孽卻輕微的很。”

    有數十名修行者挖礦歸來,麻木飛行著,分別進入各自石室。

    在其中一石室內。

    “爹!”一個三四歲孩童,歡快迎接著那進來的修行者。

    那修行者是中年男子模樣,臉上滿是疲憊,可看到孩童,還是露出笑容︰“騫兒。”

    “爹給你帶了些好吃的。”中年男子從懷里取出一包裹,打開包裹里面便是三個都干硬的包子,這中年男子略一施展法術,汲取水分融入這包子中並且溫度提升,包子都又軟又熱起來。

    “是包子。”這三四歲孩童興奮連接過,大口吃起來,邊吃還邊問道,“娘呢,娘什麼時候回來?”

    “估計也快了吧。”中年男子說了句,他雖然疲憊的很,可看到孩子,心中便依舊充滿希望。

    待得兒子吃完。

    “我教你的刀法練的怎麼樣了,練一遍給我瞧瞧。”中年男子吩咐。

    “是,爹。”這孩童立即拿出一柄木刀開始練起來,呼呼生風,待得一遍練完,孩童期待看著父親︰“爹,我練的怎麼樣?”

    “來,一遍遍跟我學。”中年男子有些惱怒開始教起來。

    ……

    旁邊其他一些石室內的修行者們也听到那對父子的聲音。

    “王老哥他們夫妻倆真是自找苦頭吃,作為修行者根本無需吃喝。可為了養他們那個兒子,每天都得去換吃的,就得挖出翻倍的礦!洞主定下的要求本就高,他們夫妻倆還要多挖一倍,這幾年他們夫妻倆都快拼瘋了,我經常看到他們夫妻倆累得法力耗盡,躺在那動彈不得。”

    “這等日子,他們夫妻生什麼孩子。要我說,就不該生。”

    “他們夫妻倆太固執。”

    其他地方修行者也有議論的,但很快就不再聊了,都歇息了。

    都太累了。

    ……

    秦雲在礦道中,看著眼前這幽暗封閉的石室內,那中年男子和兒子,一個教一個學。

    永無天日。

    沒有植物,永遠是幽暗的石室。

    這樣的日子,父子倆一個教一個學,都很認真。

    “即便身在永遠的黑暗中,心中也有著希望嗎?”秦雲喃喃低語,他看得出來,那父親眼中有著期待,那還懵懂的孩童眼中也有著期待。比如期待著看到父親,看到母親。

    永遠充滿希望。

    永遠心向天空。

    即便再卑微,再弱小。

    這三百多年在人間行走,一次次感受著人間中的力量,而今天,他又感受到了。他心中的‘人道精神’也在逐漸壯大。

    “我以生而為人,而驕傲。”

    “這些永不放棄希望的人們,該看到希望實現。”

    秦雲念頭一動。

    整個礦藏都在震顫,一個個被奴役的人們都被無形力量挪移著迅速飛出,那些修行者們個個有些瞠目結舌,還在教著孩子刀法的父親緊緊抱著自己的兒子,也有些惶恐看著周圍高速飛行下的扭曲異象。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首頁 >飛劍問道簡介 >飛劍問道目錄 > 第十八篇 第十九章 石室內的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