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
朗讀
暫停
+書簽

視覺︰
關燈
護眼
字體︰
聲音︰
男聲
女聲
金風
玉露
學生
大叔
司儀
學者
素人
女主播
評書
語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書架管理 下一章
第三百九十一章 支離破碎的記憶
    “垃圾,給我們滾過來!”曾經的那些,以為忘記的話語,仍然就在耳邊。那些以為忘記的記憶,依舊停留在這里。

    給我們滾過來。

    旁觀著甦珊娜和天選者之間的事情。司也在回溯著自己曾忘卻的記憶……最初之初……穿越之前的人格存在。

    而非其他後來才憧憬或創造、衍生出來的人格。

    那時的他,還不叫司,甚至不是術,不是緣,不是林墨,不是墨葉,不是任何一個……

    ……

    ……

    “賤人!快把我們的東西還給我們!”天選者們像瘋狗一樣超甦珊娜亂吼著,他們一個一個地沖上來,像要把甦珊娜給撕碎扯爛一樣。

    甦珊娜的表情也是慌的不行,面對如此數量的天選者,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在沒有司的幫助下,即使她已然晉級魔女,恐怕也是沒有絲毫的阻擋之力的。她毫不懷疑自己下一刻就真的要在這群瘋狗之下片骨不存,可是……

    就在她都忍不住要閉上眼楮的時候……

    卻發現……眼前的天選者們,都詭異地靜止了……

    ∼,

    這時候,甦珊娜也稍微反應過來……發生在自己,發生在周遭這些天選者身上的這詭異的事情,是誰安排的……單單是這種手法,就只讓她想到司,絕無其他人選!

    “司!”

    而這一刻,甦珊娜真的已經說不清自己到底是一種怎樣的心情了。

    是司在利用她。

    在安排她進天選者的軍隊之前,就在她身上動了手腳,在司想要的時候發作,然後生出這些絲線,把周遭的天選者連接起來。

    在司制造的網中,落網的天選者們都被束縛住,他們更是無比驚恐地感受著自己的力量迅速地流失,很多天選者甚至已經嚇的昏死過去。而他們在這種生平能體會到的最為恐怖的事情面前,居然是無能為力的。

    而可笑的是,前一秒,這些天選者還自認為是地上的神明,自認為已經是凡人的統帥。

    很多天選者甚至開始求饒,他們哭喊著,想讓這網的主人放過他們,惡心的涕淚居然就這麼流了滿臉,他們甚至是下跪下去……雖然網束縛了他們,可網卻沒有阻止他們這種動作……似乎這網的主人很惡意看到她們的丑態。並以此為樂……

    呵呵……她當然會以此為樂。

    已經知道制造這一切是誰之後,甦珊娜自然毫不懷疑這樣的事情。那個司,那個惡劣的家伙,絕對現在正躲在某個角落,看著這一切笑個不停呢。

    盡管知道司是在利用她,但甦珊娜卻並非在怨恨司……她甚至莫名的內心有一種很奇怪的歡喜……歡喜司會在乎自己一樣……

    這不是很奇怪嗎……

    甦珊娜一點也不願承認這種情感,

    ……

    ……

    如甦珊娜所想的,司確實應該是為這一幕而愉悅的。

    可現在的她,人格整合的她。卻不可避免地……開始沉浸在那些過往的記憶碎片里……

    不得不說……所謂的整合,還沒有完全地完成……要真正地讓司成為一個具體和完整的人,她還需要很長時間……承認過去,並不是簡單地說一句承認了。就可以了的……她必須再度回憶起過去的所有,必須把那些刻意忘掉和回避的東西,再度都撿起來……

    只有那樣……她才能變得完整……

    ……

    那就是她的過去。

    那個叫林楚陌的人格……或許這其實也是一個編造出來的?她不知道……

    林楚陌是一個典型的中國式小男生,靦腆、懦弱。雖然一直規規矩矩的,也讓人似乎挑不出什麼毛病,可別人看到他。就是覺得不爽。像他這種人,正好扮演幾乎每個集體都有的那種受欺負的角色。而這種受欺負的程度究竟到了哪里呢?

    這種惡劣影響直接影響到他的升學,六年結束的時候,他甚至產生了高考生才有的解脫。

    而這六年的小學就差點就讓他產生了厭學的念頭,還是因為顧及家里人的看法,顧及街坊鄰居的八卦,才勉強答應上了初中。好不容易混到了初中,林楚陌決定再也不要露出破綻給身邊的人。他變得緘默寡言,少言寡語,成了班級上最自閉的人。

    小學的六年和初中的三年,這九年,幾乎就是他人生最失敗的階段,一直是在戰戰兢兢中度過的他,從沒想到過自己有一天居然會變成受歡迎的人。

    說起受歡迎的原因……不得不講一下林楚陌一直受欺負的另一個原因,就是林楚陌的男生女相,用現在的話來說,他就是個外貌上的偽娘。小學時候,一群上躥下跳的熊孩子的集團,最看不得這種“娘娘腔”,用他們的話來說,看著就惡心,可天地良心,林楚陌自問一直是謹小慎微,從不做什麼錯事,因為這副女相,更格外注重自己的言行,絕不流露出半點會惡心人的神態和談吐,可人家可不管這些,人家只要說,看著你惡心,就夠了。

    是的,看著你惡心就夠了。

    可到了高中就有點不一樣了,此刻長開了的林楚陌的樣子完全不會讓人惡心,沒人會說他惡心,除非是故意挑刺的人。而且……不僅不會讓人惡心,在當時的審美觀的影響下,林楚陌這樣有些女生樣的男子反而得到許多女生的喜愛,而高中的同學比起社會又簡單的多,不會因為這種事情而讓班級男生產生那種特別惡劣的嫉妒和針對,至少林楚陌高中的班級沒有過針對。

    很多男性在受到異性歡迎的時候,總是會不知不覺間增加很多自信,林楚陌也不例外,這種漸漸增長的自信讓他也能夠從容面對人際交往,即使在男生里,他也漸漸變得吃的開了。如果又過去的同學看到他的話,肯定不敢相信這居然是那個林楚陌,高中的林楚陌和曾經的林楚陌根本就是兩個人。完完全全的判若兩人!

    曾經的林楚陌膽小、懦弱、自閉,唯唯諾諾,猶豫不決,而現在的他,自信、美麗亦或者說是帥氣?有魅力,善于談吐,幽默而風趣,知識淵博等等等等……不一而足,總之,當一個人絕對自信的時候。他會把自己的閃光點無限放大,在別人眼中就如同一個太陽一樣,看上去那麼耀眼。

    自信的人永遠是最美麗的,林楚陌深刻地認識到了這一點。

    但唯一一點讓他自己有些覺得怪怪的地方是……為什麼形容別的耀眼的男孩子可以是帥氣……而自己……卻是美麗這種女性化的詞語?

    再次強調一點,除了外貌,林楚陌其實一點也不娘,曾經的懦弱自閉也僅僅是屬于老實小男生的特點,而現在自信而有魅力的他更加不會讓人覺得娘。

    但所有人卻都認可他很“美麗”。

    這真是有點怪怪的。

    ……

    ……

    那段時光回想起來,真的是做夢都會笑醒的時候。

    那時候的他是班級里所有人環繞的中心。那時候的他是需要所有人去仰望的。

    那時候的他是最受歡迎的。

    不過,人生的大起大落,真的是太刺激了……也許經歷了很多的前輩會笑話,這算什麼大起大落。不過扮家家酒一般的幼稚可笑罷了,但,對于那個時候的林楚陌,一切怎的很……刺激……

    他得了腦炎。

    連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怎麼一場高燒就變成這樣了。

    他本來想,一切都會好的,班級同學甚至隔三差五來探望他。

    他一如往常地自信。甚至那些同學有不會的問題,那時候他依舊可以幫助他們,即使是因為生病住院,他還是那麼可靠。

    他以為自己可以很快就回到集體里的,他從沒有那麼熱切地想要回到集體里,就如前文所說,曾經那個討厭集體的他簡直和現在的他是兩個人。

    但他沒想到,這病,會那麼久。

    當他恍然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同學們已經超過了他很多,很多,他再也不能像從前那樣給他們解答習題了,再也不能給他們學習上的建議了……

    而同學們也漸漸來的少了……甚至……再也沒有人來了……倒不是因為功利性的事,什麼能否請教習題之類的,而是……

    他實在住院太久了,久到大家已經沒有耐性了。

    而且很多人已經預見到了,即使出了院,已經落後這麼多的林楚陌已經再也不可能是那個高中里的風雲人物林楚陌了。

    是的,林楚陌高中能夠受歡迎和現在被冷落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學業。

    在中國的求學階段,學力是衡量一個人高低的重要標準,也許很多人說著成績不決定一切,但無可否認,在那個時候,好學生就是讓人羨慕,就是比壞學生腰桿挺的更直,壞學生嫉妒的時候也會幻想自己就是那個好學生。當然,也許外界的大家可能不同,但林楚陌的高中確確實實就是這樣的,就連家長也會因為自己家孩子成績好而倍感面兒上有光,而成績差的學生的家長對著老師都會點頭哈腰的。

    而林楚陌能成為風雲人物,正是因為他幾乎當了一年半的年紀首席,僅有入學後的幾次考試還沒徹底建立自信的時候沒登上首席的寶座,而後,他根本沒把年紀第一讓給過別人。

    而現在……

    是的,現在的他,荒廢了足足一年多的時間,連高考都快了,可他卻還停留在那個時代。

    他已經被淘汰了。

    也許沒人會喜歡看到這樣的事情,老師們談起這件事都會一陣嘆惋,可漸漸的,大家也不再當回事兒了。

    仍然一直在意的,也只有林楚陌和他的家人了。

    林楚陌出院的時候,只有父親和母親來接她,那些曾經環繞他的那些老師同學都不見了,住院期間一直來探望的認識的不認識的人都不見了。

    母親和父親微笑著,滿含心酸地微笑著,甚至能讓人看見那眼楮里的淚花。

    此刻,經歷了一年多的折磨,站在晨風中的他異常瘦弱,一頭柔順的長發,像一個真正的可憐的小女孩,他忽然哭了,投入到母親的懷里痛哭著,像一個女孩一樣覺得委屈。

    (從未如此孤單……)

    大清早的,沒有什麼人看到這里,不認識的也許不會說什麼,如果有人認識林楚陌,可能會不屑地道,一個男人,哭哭啼啼的,像個女人一樣,真惡心。

    惟獨讓他欣慰和暖心的,是父母親眼里都沒有那種嘲弄,更多的是一種有點傷感有點理解又有點鼓勵的情緒,母親甚至也哭出聲來,抱著林楚陌。

    (卻又從未如此滿足)

    恍然錯覺間,林楚陌突然產生一個想法,如果自己是女生就好了。

    如果自己真的是女生就好了。

    ……

    ……

    當林楚陌一夢醒來的時候,世界已經不一樣了。

    ……

    ……

    那就是司穿越的原因。

    對過去世界和身份的厭倦,對曾經的厭倦,想要逃避,想要擺脫,想要到一個沒人認識自己的地方去……哪怕在別人看來,失敗者穿越了也依舊是失敗者,可他並沒有想那麼多。

    她只是想逃開而已。

    害怕過去,害怕失敗,害怕熟悉的人,害怕嘲笑,害怕……

    也許……那就是她忘記過去的原因……

    也許……那就是她在之後,刻意地……不斷地修改自己的記憶,給自己不斷編造新的人格和故事的原因……

    一切都是對過去的逃避。

    一切都是。

    ……

    ……

    從醫院回到家里之後,林楚陌好好地睡了一覺,這一睡過去,在這個世界就再也沒醒過來,他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在另一個世界了。

    這就是一場典型穿越。

    特殊的靈魂,強烈的執念,以及被神明選中的“榮幸”……

    她確實是擁有著特殊的靈魂的,正是因為著,她被阿蒙選為了實驗品,而她強烈的執念更讓她脫離了過去,在這種“榮幸”之下,她得以能夠真的進入新的世界。當然,這種事情,那時候,他還不知道。那時候,他還是他,並不是她。

    感受著陌生的身體,陌生的存在,以及入眼的混混沌沌的環境,林楚陌判斷出眼前的是現實而非夢境,意識在此刻是如此的清醒,盡管環境是如此的混沌,模糊和不清。

    這里是哪里倒並非是他首先考慮的問題……

    他所考慮的是……(未完待續。。)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首頁 >黑長直女王簡介 >黑長直女王目錄 > 第三百九十一章 支離破碎的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