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讀
暫停
+書簽

視覺︰
關燈
護眼
字體︰
聲音︰
男聲
女聲
金風
玉露
學生
大叔
司儀
學者
素人
女主播
評書
語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書架管理 下一章
第十八篇 第十八章 被秦雲盯上了
    啟蘭國的疆域縱橫數千里,可在昌玉大世界只能算是一普通的人族小國。

    啟蘭國的都城,這里有居民百萬,修行者也有不少,頗為繁華熱鬧。

    “這里新開的一家書鋪?”

    “看起來不錯嘛。”

    有客人進入街邊的一家新開的書鋪。

    書鋪內有一個伙計,一個店鋪老板,店鋪老板穿的普普通通,正坐在書鋪角落在看書,伙計則是接待著客人們。

    店老板,就是秦雲了!

    “這次出來已經過三百年了,我在人間中尋找人道精神,也有些積累感悟。但依舊不夠。這一次,在這啟蘭國都城以一普通書鋪老板身份待上數十年,希望能有收獲,最好能一舉悟出人之大道。”秦雲頗為期待。

    隨即不再多想,便悠然看書。

    書,是人類智慧的結晶。

    人族遍布三界,書籍自然不計其數。這書鋪內搜集的雖然只是啟蘭國內的書籍,可很多書看起來,也頗有意思。

    “老板,你這伙計做不了主啊。”一位中年人喊道,“我買的書多,這十幾本我都要了,給我便宜些,我說的價不算低了。

    “東家,他要打個六折。”那伙計連低聲說道。

    秦雲笑吟吟看著那中年人︰“客官是懂行人,可我這店鋪盤下也要錢財啊,六折實在不行,七折是最低了。”

    “你這老板會不會做生意。”那中年人不滿。

    “實在做不來,做不來。”秦雲搖頭,絲毫不惱。

    那中年人挑挑揀揀選了三本︰“行吧,就這三本了,若是六折,我買的更多。”

    秦雲笑吟吟應付著。

    ……

    一天下來,應付各種各樣客人,書鋪也就關門了。

    書鋪後面就是住處。

    秦雲住樓上。

    那伙計住在樓下偏房。

    “啟蘭國。”秦雲在屋內,目光透過虛空,觀看這座都城。

    這麼多年在紅塵中他習慣了觀察,選擇這種都城,也是因為三教九流人足夠多。

    在秦雲觀察中。

    看到了西城的貧民窟的一處破屋內,正有兩名小乞丐。

    “哥哥,你回來了,我餓。”

    “看我給你帶什麼了?”個子略高的乞丐,從懷里拿出半個有些髒的饅頭直接遞到弟弟手里。

    “饅頭?”另一個小乞丐看的眼楮一亮,接過半個饅頭就立即撕開,將一半遞給了哥哥。

    “我都吃過了,早就飽了。”哥哥說道。

    “飽了?”弟弟還很小,有些疑惑。

    “飽了。”哥哥還摸摸自己肚子,肚子有些鼓。

    弟弟點頭,當即忍不住開始大口吃起來。

    哥哥笑看著︰“沒人和你搶,吃慢點。”

    “嗯。”弟弟點頭。

    很快。

    哥倆都入睡了,抱著破布雜草蜷縮在一起睡著。

    “咕咕。”哥哥被餓醒了,看了看旁邊的弟弟,又用破布雜草將弟弟蓋好,又繼續睡了。

    “寧願自己挨餓,也給弟弟吃麼?只是兩個小乞丐,在這啟蘭國都城內又能掙扎到什麼時候?”秦雲默默看著,一個念頭。

    嘩嘩。

    有蒙蒙兩道流光飛入了兩個小乞丐體內。

    他們倆都做了個夢,夢到了有仙人傳授修行法門,待得第二天醒來,他們倆就發現脫胎換骨,連力氣都大增了。

    他們倆的命運……就此改變。

    ……

    秦雲觀看人間,偶爾也會出手,對他只是一個念頭的事。他願意去做這些。

    在啟蘭國都城當書鋪的老板的第十二天,夜里。

    秦雲燙了一壺酒,喝著酒,繼續觀看著啟蘭國都城。

    這一次看到了一處客棧的獨院內。

    那獨院中。

    一位布衣老者站在那,一道流光降臨落在獨院內化作一位華袍男子。

    “你還知道來見我。”布衣老者冷著臉。

    華袍男子連行大禮,笑道︰“弟子給師父行禮了!”

    “你還記得我和你說的話?”布衣老者看著自己徒弟。

    華袍男子微微有些尷尬,還是笑道︰“師父,弟子都已經修煉成天仙,在這啟蘭國當個國師,享受著逍遙之樂。又有什麼錯?我也沒為惡。”

    “我宗派的大仇,你就忘了?”布衣老者怒道,“不好好修行,只顧享樂。你可知道,你的眾多同門此刻都在亂星海受苦。”

    “我知道,我知道。”華袍男子連道,無奈道,“可是那妖魔乃是天妖九重天,弟子也只是一個天仙二重天。差距實在太大,弟子實在是有心無力啊。”

    “你還有臉說?你如今翅膀硬了,實力不亞于為師了,知道我教訓不了你了。所以就一心逍遙享樂了。”布衣老者怒道,“我三百年辛苦教你,認定你是奇才,一心栽培你,只是希望你能夠修行到天仙九重天。有朝一日去報仇,救出眾多受苦受難的同門。可你呢?”

    “師父。”華袍男子臉色一沉,低沉道,“你一直在逼我,我早就受夠了。今日我好心來見你,你還在說我。”

    “逼你?”

    布衣老者怒道,“三百年教導,就是逼你?我也沒讓你現在報仇,只是要你別忘了大仇,讓你專心修行,好早日達到天仙九重天。你如此縱情享樂,便是天仙四重天都無望了!你如此,永遠都不可能救人。你可知道,你的師叔師伯們,你的師祖們如今過的都是什麼日子?那都是亂星海的奴隸,生不如死。”

    “好了,別說了。”華袍男子冷聲道,“若是哪天我達到天仙九重天,我會去報仇救出同門。至于現在,我就先回去了。”

    說完,華袍男子便化作流光離去。

    布衣老者看著這幕,冷笑了起來︰“哈哈哈,西門沙,你苦心教導三百年,就教出來這等白眼狼。真是瞎了眼,瞎了眼!”

    “也罷,我再去找弟子。”

    “找新的弟子。”

    “不管怎樣,便是萬年,十萬年,我西門沙終有一天要殺了那妖魔,救出師兄師弟們,救出師父他們。”

    “師父,師兄,師弟……我不會放棄的。”布衣老者拳頭緊握,也化作一陣風飛離開去。

    而秦雲遙遙看著這一切。

    “亂星海?”秦雲有些驚訝,掐指一算。

    “亂星海的大妖有六位,他們說的應該是‘毒雲洞主’。”秦雲何等境界,七星大道又擅長推演,一推演,便知曉了一切。

    論推演天機,怕是大道圓滿存在中,都有部分不及秦雲。

    在秦雲這等擅長推演天機的強者面前,要隱藏秘密都是很困難的事。

    “不算不知道,一算,還真嚇得我一跳。這毒雲洞主一個普通的天妖九重天,在三界名聲不顯,頗為低調,但手段是真夠惡毒的。該殺!”秦雲一念起,便做了決定,要除掉這魔頭。

    那位已經辛苦數萬年的天仙‘西門沙’,不知道他和弟子的一番對話被秦雲注意到。

    令他夢寐以求的事,即將發生。

    ……

    亂星海,是在星空當中。

    這里有大量的隕石,不斷的旋轉漂浮著,令這一片廣袤的區域猶如迷宮般,這里也被稱作是亂星海。

    因為這里天地元氣很是濃郁,卻是吸引了好些強者在這建造洞府。像‘毒雲洞主’就是亂星海中排在前三的一位強者,天妖九重天……一般而言,也是一方大佬了。

    “嗯?”

    毒雲洞主那窈窕的身子軟軟的依靠在寶座上,輕輕蹙著眉頭,她此刻頗為疑惑。

    “亂星海的天地元氣,怎麼這幾日開始混亂暴動了?”毒雲洞主她遙遙看著一個方向,“暴動的源頭,隱約就在那個方向。那可是亂星海最深處,便是我進去了都有可能迷失。要不要去看一看?”

    對此她有些猶豫。

    而在亂星海最深處,在一座數千里大的隕石內部,藏著一塊約莫丈許大的橢圓形大石。

     , 。

    這橢圓形大石,表面正在緩緩出現裂痕。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首頁 >飛劍問道簡介 >飛劍問道目錄 > 第十八篇 第十八章 被秦雲盯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