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第七卷帝国余辉 388化险1
    为首的宦官并不理睬文官的强烈反应,立即瞅着武将群,严厉喝道:”你们吃空饷的杀头大罪,你们以为朝廷不知道么?知道了却一直没处理你们,你们以为是朝廷缺不得你们?还是以为朝廷压不住你们造反?你们莫非真敢造反?你们自信将士们会追随你们反?哼!你们自信反了能对抗禁军水、骑、步三十万凶悍大军剿杀?“

    武官,无论刚才是喜是怒是怕还是有别的更可怕异心,一听这话,全变成一样的神情:惊恐、畏缩。

    造反,心里想想而已,不到万不得已必须拼命时,哪敢反。

    长久以来对朝廷君王的敬畏,加客观上的难以拉着全军反叛,就算能拉着,也远不够朝廷一勺烩的。只现场的禁军也能轻易把他们这点势力杀个干净......何况,所谓的私军未必真忠诚他们。跟着沾光而已,若是不能跟着沾光了,还成了反贼,得被朝廷剿灭,异地杂混将士能讲义气坚定追随着反吗.....诸般因素就形成了武官眼下的懦弱心态。

    所以,不约而同一齐跪了请罪:“末将有罪,该死。”

    宣旨太监哼了一声:“总算还聪明,没跟着人教唆的鲁莽逞强犯傻。”

    “军队是捍卫国家和君王的支柱。武将也是国家的精英,得有自己的独立主见、对朝廷的忠义之心,岂可没脑子只听别人自负的所谓智谋随意指使,被轻贱?”

    “朝廷不追究你们吃空饷的事,因为体谅你们在叛逃灾后到这陌生的异地带兵的难处,家中又困难,就当是朝廷弥补你们的辛苦费了。不想犯傻造反就退到一边待着看后续如何。那时再有你们的小心思,甚至还想悍然造反也不迟。”

    武官们一听大喜,一个个赶紧大声表示:末将万万不敢造反。末将是忠诚君父的......感谢君恩浩荡......

    镇住了武官,宣旨太监冷笑扫视提刑衙门的打手:“你们这些人还想听人招呼对抗朝廷吗?”

    衙门这些负责具体破案拿人等的临时工们,轰隆一声,有小半慌忙一齐也跪了。

    他们不过是些被关系户上官们招来随意驱使干活吃苦的变相奴仆而已,图的是能利用刑案暴力所长继续吃国家粮,不用象农夫那样卑贱辛劳,在衙门干活虽有点油水可沾,也有点威风可耍,可心中也有怨恨,很不服啊。

    提刑衙门是个专业性很强的衙门,不是外行能担起来的。老子才是专业人才,干了这么多年刑案,对国家对社会没功劳也有苦劳,凭什么这些外地的什么也不是的白吃关系户一来就能当老爷,傲慢肆意驱使老子干这干那为他们的私欲吃苦得罪人,招本地乡亲的恨?凭什么专业的老子却是狗,外地来的白吃却是老爷......最可气的是有的字都不识,本是地痞家奴,还有的仅仅十多岁,还是个不懂事的小孩子却也吃老爷饭端老爷架子颐指气使.....这些地方官吃国家连脸都不要了。

    宣旨太监满意地嗯了一声:“既还知道忠义朝廷,很好。此衙衙役,除个别为虎作伥罪大恶极,民愤太大,不可饶恕者,以及太不堪不适合这的以外,余者既往不究,你们还可以是衙门的人,以后咱们就是同事了。”

    此话一落,没跪的那些打手中又轰隆跪了一片。

    看着手下打手一片跪拜感恩朝廷,提刑衙门的关系户老爷们傻眼了,这特么还怎么利用这些人对抗天使?

    还站着的打手,以及大大小小提刑老爷们,个个满脸惊恐,战战兢兢,本能把目光投向各自的靠山。

    这些打手无非是两种人,一种是招的熟悉当地情况的本地人,自然不是什么正经人:地痞恶棍或司法败类......抱大腿过好日子,这一年多来猖狂得意得很。一种是文官老家的乡党远亲......当衙役是充当一线执法者现场操控本地打手。

    靠山——士大夫们则一个个满脸阴沉,仍昂首挺胸官派十足,并不多畏惧,目光轻蔑挑衅甚至凶戾瞅着宣旨太监。

    宣旨太监仍不理睬“靠山”们,对提刑衙门的人又说:“我等宦官奏旨掌提刑,直接代表的是朝廷司法,却不精通查案审案。你们中不少却是专业的,机会就来了。有本事,你就好好干好好表现,临时工能入编制内铁饭碗。小吏也不是不能当进士那样的有正经品级和前途的官。不怕你有本事,就怕你没本事,还没忠心。这是官家亲口承诺的。”

    跪着的人听了这个,身子不禁一震,有惊喜的,有怀疑的.......

    “此次改制,目的就是要以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

    “会刑案的专门司法。军队专心练兵打仗。文官专心抓地方经济。朝廷要的是忠心肯干的人才,不再计较出身高低或是文是武。只要你忠心干得好,无论是哪行什么出身,都有光明前途,荣华富贵,光耀门楣,都可期。我等宦官专门负责代君王监察地方所有事务,奉天子令秉公行事。诸位可静观我等是否忠心为国公正。行事不公,军队、官府可随时向朝廷揭露。提刑衙门的人,以后,咱们一起努力把江州失控太久的方方面面司法监察再抓起来。”

    此话一出,不止提刑衙门临时工,连武官们也激动了......终于搞明白了朝廷改制的用意和决心了........太好了。

    “圣上英明!”

    “圣上万岁........”

    狂呼而起。

    对这帮起了杀意甚至敢有反心的江州文官们而言,形势很明显,大势已去。

    他们终于脸色陷入灰白,却不死心,也不老实,到底是宋王朝长久惯出来的阶层,到了这时候了也仍然有胆子不惧。

    他们没过硬的理由反对收马收精兵,因为地方的人马也是朝廷的,但却能反对改制。

    他们最害怕最愤怒的,也最关心的只有改制。

    在这个节骨眼上,知府老大自然不能轻易表态。

    通判也装哑巴,先沉默着冷眼观察。

    负责江州财税以及上缴工作的当地转运使,也就是常说的仓漕官,义不容辞当了代表,一梗脖子勇敢站出来理直气壮铿锵有力反对道:”乱改大宋的立国祖制,这是乱命,会瓦解我大宋的国本,直接危及我大宋江山。本官坚决反对。“

    他一开头,顿时引起一片的反对声。

    ”对呀。祖制怎么能乱改呢?这不是否定大宋的立国传统根基?“

    ”是呀是呀。哼,居然敢乱改祖制,这是要干什么?怕大宋不亡吗?这是哪个奸贼的主意?居心叵测,真是该死。“

    “我辈读书人脸中有浩然正气,决不向歪门邪道妥协.......决不答应如此毁国伤天下官员的心........”

    ........................

    集体抖胆妄图一搏。

    反对的氛围形成后,知府这才开口了,声音貌似极忠义朝廷而忧国忧民,也极沉稳勇悍英明有担当:“收马收兵,本府没什么说的。可,这改制........这确实是乱搞啊。非是我等想抗旨不遵,实在是难以接受乱命。”

    “敢问公公,朝中是谁出的这主意?老夫定要参他入狱伏法,让朝廷能拷问他,搞明白这贼厮到底是何居心竟敢出此毁我大宋根本的毒计.......“

    宣旨太监不理询问,嘿嘿笑了几声:“军队收归朝廷直接掌管。你等地方官能轻松些,用擅长的学问和道德专心抓好当地的经济建设工作、民生工作,完成好朝廷的赋税和军队后勤保障任务,这难道不好吗?这有什么不应该吗?”

    不想,这么一说,知府不但不老实,反而火了,大怒瞪眼大喝:“毁祖制,乱我大宋,毁我汉家江山和传统,这是违背全天下人心民意的首恶大事。老夫既然当着大宋的官,就得为大宋负责,岂能容官家听信谗言乱来?天下可不是官家一家的天下。我大宋是士大夫与天子共治天下。天下事,不是官家自己想怎么搞就可以怎么瞎搞的。败传统,毁天下,老夫和诸位同僚决不答应。全天下的读书人、地主士绅、万众.......都不会答应。”

    卑贱粗鄙武夫居然可以和我等读书人平起平坐了?可笑!朝廷居然敢触犯我辈读书人的社会至尊地位和权益.....我辈士大夫沦落为给武夫和宦官服务?荒谬!太荒唐!这纯粹是侮辱我辈......颠倒了汉家古往今来的历史传统,全是在瞎搞。

    气势如虹啊。

    知府的表现赢得在场文官一片喝彩。

    若是在对抗异族入侵面对蛮子的屠刀时能有如此勇气坚强气势,那多金贵,多感人......

    宣旨太监没被士大夫惯有的霸气凶横吓住,还呵呵乐了几声,幽幽道:“你这是在代表全天下?”

    “圣上代表天下,却也从不敢说能全代表了啊!嘿嘿,你,领着本州官员贪污乱搞坑国害民,和你整天标榜的忠臣形象完全不符,居然还有脸说民心民意?还有脸说你为大宋负责?还敢代表天下和官家争权?原来你果然不但腐化堕落无耻之极,而且早有了异志,怕是人在大宋,心却早去了辽国吧!“

    知府更怒,一振宽大风流体面的官袍正要威风凛凛呵斥辱骂什么。不料,旁边侍立的禁军将领猛然过来一个,闪电一刀......

    江州的官员,无论文武都再次呆了,吓呆了,惊呆了:堂堂知府竟然不审不抓,一刀直接就砍了,杀野狗乱民一样.....

    宣旨太监阴森森道:“士大夫与天子共治天下,却不表示身为士大夫成员就可以肆意对抗朝廷对抗天子。你们当中还有谁坚决对抗朝廷?有谁还想代表天下读书人?大宋如今还有士绅吗?想代表,你代表的是哪国的士绅?”

    你等儒教读书人不总标榜仗义死节不怕死吗?

    来,来,不怕死的,你就闹。

    还真有不怕死的。

    最先发言的转运使敢坚持反对,其实是他感觉自己既然已经是反派代表人物了,怕是老实也不会有好下场,不如干脆搏一把,赌狗宦官不敢杀害太多地方官,杀多了,寒了天下官员的心,谁为朝廷治理天下去......

    宣旨太监一笑,竖了大手指:“你,有种,可惜胆识全用在了对付本国上。”

    不等那转运使发挥打嘴仗放空炮的特长激昂反驳什么,他又指着院子中停的一辆辆豪华马车,“如此好的战马,尤其是在如今的天下,战马是如此金贵,几乎决定着一个国家的命运,无论是咱们大宋,还是辽国金国,都如此。你(转运使),你们却专门把最好的战马当拉车的,当家中子弟以及亲戚朋党家的玩物,当你们耍威风争体面享受的工具,甚至敢走私辽国.......肆意霸占出卖国家严控的战略资源,你们居然还有脸说什么为的是天下?维护的是国家和中国传统?”

    “中国的传统就是你们这样的贪脏枉法败国对抗朝廷?是生怕汉家江山不倒的奋勇积极资敌卖国?”

    “更可笑的是,你们把好马好兵全弄自己以及关系户家,却挂账军中,用国家的钱粮养私人势力。”他转而指着衙门外那些不远不近围着提刑衙门转悠的兵,”调国家养的你们的私兵准备攻击本钦差,意图造反,却还在说自己忠义。”

    “原来,你们是这么与天子共治天下的!”

    “原来,这就是你们的‘士大夫与天子共治天下’!”

    随着话音,禁军忽啦冲上来把这些文官以及混充提刑老爷的关系户及罪恶打手全揪起来了押到衙门外。

    知府的尸体和脑袋也弄衙门外。

    宣旨太监又取出第三封圣旨,宣布暂时接管江州政权,然后不由分说,令江州武官当场执刑,把这些文官全斩了。

    这是要杀尽这些已有反意犯了死罪的文官,一举消除隐患,并要武官当着江州之众的面表明忠心服从朝廷的态度,杀这些吃空饷的文官同伙也是戴罪立功的机会,和过去划清界限,重新开始。

    武官或许有笨的,却没一个傻子,都明白。此刻也不敢不争表现,不敢违令,否则他们得和文官一样下场......也真害怕了:朝廷杀文官尚且如此,何况是一向卑贱的武官。

    看来,朝廷这次改制心异常坚定,动了大狠,也不知是被什么逼的,还是出于什么危机感,居然肯收拾文官。不过,这对武夫是利好消息。

    但愿文武分制一直搞下去。

    再也不愿意让懦弱无能却傲慢敢胡搞的大头巾们拖后腿了。

    还有利益上的动力,

    文官们死了,那么和关系户一起霸占当地的包括最珍贵的骡马在内的众多财产必定会分润到他们武官头上。别的不说,只分给他们些当苦力用的狗官家属亲朋打手就是大利。家中有地却没人种,太缺人耕种了,更缺人纺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攻约梁山简介 >攻约梁山目录 >第七卷帝国余辉 388化险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