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第43节、小狼笑呵呵地瞟了他一眼
    作为过冬肉食的牛羊,已经杀完冻好。陈阵的蒙古包四个人,按照牧场的规定,整个冬季每人定量是六只大羊,共24只,四个人还分给了一头大牛。知青的粮食定量仍没有减下来,还是每人每月30斤。而牧民的肉食定量与知青相同,但粮食只有19斤。这样,陈阵包的肉食,就足够人吃、狗吃和狼吃的了。而且,在冬季,羊群中时常会有冻死病死的羊,人不吃,就可以用来喂狗和喂狼。陈阵再也不用为小狼的食物操心。他们把大部分冻好的肉食储存到小组的库房里,库房是三间土房,建在小组的春季草场,是到团部去的必经之路。蒙古包只留下一筐车的肉食,吃完了再到库房里去取。

    草原冬季日短,每天放羊只有六七个小时,仅是夏季放牧时间的一半多一点,除了刮白毛风那种恶劣天气之外,冬季却是羊倌牛倌们休养生息的好日子。陈阵打算陪伴着小狼,好好读书和整理笔记。他等着欣赏小狼在漫天大雪中,不断上演新的精彩好戏。陈阵相信狼的桀骜、智慧和神秘,是草原戏剧的喷涌的源泉。小狼一定不会让他这个最痴迷的狼戏戏迷失望的。

    在漫长寒冷的冬季,逃出境外的野狼们,将面临严酷几倍的生存环境。可他的小狼却生活在肉食可以敞开供应的游牧营地旁。小狼的冬毛已经长齐,好像猛地又长大了一圈,完全像条大狼了。陈阵把手掌插进小狼厚密的狼绒里,不见五指,还能感到狼身上小火炉似的体温,比戴什么手套都暖和。小狼还是不愿接受“大狼”的名字,叫它“大狼”它就装着没听见;叫它小狼,它就笑呵呵地跑来蹭你的腿和膝盖。小母狗经常跑进狼圈和小狼一起玩,小狼也不再把它的“童养媳”咬疼了,还常常把小母狗骑在胯下,练习本能动作,亲昵而又粗暴。杨克笑眯眯地说:看来明年有门儿了……

    第三场大雪终于站住。阳光下的额仑草原黄白相间,站起来看,是一片黄白色的雪原,坐下来看,却是一片金色的牧场。嘎斯迈牧业小组,将像一个原始草原部落,逐渐往辽阔而荒凉的蛮荒草原深处迁徙。陈阵又要带着小狼搬家了,去往另一处没有外人干扰、与世隔绝的冬季针茅草场。

    陈阵和高建中带上两把铲雪的木锨,装了满满一车干牛粪,和两车搭羊圈用的活动栅栏和大围毡,赶着牛车,先去新营盘打前站,铲羊圈。两人用了大半天时间,堆出四大堆雪,铲清了羊圈、牛圈、狼圈和蒙古包的地基,又卸了车。下午赶着三辆空牛车往回走的时候,陈阵心情很愉快,这样一来,顺便就把装运小狼的空车也腾出来了。

    第二天早晨,三个人拆卸了蒙古包,装车拴车,最后又顺利地把小狼扣进囚笼,推上囚车,绑好拴紧。小狼愤怒地咬了几口铁丝壁网,牙疼得使它不敢再咬。牛车一动,小狼又惊恐地低着头,缩着脖,半蹲着后半身,夹着尾巴,一动不动地在牛

    车上站了半天,一直站到新营盘。

    陈阵把小狼安顿好了以后,给小狼一顿美餐——大半个煮熟的肥羊尾,让它体内多积累一些御寒的脂肪。陈阵还用刀子把羊尾切成条,使它更容易吞咽。

    套着锁链的小狼,始终顽固坚守着两条狼性原则:一是,进食时绝对不准任何人畜靠近。小狼在吃东西的时候依然六亲不认,对陈阵和杨克也不例外;二是,放风时绝对不让人牵着走,否则就一拼到死。

    陈阵尽一切可能尊重小狼的这两条原则。在天寒地冻,白雪皑皑的冬季,小狼对食物的渴望和珍惜,更加超过春夏秋三季。每次喂食,小狼总是龇牙咆哮,两眼喷射“毒针”,非把陈阵扑退到离狼圈外沿一步的地方,才稍稍放心地回到食物旁边吃食,而且还像野狼一样,不时向陈阵发出咆哮威胁声。小狼虽然有伤,但它却依然强壮,它用加倍的食量来抵抗伤口的失血。

    小狼的牙齿和咽喉的伤,还是影响了它的狼性气概,原先三口两口就能吞下的肥羊尾,现在却需要七口八口才能吞进肚。陈阵心里总有一种隐隐的担忧,不知道小狼的伤能不能彻底痊愈。

    人迹罕至的边境冬季草原,弥散着远比深秋更沉重的凄凉。露出雪面的每一根飘摇的草尖上,都透出苍老衰败的气息。短暂的绿季走了,枪下残存的候鸟们飞远了,曾经勇猛喧嚣,神出鬼没的狼群,已一去不再复返,凄清寂静单调的草原更加了无生气。陈阵心中一次次涌出茫无边际的悲凉,他不知道苏武当年在北海草原,究竟是怎么熬过那样漫长的岁月?他更不知道,在如此荒无人烟的高寒雪原,如果没有小狼和那些从北京带来的书籍,他会不会发疯发狂或是发痴发呆?

    杨克曾说,他父亲年轻时在英国留学时发现,那些接近北极圈的欧洲居民,自杀率相当高。而那片俄罗斯草原和西伯利亚荒原上,许多个世纪来流行的斯拉夫忧郁症,也与茫茫雪原上黑暗漫长的冬季连在一起。但是为什么人口稀少的蒙古草原人,却精神健全地在蒙古草原和黑夜漫长的雪原上,生活了几千年呢?他们一定是靠着同草原狼紧张、激荡和残酷的战争,才获得了代代强健的体魄与精神的。

    陈阵开始说服自己,当年的苏武,定是仰仗着与北海草原凶猛的蒙古狼的搏斗,来战胜寂寞和孤独岁月的。苏武成天生活在狼群的包围中,绝不能消沉也不允许萎顿。而且,匈奴单于配给苏武的那个蒙古牧羊姑娘,也一定是一个像嘎斯迈那样的勇敢、强悍而又善良的草原女人。那对患难夫妻生下的那个孩子,也定是一个敢于钻狼洞的“巴雅尔”。遗憾的是,后来出使草原的汉使,只救出了苏武夫妇,而那个“巴雅尔”却永远留在了蒙古草原。陈阵越来越坚定甚至偏激地认定,是草原狼和狼精神,最终造就了不辱使命的伟大的苏武。一个苏武尚且如此,那整个草原民族呢?

    狼图腾,草原魂,草原民族的自由刚毅之魂。

    知青的荒凉岁月,幸而陈阵身边的小狼,始终野性勃勃。

    小狼越长越大,铁链越显越短。敏感不吃亏的小狼,只要稍稍感到铁链与它的身长比例有些“失调”,它就会像受到虐待的烈性囚犯那样疯狂抗议:拼尽全身力气冲拽铁链,冲拽木桩,要求给它增加铁链长度的待遇。不达到目的,就冲个没完。小狼咽喉的伤还未长好,所以,陈阵只得又为小狼加长了一小截铁链。然而,陈阵不得不承认,对已经长成大狼的“小狼”,新加长的铁链还是显短,但是他不敢再给它加长了。否则,铁链越长,小狼助跑的距离就会越长,冲拽铁链的力量就会越强。陈阵担心铁链总有一天会被小狼磨损冲断。

    开始采取狱中斗争的小狼,对拼死争夺到的每一寸铁链长度都非常珍惜。只要铁链稍一加长,它就会转圈疯跑,为新争到的每一寸自由而狂欢。小狼的四爪一踩到新雪地,就像是攻占了新领地,比捕杀了一匹肥马驹还要激狂。还不等陈阵替它清雪括圈,小狼马上就在新狼圈里,跑得像轮盘赌一样疯狂。呼呼呼,呼呼呼,一圈又一圈,像是十几条狼前后追逐的狼队;跑得又像打草机和粉碎机,铁链狂扫,黄草破碎,草沫飞舞。小狼发疯似地旋转,像一个可怕的黄风怪,平地卷起龙卷风一般的黄狼黄草黄沙风圈,让近在咫尺的陈阵看得心惊肉跳。他生怕小狼在高速奔跑和旋转中,被强大的离心力像甩链球一样地甩出去,逃进深山,冲出国境。

    每次只要陈阵一坐到小狼的圈旁,他心中的荒凉感就会立即消失,就像一股强大的野性充填到心中,一管**的狼血输进血脉,体内勃勃的生命力开始膨胀。他的情绪的发动机,被小狼高转速的引擎打着了火,也轰轰隆隆地奔突起来,使他感到兴奋和充实。

    陈阵又开始兴致勃勃地欣赏小狼的表演了。看着看着,他就发现,小狼不光是在庆祝狂欢,还好像另有企图。小狼的兴奋过去了以后,还在拼命跑。陈阵感到小狼好像是在本能地锻炼速度,锻炼着越狱逃跑的本领,它企图挣脱铁链的劲头也远远强于夏秋时节。

    这条越来越强壮,越来越成熟的小狼,眼巴巴地望着辽阔无边的自由草原,似乎已被眼前触爪可及的自由,刺激诱惑得再也忍受不了脖子上的枷锁。陈阵非常理解小狼的心情和**,在自由的大草原上,让天性自由、酷爱自由的狼,目睹着咫尺外的自由,可又不让它得到自由,这可能是世界上最残忍的刑罚。

    但是陈阵不得不让小狼继续忍受这样的酷刑。小狼已经失去了齐全锋利的狼牙、更不会厮杀捕猎,面对着雪原上连大狼都难以生存的漫长严冬,它一旦逃离这个狼圈,只有死路一条。小狼不断挣链,更加延缓了咽喉创伤的愈合。陈阵望着小狼,心口常常一阵阵发紧发疼。他只能增加检查铁链、项圈和木桩的次数,严防小狼从自己眼皮子底下阴谋越狱,逃向自由的死亡之地。

    小狼半张着嘴,还在不知疲倦地奔跑,有时还笑呵呵地向陈阵瞟一眼。那眼神中似有一丝蔑视、一丝奚落、却又充满了挑衅与激励。小狼冷笑着,迅疾而悄然的目光,从陈阵脸上无声滑过。

    那个瞬间,陈阵心里忽而觉得无比温暖与感动——他的生命力难道已经萎缩了么?他的意志与梦想难道就此了结了么?面对着小狼的野性与蓬勃,陈阵惭愧地自问。他发现小狼昂扬旺盛的生命力,正在迅猛地烘干他生命中沤烟的湿柴。那么就让小狼纵情发泄,尽情燃烧吧,他要让小狼跑个痛快。

    小狼又疯跑了几圈,开始跌跌撞撞起来。突然,它猛地刹车停步,站在那里大口喘气,身体晃了两下,噗地趴倒在地。陈阵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慌忙跑进狼圈,想扶起小狼。却发现它的两只狼眼,明明望着他,却聚不拢视焦,对不准他的眼睛了。小狼挣扎了几下,自己站了起来,晃了两晃,又重重地跌倒在地,像一条喝醉酒的狼。陈阵乐出了声,显然小狼飞速转磨转晕了。狼从来没有在像驴拉磨一样的跑道上,如此疯跑过,即使毛驴转圈拉磨,还要蒙上眼睛,更何况是狼了。陈阵第一次见到晕狼,小狼晕得东倒西歪,难受得张大嘴直想吐。

    陈阵急忙给小狼打来半盆温水,小狼晃晃悠悠,铛地一声,鼻梁撞到了盆边。好不容易才站稳了脚,总算探头喝到了水。然后张开四肢,侧躺在地,喘了半天,重又站起来。奇怪的是,它刚刚缓过劲来,又上了赌盘转磨疯跑。

    陈阵心里一阵酸涩,一种更为强烈的自责突然袭来。在这荒无人迹的流放之地,有小狼陪伴,有狼圈里的生命发动机对他的不断充电,才使他有力量熬过这几乎望不见尽头的冬季。这片肥沃而荆棘丛生的土地,充满了两种民族的性格和命运的冲撞,令他一生受用不尽。然而,他对狼的景仰与崇拜,他试图克服汉民族对狼的无知与偏见的研究和努力,难道真的必须以对小狼的囚禁羁押为前提、以小狼失去自由和快乐为代价,才能实施与实现的么?

    陈阵深深陷入了对自己这一行为的怀疑和忧虑之中。

    该读书了,但陈阵步履迟疑,他感到自己在精神和情感上,仿佛患了小狼依赖症。他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小狼,不知道自己还能为小狼做些什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狼图腾:小狼小狼简介 >狼图腾:小狼小狼目录 > 第43节、小狼笑呵呵地瞟了他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