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第13章 刺客
    柳婆婆见萧尘沉默下来也不多,关心的问了几句就起身离开了,萧尘将她送到门口望着柳婆婆离去的背影,依旧在沉思刚才的事情。 Ww W COM

    “呜呜!”

    大黄狗悠然从房间内走出来,似乎睡饱了准备在院子内散散步。

    突兀之间——

    走出门口的大黄狗顿住了,懒散的眸子瞬间变得森冷,一头蓬松的毛也全部根根竖立,那样子一点不像是一只土狗,反而像一只锋芒毕露的狮子王。

    “嗯?”

    萧尘被惊醒过来,目光如刀子顺着大黄狗朝院子的左上方射去,左上方是一道院墙,院墙之外有一株高大的古树,古树内枝叶茂密,从这个角度看去什么也看不到。

    “婆婆等等!”

    萧尘眼睛微微眯起,大步朝院子外走去,追上了一脸疑惑回头的柳婆婆,他笑容可掬的道:“我正好有点事问问苏姐,麻烦你带带路。”

    柳婆婆更加诧异了,萧尘一直视苏青衣蛇蝎,一句话都懒得多,今日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萧尘一言不的朝外面走去,柳婆婆只能跟上,她追上萧尘,正准备问问他哪根筋不对时。萧尘已经走到了大树之下,他反手抽出背后的黑色木剑,猛然抡了半圈,突然对着左前方的大树劈去。

    “轰!”

    木剑上白光闪耀,明显灌注了荒力,如此大的力量,一颗树怎么能承受?刹那间大树树干被劈得粉碎,高达七八米的大树轰然倒塌,把旁边的院墙都砸出一个缺口。

    “嗯?”

    柳婆婆眼睛内寒光一闪,她终于知道萧尘什么疯了,因为此刻茂密的枝叶内一道黑影一闪而出,朝远处狂奔而去。

    刺客!

    非常高明的刺客!

    能避过苏家层层护卫潜伏到后院,刚才苏敌国及三名长老出入这个院子都没有丝毫察觉的刺客能不高明吗?至少他潜伏敛息的能力已经达到很高的水准了。

    萧尘是怎么现的?

    柳婆婆脑海内的惊疑刚刚腾起,萧尘的身子已经如猎豹般射了出去,他身子高高跃起,巨大的黑色木剑带着风雷声,如死神的镰刀般重重的朝那刺客的后背劈去。

    这刺客实力并不强,只是有些特殊的本领罢了。

    柳婆婆微微松了一口气,刺客的度根本比不上萧尘,只是和她伯仲之间,看来实力也只有白虎境一重。这一剑度太快了,力道十足,要是她去挡也绝对死路一条。

    刺客全身笼罩在夜行衣内,听到背后的风声,感受到后背的凛然杀机惊恐的回头,却看到一道黑影在眼眸中快的放大,他出一声鸭子般的叫声,闭眼等死。

    萧尘眼眸冰冷,身形矫健,如一只择人而噬的野兽,看到刺客绝望的闭眼等死,在这一刻他眼中杀意一敛,木剑微微偏移了一些,砸在了刺客的左肩上。

    他从杀过很多野兽荒兽,却还没杀过人。如果刚才此人刺杀他,或者此刻拼死反击他绝不会手软。这刺客没有垂死反击,反而救了他自己一命。

    “咔嚓!”

    尽管萧尘手下留情,木剑的力道还是太大了,刺客的左肩骨头全部碎裂,一片血肉模糊,左手完全废掉了,身子也如破麻袋般飞射出去。

    “咻!”

    萧尘身子紧随而上,那刺客刚刚倒地,他的大脚已经重重踩在刺客的胸口,木剑顶着刺客的眉心,一副胆敢妄动格杀勿论的作态。从就和野兽荒兽玩命的他,自然不会犯轻敌的错误。

    “谁派你来的?了留你一命,不,死!”

    萧尘盯着刺客,那冰冷的眼眸,如地狱死神的声音让着刺客身子都微微颤抖起来。

    柳婆婆缓缓的朝这边走来,有些花白的眉毛紧紧蹙起,面色无比凝重。尽管萧尘制住了刺客,但有刺客潜伏进苏家,这本就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

    刺客直勾勾的盯着萧尘,脸上露出一丝狠色,却没有拼命,反而诡异的道:“是…我家少族长,月浮生!”

    萧尘的眸子更冷了,柳婆婆却是惊异起来,这刺客是月浮生派来探查情况的很正常,只是为何这般没骨气?难道他以为了真话萧尘真的会放过他?就算萧尘放过他,他受了重伤还能逃得出苏家?

    “咻!”

    萧尘大脚一收一扫,把刺客踢飞出去,木剑反手插回背后的绑带,居然真的放过这个刺客,他沉喝一声,转身就回:“滚。”

    “愚蠢!”

    不远处的柳婆婆暗道一声不好,眸子陡然一缩,身子猛然跃起,朝萧尘这边冲来,厉喝道:“萧尘,心!”

    这一刻,柳婆婆终于明白为何这刺客会如此没骨气了,因为这刺客本就没打算活着回去,同时他也看准了萧尘这个人,绝对会话算话。

    萧尘看到柳婆婆朝自己身前冲去,同时背后响起一片破空声,瞬间脸色大变。他有些不明白,为何那人已经被重创了,实力又不高,怎么还能出如此凶残的攻击?

    他走出大荒前,从没有和人类战斗过,他不知道这个世界还有一种武器叫做——暗器!

    他猛然转身,看到漫的白芒,看到柳婆婆被数道白芒击中,他脸上肌肉顿时扭曲了,反手抽出木剑欺身上前,舞动木剑将剩下的白芒挡下后。他喉咙内出一声野兽般的低吼,身子炮弹般射起,木剑破空而下,一剑把那刺客半个身子劈成了肉泥,也把射出白芒的一个圆筒暗器机关劈得粉碎。

    “婆婆!”

    他顾不上眼中都是不甘,死不瞑目的刺客,反身朝柳婆婆冲去,把就要软倒在地的柳婆婆抱住,满眸愧色的沉吼道:“婆婆,你没事吧?”

    柳婆婆全身插满了十多根钢针,嘴角鲜血缓缓溢出,却摇了摇头道:“孩子,别急!婆婆死不了,这是月家的成名暗器梨花落雨。我们苏家早有防备,婆婆身上有软甲,保住了要害。”

    “咻!咻!”

    这边的战斗惊动了苏家的武者,远处不断有武者朝这边掠来,苏敌国和三位长老也疾走来。看到狼藉的战场和地上的尸体,苏敌国等人脸色阴沉了许多,又看到柳婆婆受伤,萧尘满脸的愧疚,四人眸子内又隐晦的露出一丝莫名意味。

    四人进出院子,真的没有现刺客的潜伏?亦或者早就现了,故意不惊动,让刺客出手,好让萧尘和苏家同仇敌忾?事实真相怕是只有苏敌国他们知道了。

    “混账!苏剑飞,苏剑雷,苏剑刀你们三人是吃干饭的?居然给刺客潜伏进了院子内?”

    苏敌国雷霆大怒,一名长老快安排人带着柳婆婆去疗伤,一名长老走到刺客旁边,检查一番,看着被劈成肉泥的刺客,还有龟裂的青石板暗暗咂舌,想到萧尘竟然能提前现刺客更是对他的评价高了几分,他回头点头道:“族长,是月家的刺客,身上有月忍堂的印记。”

    另外一名长老走到萧尘旁边,愧色道:“萧公子,是我们没有安排好,让你受到了惊扰,没想到月家竟然如此丧心病狂急不可耐?萧公子你放心,等会我一定安排足够的人手守卫这个院子,保证一只苍蝇也飞不进来。”

    萧尘确定柳婆婆没有危险,这才松了一口气,内心一阵恼怒,他一直告诉自己不能轻敌,没想最后还是轻敌了。这暗器竟然还有如此威力?看来与人对战和野兽荒兽还是有区别的啊。

    他漠然的点头,没有废话,留下一句话转身朝自己院子内走去:“龙心草就麻烦诸位了,需要对付月家的时候通告我一声。”

    月浮生派刺客他不怨恨,但因为他让柳婆婆受伤,萧尘就动真怒了,否则也不会主动开口和月家开战要帮手了。

    苏家武者收拾战场,苏敌国没有再训斥苏剑飞他们了,和三名长老对视一眼,望着萧尘的背影都微微颔。

    萧尘要帮忙对付月家,他的战力苏敌国并看不上,他的态度转变让苏敌国很满意。只要把萧尘绑在一辆战车上,再想尽一切办法从杀家换取龙心草,请出萧尘的爷爷,那么苏家的危局就不攻自破了。

    苏敌国交代了几声,让苏剑飞等人提高戒备,保护好萧尘,带着三位长老沉着脸离开了。四人进了一个密室内,苏敌国望着一名长老问道:“柳婆婆没事吧?她可不能死!萧尘很看重她的。”

    “族长让人打制的那批软甲立功了,柳老太婆还死不了。”

    那长老查探过柳婆婆的伤势,给予肯定的回答。他完后,脸色愈的沉重了,一叹道:“族长,月浮生那娃娃派刺客进苏家,虽然恨萧尘到了极点,但也明了月媚儿和血吹花联姻基本已经定下来了啊。杀帝城赵家虽然已经答应了我们,可以花费巨资找杀家买下龙心草,但杀城主还在回来的路上,万一月家提前动手,那就什么都完了啊。”

    苏敌国没有话,端起茶水喝了半杯,这才摇头道:“我们苏家生意遍布杀神部落,财富在整个部落都排的上号,一日不确定我们没有外援,一日血家没有下定决心,月家绝不敢动手。我估计月家这段时间,肯定在分解依附我们苏家的家族,彻底隔绝我们家,还会秘密调查我们家族的外援,血无常也肯定在犹豫不决,所以我们还有时间,按我的估计,最少一个月最多三个月血家和月家才会动手。”

    “一个月?时间不够啊!就算买下龙心草,我们还必须去一趟大荒,来回最少半个月。”一名长老忧心忡忡的道。

    “所以我们要拖时间!”

    苏敌国站了起来,漠然一笑道:“该是青衣出面的时候了,血吹花对青衣一直有情意,要是青衣和月媚儿一样觉醒了神赐,血吹花早就上门提亲了。我让青衣带着苏家一半家产做嫁妆去和血家谈判,我就不相信以血无常优柔寡断的性子,不会给我们几个月时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万古杀帝简介 >万古杀帝目录 > 第13章 刺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