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第八十卷 4487 偷梁换柱
    一言既出,全场哗然所有臣子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都以为辛剑受到威胁会退缩呢,结果没想到他居然真的敢赌命

    奕也愣住了,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华族的普通蓝领工人,会为了一群不相干的人赌自己的性命。

    奕其实就是架秧子起哄,这件事儿闹大了对他没有丝毫的坏处,辛剑输了他去死,跟鬼子六没有关系,吃亏的是肖乐天。

    辛剑赢了,这十路总管也好不了,丢面子的是载淳,反正无论谁输谁赢都影响不了他鬼子六的好歹。

    他就是顺口一说,恶心恶心载淳,离间一下他们师徒之间的关系而已。

    但是万万没有想到,这辛剑真的敢接这个话,他真的要把这个黑幕给撕开吗这华族到底怎么了一国全都是滚刀肉,都是亡命之徒吗

    载淳彻底没辙了,让鬼子六这么一挤兑,然后辛剑还不肯让步,皇帝也被架在中间了。

    “好好好辛剑,我问你,你是认真的”

    “没错,陛下,我用命来赌我没有撒谎”

    “好”载淳也下定决心了“前面带路,朕也想开开眼界”

    胡同口守卫的御林新军让开了口子,辛剑带着皇帝向更深出走去,广亮他们踉踉跄跄的在后面追着,脸都吓白了。

    胡同并不深,五十米左右的距离,左右各有不规则的门开着,这里以前是一个小村庄被圈在铁厂里了。

    两边的房子是破旧的泥坯草房,比不上辛剑他们居住的青砖瓦房,但是比草棚子要好很多了。

    辛剑快步跑到一个黑漆木门前一脚踹开“陛下这里就是黑赌场每天都有工人被骗的倾家荡产”

    那三宝他们先于皇帝冲进院子里,他们也害怕有刺客埋伏。

    等到载淳进去之后,那三宝已经把所有屋子都给搜查过了,只见那三宝满脸诡异的说道“陛下这这里是空房子啊”

    啊辛剑一愣,赶紧冲进院子里各个房子仔细一看,可不是空房子吗里面一个人都没有了,连以前住人的被褥都没了。

    到处都是凌乱的,地面上什么破碗、破筷子,草纸碎片,半拉烧饼可是就是没有人,也没有赌场的赌具

    广亮在后面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心说还是自己的奴才多啊,人多搬家都快的很。

    辛剑大叫道“陛下您看灶台里还是热的,炉膛里还有红色的草木灰呢这些赌徒是刚刚逃走的”

    “坏了,大烟馆”辛剑大叫一声,其他的华族工友撒丫子就往哪个隐蔽的大烟馆跑了过去。

    载淳铁青着脸继续跟着,没一会就发现另外一个院落里,辛剑的工友满脸震惊的走了出来“没了全都没有了这里面也都搬家搬空了”

    还是一模一样,屋子里凌乱不堪,桌子上的茶壶里还有温水,但是屋子里的东西都被搬走了,只有一些破旧的家具实在太大无法搬走。

    可是炕箱里面却都掏空了,不知道是不是有些嘲讽,一个炕箱里还有一个红色的女人肚兜留下了,也不知道是那个半掩门留下的。

    依然是人去屋空,这大烟馆里也都搬走了,辛剑疯了一样的冲进去,抽动鼻子喊道“陛下,您嗅一下,这里还有大烟燃烧后的味道呢这里刚刚还有人在抽大烟啊”

    “保护陛下,别让陛下靠近”大四喜一听里面还有大烟的气息吓得赶紧挡在小皇帝的面前。

    载淳气的扒拉开大四喜,迈步走了进去,此刻他其实已经明白了,但是明白又有什么用呢

    只要不是傻子,就知道这两间房子是被临时搬空的,辛剑让别人打了一个时间差

    能在短时间里做到这一点的,只有这些经营了很久的奴才们,他们盘根错节手里狗腿子数百人,命令下达谁敢不卖力气。

    还有这些百姓,一样也是被吓住了,他们不敢说真话,只要说真话的,以后绝对会被打击报复

    老百姓还是胆小怕事,对于恶人天生就知道逃避

    载淳今天不想再闹下去,笑着摇了摇头“辛剑啊朕知道你工厂做工,晚上还要培训夜校,非常辛苦,忙糊涂的事情也有”

    “算了,今天这件事,朕就不追究了放你三天假,好好休息休息,去京师城里游玩几天好不好”

    载淳给出了台阶,但是辛剑今天还就不想下这个台阶,他冲出院子直奔隔壁的杂货铺里,冲进去不一会就大吼一声。

    “云九你怎么你怎么也”

    辛剑看着杂货铺上的黑板,上面用石灰写着一行小字“山西煤十文一斤”

    到现在,所有的证据都被篡改了,广亮他们长出了一口气,心中暗笑但是脸上还要做出悲戚的样子出来。

    他们跪在载淳面前“陛下啊求陛下给奴才做主奴才尽心尽力的想管好铁厂,可是管的严了就得罪人”

    “如今就被小人给盯上了呜呜呜奴才冤枉啊”

    “够了”载淳低吼了一声“给朕办点事儿,还敢喊冤枉这是当奴才说的话吗”

    “怎么着还想让朕给你们配个不是”

    一听这话,十路主管吓的一句话都不敢说了,跪在地上不住的磕头。

    人群中富庆突然走到豫王的身边,低声说道“豫王您得说话了您还真想让陛下和肖乐天闹翻了”

    “陛下的台阶,你现在不给谁来给”

    一语点醒梦中人,豫王本格一下子想到了自己家那个霸气邻居的恐怖,想到肖乐天的样子他害怕的后脊梁发寒。

    不敢犹豫赶紧走出来“广亮怎么着受点委屈你还不满意了男子汉大丈夫,出来做事情哪里有不受委屈的”

    “想不受委屈,回家去找媳妇去到你媳妇儿面前作威作福去”

    “今天这件事你说说你想要个什么说法”

    广亮听话听音儿,他知道辛剑背后有肖乐天做靠山,自己是板不动的,心里腻味但是还是得忍了这口气。

    “启禀陛下,启禀王爷奴才不要什么说法,这件事其实也是奴才有错在先”

    “奴才可能是平日里傲慢了一些,过去养出来的八旗习气太浓了辛剑兄弟看不惯我们,所以才挑我们毛病的”

    “我知道也是为我们好,这是给我们这些奴才提醒呢以后不要翘尾巴,要谦虚低调”

    “奴才明白的奴才以后也会好好跟华族的这些师傅们沟通好了,再也不敢出这些误会了”

    “至于说刚刚赌命的话,那都是笑话,不当真的,不能当真的”

    哎人群中一阵轻松的低呼,这话说的真漂亮啊,不光洗清楚了自己的冤枉,还把自己塑造成了委曲求全的好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大清隐龙简介 >大清隐龙目录 >第八十卷 4487 偷梁换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