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讀
暫停
+書簽

視覺︰
關燈
護眼
字體︰
聲音︰
男聲
女聲
金風
玉露
學生
大叔
司儀
學者
素人
女主播
評書
語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書架管理 下一章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絕境
    “所有人,保護好亞爾維斯,呈戰術隊形前進!”奧斯頓做出了最後的決定,大聲說道。

    然而,他的話音剛落,一聲令人汗毛倒豎的嘶吼聲從上方傳來,一只怪物從天而降,撲向了他,奧斯頓下意識的抬起頭,然後下一秒,一條如同長劍一般的長舌從他的天靈蓋刺入,他連哼都來不及哼一聲,萎靡倒地!

    尖叫聲四起,與此同時子彈飛射,周圍的隊員來不及為他悲傷,將所有的子彈在最短的時間射向怪物!

    然而,事發突然,距離又太近,怪物的靈活性再次展現在了他們的面前,如同翻滾的地龍一般,怪物在地上翻滾著,一大部分子彈射在了地面上,彈起火花射孔,少數射中的子彈都射到了它不致命的背部,緊緊的卡在這怪物那如同花崗岩一般的肌肉之中!

    反而好像激起了它的凶性一般,舔食者翻滾著,嘶吼著卷起地面大量的塵埃,沒有人願意在此刻靠近它哪怕一點距離,神秘的改造,幾乎讓獵食者的渾身上下都充滿了致命的武器,鋒利的牙齒,尖銳的巨爪,還有那如同長劍一般的長舌和尾巴!

    即便是這樣,又有兩名隊員不甘心的倒下,一名被它的尾巴刺中了心髒,另一名,被翻滾中的舔食者劃破了胸膛!

    “該死!子彈沒有了!”馬列福怒罵著,將手中的*扔下,來不及多想,掏出了手槍射擊著,可是手槍的口徑,對怪物造成的傷害微乎其微。

    “我也沒子彈了!”又一聲驚呼響起,另一名隊員話音剛落,他的眼中閃爍著不敢置信的目光,頭顱緩緩的從頸部滑落,卻是在一瞬間被獵食者鋒利的巨爪割喉!

    射擊聲,漸漸變得零星,還有五名隊員,可是他們的子彈,也都到了告罄的地步,也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那只獵食者,在造成了包括隊長奧斯頓等幾名隊員的死亡之後,好像終于堅持不住,轟然倒地!

    馬列福手中的手槍發出了“  ”的撞針撞擊空*的聲音,子彈,終于在這一刻一發不剩!

    而其他人,也差不多!

    馬列福咬著牙,看著手中的手槍,沒了子彈的手槍,甚至不如一把燒火棍!

    咬咬牙,將手槍扔到了一旁,“刷”的一聲,他掏出了戰術腰帶中的匕首,一步步的朝著地上生死不知的獵食者走去!

    他要確保這只怪物徹底死亡!

    一步步的接近,怪物身上那股令人作嘔的氣息越來越近,烏黑的血液流淌在地面上,黑的仿佛不是人類的鮮血一般,距離越近,越發感覺到這種生物的危險,馬列福的手忍不住微微顫抖著,朝著怪物的腦部刺去!

    然而就在這剎那間,地上的獵食者猛然睜開了雙眼,一片血紅,仿佛蘊含著無窮無盡的瘋狂和殺意,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對視著這一雙眼楮,馬列福的心跳重重的一跳,竟然一時之間被嚇呆了一般,呆呆的蹲在了那里!

    “嗷!”一聲刺耳的吼聲,地上的怪物鋒利的銳爪朝著馬列福的頭顱揮去!

    嚇呆了的馬列福忘記了閃避,直勾勾的看著它的爪子距離自己的脖頸越來越近!

    其他人,同樣來不及做出任何的反應!

    “轟!”忽然,一聲巨響,通往樓頂的門仿佛被一股巨力踹飛一般,轟然而飛,然後一只銀白色的*在黑暗的樓體內探了出來,巨大的火光從槍口激射而出,馬列福眼前的舔食者腦殼,如同爛西紅柿一般,在一瞬間碎裂成了一塊塊!

    “ , , ,”腳步聲,從陰暗的門口傳來,在所有人的注視下,一雙皮鞋出現在了門口,然後,就是眯著眼楮的政紀,緩緩的走了出來。

    陽光,此刻灑在了樓梯的門口,而衣冠整齊的政紀,沐浴在陽光中,讓眾人的雙眼染上了一層金色的光芒,與此刻鮮血淋灕的現實竟然有一種奇異的感到有幾分不真實的對比。

    看到政紀的臉龐,美黛賽斯愣了,伯尼黛特也愣住了,她們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從那里走出來拯救了馬列福的竟然是他!

    美黛賽斯,跌跌撞撞的走到了政紀的面前,一雙美目中充滿了驚訝和激動,她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在這最為痛苦的時候,政紀再次出現,這一次,他會是她的英雄拯救她嗎?

    “政紀先生?”伯尼黛特有些不確定的問了一句,她真的想不出是什麼原因,能夠讓這個身家千億的富豪獨自出現在這里。

    政紀看到美黛賽斯,又看到了伯尼黛特,露出了一絲笑容,沒想到,在這里遇到了熟人。

    他的第一站在這里,其實是抱有些許私心的,因為這里是他對瑞仕為數不多的記憶深刻的地方,美黛賽斯還算是他的朋友,現在看來美黛賽斯沒事,不得不說他是有些高興的。

    “你是來救我的嗎?”美黛賽斯看著政紀,心口的激動仿佛抑制不住一般,記憶如同潮水一般在翻騰著,政紀,此刻已經恍惚間成為了她的白馬王子,在每個危險的時候如同最英勇的騎士一般出現在她的身前,讓她情不自禁的握住了政紀的手掌,那雙手的溫度,仿佛能融化一切恐懼一般的力量,讓她忽然有了一股動力。

    “附近有什麼避難基地嗎?”政紀點點頭,看著美黛賽斯問道,他自然不能因為這幾個人停下自己的腳步,而同時當然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去死,辦法自然是把他們暫時安排在安全的地方。

    “在二號樓有!”沒等美黛賽斯說話,伯尼黛特就搶先說道,雖然不知道政紀如何做到的,可是他能夠面不紅心不跳的從充滿怪物的大樓里走上來,就說明政紀並不是如同表面上那麼簡單,她有一種直覺,自己一行人能否活下來的關鍵,就可能是在政紀身上了!

    政紀點點頭,忽然抬起了槍口,然後毫不猶豫的扣動了扳機!

    “砰!”伴隨著一聲槍響,子彈仿佛在伯尼黛特的臉頰分毫擦過,她的瞳孔微微擴散,似乎被嚇住了一般,而十幾米外,在陰影中悄無聲息潛伏過來的一只潛伏者發出了一聲聲嘶力極的慘嚎,頭顱的中央炸開一枚拳頭大的彈孔,在地上掙扎著失去了聲息!

    所有人都順著政紀射擊的方向,呆呆的看著地上的那只舔食者,驚呆了。

    這還是他們見過的那殺傷力恐怖的怪物嗎?

    在政紀面前,怎麼就好像比殺一只雞還要容易呢?

    亦或是,這些怪物也有強有弱?

    馬列福等人的瞳孔微微縮小,和舔食者作戰的他們,對這些怪物的恐怖程度最有發言權,如果說政紀的第一槍還算是撿了個便宜的話,那麼第二只獵食者的死亡,就代表這樣安全的這個亞洲人的確有著足以自傲的實力與資本!

    馬列福可不會自欺欺人的認為,這些恐怖的生物有什麼強弱的差別。

    政紀看都沒看那只獵食者,仿佛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示意眾人跟著他,從樓梯門口走了進去。

    眾人猶豫了一下,美黛賽斯和伯尼黛特可沒猶豫,快步跟上了政紀的步伐,亦步亦趨似乎恨不得將自己和政紀融為一體才罷。

    “剛才謝謝您!”馬列福手里握著匕首,快步追上政紀說道。

    “嗯,”政紀點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您是否知道這些東西是什麼?”馬列福看政紀一路神色坦然,忍不住問道。

    政紀看了眼馬列福,點點頭,一邊推開了下樓的安全通道樓梯口,失去電力系統後的應急通道內一片黑暗,只有隱約的應急指示燈隱隱綽綽的引導者眾人該去往的方向。

    “一種人為改造的生物,你可以叫它們舔食者,”政紀的精神力緩緩的散發著,捕捉著黑暗中一絲一毫的動靜。

    “舔食者!生化危機?!那是不是喪尸也存在?!”馬列福的腦海中一個想法如同一道閃電一般閃過,難怪,他看到那些怪物的時候總有一種熟悉感,再加上政紀這麼說,他徹底的想起來之前遇到的那些怪物是什麼了,豈不就是和電影中的那些幾乎一樣?!

    政紀搖搖頭,“不是生化危機,只是類似里面的生物罷了,沒有傳染性,你可以理解為是恐怖組織人為研制的生物兵器。”

    “只是在瑞仕發生了嗎?”美黛賽斯貼著政紀身側,陰暗的走廊,時而閃爍的燈光,再加上遠處時不時傳來的舔食者嘶號,讓一切都有一種詭異的恐怖感,她的聲有些微微發顫。

    政紀能夠感受到美黛賽斯瑟瑟發抖的肌膚,他的心里泛起一絲漣漪,“不僅僅是瑞仕,華國也受到了襲擊。”

    話音剛落,忽然政紀的腳步停了下來,左側的電梯井,有了動靜!隱隱傳來了電梯的聲音!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首頁 >重生都市寫輪眼簡介 >重生都市寫輪眼目錄 >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絕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