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VIP卷 1958 噩梦后的苏醒,任羽倩!
    “不,不要,不要……”

    “爹……娘……你,你要做什么?”

    “啊……不……”

    就在任婧离开后不久,陷入睡梦中的齐萱玉却忽然陷入了极大的动静,不知挥舞着双手双脚,大声喊叫,甚至连表情都是万分恐惧,仿佛正在经历着一场什么令她恐惧万分的事情……

    同一时间,她戴着的那玉质小剑却是冰蓝色光芒缓缓浮动,逐渐将齐萱玉全身笼罩起来,让整个房间的温度都下降了不少。

    可即便如此,仍然无法帮助齐萱玉变得平稳。

    “这……”

    奉命守候在此的白灵见状,顿时有些急了。

    可当她欲要上前稳住齐萱玉的时候,一股恐怖的冰寒力量瞬间冲击而至,让几乎毫无防备的白灵被直接轰飞了出去,本已恢复了一些的身体在此时受到重创,又变得较之之前更透明了一些……

    “让你守着就守着,其他的不用去管!”

    便在白灵刚刚起身的刹那,任婧的话顿时在她耳边响起。

    “是!”白灵不敢多问,连忙应诺。

    同时,一股温和的力量注入,让白灵瞬间恢复了不少。

    旋即白灵便不再有其他什么举动,静静的守在门口,望着床上仍然不断挣扎喊叫的齐萱玉,时刻关注着她的所有情况。

    当然如果真的有什么意外发生,她也好及时出手制止。

    此时的齐萱玉,却是完全沉浸在了一个噩梦的环境内,无比的真实,无比的痛苦……

    一幕幕记忆画面接连重现。

    那画面中,有着无比的血腥,有着凄惨的环境,更有着让齐萱玉深入骨髓般的痛苦!

    白灵身为元灵化身,哪怕非人,但此时看着那齐萱玉沉浸在梦中的痛苦,也不免有些面色微凛。

    “哎……”

    足足过了将近半个时辰,看着齐萱玉仍然那般状态的她,不由得轻声叹了叹。

    时间分秒的流逝着,从白天一直到深夜,那个噩梦似乎永无断绝似的继续折磨着齐萱玉。

    好几次,白灵都欲要进去助其缓解,可一方面是任婧的吩咐,另一方面之前欲要出手之时那种恐怖的冰寒力量,却是让她极为顾忌。

    最终,既是为了自身安全,也是为了不去打扰此刻的齐萱玉,白灵还是选择了继续留在原地等候。

    看着夜空中那一轮弯月的悬挂,以及四周如薄纱般的月华洒落,尤其更听着齐萱玉已经喊得有些嘶哑的声音,让白灵都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怎么样了?”

    不一会儿,任婧从外面走了进来。

    “见过宫主!”

    白灵欠身行礼,而后苦笑着说道,“齐小姐一直都在做噩梦,而且好像都停不下来的样子!”

    “来,坐下说吧!”

    任婧招了招手,示意白灵在她面前坐下后,这才叹声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想要冲破齐棣那家伙给她下的禁制,只有这一个办法!”

    “呃……”白灵欲言又止。

    “你想问什么?”任婧道。

    “宫主,请恕我多嘴!”

    白灵犹豫了一下,言道,“齐小姐,真不是齐棣的亲生女儿?”

    “自然!我早已确定!”

    任婧点头,“怎么?你也有所怀疑?”

    “不不不,属下只是觉得有些奇怪!”

    白灵急忙摇头说道,“若非亲生女儿,齐棣又怎会专门为她准备两件防御仙器,而且皆是上品!”

    “那两件仙器除了防御之外,更有束缚的作用!”

    提及‘齐棣’,任婧眼中闪烁着冷厉的寒芒,缓声言道,“当初,我弟弟弟妹一家被人一夜之间屠尽满门,我得知消息赶过去的时候已经太迟!唯一能够确定的便是他们那不满八岁的女儿还活着!”

    “是齐棣所为?”白灵问道。

    “不知道!”

    任婧轻轻摇头,“这些年来我一直在追查凶手,直至如今都不敢确定是否是齐棣动手!但即便不是,却也与他有着极深的关系!或者说是……万魂殿!”

    “万魂殿……”

    白灵愣了愣,之前她也听姜邑和任婧提过,只是当时的她并不敢多问罢了。

    “这是一个极为恐怖的上古势力!虽早已被灭,但现如今却有着死灰复燃的迹象!或者说……”

    话音至此,任婧稍微一顿,双眸也不禁闪烁着道道寒芒,“或者说,万魂殿一直都在暗中发展,最近这些年才有了重新出世的趋势!”

    “您的意思是说,齐棣极有可能与万魂殿有关?”

    白灵点点头,又道,“之前听姜宫主所说,齐棣很有可能是万魂殿的高层,在其中有着不俗的身份!”

    “不错!这一切虽无实据,但可能性非常之高!”

    任婧继续眯着眼,“眼见万魂殿越发猖獗,因此本尊才和姜大哥联手设计了这么一个计中计!”

    “我明白了!”

    白灵点点头,便不再多言。

    她明白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任婧缓缓道,“记住,今日本尊和你所说之事不得外泄!”

    “宫主放心,属下明白!”白灵应诺。

    随即,任婧便秀眉微蹙的望向齐萱玉所在的房间,听着那一声声因噩梦而出的痛苦惨叫,她的面色也变得极为复杂,还有着一种浓浓的悔意。

    当初若非她去得晚了,又怎可能会发生后面这一系列的事情?

    转眼便已是到了下半夜,齐萱玉终于平稳了一些,取而代之的却是那一声声更加让人心疼的低吟抽噎,而此时在齐萱玉的胸前,那一直闪烁着冰蓝色光晕的玉质小剑终于也是平静下来,至于齐萱玉自己如今更是泪水弥漫,连枕边都浸湿了不少……

    “爹!娘!”

    倏忽间,她蓦地翻身而起,大声喊道。

    “宫主,齐……醒了!”

    白灵第一时间提醒,可话没说完,任婧的身形便已经径直瞬移去了房中,让她很是哭笑不得,随即也是连忙跟着走了进去。

    “姑姑,姑姑……”

    见到任婧的第一眼,齐萱玉便扑入她的怀中,哭泣不已。

    任婧见状,一边轻轻拍着齐萱玉的后背,一边不断柔声安慰,足足过去了好一会儿,齐萱玉这才稍微平静一些,但那眼神却与之前完全不同,没有了那种调皮或者灵动,更多出几分冰冷与寒霜……

    “姑姑,我要为爹娘报仇!”

    抬起头,齐萱玉咬牙切齿的道。

    “孩子,你全部记起来了?”

    任婧像是解决了一件大事似的,问道。

    “对!八岁以前,全部记起来了!”

    齐萱玉点点头,咬着后槽牙般的说道,“只是我对不起爹娘,还有那么多当初惨死的人!我……我竟然认贼作父这么多年!”

    “从今以后,我不再是齐萱玉!”

    深吸口气,她沉声道,“我是任、羽、倩!”

    齐萱玉,哦不,应该说是任羽倩,才是她一直以来的名字。

    “好,好!好孩子!恢复过来就好!”

    任婧连连点头,情不自禁的也是泪水打湿了眼眶,过去这么多年,她们终于算是相认了。

    “姑姑,当初杀了爹娘的人就是齐棣!”

    任羽倩咬牙说道。

    “果真是他!”

    闻言,任婧也不由得眯起双眼,“那么羽倩,当初是齐棣一个人,还是……”

    “还有其他人!”

    任羽倩回忆着过往,不由得再次露出悲哀之色,“但他们,这些年来我从未在齐家见过,应该不是齐家的!”

    “我清楚地记得,当时齐棣还提过什么万什么殿,还有什么护法之类的!”

    “哦,对了,最开始的时候,还说要让我爹和娘带他们去什么地方!”

    ……任羽倩如是说着。

    “万魂殿?”任婧立即道。

    “对对,就是万魂殿!”

    任羽倩连连点头,“姑姑,这万魂殿究竟是什么东西?”

    “看来,我和姜大哥的猜测果然是正确的!”

    任婧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眯着眼沉声道,“齐棣果真与万魂殿有关!看样子,万魂殿才是幕后真凶!”

    “姑姑,我不管什么万魂殿的!我要报仇!”

    任羽倩怒声道。

    “放心吧,这个仇迟早会报!”

    任婧轻轻将任羽倩搂入怀中,柔声道,“到那时,我们一定要让齐棣还有万魂殿血债血偿!”

    “那……那我能做什么吗?”任羽倩问道。

    “你先好好待在这里,注意你的身份不要让其他人知道!”

    任婧缓缓言道。

    “哦,好!”

    任羽倩乖乖点头,虽然心中仇恨之火不断,但她却明白现在最关键的是要听话,否则别说报仇了,恐怕就连她自己也要栽进去。

    “白灵……”

    见着任羽倩乖巧的模样,任婧不禁露出了一抹慈爱的笑容,而后吩咐道,“从今日起,你便是羽倩的护卫!她要是出了什么问题,本尊拿你是问!”

    “是!”

    白灵恭声应诺,而后朝任羽倩行礼道,“属下白灵,见过小姐!”

    “不必多礼!”

    任羽倩从任婧怀中坐直了身子,轻轻抬手示意,倒也尽显大家闺秀的风范,不过此时她那狼狈的模样,倒也颇为违和。

    “羽倩……”

    任婧想了想,缓缓言道,“你先好好休息,另外也要努力修炼,争取尽快成为新的冰元剑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至尊归元简介 >至尊归元目录 >VIP卷 1958 噩梦后的苏醒,任羽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