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第三章 趁人之危
    白翎请来了小倌。

    小倌直接送进山洞中。

    玉倾阑站在洞外,望着爬满常青藤蔓的山洞,转身往竹屋走去,便见白白嫩嫩的常乐,穿着直坠锦袍,头发束着,当作小男孩的打扮,她手里抱着一个大碗,捧在胸口,大半张脸被碗给挡住。一双眼睛,乌溜溜的,盯着玉倾阑的脖子。

    “常乐,练完基本功了?”玉倾阑视线落在她的碗里,装着几个包子。

    常乐歪着小脑袋,似乎很好奇,没有弄懂那是什么,眉毛挤成一堆,“玉叔叔,山洞里有蚊子了吗?你被蚊子咬了!”肉嘟嘟的拇指,掐着小指半截指头,“这么大的红包包,我让姨姨给你拿药。姨姨说现在的蚊子可毒了,痒的人会睡不着觉。”

    玉倾阑摸着脖子,眸光微微一动,对着她清澈纯真的眸子,温和的说道:“你拿着包子来做什么?”

    常乐噘着小嘴,“我养的小狗在里面,我拿着喂它去。”

    玉倾阑侧头望了一眼毫无动静的山洞,不动声色的牵着她的小手,往回走,“玉叔叔已经帮你喂了它,你的基本功练了有半个月,我来考一考你。”

    常乐没有动,睁着水汪汪的眼睛盯着玉倾阑,似乎在思索着他话里的可信度。

    她低着头,那个大碗能装下她整张肉嘟嘟。

    玉倾阑蹲下身,与她保持平视,指骨修长的手揉着她小小的脑袋,“没有练好?”

    常乐摇了摇头,“娘说山上的姐姐她比玉叔叔厉害,我想要认她做师傅,成为很厉害的人。”

    玉倾阑皱紧眉头,“为何?”

    常乐的脸皱成了一团,愁苦的说道:“爹爹只有我一个小孩,我以后是要接替他的衣钵,不厉害,怎么带兵打仗?”

    玉倾阑不知该如何回话。

    “你只管接替你娘的医馆就可以了。”玉倾阑心里想,他最近大抵是对常乐的管教太疏忽,她的心思和想法与旁的小孩子不同,并且有误区在,他今后得更用心教导。

    “父王说我以后可是要娶很多夫婿,如果都像三姨父不事生产,成日里在后院里作妖,我总要能够镇压住他们。”

    “……”

    玉倾阑耐着性子道:“你是女孩子,只能嫁给一个夫婿。”顿了顿,严厉的问道:“这些话谁教你的?”头一句像秦蓦说的话,后面的定不会是他。

    这不像是一个三岁的孩子能够说出来,即便她早慧,比寻常的孩子要伶俐许多。

    常乐眼珠子滴溜溜一转,眼底闪过狡黠,把肉包子塞进他的怀里,“我记起来了,玉叔叔姨姨找你,有贵客来了。”

    玉倾阑盯着常乐看了好一会,深吸一口气,孩子须得慢慢教。

    她的一言一行,定是受到身边的人影响。

    玉倾阑面色冷沉,牵着她的手打算一同过去。

    常乐朝后退一步,“玉叔叔,我要去练阵法了。”转身,迈着小短腿,一溜烟的跑了。

    玉倾阑见不到她的背影,方才去往竹屋。

    常乐从山洞后的大石头里探出一颗小脑袋,见玉倾阑走了,吐了吐舌头。她是看了明秀姨姨藏起来的话本,想成为威风的女将军。

    她方才过来找玉叔叔,看见他和住在山上的大姐姐在里面,所以拿着包子进来。

    玉叔叔不准她进去,肯定是让白翎找的坏人欺负大姐姐。

    想到这里,常乐溜进洞里,就看见大姐姐很难受的躺在石头上,那个坏人在脱大姐姐的鞋子,然后准备脱衣裳。

    “坏蛋!你住手!”常乐捡起地上的石头,扔了过去,大叫道:“阿福,去咬他!”

    昏暗的山洞里里,突然闪现两点像萤火虫般的绿光。

    “嗷呜——”

    一声长嚎,龇着锋利的獠牙,朝打扮的妖娆的男子一跃而去。

    “啊——”

    男子吓的脸上血色尽失,跌进了潭水里。

    野狼收起凶残的獠牙,拖着一条扫把似的尾巴,悠闲的围着常乐转两圈,尖嘴蹭了蹭她的脸蛋,趴在她的脚边。

    “阿福真乖,晚上给你吃肉。”常乐拍了拍野狼的脑袋,朝孟知缈跑过去,费力的爬上石头,爬了一半又滑了下来。

    阿福慢悠悠的走过去,屈膝半蹲在地上。

    常乐踩在它的背上,爬上石头。小手碰了碰孟知缈的脸,有模有样的摸着她的手腕,想了想,蹦下石床,跑到角落里,扒拉开荆棘,拿出小包布,里面有一颗遍体翠绿的果子,喂了一半给孟知缈吃下去。

    大约一刻钟过去。

    孟知缈体内的燥热褪去,留有的一丝余热,尚可忍耐。嘤咛一声,眼睫颤动着睁开,就看见一个男娃娃坐在地上,双手托腮盯着她,她脚边趴着一头野狼,极为的温驯。

    “大姐姐,我把欺负你的坏人赶走了哦。娘给我的果子,我给你吃了一半,你要是收我做徒弟,我就把这一点儿也给你。”常乐摊开小小的手,上面躺着半颗翠绿欲滴的果子。

    孟知缈眼底闪过讶异,这小不点与她谈条件?

    “我不答应呢?”

    “我就让他继续欺负你哦。”常乐指着她身后蹲着的小倌儿,浑身湿漉漉,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小倌要急哭了,想要解释,被一头狼虎视眈眈的盯着,半个字挤不出来。

    “这果子是我娘给玉叔叔媳妇准备的。”

    孟知缈觉得她从虎口逃脱,又进狼窝。这小奶娃看着人小豆丁点儿大,出卖起玉倾阑看起来不像是第一回。

    “做我徒弟,很辛苦。”

    常乐屁颠颠的跑过去,跪在地上,有模有样的拜师。把剩下的半颗果子喂给孟知缈吃下去,“师傅,你收了我的拜师礼,可不许反悔。”又顾自说起来,“你反悔也不打紧,正好我玉叔叔也没有人肯要,你就做我婶婶算了。”

    “……”

    孟知缈就这样被常乐趁人之危,强行逼迫收了一个小徒弟。

    达成心愿的常乐,第一回没有睡懒觉,天蒙蒙亮就扎马步。

    玉倾阑倚着软榻,手里拿着八阵图,抬眼看着不远处的常乐,就见她一巴掌拍在小脑门上,“哎呀!玉叔叔,以后我和你还有我娘是师兄姐妹了。”

    不等玉倾阑有任何反应,就见白翎匆匆走来,神色古怪的说道:“公子,山上的那位派人来接小小姐,说是……她的徒弟。”

    ------题外话------

    亲们,第一、二章烟儿大修了,订阅过的不受影响,可以重新看一遍,么么哒~

    推荐友文《相爷有毒》/秦弄月。

    她是藩王之女,皇朝第一女帅。筹谋千里定西夷、平边疆、收失地、败东楚,一支金羽军叱咤疆场令各国闻风丧胆。然秦家忠烈、军功赫赫,最终换来满门抄斩!

    屈服、认命?——绝不!

    她男装归来,跻身朝堂,走这步步艰危权谋之路,誓要以铁血手腕颠覆皇朝天下!

    十六岁,入内阁、定陇西、草原扈昌部俯首称臣,她是最年轻的辅政之臣;

    十七岁,掌六部、除外戚、镇西梁、平武林之乱,她是当朝唯一异姓王;

    十八岁,夺军权、灭太子、登临相位、拥立新皇,她叫这江山换了人间!

    十九岁……嫁了当朝名动天下的世子爷?!

    一时之间,天下惊、众臣卒、无数少女哭断肠!

    权倾朝野风华无双的丞相大人——竟然是女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国色医妃简介 >国色医妃目录 > 第三章 趁人之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