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第40节、给小狼治伤
    小狼忍着伤痛,在囚笼里整整站了两个整天。到第二天傍晚,陈阵和张继原的牛车队,终于在一片秋草茂密的平坡停下车。邻居官布家的人正在支包。高建中的牛群已经赶到驻地草场,他在毕利格老人选好的扎包点等着他们。杨克的羊群也已接近新营盘。陈阵,张继原和高建中一起迅速支起了蒙古包。嘎斯迈让巴雅尔赶着一辆牛车,送来两筐干牛粪。长途跋涉了两天一夜的三个人,可以生火煮茶做饭了。

    晚饭前杨克也终于赶到了家。他居然用马笼头,拖回一大根在路上捡到的糟朽牛车辕,足够两顿饭的烧柴了。两天来,一直为陈阵扔掉那大半车牛粪而板着脸的高建中,也总算消了气。

    陈阵,张继原和杨克一起走向囚车。他们刚打开蒙在筐车上的厚毡,就发现车筐的一侧,竟然被小狼的钝爪和钝牙,抓咬开一个足球大的洞。其他两侧的柳条壁上,也布满抓痕和咬痕,旧军雨衣上,落了一层柳条碎片木屑。

    陈阵吓得心怦怦乱跳,这准是小狼在昨天夜里,牛车停车过夜的时候干的。如果再晚一点发现,小狼就可能从破洞里钻出来逃跑。可是拴它的铁链还系在车横木上,那么小狼不是被吊死,就是被拖死,或者被牛车轮子压死。

    陈阵仔细查看,发现被咬碎的柳条上还有不少血迹,他赶紧和张继原把车筐端起来卸到一边。小狼嗖地窜到了草地上,陈阵急忙解开另一端的铁链,将小狼赶到蒙古包侧前方。杨克赶紧挖坑,埋砸好木桩,把铁环套进木桩,扣上铁扣。饱受惊吓的小狼跳下地后,似乎仍感到天旋地转,才一小会儿就坚持不住了,乖乖侧卧在不再晃动的草地上。它那四只被磨烂的爪掌,终于可以不接触硬物了,小狼疲劳得几乎再也抬不起头。

    陈阵用双手抱住小狼的后脑勺,再用两个大拇指,从小狼脸颊的两旁顶进去,掐开小狼的嘴巴。他发现咽喉的伤口的血已经减少,但是那颗坏牙的根上仍在渗血。便紧紧捧住小狼的头,让杨克摸摸狼牙。杨克捏住那颗黑牙晃了晃,说:牙根活动了,这颗牙好像废了。陈阵听了,比拔掉自己一颗好牙还心疼。两天来,小狼一直在用血和命,反抗牵引和囚禁,拼争自由,居然不惜把自己的牙咬坏。陈阵松了手,小狼不停地舔自己的病牙,看样子疼得不轻。

    杨克小心地给小狼的四爪上了白药。

    晚饭后,陈阵用剩面条,碎肉和肉汤,给小狼做一大盆半流食,放凉了才端给小狼。小狼饿急了,转眼间就吃得个盆底朝天。但是陈阵发觉,小狼的吞咽不像从

    前那样流畅,常常在咽喉那里打呃,还老去舔自己那颗流血的牙。而且,吃完以后,小狼突然连续咳嗽,并从喉咙里喷出了一些带血的食物残渣。

    陈阵心里一沉:小狼不仅牙坏了,连咽喉与食道也受了重伤。可是,有哪个兽医愿意来给狼看病呢?

    杨克对陈阵说:我现在明白了,狼之所以个个顽强,不屈不挠,不是因为狼群里没有“汉奸”,而是因为残酷的草原环境,早把所有的孬种彻底淘汰了。

    陈阵难过地说:可惜这条小狼,为它的桀骜付出的代价也太大了。狼是三个月看大,七个月看老啊。

    第二天早晨,陈阵照例给狼圈清扫卫生的时候,突然发现狼粪由原来的灰白色变成了黑色。陈阵吓得赶紧掐开小狼的嘴巴看,见咽喉里的伤口还在渗血。他急忙让杨克掐开狼嘴,自己用筷子夹住一块小毡子,再沾上白药,伸进狼咽喉给它上药。可是咽喉深处的伤口实在是够不着,两个人使尽招数,土法抢救,把自己折腾得筋疲力尽,一个劲后悔怎么没早点儿自学兽医。

    第四天,狼粪的颜色渐渐变淡,小狼重又变得活跃起来,两人才松了一口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狼图腾:小狼小狼简介 >狼图腾:小狼小狼目录 > 第40节、给小狼治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