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讀
暫停
+書簽

視覺︰
關燈
護眼
字體︰
聲音︰
男聲
女聲
金風
玉露
學生
大叔
司儀
學者
素人
女主播
評書
語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書架管理 下一章
第一章 歸來
    江州,下十九州之一,臨近東海,境內多湖泊。

    江州境內,廣凌郡城。

    廣凌郡城西城的景樓大街上,行人如織,繁華熱鬧。

    “六年了。”一位布衣青年腰間掛著一柄劍,牽著馬行走在街道上,“終于回來了,在外面待久了,還是覺得家鄉好。”

    噠!噠!噠!

    馬蹄聲兒急,遠處正有一華衣少年騎著一高頭大馬在繁華街道上飛奔,一時間街道上行人們連忙避讓開來,那騎馬少年後面還有著僕人護衛騎馬在後面追著︰“公子,慢點,慢點。”

    布衣青年看到這幕,牽著馬朝旁邊避讓了下,目視那華衣少年騎馬而過。

    “哪家的子,也對,我離家六年了,六年前,這家伙怕才七八歲吧。”布衣青年笑了笑,又繼續前進。

    看著熟悉的家鄉,甚至還有些認識的攤販。

    “六年了,當初離家時我才十五歲,現在的我和當初相比,變化太大了。”布衣青年感慨。

    十五歲時,意氣風發,鋒芒畢露!

    被譽為廣凌郡年輕一代第一人。

    然而離家游歷下,六年下來,他才覺得當初的自己多麼的稚嫩。

    ……

    一路行走,看著熟悉的店鋪酒樓,熟悉的河道石橋。

    終于,牽著馬,來到了一座府邸外。

    近鄉情更怯,布衣青年牽著馬,深吸一口氣才上前,咚咚咚,敲響了大門。

    吱呀。

    大門打開一條縫,一老頭朝外探出身子看了眼,跟著就瞪大眼楮︰“二公子!”眼前的青年一身布衣,普普通通,可他是看著二公子‘秦雲’長大的,一眼就認出來了。

    “李伯。”秦雲笑著道。

    “二公子回來了,二公子回來了!”李老頭激動的高喊,聲音響徹整個府邸,他連轟隆隆拉開整個府門大門。

    “給我給我,我來牽馬。”李老頭連接過馬韁繩。

    “雲兒,雲兒。”整個府邸內一片喧嘩,一位穿著華貴的中年婦人飛奔出來,身後更有數個丫鬟連跟著,一看到府門處的秦雲,中年婦人激動的淚水都禁不住。

    “娘。”

    秦雲也是眼楮一酸,連跑過去。

    中年婦人仔細看著自己兒子,摸著兒子的胳膊、臉龐︰“好,好,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嗯,長高了。”

    “二公子,夫人她都不知道為你流了多少眼淚,每日都在菩薩前為你念經祈福。”一旁的女管事連道。

    “是兒不孝,如今才回來。”秦雲也看著母親,母親的頭上也多了些白發,眼角的皺紋也多了,不由心中一疼,不知不覺,母親也近五十歲了。

    “都不了,回來就好。”母親眼中雖含淚,卻是喜悅淚水,連吩咐,“快快,趕緊去告知老爺,還有大公子。”

    “是。”

    女管事立即去安排。

    ……

    整個秦府一片喜慶,很快秦府主人‘秦烈虎’回來了。

    “老爺。”

    “老爺。”府邸內的僕人丫鬟們都連恭敬行禮,只是他們個個眉宇間都是喜色,二公子回來,僕人丫鬟們也都開心的很。

    獨臂男子微微點頭,他雙眸如電,腰間有一柄單刀,散發的無形威壓都讓那些僕人丫鬟們恭恭敬敬,他便是這秦府的主人‘秦烈虎’,也是廣凌郡城的三大銀章捕頭之一。

    “爹。”秦雲和母親常蘭出來迎接。

    “雲兒。”獨臂男子‘秦烈虎’看到自己的兒子,也不由眼楮一熱,有些濕潤。

    兒行千里母擔憂,父親雖然嘴上不,可心中同樣時刻牽掛擔心。雖然知道為了兒子的前程,就該放兒子出去闖蕩,可還是牽腸掛肚。

    他怕,怕兒子一去不回。

    因為這下廣闊,深山大澤更多有妖怪潛藏,在外闖蕩也充滿艱險。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秦烈虎看著自己兒子,和當初鋒芒畢露相比,如今兒子明顯成熟了,氣息也收斂。

    “突破了?”秦烈虎問一句,他很清楚自己兒子修煉是傳中的修仙法門,要修行有成是何等之難。

    “兩年半前突破的。”秦雲微笑道。

    秦烈虎眼楮一亮,這一突破當真是魚躍龍門。

    “好好好,我秦烈虎有一個了不得的兒子。”秦烈虎激動萬分,此事牽扯甚大,他甚至都沒敢和妻子常蘭。

    “你們父子倆就不能進屋坐下?”母親常蘭則道。

    “先進去,先進去坐。”秦烈虎也連道。

    ……

    陪父親母親聊了片刻,便听到外面傳來聲音。

    “二弟,二弟,二弟!”老遠便傳來喊聲,聲音中滿是喜悅。

    “哥。”秦雲也起身,“爹娘,我去迎迎。”

    “去吧去吧,你和你哥也六年沒見了。”母親常蘭笑道。

    秦雲則連起身走出廳外迎去,很快看到遠處走來的一大家人,一位錦袍青年帶著一位美嬌妻,帶著一男一女兩個孩童。

    “二弟。”錦袍青年看到秦雲,不由激動連跑過來,一把就抱住。

    “哥。”秦雲也抱著兄長。

    他和大哥感情極好,秦家還在微末之時,他倆時候都是在村里長大,更經過大磨難,自己當時年齡還些,大哥當初卻已經是少年,處處照顧著自己。

    “你這子,你一去就是六年!走之前你不了,就三年麼?突然來信,還要在外三年?”錦袍青年忍不住道,“三年又三年,你真是,讓一家人都為你擔心。”

    “都是我的錯。”秦雲連道,“見過嫂子!哥,這兩個家伙就是你信里的‘舒彥’和‘舒冰’吧?乖佷兒,乖佷女,長的真俊。”著還捏了捏兩個孩童的臉,惹得這兩個孩嚇得抱住父母的大腿。

    “你們倆還不趕緊拜見叔父,別怕,怕什麼,這是你們叔父,快叫。”錦袍青年連道。

    “叔父。”

    兩孩子都約莫三四歲,還有些懵懵懂懂。

    “好好,我這有兩塊護身符,可貼身攜帶,都收好。”早有準備的秦雲從懷中拿出兩錦囊,從中取出兩塊玉符,玉符通體暖白,上還有復雜符紋雕刻,看了就情不自禁覺得心靜舒服。

    錦袍青年‘秦安’眼光也不一般,一看就猜出這兩塊玉符不一般︰“二弟,太貴重了。”

    “貼身帶著,對孩好。”秦雲道。

    ……

    當中午,秦家一大家人聚在一起吃著午飯,午飯很豐盛,丫鬟們也很開心的端著一盤盤菜送上來,秦府對下人們還是很仁慈寬厚的。

    秦雲很開心和父母、哥哥一家人在一起,這種幸福團圓感是他很享受的。

    “大人,大人。”

    午飯過後,有一位捕頭來到廳外高聲喊道。

    廳內的眾人一听。

    “今日雲兒回來,就不能歇息一日?”夫人常蘭有些不滿道。

    “夫人,我且先去問問。”秦烈虎則連道,立即起身朝外走去。

    外面的捕頭壯漢身高八尺,虎背熊腰,手持著一根粗壯大鐵棍,目測也有上百斤重,怕是揮舞起來輕易都能轟碎一堵牆,他此刻卻是乖乖在外面候著。

    “老徐,什麼事?”秦烈虎走到近前,才壓低聲音問道。今日他早就吩咐了,沒大事就別來打擾他了,畢竟離家六年的兒子剛回來。

    “大人,我也不想來打擾大人,可郡守大人親自吩咐,讓你務必過去,有重要之事,恐怕這一兩都沒法回家。”徐捕頭連道。

    “郡守大人?一兩?”秦烈虎眉頭一皺。

    郡守,整個廣凌郡軍政大權于一身,因為有妖魔禍亂一方,郡守大人緊急情況下更有七品以下先斬後奏之權。在廣凌郡也沒誰敢挑釁郡守大人之權威。

    秦烈虎連回了廳內。

    “郡守大人有事吩咐我過去,怕這一兩都要在外了。”秦烈虎披上外衣,將一旁的單刀掛在腰間。

    “心點。”夫人常蘭連囑托道。

    “我去送送爹。”秦雲則連起身。

    “送什麼送,你回去好好陪你娘他們。”秦烈虎和自己兒子一邊朝外走,一邊道。

    “二公子,六年沒見了,怪想二公子的。”一旁的徐捕頭則笑呵呵道。

    “徐叔,你這風火棍都大了一圈,看來實力大進啊。”秦雲道。

    “不值一提,不值一提。”徐捕頭連道。

    在十五歲時就成為廣凌郡城年青一代第一人的秦雲面前,徐捕頭自然謙遜。

    “爹,一兩不能回來,有什麼大事嗎?需要我幫忙嗎?”秦雲詢問道。

    秦烈虎瞥了眼自己兒子,笑道︰“放心吧,在廣凌郡城內,官府才是最強的!”

    “嗯。”秦雲點頭。

    送父親到府門口。

    門外早有準備好了馬,父親和徐捕頭分別騎馬飛奔而去。

    秦雲看著父親離去,卻調動體內的真元開始施展法術。

    “法眼,開!”

    秦雲的雙眸瞳孔深處,卻是有法紋凝結。表面看不出任何變化,可在秦雲的雙眸中,地卻變了!

    原本還是下午時分,太陽高懸,可此刻在秦雲的雙眸觀看下,空則是彌漫著無盡的青色氣息,遠處駿馬上的父親‘秦烈虎’身上有著少許詭異的氣息纏繞,有淡粉色氣息、深綠色氣息、血紅色氣息……足足六種氣息,可每一種都很微弱,怕隨著時間都會最終消散。

    “父親身為三大銀章捕頭之一,偶爾接觸到妖怪,沾染上些許妖氣也很正常。”秦雲心中也輕松,這些妖氣都只是沾染體表,未曾滲透身體內部,並無任何隱患。

    秦雲轉頭朝府內走去。

    他法眼維持著,觀看下,人類散發著人的氣息,花草樹木也有各自氣息,萬物生靈皆有各自氣息,氣息強弱不一,在法眼下一切無所遁形。

    當然在自家府內論生命氣息,不算自己,父親當為第一!這些丫鬟僕人的生命氣息就相對弱多了。

    “雲兒,來來來,別管你爹了,你爹經常要辦差。”廳內母親常蘭催促道。

    秦雲朝廳內看去。

    法眼觀看下,廳內個個氣息顯現。

    母親、嫂子包括佷兒佷女的氣息都很正常,只是自己大哥的氣息……

    “嗯?”秦雲心中一驚。

    只見一身錦袍的大哥‘秦安’氣息卻比較虛弱,並且還有一股濃郁的邪惡的綠色氣息滲透進秦安體內,並且和秦安的生命氣息完全交纏在一起。

    “妖氣!好濃的妖氣,已經深入肌理髒腑。和我哥的糾纏絕非一次兩次,我哥的生命氣息都很虛弱,再這麼下去就掩飾不住,會直接病重身死了!”秦雲心都在顫抖,滿腔怒意和殺機,“到底是誰,對我哥下如此毒手?”

    秦雲心中又驚又怒,又後怕!

    因為若是自己晚回來半年,恐怕就再也見不到大哥了。

    ——

    終于,新書再度起航。

    番茄很感動,之前預熱時就有熟悉的老k(karlking)、凌羽、輕唱你的溫柔、江南v神話、r月月、困盹、最後的泰坦、謫仙子、無良醬油、雨細喃喃、守護使等一個個盟主打賞,還有很多紅盟熟悉的老人,都是陪伴我很久的老讀者,請恕無法一一記錄,一切番茄都會記在心底,能做的就是寫出精彩好看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首頁 >飛劍問道簡介 >飛劍問道目錄 > 第一章 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