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讀
暫停
+書簽

視覺︰
關燈
護眼
字體︰
聲音︰
男聲
女聲
金風
玉露
學生
大叔
司儀
學者
素人
女主播
評書
語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書架管理 下一章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軍隊
    半個小時後,軍方以兩架武裝直升機墜毀,三輛坦克損毀,三人死亡,二十八人受傷的代價,取得了最後的勝利。

    人員的傷亡人說起來很大程度上是經驗惹的禍,大部分都是戰士在打掃戰場的時候,被臨死掙扎的舔食者偷襲而導致的,他們沒有接觸過獵食者,無法想象這種生物的生命力之頑強!

    硝煙彌漫,哪怕是雨水,都無法沖散空氣中那股混雜著鮮血和槍炮的味道,遠處的平原上,數千只千倉百孔的舔食者橫七豎八的躺在血泊中。

    不少戰士蒼白的臉頰吐了,他們雖然是軍人,可是軍人並不是神,他們也會害怕,對未知事物也會感到驚恐,尤其是面前的這些人不人人鬼不鬼的生物,如果是在另一個地方遇到這些東西,恐怕第一反應它們是鬼吧?

    王忠中將的直升機緩緩的朝著谷口降落著,坐在機艙的他皺著眉頭看著打掃戰場的士兵,他是第九集團軍的司令員,接到了中央的命令後,就第一時間做出了反應,雖然在電話里,中央最高層給他大致的講解了將要遇到的情況,可是沒有親眼見到的時候,他還總是有那麼幾分不真實感。

    他是一個普通的軍人,哪怕是司令,也不過是位置高了一些,一直以來,他的軍事素養學習中的對戰對手都是各國的軍事力量,而非眼前這種好似神話電影中一般的生物存在。

    他的臉色並不好看,剛才在直升機上,將很多情況都盡收眼底,那些怪物恐怖的彈跳,令人驚訝的身體防護力,還有那一看就令人毛骨悚然的鋒利爪牙,無一不是在昭示著這些東西很麻煩。

    雖然,在金屬洪流的現代化戰爭中,這些東西並不佔據多少優勢,但他的心中沒有絲毫的高興,在這中平原上,基本上處于被屠殺的境況,可是如果這次戰斗換一個地方呢?

    例如,在城市地區?!

    想到這里,王忠不寒而栗!在遍布高樓的都市內,到處都是掩體,無法動用大規模的武器,哪怕是只有一百只這種生物,只怕殺傷力也是恐怖至極的!

    王忠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看向了站在谷口等著的那個年輕人。

    看到政紀,他的表情更加的復雜了,一開始,他並不知道政紀的存在和能力,他雖然是中將,可是並不能接觸到一些機密,只是這次機緣巧合之下,他才能夠從上面得知一些情況,政紀也在其中。

    他不知道政紀是如何以一己之力對抗如此數量龐大的怪物的,要知道,哪怕是這次軍方的行動,動用了如此多的戰爭武器,可是依舊付出了多人傷亡的代價,可見這些怪物的實力強悍,而政紀,卻以一己之力,足足拖了半個小時,地上的那些尸體中,一大半屬于政紀的成果。

    他很清楚那些東西的殺傷力,因為就在剛才,一支戰斗編隊打掃戰場的時候,僅僅因為一只幸存獵食者的反撲,在一瞬間就將三名全副武裝身經百戰的特種戰士殺死!然後在無數彈藥掃射之下堅持了一分鐘才徹底死去!

    一個人怎麼能夠做到一支軍隊都做不到的事,這個疑惑盤旋在王忠的腦海,然而他並不是十幾歲的孩子好奇就會追根問底,他記得上頭給他的原話,“華國以至于整個世界,都在防範著一場前所未有的危機,而政紀,是這場危機應對的主要關鍵因素!”

    世界性的危機!

    這個話,從中央傳達下來的時候,王忠下意識的以為是m國研發出了什麼決定性力量的武器,卻萬萬沒有想到是眼前的這些東西,,

    “政將軍你好,我是第九集團軍司令王忠,”一下飛機,王忠就快步朝著政紀走去,主動打招呼,姿態放得很低。

    “王將軍,我的人有一名受傷需要救治,另外,我建議開始大規模的搜尋清理,統計牧民傷亡情況,這些獵食者從東面來,我擔心那邊的情況,”政紀說道。

    傷者自然是為李娜擋了攻擊的李飛,而政紀現在擔心的自然是獵食者對草原生活的原住民造成的影響,這些東西不可能是憑空出現的,它們所到之處,只怕傷亡不會小。

    王忠點點頭,“不用擔心,軍區已經排除另一隊人馬沿線巡邏搜查,力圖最快速度清點損失防止更多人受傷”。

    政紀看了眼遠處的軍隊,嗯了一聲,目光有些沉重,沒想到雷迪終于還是動手了,這次算是試探嗎?從境外距離內蒙大約有幾百公里,這幾百公里的奔襲,這些獵食者究竟殺了多少人,這個數字只怕不是一個小數目,現在也頂多算是亡羊補牢。

    李飛被軍醫抬上了直升機,送往了就近的醫院救治,而其他眾人也被軍區的車帶走了。

    這一趟本來應該高興的旅程,因為多了雷迪這麼一出,鬧得結局並不是很愉快,不過幸運的,是眾人都無恙。

    出了這麼一檔子事,政紀自然不能和安冉他們再同行,李飛的傷口稍作包扎便無大礙,一行人就坐車離開了內蒙,一路上,車內的氣氛有些復雜。

    “安冉,你知道嗎?”李娜復雜的看著安冉問道。

    安冉點點頭,她很明白眾人心中的感受,她第一次知道的時候,並不比在座的幾人好多少。

    “他是神仙?”杜小康忍不住開口了,相處了十幾年的發小,一朝好像突然變得不認識了一般,這種感覺真的很特別。

    “我不知道,不過應該不是,更像是特異功能吧,”安冉回憶著政紀和自己談起這個話題的回答說道。

    “唉,說實話,以後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和他相處了,”武元也說道,他說的是心里話,一個人突然變成了神仙般無所不能的存在,和普通人感覺無形中有一道巨大的溝壑一般,難以填平。

    “他其實就是擔心你們多想,所以一直以來這個秘密都只有很少人知道,”安冉想了想說道。

    “我寧願現在不知道,起碼面對政紀的時候還能心平氣和些,”袁莎臉色古怪的說道,政紀的表現給了她太多的驚異。

    “其實他還是他,你們如果真的不想知道,政紀可以幫你們忘記這段記憶,”安冉說道。

    “不要!既然你能接受,我們也能接受,”武元第一時間反對道,雖然不知道政紀將會如何讓他們忘記,可是有些東西,知道了就不想再忘記。

    話分兩頭,另一邊的政紀,坐在辦公室內,嚴肅的看著屏幕中的畫面。

    一號首長等人也赫然在列,眾人的臉色都很嚴肅,這次的事件,到底是一個意外,還是一個開始,他們不知道,可是現在從王忠調查回來的數據來看,卻是不樂觀。

    “一共三百八十二人被殺,兩個部落被屠戮,”上將田青表情悲痛的說道,眾人的表情都有些悲戚,這是活生生的生命,而不僅僅是冰冷的數字。

    “幸好,這次事發不是在城區,”張河山主席面容嚴肅的說道,表情中有一絲的慶幸。

    “很奇怪,這些怪物就好像是憑空出現的,並不是一開始我們推測的從邊境進入,而是在這個位置,”田青上將指著衛星畫面中的圖像說道。

    “難不成它們是挖隧道的?”有人提出了揣測。

    “在現場的檢查並未發現地道的痕跡,”田青搖搖頭說道。

    “空降?”有人又問道。

    “也不是,能夠運載如此眾多數量的航空器,在第一時間就會被發現,”空軍上將姚光搖搖頭說道。

    “我懷疑是空間技術”,政紀開口了,他皺著眉頭說道,對于黃石公園雷迪和他的一戰他記憶猶新,那次戰斗中雷迪就好像有空間轉移的技術。

    “嘶!空間技術?!”所有人的表情都非常難看,這項技術以人類現有的科技手段來說,都是傳說中的存在,可是如果雷迪掌握了,那麼這個消息對在座的所有人來說都不是一個好消息。

    “是真的嗎?如果他掌握了這項技術,豈不是說他隨時可以向全球的中心城市投放武器?”宋老嚴肅的問道,這關乎到接下來的布局。

    政紀點點頭,“應該是真的,他曾經在我面前使用過。”

    眾人的臉色有些灰白,他們腦海中都不由自主的浮現出了一幅幅畫面,這些怪物,如果出現在城市中,可以想象,一旦發生了,那麼打擊將會是毀滅性的!

    “這些東西有什麼弱點嗎?”張河山神色嚴肅的問政紀道。

    “很難說,迄今為止,雖然不想打擊軍心,可是我很遺憾的告訴大家,這種生物可以說是處于生物鏈頂端的存在,速度極快,人類的視覺和動作根本難以與之對抗,而它們的抗打擊性也非常發達,5.6口徑的子彈,對它們能造成的損傷微乎其微,當然,除非是在關鍵部位,例如頭部,”政紀回憶著,緩緩的說道。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首頁 >重生都市寫輪眼簡介 >重生都市寫輪眼目錄 >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軍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