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第10章 女人有毒
    “吱吱!”

    马车的车轮在安静的夜里出轻微的转动声,苏剑飞望着淡然坐在马车上的萧尘,此刻脑海内还是他那惊的几剑。  Ww WCOM

    他腰间已经止血了却还是很疼,但他却完全没有去顾及,眉头皱起有些想不通——月浮生明明比萧尘境界高一重,战斗经验也无比丰富,还有很多月家的荒技为何就这么轻易败了?

    势如破竹,几乎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他将目光投向萧尘,脸上差点就写上“求解”两字了,萧尘漠然的望着窗外,似乎当他是空气。

    苏剑飞锲而不舍的继续看着他,直到即将抵达苏家宅院时,萧尘才回过头看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吐出两个字:“不懂?”

    “嗯嗯!”

    苏剑飞鸡啄米般猛然点头,一脸讨好之意。

    “吱!”

    马车停下,萧尘并没有解释,反而站起身子掀帘而出,站在门口回头一扫苏剑飞冷漠道:“把我的剑拿来。”

    苏剑飞有些幽怨的转身单手抓起立在车内的长剑,随意一提身子却突然倒地,本来止住血的伤口再次被撕裂。他呲牙咧嘴的望着那把黑色木剑,眼中都是震惊之色,这一刻终于明白了为何月浮生会败得如此彻底了…

    萧尘撇了撇嘴,走进来单手提起长剑走了出去,苏剑飞看怪物般看着他,老半才倒吸一口冷气喃喃道:“真是变态,这木剑难道是玄铁做的?这最少有三百斤吧?月浮生真厉害,要是我一剑…就得跪啊!”

    萧尘冷漠的走下马车,凭借玄铁般重的木剑力压了白虎境三重的月浮生,他看起来并没有太大的得意。

    事实上,今晚如果不是柳婆婆出战了,他就算被人挑战也不会出手的。当然柳婆婆的孙子被月浮生干掉了,他也有心想帮她讨回一点利息。

    …

    苏青衣和柳婆婆,还有苏若虎都站在了大门外等着萧尘。一直看萧尘很不爽的苏若虎此刻脸色也好了几分,最少没有傻乎乎的露出轻视之意。

    萧尘没有话沉默的走进去,径直朝自己的别院走去。苏青衣朝柳婆婆看了一眼,她立即跟了上去,苏青衣这才淡淡的道:“哥,你回去休息吧,这几最好别出去玩了,估计城内这几不太平。”

    完她也不管苏若虎能否理解她的深意,询问了下人几句,确定苏敌国在自己院子内,这才快朝后院走去。

    还没靠近苏敌国的院子,就能看到里面灯火通明,显然苏敌国等人都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等走进院子内,苏青衣现三位长老也在,一见苏青衣回来了,一名长老连忙沉重问道:“情况怎么样?”

    苏青衣喝了一口茶,微微一叹道:“情况很不乐观,萧尘和月浮生开战的时候,月媚儿最后出来救驾,动用了疾神赐,度果然提升了一倍!如果她反应得不快,萧尘就可以把月浮生给废了,可惜了…还有月浮生明,血吹花明日一早就来看望月媚儿,我估计血月两家很有可能会联姻了。”

    “唔…”

    苏敌国和三名长老的满脸错愕,血家和月家可能联姻在他们预料之中,但是这萧尘又是怎么一回事?他居然能把月浮生给干趴下?

    苏青衣很快将晚上生的事情了一遍,战斗的经过也详细描述,完后三名长老已经双眼贼亮贼亮的。

    苏敌国却沉吟起来,很快做出了决定:“苏家面临生死危机了,现在我以苏家族长命令:第一立即加派人手寻找龙心草,一旦现不惜一切代价拿下。第二。青衣你想尽一切办法留住萧尘。第三,传讯下去所有产业收缩变卖,你们三人不得离开苏府,另外萧尘那边安排人手保护,防止月家暗杀……”

    三位长老下去安排起来,苏青衣美眸内也闪过一丝坚定,毅然走了出去。回到自己的院子内,她望着两名迎上来的侍女,脸上露出一丝红晕,咬牙道:“准备热水,放上浓香玫瑰花瓣,我要沐浴!另外把我那身粉红色的亵衣和红色宫裙取来…”

    两名侍女有些奇怪,苏青衣沐浴从不用浓香的花瓣,更是从没有穿过粉红色的亵衣。她睡觉的时候几乎都只穿亵衣,此刻还要穿宫裙?这么晚了难道还要出去?如此打扮难道…是去幽会情郎吗?

    …

    萧尘的院子内灯火通明,柳婆婆带来了一大碗肉粥,正慈爱的看着他虎吞狼咽,大黄狗也分到一大块烤肉,沉默的在一旁啃着。

    等他吃得差不多了,柳婆婆才微笑道:“孩子,晚上的事情要谢谢你。”

    萧尘抬头咧嘴一笑,道:“抱歉婆婆,我本想帮你废掉月浮生的,可惜最后月媚儿来了,而且当时在月家……”

    “不用解释,婆婆知道的。”

    柳婆婆打断他的话,感激的道:“你有这份心意就好了,而且今日让月浮生丢了那么大的丑,婆婆也心满意足了。只恨婆婆实力太低了啊,不能帮我那可怜的孙子报仇…”

    萧尘沉默了,他其实并不是不可以强行废了月浮生的。但他要帮他爷爷取的龙心草,决斗的时候废了月浮生月家无话可,要是后面在动手,怕是月家要暴动了,他可不想节外生枝。

    柳婆婆抹了一把眼泪,这才满脸慎重的道:“孩子,最近这段时间你别出去了,月浮生表面是谦谦君子,但心眼非常,睚眦必报!而且月家刺杀术在杀神部落名气都不的。如果苏家有难了,你也要记住第一时间逃走。”

    萧尘内心再次一暖,咧嘴一笑,他突然想起什么,开口问道:“婆婆,你能帮我找一些关于神赐的书籍吗?我想看看。”

    “你看这些干什么?”

    柳婆婆奇怪的望着萧尘,随即解释道:“孩子,这神赐其实强求不得的,一般父母是强者,血统高贵才有可能觉醒神赐的。比如杀帝城的杀家,他们家族子弟世代都是强者,娶的妻子很多也大多是强者,所以下一代都会有神赐战士觉醒。尽管如此,现在到杀不悔这一代,觉醒了狂化神赐的也只有四人而已……”

    “等等!”

    萧尘突然很没礼貌的打断了柳婆婆的话,他脸色变得无比郑重,问道:“狂化神赐?婆婆,你知道具体是怎么个狂化法吗?”

    萧尘晚上有些不正常,柳婆婆以前话他从来都不会打断的。看到萧尘如此郑重,柳婆婆没有多问,解释起来:“狂化神赐在杀神部落很有名啊,这是六等神赐。释放神赐的时候,武者会进入狂化状态,战力和防御度都能提升整整四重,那可不是疾神赐这样的提升一重哦!杀家也因为这狂化神赐称霸杀神部落的数百年。怎么?萧尘你见过狂化的武者?”

    萧尘眼中都是迷茫和震愕之色,直到柳婆婆问他才醒悟过来,拨浪鼓般的摇头:“没见过,只是…觉得很厉害,婆婆你能帮我弄一些关于神赐的书籍吗?”

    萧尘再次恳求,柳婆婆虽然非常不解,但还是点头道:“行,你早点休息吧,明日一早我求姐,让她派人就送过来。”

    柳婆婆走了,萧尘眼中的茫然之色更浓了,连旁边的大黄狗走回角落酣睡都没有察觉,他口中不停的喃喃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啊?爷爷没过啊?再了我也姓萧啊…”

    足足坐了半个时辰,萧尘显然还是想不通,他摇了摇头起身准备关闭房门睡觉。但这时外面却响起一阵脚步声,他奇怪的抬头一扫,对着月色却看到一位红衣女子,踏着莲步走来。

    女子身材婀娜,皮肤雪白,瓜子脸上五官精致,画了一些淡妆更是光彩照人,清风徐来,她身上一股淡淡的玫瑰花香醉人心魂。

    月色撩人,美人如玉,萧尘在恍惚之间以为看到了一位仙子朝他走来。

    苏青衣很满意萧尘迷醉的眼神,不过想到等下要生的事,她浑身有些烫,耳垂雪颈都一片嫣红,更是诱人。

    她走到萧尘的面前,轻启朱唇,用有些颤的声音道:“萧大哥,听你要一些关于神赐的书籍,青衣给你带来了。”

    她从袖子内取出两本书籍递了过去,萧尘下意识的去接过来,却不心碰到了苏青衣的手。那一刹那间,两人都如触电般各自一缩,书籍掉落下去,出一声轻响。

    两位未经人事的少男少女,这一刻心都绷紧了,同时慌忙弯身去捡起书籍。结果两个脑袋轻轻相撞,苏青衣本来精神就紧张到了极点,立即双腿一软,摔倒在地。

    没有想象中有力的手臂和宽厚的胸膛抱住她,苏青衣摔倒了冰冷的地面,现衣裳都有些不整了,因为这裙子胸口开的比较低,所以胸前都露出一片白腻,顿时羞涩难耐。

    她慌忙遮住走光之处,气鼓鼓的抬头一看,却现萧尘闪电般的拿起书籍逃进房间。她再次幽幽一叹,如此不解风情的男子还真是世间少见啊…

    她咬牙站了起来,捂了捂烫的脸,长长呼吸了几口气,然后鼓足勇气朝房间内走去。

    “吱呀!”

    结果一道身影闪电般冲来,把门重重一关,萧尘夹杂着粗重呼气的声音响起:“多谢苏姐,夜…已深,姐请回吧。”

    “砰!”

    苏青衣脑袋撞到门板上,身子一踉跄再次仰面倒在地上,要不是她反应快后脑勺怕是要起一个包了…

    望着紧紧关闭的大门,苏青衣有种想哭的冲动。她在内心中迟疑了几百次,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豁出去了,主动洗白白上门勾搭,却得到这个待遇?

    她眼睛一红,爬起来捂脸跑离去,这一刻她第一次对自己的容貌和身子没有了自信,也感觉这个秋的夜…有些冷。

    “呼呼!”

    萧尘身子反贴着大门,呼吸很是急促,良久之后才平复了身子内的躁动,他用无比肯定的语气,叹道:“爷爷果然没有骗我,漂亮的女人有剧毒啊!这女人太毒了,只是看了几眼摸了一下手,竟然让我尿尿的地方都不受控制…立了起来!太可怕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万古杀帝简介 >万古杀帝目录 > 第10章 女人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