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第二章 解毒 (大修)
    她喜静,便多半居住在神农山。

    寻常人,有阵法阻隔,不能上山。

    而三年前那一日,她并不在山中,玉倾阑破了阵法,带着人前去求药。

    婢女念在其是同门同宗,便赐药。

    此事她并未曾放在心上,神农山与神农谷相依相附,出自同门,却素日里没有往来。

    那道壁门不曾有人开启过,如今打开求药,定是情况危急。

    正好那日大周探子来报,白祯在大周的遭遇,她心情十分糟糕。她姐姐不惜抛弃身份去追逐的男人,为了一个口头之约,吃尽苦头,却得来他早已成婚。她却依旧执迷不悟,留在大周不愿回大庆。

    她十分不明白,这男女之情,能令人性情大变,将自己的尊严放在尘埃里,抛弃所有。

    都说世间最毒之药是情毒,她深信不疑,对男女之情更是避之不及。

    恰好此刻,婢女来报,她的师侄拜访致谢。

    她头也不抬的说,‘但凡是男子,今后皆要对我退避三舍。’一摆手,‘不见。’

    这几年,倒也相安无事,他不曾踏足神农山,她亦对神农谷不以注目。

    时至今日,倒教她明白,风水轮流转。

    孟知缈隐忍着一波一波汹涌而来的情潮,冷汗湿了纱袍,她望着几步开外神色淡漠的男子。心道,男子果真是忘恩负义之人,三年前的一句话,记到今日。

    心比针眼小。

    孟知缈体内的血液沸腾,青筋叠起,十分狰狞。她呼吸骤然急促起来,理智渐渐被吞噬。

    “唔……”一身压抑的轻吟自她喉间溢出,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玉倾阑面色微微一变,拾起药瓶,倒出一粒冰凝丹,塞进她的嘴里。

    孟知缈贝齿紧咬着唇,丰润饱满的红唇沁出血珠。

    玉倾阑轻轻拍了拍她的脸。

    孟知缈脸上微凉,往他的手心贴去。

    玉倾阑目光一沉,秀颀的手指捏着她的下巴,将药塞进她的口中。

    孟知缈体内的药力发作,她已经无法遏制,冰凉的药丸落入口中,她立即吞咽下去,舌尖微微一舔唇瓣,舔到他还未收回的手指。

    温热柔软的触感极为微妙,玉倾阑触电一般的收回,指尖似着了火一般,眸子倏然暗沉。

    孟知缈雪白的面庞绯红,蜷缩在地上,眉尖紧拧。

    石洞里,地上布满碎石,她躺在地上,瑟瑟颤抖。

    玉倾阑沉吟半晌,终是叹息一声,抱着她打算放在巨石上,尔后吩咐人上山通知她的人来接她。

    孟知缈思绪混沌,行为不受控制。她的身体被一团冰凉包裹,往那一丝清凉凑去,遵从心底最渴望的想法,亲吻上他的脖子、下巴、脸……

    “嘭——”

    孟知缈被玉倾阑扔在巨石上,她已经感受不到任何的疼痛。

    玉倾阑看着她趴在巨石上扭动着,脸色凝重,他猜想孟知缈中的不是普通的情药,所以冰凝丹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像是要印证是不是他所猜测,拿着她的手腕扶脉。

    情花果。

    她吃的是情花果。

    此果发作极慢,药性却极烈。所以,她方才能从大庆皇宫赶回神农山。一旦发作,必须与人交/合,无药可解。

    玉倾阑掏出银针,扎刺进她的穴位里,孟知缈恢复一丝清明。

    “你身上的毒非男人不可解,你要活命,还是解毒。”

    孟知缈眼睫颤动,指尖深深扎刺进手心,她眼中的仇恨,也如身上所中的药一般——至烈!

    “解毒!”

    “你忍一忍,十里外的镇上,有一家秦楼楚馆。”

    玉倾阑走出石洞,吩咐人去镇上请一个小倌来谷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国色医妃简介 >国色医妃目录 > 第二章 解毒 (大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