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第三百九十六章 走出洞穴的人
    “快稳住阵地!收束网络!那里的人还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赶快……啊!!!救命啊!”

    “不要过来了!怪物!怪物!怪物啊!!!”

    “离我远一点!离开!快滚开啊!!不要过来!!求求你了!!救命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

    ……

    又一个天选者的阵地被摧毁,又一个部分的天选者葬身于这片土地,鲜血肆意地喷洒,尸体如失了线的偶般坠地,风中尽是凄厉。

    而带来这一切的黑衣的女王,她,就这么从容不迫地从尸骨上踏过。

    她长长的黑发向着身后飘扬,就像一面旗帜,她裹着黑色丝袜的纤细长腿轻轻抬起,就像正勾动人的魂魄一样,她的高跟鞋的尖利如刀锋的跟狠狠踩落,却微妙地能让一些最m的人心甘情愿地被她践踏。

    看起来做作一样,明明是在这个时候了,这个女人好像还在“搔首弄姿”一样,说搔首弄姿也不完全正确,大概是一种自恋到极点的人的一种自我心理满足的状态?

    而她,就是司,她以着前所未有的“完整”的姿态而来。

    完整一词也许无法被理解,但如果说完美,也许看到这一幕的许多人都不会生出反驳的心思。尤其是看到那足以能用“完美”来形容的面容,还有那脸上所挂着的高傲,就已经能让人心甘情愿跪在她的鞋底,被那纤美的秀足践踏,被那高跟践踏,或者是以最谦卑的姿态吻在她的鞋子上。

    她就这么张开双臂,风呼啦啦吹过来的时候,衣服的丝滑感觉紧贴在皮肤上。都带来一种极为愉悦的感受,像是她在拥抱世界,又像是世界在拥抱她。

    直到现在。到了现在这么重要的关头,司却仍旧没有收敛自己的享乐。尽情地让所谓的愉悦更加充斥全身,其最主要的原因……其实也是因为……

    司自己都知道自己并没有多长时间了。

    ……

    ……

    说起来也许很让人惊讶吧?明明看起来形势一片大好的,明明看起来这就已经是通往he的道路了,如果是什么剧情游戏的话,可现在,司居然自己认为自己没有多长时间了?

    司早已经有这种预感了。

    并非推测,也并非预言,而是确实就是知道那样的答案。

    就如同从未来回来一样。看着现在,就能清楚知道后面的事情。

    也许听起来很匪夷所思的,可事实……却也正是如此。

    司她真的……看到了未来。

    所有的人格都整合到了一起,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了未来的人格,无论这在别人看来是如何荒谬的事情,可这样的事情,确实也就是这样地发生了。

    司甚至不敢肯定自己做着现在这样的事情,是不是早就有了这样的预感……

    ……

    在未来,那些大佬都还存活。他们也不可能陨灭,而只要他们还在,作为棋子的司。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的司,最后就只有被牺牲的一条路。

    ……

    我们所做的都是徒劳吗?

    司也曾怀疑过这种事情。

    司把众多的魔女和女巫叫醒,也许从来就不是想让她们复仇,而只是想让她们排除她们自己的执念而已。

    司知道的……

    如果不是那种执念深重,死不升天的灵魂,是不会被司叫醒的……

    也许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让她们得到解脱吧……

    我们从来就不是奔往一个可以说是称得上是巨大的欢乐的结局……而只是这样……疲惫不堪地应对吧……

    可我们所做的……真的是徒劳吗……

    ……

    司曾怀疑过的事情,现在却不再去怀疑了。

    她知道自己所做的仍然是有意义的,哪怕这一切终究是要走向结束。

    可就像那些普通的凡人一样,他们有限的一生。不也一样终究要结束?他们终究要迎来死亡,他们是否也会觉得自己的一切努力都没有价值。都是徒劳?

    司觉得……恐怕不会吧……

    并非是讨论哲学,司现在确认的。也不过是自己的一种心情而已。

    这并非徒劳……

    自己所做的一切也并非是没有价值……

    尽管她确实也不希望会是就此结束,也不希望会是不好的结局,但即便会有这样的结局,即便未来的人格告诉了她,这就是注定的,她也不会觉得这一切是徒劳。

    所以在一切结束之前……

    至少让我们彻底地释放自己的灵魂……让那些仍然有执念的人都完美解放自己。

    至少……

    让我们更愉悦一点!

    这一刻,魔女和女巫们都是盛开着巨大的,诡异的,恐怖的笑容,她们无所顾忌地杀戮,将那些曾给她们带来痛苦、折磨的人们,一个个地开肠破肚,让他们倒下去,成为尸山血海中又一个可怜的牺牲品,她们在大地之上行走,只是走动之间,都把恐怖疯狂地散播出去。

    司当然知道这些魔女和女巫为何会留下执念,更知道她们为何会醒来,而这一刻,司一点也不后悔叫醒她们。

    凡是能够被司叫醒的,都是对世界有执念的,而这些有着执念的魔女和女巫生前,全部都是被这个世界所不容的。

    如果真的是自己的错也就罢了。

    是自己的错,是自己的原因导致自己不容于世界,导致被排斥,被排挤,被伤害,这也就算了,不过是自作自受罢了。

    可问题是……

    这偏偏都是有人有意操纵的!

    是阿蒙故意地让女巫和魔女被歧视,被伤害,是学者派和教会为了自己的地位,故意地让女巫和魔女被践踏,是那些世人为了自己的利益,故意地将女巫和魔女的最基本的人权都视为无物!

    这时候……女巫和魔女们已经有足够的理由喊出那句话了……

    “都是世界的错!”

    都是世界的错!!!

    ……

    “既然已经不是我的世界,那不如就毁掉去罢!”

    司的疯狂,就是点燃这些女巫和魔女的火星。

    如果不是司叫醒她们,她们依旧还会在人世和冥界徘徊。她们依旧找不到归处。她们因为这种执念而得不到解脱,可偏偏她们自己还没认识到自己的这种执念,如果司没有叫醒她们,这种可悲的徘徊,又将持续多久?

    ……

    又将持续多久……

    ……

    有一群人世世代代居住在一个洞穴里,他们从出生起就被铁链锁在固定地点,就如囚徒,甚至连脖子也被锁住,不能回头或四顾,只能面向墙壁直视眼前的场景。在他们身后,有一堆火,在火与囚徒之间,有一堵墙,墙后面有人举着各种各样的雕像走过,火光将这些雕像投影在囚徒面前的墙壁上,形成多种多样的,变动的形象,囚徒们一生都犹如在看皮影戏,他们不能有相互观望,不知道自己的模样,也不能回头看到造成影像的原因,都以为眼前晃动的影像就是真实的事物,甚至是用不同的名字来称呼它们,仿佛这些影像就是真实的人、动物和事物,以为那些就是他们所要研究的东西。他们试图在那些影像中找到规律,以为在这里能找寻到真理,并把能“看懂”这些影像的人,也就是更好地琢磨规律的人称为有学问和了不起的人,而不能看影像和不会看影像的人都会被他们鄙视。直到有一天,一个人挣脱了锁链,来到外面的世界,看到外面的阳光,一开始他会惊恐,会惶然,会因为这打破常理的事情而害怕,可渐渐地他学会了接受外面的东西……可等他回来,想要把这些告诉自己的同胞的时候,却会被他们所嘲笑,认为他失去了看影像的本领……

    ……

    我们一生都犹如在看皮影戏。

    不过如此罢了。

    可是……

    ……

    ……

    可是,司想要大家能到达阳光的世界。

    心世界为何会被操纵,被阿蒙操纵,甚至心世界原本的东西都因为阿蒙而开始抵触司以及和司有关的事物……

    这种事……司大概已经有些想明白了……

    大概是这个世界的大多数存在的潜意识里,都拒绝相信司这个从外面的阳光的世界回来的人……

    司自己大概也放弃让所有人都得救的愿望了吧……毕竟自己又不是圣母……

    就如最开始所说的,从一开始,司就不过是个自私的人罢了。

    既然救不了那么多人,就让女巫和魔女们,都一起和我前往同一去处吧……

    至于最后会是被阳光瞎掉眼睛还是如何……

    总之我已经受够了皮影戏了。

    而且,我无法忍受自己无法得到更大的愉悦,而在这种憋闷中委屈自己。就是这样。

    ……

    ……

    就是这样。

    可说了这么多……

    我真的还是不想死啊……

    司忍不住想哭出来,可她又不能哭,只能把这种情绪更加千倍万倍地宣泄在那些被她残杀的学者派和天选者身上。

    都去死吧!

    都是你们害的!

    全都是你们害的!!

    而这一刻,在天选者和学者派众人的眼中,这个女人无异于已经成魔。

    真真正正地成魔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黑长直女王简介 >黑长直女王目录 > 第三百九十六章 走出洞穴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