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第八十卷 4493 主子吃奴才
    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啊!京师彻底乱套了,黑夜里多少人来来往往私下串联,多少细作正在窥探。

    清河铁厂专门腾出一间没有启用的库房,成为了临时刑讯室,被抓起来的那些打手混混,此刻已经成了血葫芦!

    长长的车间耸立着高高的铁架,这都是未来装龙门吊的地方,铁厂冷却的铁料就要从这里吊运到列车车厢上。

    而现在龙门吊没有装好,吊人的刑具却已经准备好了!

    拴着双手的大手被悬挂在半空中,马铭坐在一旁焦躁的喝茶,那三宝已经拎着鞭子亲自上了。

    啪啪啪……啪啪啪……

    沾了浓盐水的皮鞭抽在这些打手的身上,惨叫声此起彼伏!

    “说……为什么要杀人!是谁让你们干的……说不说……”

    啪啪……啪啪啪……

    “别打了……我……我说啊……我是广亮大爷的人……是我杀人的……别打了!”

    啪啪啪……啪啪啪……皮鞭一直不带停的。

    “你说不说……”

    “别打了……我都……我都已经招供了……”

    管你招供没招供,招供了也继续打!马铭和那三宝的刑讯套路非常简单粗暴,就是不停的上刑,打到你神志不清为止!

    你第一次到第三次所招供的都不能信,第四次到第六次招供的可能是疼糊涂了,随便乱说的也不能信!

    只有打到你皮开肉绽,神志不清的时候,你下意识里招供的供词,才有记录的价值,而且也要连续十多次的口供,从中挑选共性的东西。

    这才能保证是真话呢!

    其实这些打手们都不是什么硬骨头,他们就是有奶便是娘,给钱就杀人的下三滥,他们对雇主也没有什么忠诚之心。

    以前以为广亮大爷能保护住他们的性命,但是现在一看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儿,皇上都下了真怒了,谁能救他们的性命?

    这十多名杀手其实第一次说的就是真话,但是架不住马铭那三宝他们,不要第一次的口供,就要十次八次以后的那些供词!

    所以就是,说真话也打,不停的打,打的你哭爹喊娘想死的心都有!

    刺啦……火红的烙铁烫在胸口,刚刚被抽晕的杀手,又给疼醒了,惨叫上传遍了整个清河铁厂。

    “说……你们到底是怎么杀人的,为什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别打了……我都说三遍了……我们是偷偷下手的……大爷啊,绕了我吧,我们说的是真话!”

    车间这边杀猪一样的屠戮这些杀手,而隔壁的车间,十路主管全都被捆住手脚一人绑在一个柱子上,两旁都有士兵看守!

    倒是没有给他们上刑,不是马铭他们网开一面,而是还没轮到他们呢!

    十路总管此刻吓的连说活都不敢了,哪怕抬头用眼神交流,都会换来士兵的嘴巴子!

    广亮偷偷的对身边的士兵说道“兄弟……兄弟……您拿着我的条子,去我家提三千两银子喝茶……”

    “只求兄弟给城里传个话……三千不够,五千也行……一万好不好……”

    嗖……啪……

    一声脆响,广亮的脖子上被皮鞭狠狠的抽出一条通红的血印!

    “好大的手笔,广亮大爷真有钱啊……民脂民膏喝了不少啊!”

    辛剑手里拎着明黄丝线的马鞭走到他的面前,冷冷的看着广亮!

    广亮一看是辛剑,顿时眼睛里充满了仇恨的目光“辛剑!我到底跟你有什么仇?你就这么不肯放过我?”

    再一低头,却发现抽他的鞭子正是皇上赐给辛剑的马鞭!

    这一下他的心就凉了,眼神里顿时充满了畏惧的退缩。

    “辛剑!你要是看我发财眼红,你跟我说啊!我们也不是不讲道理的,分你一成也没什么?干嘛要砸了我们的锅?”

    “你们华族都是这么不讲道理吗?你们也太霸道了?”

    辛剑咬着后槽牙说道“好好好……你还敢反问我?我来这里就是想问一问你……你们到底这心是怎么长的?”

    “你们为什么要杀人灭口?贪了百姓的钱粮,怎么连命都不放过?”

    “辛剑……我再说一百遍也是这句话,我们压根就没有下令杀人,是手底下的奴才们干的!”

    “我们要的是钱,不是命,只要他们不反抗,我们吃饱撑的杀人?今天这件事儿,说破大天去,我也就认贪腐的罪过,杀人的罪过我就是不认!”

    “对!没错……我们不就是贪点银子吗?我们没有杀人,王蚂蚱他们不是我们杀的,你怪不到我们头上!”其他那几路主管也都叫嚷起来了。

    辛剑刚刚从隔壁的刑讯车间里出来,他比对了很多供词,发现这些人确实没有得到广亮等人的命令,确实属于擅自行动。

    可是辛剑还是想问问这些混蛋“你们贪污还有理了?这京师铁厂里面都是失去土地的赤贫百姓,他们好不容易有了一个机会赚钱养家!”

    “你们凭什么贪他们的银子,欺负老实人?”

    “凭什么?就凭他们不配!”广亮也豁出去了,这节骨眼上用不着说漂亮话。

    “都是一群臭泥腿子,凭什么一天赚120文钱?他们那里有这样的命啊?这些钱就不应该是他们的!”

    “在京师苦力市场上,他们这些人的活儿,顶天就是一天二三十文钱……也就够他们吃喝了!”

    “凭什么连小孩子都能赚六十文?凭什么王蚂蚱那些人可以赚120文?”

    “辛剑你不懂啊!这其实就是朝廷给我们发的福利,多出来的钱就是给我们八旗的!”

    广亮等人此刻满脸都是委屈,他们不是在狡辩,他们所说的道理还就是他们心中绝对相信的真理!

    “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这就是规矩!我们都是皇帝的奴才,但是我同时还是王爷的奴才,我手下的打手就是我的奴才!”

    “就这么一层又一层的套着,不就是圣人说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吗?都是一层压一层的!”

    “你辛剑敢说你不是肖乐天的奴才?你丫的敢说吗?”

    “我们吃自己奴才的钱,你着急上火干嘛?当军官的要喝兵血,吃空饷,我们这些搞工程的当然要吃苦工的钱粮,他们的油水啊!”

    “这不是天经地义吗?”

    “这难道不是天经地义吗?”

    “你辛剑说……这是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主子吃奴才,怎么还就有错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大清隐龙简介 >大清隐龙目录 >第八十卷 4493 主子吃奴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