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
朗讀
暫停
+書簽

視覺︰
關燈
護眼
字體︰
聲音︰
男聲
女聲
金風
玉露
學生
大叔
司儀
學者
素人
女主播
評書
語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書架管理 下一章
第三百九十七章 通往無限的可能性
    漫步城的戰役終于到了最後。

    學者派最終也沒能如願保下軍機,或者說,是有人不願意軍機繼續活下去。終于的終于……算盡一生的軍機大人,他的尸首,就這麼被雷帝踩在了腳下,充分地再次佐證了一點——

    世上沒有什麼是永恆不變的,更沒有人是能夠完全如意。

    當然……也包括雷帝……

    明明剛剛贏得了戰役,明明是一舉拿下了漫步城,給予了學者派重創,甚至是殺掉了軍機這個重要人物,可現在的雷帝,這位天選者的最高首領,竟然是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

    他艱難而又緩慢地轉過頭,口里也是同樣艱難和緩慢的……

    “是你?”

    “沒錯,”在雷帝身後,本屬于四人議會的,天選者中四個最高存在之一的,也是天選者高等存在中唯一的女性,天上巫禍,就這麼狡黠地看著雷帝,並吐出了那句經典台詞——

    “對不起,我是臥底。”

    ……

    ……

    時間回到更之前的時候。

    當然,離現在也並沒有多遙遠,也只是司正在掃蕩南大陸,而漫步城的戰役尚還沒有結束的時候。

    這時雷帝找到了叛徒軍機的下落,並帶著天選者精銳突入到學者派重地漫步城不久,司也在正面戰場上正式化身為魔。

    也是在這個時候,司開始更進一步地思考起自身起來。

    也許對于凡人來說,這是很匪夷所思,很難以理解的事情,明明眼前就是大戰,也許稍一分神就可能死于非命,怎麼可能還能給人有胡思亂想的機會。但凡不是蠢到家的話,都不會在大戰關頭分神的吧?尤其是在這種緊要的時刻還去思考別的事情,那簡直就和找死沒有區別。

    但對于司以及很多以及出現在這個故事里的人物。則不同,他們自身的等級決定了他們時常可以保持一種超脫的狀態。大概就像是單核與多核的區別,別人都只有一個處理器,而他們卻擁有無數個處理器,當他們應對著眼前的事務的時候,他們永遠都有精力去思考其他的事情,甚至對于他們來說,危機、難關、戰斗都可以當做思考的助力,應對這些危機、難關和戰斗也只是為了獲得更好的思考。以解決以後的危機、難關和戰斗,亦或者單純地為了獲得愉悅。

    司從整合起自身的意志開始,從見到了真實的未來開始,就無時不刻地在想著如何改變自身的命運,如何免于走向末路。幾乎沒人會真正地希望死,哪怕是對于司這個已經死了無數次的人來說,也不會希望死。

    如何可能的話,所有人想要的,都是更好地長久地活下去吧?很多時候,死。不過是一種現實的無奈,是你自身在面對更加強大和你無能為力的事物的時候,不得不做的一種妥協。

    但現在。司已經不想妥協了。或者說,在妥協之前,她希望自己能找到不妥協的辦法。

    所以她一直在思考。

    思考。

    在培養魔女的時候在思考,在天選者隊伍里算計的時候思考,在布置魔網的時候思考,在戰斗的時候仍然在思考。

    直到她在天選者和學者派的面前,儼然變成魔的樣子的時候,這個思考突然像是得到了什麼靈光,突然進入了一條嶄新的道路……

    ……

    某一世作為人的記憶里。在司所接受過的知識里,曾經有過這樣一段記錄︰

    設a和b是歐幾里得空間的兩個子集。如果它們可以分為有限個不相交子集的並集。形如(此處無法顯示)和(此處無法顯示),且對任意i。子集ai全等于bi(全等即可經剛性運動變換成另一個),那麼這兩個子集稱為等度分解的。于是,這個悖論可以如下敘述︰

    一個球和它自身的兩個拷貝是等度分解的。

    對球來說,五塊就足夠做到這點了,但少于五塊卻不行。這個悖論甚至有個更強的版本︰

    任意兩個三維歐幾里德空間具有非空內部的子集是等度分解的。

    換句話說,一塊大理石可以分成有限塊然後重新組合成一個行星,或者一部電話機可以變形之後藏進一朵百合花里面。在現實生活中這種變形之所以不可行是因為原子的體積不是無限小,數量不是無限大,但其幾何形狀確實可以這樣變形的。如果知道總是可以存在從一個幾何體的內部點一一映射到另一個的方法,也許這個悖論看上去就不那麼怪異了。例如兩個球可以雙射到其自身同樣級別的無限子集(例如一個球)。同樣我們還可以使一個球映射到一個大點或者小點的球,只要根據半徑放大系數即可將一個點映射到另一個。然而,這些變換一般來說不能保積,或者需要將幾何體分割成不可數無限塊。巴拿赫-塔斯基悖論出人意料的地方是僅用有限塊進行旋轉和平移就能完成變換。

    使這個悖論成為可能的是無限的卷繞。技術上,這是不可測的,因此它們不具有“合理的”範圍或者平常說的“體積”。用小刀等物理方法是無法完成這種分割的,因為它們只能分割出可測集合。這個純粹存在性的數學定理指出在多數人熟悉的可測集合之外,還有更多更多的不可測集合。

    對于三維以上的情形這個悖論依然成立。但對于歐幾里德平面它不成立。(以上敘述不適用于三維空間的二維子集,因為這個子集可能具有空的內部。)同時,也有一些悖論性的分解組合在平面上成立︰一個圓盤可以分割成有限塊並重新拼成一個面積相同的實心正方形。參見塔斯基分割圓問題。

    這個悖論表明如果等度分解的子集被認為具有相同體積的話,就無法對歐幾里德空間的有界子集定義什麼叫做“體積”。

    ……

    司回顧著自身的存在,以及自身存在的某種意義……她忽然地……像是明白了什麼……

    而她所明白,所理解的事情……似乎也真的要改變這個世界,改變她自己……(未完待續)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首頁 >黑長直女王簡介 >黑長直女王目錄 > 第三百九十七章 通往無限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