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第1节、北京学生,对草原狼着了迷
    那是一个阳光温暖的早春,羊倌陈阵刚刚观察过羊群四周的情况,好像没有什么异常动静,便躺在草地上,眼睛死死盯着蓝天。天空上盘旋的那些黑点儿,就是凶猛的草原雕。它们会趁人不备,突然俯冲下来,双爪紧紧掐住羊羔,而后腾空飞去。

    忽然,陈阵听到羊群哗啦啦一阵轻微骚动,急忙坐了起来。眼前并没有草原雕的影子,却看到一条灰黄色的大狼冲进了羊群,一口叼住一只羊羔的后脖子,侧头一甩,把羊羔甩到自己的后背上。然后歪着头,背扛着羊羔,顺着山沟,向黑石头山方向,嗖嗖地跑没影了。

    羊羔平时最爱叫,声音又亮又脆,一只羊羔的惊叫声,常常会引起几百只羊羔和母羊们的连锁反应,叫得草场惊天动地。可狼嘴叼紧了羊羔后脖颈,就勒得羊羔的喉咙发不出一点声音。母狼悄无声息地溜走了,羊群平静如初。绝大部分羊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可能连羊羔妈妈都不知自己丢了孩子。

    如果陈阵听力和警觉性不高的话,他也会像那只傻母羊那样,要等到下午对羔点羊的时候才会发现丢了羔。陈阵惊讶得像遇到了一个身怀绝技的飞贼,眼睁睁地看着贼在他眼皮底下抢走了钱包。

    等喘平了气,陈阵才骑马走到狼偷袭羊羔的地方查看,发现那儿的草丛中有一个土坑,土坑里的草全被压平了。显然,母狼并不是从远处匍匐接近羊群的。那样的话,陈阵也许还能发现。那条母狼其实早已悄悄埋伏在这个草坑里,一直等到羊群走近草坑时,才突然蹿出来的。

    陈阵看了看太阳,算了一下,这条狼足足埋伏了三个多小时。在这个季节抓走活羊羔的狼只会是母狼,这是它训练狼崽抓活物的活教材、活道具,也是喂给尚未开眼和断奶的小狼崽,鲜嫩而易消化的理想肉食。

    陈阵窝了一肚子火,但他又在心里暗自庆幸。这些天他和杨克经常隔三差五地丢羊羔,两人一直怀疑是老鹰或草原雕偷的。这些飞贼动作极快,乘人不备一个俯冲就能把羊羔抓上蓝天。可是老鹰抓羊羔,低空俯冲威胁面很大,会惊得整群羊狂跑大叫,守在羊群旁的人,是不可能不发觉的。他俩始终弄不清这个谜。直到此刻,陈阵亲眼看到母狼抓羊羔的技巧,还有这个草坑,才算破了这个案。否则,那条母狼还会继续让他们丢羊羔。

    无论牧民怎样提醒、告诫,陈阵还是不能保证放羊不出一点差错。那些狡猾的草原狼,会按照不同的天气和地形,用谁也想不到的办法,来偷走羊羔。狼虽然没有草原雕的翅膀,但草原上真正的飞贼却是狼。让人一次一次地目瞪口呆,也让你多留心眼多长心智。

    白天放羊时,除了草原上的风声和羊的叫声,陈阵耳边听不到一点人声,没有人来同他说话。通常,只有在看清周围没有狼的情况下,他才可以掏出随身带的书本,匆匆看上几页。更多的时候,他只能在苦思和幻想中打发时光。

    1967年冬天,陈阵从北京来到额仑草原插队,当时,知青的蒙古包还没有发下来,他就被安排在牧民毕利格老人家里,分配当了羊倌。一年后,知青支起了自己的蒙古包,陈阵和同班同学杨克,共同放一群羊,差不多有一千七百多只。加上牛倌高建中、马倌张继原,这个蒙古包一共有四个北京学生。

    放羊对陈阵来说有一个好处:独自一人呆在无边无际的草原上,总能找到静静思索的时间。他的脑子里有那么多问号,就像天上的白云,一堆一堆聚拢来、叠起来,然后一片一片飘得好远,再被风吹散。他和杨克从北京带来了两大箱书,书本有如青草肥嫩多汁,晚上在羊油灯下看书,白天放羊的时候,就可以学习羊的反刍法来消化它们,细嚼慢咽。

    此刻,他想起了刚才那条叼走羊羔的母狼。它的那一窝小狼崽,藏在哪一片山坡的哪一个狼洞里呢?狼妈妈为了抓活物喂养小狼崽,敢于在羊倌眼皮子底下冒险。狼妈妈很勇敢,狼妈妈也很狡猾,懂得埋伏,有耐心。一旦时机到了,会像旋风一样神速出击。

    来到额仑草原两年多,陈阵听牧民讲了许多狼故事。都是自己以前在北京闻所未闻的。

    比如,狼抓黄羊有绝招。在白天,一条狼盯上一条黄羊,先不动它,到了天黑,黄羊会找一个背风草厚的地方,卧下睡觉。这会儿,狼是抓不住黄羊的。黄羊的身子睡了,可它的鼻子耳朵不睡,稍有动静,黄羊蹦起来就跑,狼也追不上。一晚上,狼就是不动手,趴在不远的地方死等。等一夜,等到天白了,黄羊憋了一夜的尿,尿泡憋胀了,狼瞅准机会就冲上去猛追。黄羊跑起来撒不出尿,跑不了多远,尿泡就颠破了,后腿抽筋,再也跑不动了。黄羊跑得再快,也有跑不快的时候。那些老狼和头狼,就知道在清晨的那一小会儿能抓住黄羊。只有最精的黄羊,才能舍得身子底下焐热的热气,在半夜站起来撒出半泡尿,就不怕狼追了。额仑的猎人常常起大早,去抢被狼抓着的黄羊,剖开羊肚子,里面尽是尿。

    再比如,今年早春,擅长气象战的草原狼,趁着一次寒流袭来的大风雪,在草原“白毛风”的掩护下,成功组织了一场闪电战。把一大群健壮的军马,全部赶进硝泡子的大泥塘里,马群全军覆没。事后陈阵亲眼见到了尸横遍野的现场,狼的凶残让他恐惧,狼的智慧却让他震惊,狼群互相配合默契的大智大勇,几乎一下子改变了他脑子里原先对“大灰狼”的认识。

    最精彩的,是那个关于“飞狼”的传说。

    前几年,牧场领导为了减少牧民下夜的辛苦,也为了保障羊群的安全,在接羔草场上,最先盖起了几个大石圈。有一天晚上,狗叫得凶,像是来了狼。但有石圈,牧民就没去查看。想不到第二天一早打开圈门,牧民眼前那么一大片死羊,圈里的地上全是血,有二指厚,连圈墙上都喷满了血。每只死羊的脖子上都有四个血窟窿,还有好几堆狼粪……这一小群狼吃掉了十几只羊,还咬死了二百多只。狼吃饱了喝足了,又飞出了石圈,消失得无影无踪。那石圈的围墙有六七尺高,周围也没有洞,人都爬不过去,狼究竟是怎样进去的呢?

    场部来了人,进行“破案”侦查,直到发现了圈墙东北角外墙上的狼血爪印,才算揭开了谜底:狼群是集体作战的,其中有一头最大的狼,在墙外斜站起来,后爪蹬地、前爪撑墙,用自个儿的身子给狼群当跳板。然后,其它的狼,从几十步以外的地方冲过来,跳上大狼的背,再蹬着大狼的肩膀,一使劲就跳进了石圈,就像飞进去一样。里面的狼吃饱了,就会再搭跳板,把一条吃饱的狼送出来,给饿狼搭狼梯,让它也进去吃个够。外墙上那个狼的血爪印,就是那条踩过羊血的饱狼留下来的。

    那么,狼群是怎样一条不拉地安全撤离的呢?牧民说,草原狼的集体观念特强,特抱团,决不会让弟兄和家人吃亏。最后走的那条狼,一定是最有本事也最有劲的头狼。它硬是独自叼来圈里的死羊,靠着墙,把死羊一条条摞起来,做成羊梯,然后,嘿嘿,蹬着羊梯,成功地“飞”走了。

    从那以后,陈阵再也不敢小视蒙古狼。草原狼就像一群飞翔的精怪,一次次出现在他的睡梦中。他觉得自己对狼像是着了迷,产生出许多好奇和疑问——在这蒙古包全新的生活里,面对无边无际的大草原,狼们不再像教科书上写的那样蠢笨,而是生动的、神奇的,充满了智慧和魅力。

    蒙古老人毕利格,曾对他和杨克说过:你们要想懂草原,先得懂狼。

    然而,真要想懂得狼,实在是太难了。人在明处,狼在暗处;狼嗥可远闻却不可近听。那么,怎样才能最短距离地接近狼呢?

    陈阵望着那条母狼消失的方向,痴痴地想着。一个念头像电光火石一般,在他心里亮了一亮,全身的血液都呼地燃烧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狼图腾:小狼小狼简介 >狼图腾:小狼小狼目录 > 第1节、北京学生,对草原狼着了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