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
朗讀
暫停
+書簽

視覺︰
關燈
護眼
字體︰
聲音︰
男聲
女聲
金風
玉露
學生
大叔
司儀
學者
素人
女主播
評書
語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書架管理 下一章
第三百九十四章 無所顧忌的司
    天選歷二十三年十月,天選者帝國正式向南大陸發起戰端,天選大軍遵循了雷帝和四人議會的戰略,瞬間突入到南大陸的各大城市,在一日內就取得了巨大戰果。,

    但與此同時,滲透進入天選大軍的女巫以及早已布好陷阱和陣勢的學者派一起發難,使天選大軍頓時被割裂開來,各部分割據,一直到十月結束也未能徹底整合。而在這整整一個月的時間里,天選者各部分同時受到女巫和學者派的侵襲,整整損失了一半。

    十月末,學者派中的重要人物軍機的蹤跡被雷帝發現,雷帝集結了四人議會和重多精銳,攻入軍機所在的地下城——漫步城。

    女巫以及魔女的領袖司也一起集結了女巫和魔女的大部分,正式發起了登陸戰。

    ……

    ……

    在全部的女巫和魔女的靈魂都甦醒之後,司也就不再藏頭露尾了。正好現在南大陸一片大亂,正是插手的好時機,之前滲透進入的甦珊娜等人也已經為司取得了一定戰果,將大量的天選者給控制住,並在南大陸一舉建立了多個基地和根據地。在學者派和天選者正式硬杠上的時候,司也就帶上了全部的女巫和魔女,一舉突入到南大陸,在天選者猝不及防之下,直接就撕開了一個口子。

    “開始復仇了!姐妹們!”

    司和原本滲透到天選者並進入到南大陸的先行者女巫、魔女們一起會合之後,直接就掀起了更高一潮的戰爭,屬于司的魔網以著前所未有的速度開始擴張,一路上無論是天選者還是學者派,盡皆是敵,不需留手,一路平推。已是被割據開來的天選者還有正忙于應對天選者其實本身已自顧不暇的學者派,都已無法應對這突如其來的天降之災。更因為司一直躲藏在夾層界中,根本就沒能被軍機的卦盤看到,甚至就連阿蒙都沒有料到這一出,學者派給天選者設下了埋伏,設下的天羅地網,可卻對司的女巫和魔女們沒有半點準備。

    “怎麼回事?!這些女巫和魔女是從哪里來的?!”

    “女巫和魔女不是都應該已經滅絕了嗎?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學者派和天選者的人同時產生了這樣的疑問,他們驚恐地面對著前所未有的巫術大潮的襲擊,可措手不及之下,竟然是全無辦法!

    而這個時候,學者派和天選者的精銳已經在漫步城交戰了。更是顧不上了這邊。

    ……

    ……

    在司正式發難之前,雷帝已經進入了漫步城,而他此行的目的就是……

    “終于被我發現了,叛徒!”

    雷帝率領眾人已經攻入到了漫步城中,而卦盤曾留于此的痕跡更是無比明顯,雷帝所指的叛徒是誰,自然不言而明了。

    此刻這位天選者的大帝咬牙切齒著,如果他的怒火能夠化為實質的話,此刻一定能把這整個城都燃燒掉吧。他發出的聲音更是震撼著整個漫步城。讓那些原本有些對天選者有輕視態度的學者派的成員也不禁都噤若寒蟬。

    之前被學者派陰到的時候,雷帝就發覺不對勁了。一切就好像有人走漏了消息,像是完全被預料到一樣,敵人居然就正正好好地埋伏到天選者降臨的地方。並在恰當的時機將四分之一的天選者包掉。他們怎麼可能就事先知道這個計劃?

    直到那一刻,雷帝才猛然想到了,被自己忽略了很久的那個冒險者軍機,還有他所帶走的卦盤。

    還記得狂神失敗的時候。天選者眾人曾經有過一次商議,對于軍機這個叛徒,也有過決斷。但後來。負責處決軍機的人居然全都失敗了,只因為當時軍機是被黑女巫法琳所庇護的。而為了防止天選者徹底暴露,之後也就沒有出動更加強大的力量。隨著世事變遷,軍機漸漸淡出視野,許多人也就把他給忘掉了。

    也是到如今,此時此刻,面對這種被人猜到結局一般的事情,雷帝才一下子想到了那個家伙,想起了那個叛徒!

    也是這個時候,雷帝才想起要動用神通,來尋找軍機的蹤跡。

    在諸多天選者領袖的助力之下,雷帝很快就找到了軍機最後氣息殘留之地——漫步城。而對于偵查這一項並不擅長的天選者來說,能做到這一點,已經很不錯了。

    現在,突入到漫步城的雷帝和諸多天選者精英們,就是為了處決軍機而來的。

    可是……真的會讓他成功嗎?

    ……

    ……

    漫步城在大戰,自然司這邊的正面戰場上,天選者和學者派都沒有足夠強大的力量來阻擋司親自壓陣的攻勢。

    現在,司的攻勢也是異常的順利。學者派、天選者,他們的地盤都在一步步地淪陷,司的魔網在擴張。簡直勢不可擋勢如破竹。

    大量的天選者和學者派的成員被網住,被精神奴役,大量的土地成為了司的控制地區。

    當然,司也知道的,事情鬧的這麼大,就算是阿蒙和天選者背後的那位大神,都不可能會坐得住了,他們絕對會直接插手干預的。但司也賭著,賭他們還不會立刻就介入。

    事實也正如司所想的,現在邪公子正纏著烏拉諾斯和阿蒙兩人,“怎麼?二位這就急了?想要直接就降下真身去那下界去了?”

    地獄的邪公子只是一句簡單的問話就讓烏拉諾斯和阿蒙全都沉默了。

    只以為這一句不是別人問的。

    而是和他們平起平坐,同一等級的邪公子所問的。

    而對于司來說,只要阿蒙和烏拉諾斯能被纏住一段時間,司就有信心創造一個真正的巨大戰果。只要那些大佬還來不及介入,司就能夠做非常多的事情。

    只要很短的時間就夠了……

    在漫步城開戰,大佬也被攔截的此時,司已經全無顧忌。

    再也沒有畏首畏尾,再也沒有退縮,現在就是火力全開!

    “復仇吧!狂歡吧!把他們的生命獻祭給我,用鮮血來證明你們自己吧!”

    司每說出一句話,她身後的魔女、女巫們的氣勢也變得更加高漲,宛如被精神魔法給蠱惑一樣,又像是古老傳說里薩滿祭司的戰歌,只是聲音就能讓人的情緒和氣勢都無比高漲。

    她們大聲應和著,然後更加瘋狂地傾斜著自己的魔力。

    在魔力循環系統的支持下,魔女的魔力再也沒有限制,就如同游戲里無限火藥的槍炮一樣,異常恐怖地持續輸出著。

    司現在的心里只有一個想法︰

    再快點!

    還要更快!

    ……

    ……

    “你真的要攔住我們兩個?”阿蒙此刻,也隱隱有些動怒了,他盯著邪公子,“這就是你把那個人藏了那麼久的用意?現在才把她放出來,就是要打我們個措手不及嗎?!”

    在司暴起的那個瞬間,阿蒙就感受到了那熟悉的氣息,然後他什麼都知道了,這一切自然全部都是邪公子在插手,是因為他,才使得阿蒙一直都沒能發現司的存在。而現在,阿蒙再不去救急,恐怕整個的謀劃,都要毀于一旦了!

    地獄的邪公子輕笑︰“阿蒙大神您可是說笑了,我又能有什麼用意呢?這心世界本就不是屬于任何一個人的,誰都可以有所圖謀,難道說阿蒙你以為心世界就是你一個人的嗎?”

    烏拉諾斯從黑暗之中走出,巨大的身形甫一出現便讓人有一種窒息的感覺,“自然是,敗者退出,勝者留下。”

    “呵呵,說的好,當然是敗者退出,勝者留下,而現在你們就想降下真身下去,就因為一時的對你們的不利,不覺得……實在太沒有風度了嗎?”邪公子笑著,又補充道︰“而且……要知道,你們要是真的敢把真身降下去,就連你們自己也會被世界法則制約,到時候會發生什麼事情,真的是我也無法保證哦。”如同威脅一般的話語,就這樣,從這微笑者的嘴里輕吐而出。

    明明是這樣的威脅……

    阿蒙和烏拉諾斯卻誰也不能等閑視之。

    因為他們眼前的,是地獄的邪公子,是和他們同等級的存在……更加是……那位不知是否還存在的地獄之主的兒子!(未完待續。。)

    ps︰  感謝yy??yy??yy的月票兩張,感謝不浪漫的羅蘭的月票,感謝血之舞天的兩張月票。u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首頁 >黑長直女王簡介 >黑長直女王目錄 > 第三百九十四章 無所顧忌的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