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正文 第716章 突发
    几乎是第一时间,孙权就回头对貂蝉怒目而视,看得貂蝉莫名其妙又有些隐隐不安。

    “怎么了仲谋”貂蝉冲孙权发问,最近两人情投意合,你侬我侬,孙权还从来没有这样看过她。不,不说最近,打自认识孙权开始,貂蝉就从没见孙权这样过

    孙权为什么一听步练师要生了就变得这样难道他是认为慈航静斋会趁机出手

    “你放心,我师门绝不会乱来的”貂蝉对孙权肯定道,是啊,现在她们慈航静斋已经稳稳站住了优势,又何必乱来

    “步家妹妹就要生了,你还不快去看看。”貂蝉提醒孙权道。

    小儿有灵,或许也发现了孙权的不对劲,哇的一声在孙权怀里哭了出来,清亮的哭声这才把孙权喝醒。

    孙权低头看了看向貂蝉伸出手去要妈妈的孩子,突然下了某种决心,对外喊道,

    “传令下去,从今天开始,孙登就是未来的江东之主谁敢伤我儿,我定灭他满门”

    说完,不等貂蝉反应,孙权就把孩子递到她怀里,接着快步离开。

    原来自孙登出生以后,孙权从来就没有肯定过要把孙登当成继承人的说法,直到这一刻,才有了确切的答案。

    孙权抢在步练师孩子即将出生的时机宣布这种事,或许对步练师那边有些不公,但也实实在在安了貂蝉,安了慈航静斋的心。而且,接下来那句谁敢伤我儿的话,恐怕也是故意说给不服气的魔门听的吧。

    嗯,正常来想应该是这样没错,但貂蝉想着孙权刚刚的表情,内心里却还是有丝丝的不安。

    “不哭不哭,孩子不哭。你马上就会有个弟弟或者妹妹了,你要记得,就算你们以后立场可能不同,你们也始终都是一家人。”

    貂蝉轻轻拍着怀里的孙登,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闪过,貂蝉想了想,最终抱着儿子跟了过去。

    等孙权赶到步练师这边,吴夫人已经在此,不管如何,在这个时候,吴夫人还不至于缺席。

    “哟,还舍得离开温柔乡啊。”窦玉茹在门口嘲讽孙权。

    “你这个当母亲的不在里面呆着,出来干什么。”孙权反问。

    窦玉茹一摊手,

    “我又帮不了什么忙。”

    孙权不再多说,直接推门而入。

    “待会儿不管发生了什么事,都不要来打扰我。你不想你女儿出什么事的话,就在门口帮我守着。”

    说完,孙权已关上了门。

    “他这是几个意思”

    门外的人面面相觑。

    窦玉茹沉思一阵,对旁边一人说道,

    “你去貂蝉那边看看。”

    孙权的反应有异,窦玉茹总感觉要发生些什么。

    产房内,

    孙权刚一进入,吴夫人就面带愁容的迎了过来,

    “权儿,情况好像有些不妙。”吴夫人低声说道。

    步练师的生产并不如貂蝉那般顺利,大概也跟她怀孕期间的状态有关,总之,就是难产了。

    “交给我来。”孙权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强行把脑袋放空,不再去思考刚刚幻境里发生的事。

    步练师这边的情况非常危险,如果没有孙权集中精力帮她护法,母女都将会有生命危险。

    正是因为这个,孙权才在幻境模拟过后,明知道会发生一些不好的事,他最后还是毫不犹豫的到了步练师这边,因为孙权知道,这里离不开他

    就在孙权进入步练师产房后不久,吴郡城中,发生了大乱。慈航静斋长老,率领众多弟子冲出了城门,而无数江东士兵紧随其后,追了出来。

    队伍最前方,

    “长老,快把孩子还给我,千万不要一错再错啊”貂蝉急急的追赶,但因为顾忌对方手里的孙登,貂蝉根本不敢出手,

    “仲谋他已经答应了我,他会做叶公一样的人,未来他绝不会篡位而且,就在刚刚,他已经宣布了孙登会是未来的江东之主。您快把孩子还给我,这件事我们还能够回头”貂蝉苦苦哀求道。

    可惜,慈航静斋的长老哪个不是心如磐石

    “你现在眼里只有孙权,他说什么你自然都信。我们难道要把整个天下都压在你一个人的信任上”长老头也不回的说道,

    “孙权他恐怕没有告诉你吧,他的江东军都已经快打到了襄阳城下刘表已死,现在的襄阳无一人能扛起大旗。现在,唯有这个孩子能让江东退兵你说孙权已经宣布他为未来江东之主,那就正好不过。而且,把这个孩子送回慈航静斋培养,未来的孙家才能真正处在我们的掌控之下。”

    “长老您不了解仲谋,他是典型的吃软不吃硬,我们这样,只会把他逼向另一方您要想把孩子送回山门培养,让我回去跟他好好说,他会同意的。”貂蝉焦急喊道。

    “孩子要送回山门,荆州也要救”长老沉声说道,“如果当真是忠君之士,就算怨我慈航静斋,也不影响他爱国爱君。如果因此就叛国叛君,恰恰证明,孙权此人根本不可信。如果真有那一天,貂蝉,你这个孩子说不得就要作为人质了。”

    “长老”

    “貂蝉,慈航静斋养你育你,对你寄予厚望,你可不要意气用事呀你刚刚提到叶公,你当知道叶公对亲疏法理的看法吧”

    貂蝉“。。。。。。”

    “叶公的主张是什么说出来”

    貂蝉“大义灭亲”

    此时,

    步练师的产房前,周泰等众将士正紧急求见。

    毕竟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慈航静斋掳走了江东少主,也只有孙权能做的了主了。现在下面只敢追,根本就不敢出手。

    “你家主公说,就算是天塌下来了,也不要影响到他。有什么事,就在这里等他出来吧。”此时的窦玉茹简直掩饰不住自己的笑容,慈航静斋自己作死,能怪得了谁

    “可此事非同凡响,耽搁不得。”周泰认真说道。

    窦玉茹顿时脸一沉,冷喝道,

    “现在里面即将出生的,没准就是未来的江东之主,要是出了什么岔子,你们担当得起吗”

    一句话,逼得众人不敢再吱声。是啊,慈航静斋突然闹了这么一出,现在这种事还真说不准了。江东的风向恐怕要变了呀

    书客居阅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生子当如孙仲谋简介 >生子当如孙仲谋目录 >正文 第716章 突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