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正文 第五百六十五章 名单
    八阿哥一句j细,另众阿哥都吃了一惊。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メ...co

    “八弟何出此言?”

    “如十四刚刚说,红衣p不论是船运还是陆运都极为显眼,很难不被追查出来,但过了这么久却一直没有动静,假设反贼真的将红衣p运来江宁了,必然是官府中有人行了方便。而且,皇阿玛祭陵期间,方圆二十里内全部戒严,反贼想将火p运到s程内,也非得有官府中人协助不可。”

    十四阿哥接口:“是了,我们左查右查都查不出头绪,说不定也是这样j细从中作梗。”

    “从湖南到江宁,一路上州府三十六处,关卡无数,能让各级官吏都愿开一面,那这j细的的品级也必定不低。”八阿哥笃定的道。

    j个阿哥讨论的火热,唯独胤祚没怎么说话。

    四阿哥问道:“六弟,不知你查探的情况如何?”

    “我托了一个徽商朋友,运用商查探此事,但目前为止都还没什么进展。”

    “既然都没进展,不妨猜测下,谁是这个j细的可能x最大。”八阿哥提议。

    “既然要害皇阿玛,必然可以从中得利,不妨从皇阿玛死后,谁获利最大分析。”十四阿哥提议。

    接着皇子们便三言两语的谈论起来。<script>s1;</script>

    四阿哥拿出纸笔,将有嫌疑的人的名字写在纸上,不一会便列出了长长一串,接着皇子们又推敲起这些名字,又将名单上的名字酌情删去了部分。

    “户部尚书陈廷敬?此人党派不明,而且忠于皇阿玛,为人有些优柔,不是会做的j细的人……”胤祚微微皱眉,不知道陈廷敬的名字怎么也出现在上面了。

    j个皇子没有出言反驳,于是四阿哥用笔将那名字勾掉。

    “抚远大将军费扬古,此人手握兵权,又有新胜之威,皇阿玛一死倒是可以割据一方,只是现在人在准格尔,往江南传信就算六百里加急也要半个月,鞭长莫及,而且又是武职,影响不了江南省府。”四阿哥道,见无人反驳,又将费扬古的名字划去。

    八阿哥也指着一个名字道:“湖广总督陈辉祖,这人官职、动机均有,而且湖南走水陆至江宁,必先至湖广总督府所在的武昌,说来嫌疑应是最大的。”

    四阿哥却道:“只是现在大阿哥也在武昌,陈辉祖在大阿哥眼p底下做事,想必有什么端倪应当瞒不过大阿哥的眼睛。”

    众皇子一想,觉得也是这个道理。

    大阿哥是众皇子中跟随康熙时间最久的,耳濡目染下,也沾染了j分康熙的智慧,一个眼p子底下的人烂了,还是能闻出味道的。

    退一步讲,就算陈辉祖藏得很好,日常言行上没有被识破,但从兵卒的调动上,也瞒不过大阿哥。

    毕竟胤祚横空出世之前,大阿哥才是皇子中战功最盛的,对兵事可谓稔熟于x了。

    屋内陷入p刻的沉默。

    “曹寅,他不会有问题吧?”

    十四阿哥突然道,这是个名单上没有的名字。

    曹寅任江宁织造,虽然官职只为五品,而且主观的也是类似皇商之类的采购之事。

    但因其有密折奏事之权,就算是一品大员都不敢得罪。

    说白了,曹寅可以不经六部、上书房直接向康熙打谁坏话,就说谁坏话。

    &nbsp

    ;   康熙对曹寅也是信赖有加,他与其说是皇商,不如说是康熙在江南百官中安cha的探子。

    这样一个人也有嫌疑吗?

    胤祚知道历史上的曹寅对康熙那是死心塌地的忠诚的,为了资助康熙完成南巡,不惜自己挪用公款,以至后来事发炒家。

    从清宫奏折的记录也可以看出,康熙也对曹寅极为信任。

    说他会去背叛康熙,那是绝无可能的。

    只是胤祚来了之后,清史已经是面目全非,权力场中更是瞬息万变,这其中的事情,又有谁说得呢?

    于是他想了想,明智的没有开口。

    四阿哥有些迟疑的道:“皇阿玛极为信任此人,况且他一身荣辱均系于皇阿玛,他没有做j细的缘由啊。”

    “十四,你可有何怀疑此人的理由?”八阿哥问道。

    十四有些惭愧的摇摇头:“我只是猜测。”

    “此人身份敏感,还是不要探查的比较好。”四阿哥谨慎的道。<script>s1;</script>

    “这张名单上,哪个名字不敏感,况且曹大人就算没有动机,但要是害起皇阿玛来,确是最易成事的,少不得要探查一二才好,还是加上吧。”八阿哥劝道。

    “也好。”四阿哥点点头,将曹寅两个字写在了名单最后。

    放下笔,吹g墨迹,四阿哥道:“若是没有异议,那从明日起,我们便着手……”

    就在这时天边一闪,接着轰隆隆的雷声碾了过来。

    接着雨声骤然变大,瞬间从温婉小雨,变成了倾盆暴雨,无数的雨滴砸在青石板上,竟砸出一种千军万马般的巨大声响。

    众皇子都是在北方长大,这么大的雨,还从未见过。

    连四阿哥的话头,都被这突如其来的雨声生生打断。

    “壮哉!没想到江南还有如此雄壮一面!有意思。”十四最先感叹道。

    一阵风吹来,雨水顿时往房内灌来,门口前地面顿时被打s,接着c气袭来,l露在外的p肤甚至能感受到空气中的细小水珠。

    胤祚等人连忙手忙脚乱的将门窗关好,将c气隔绝在外。

    尽管c气还是会顺着门缝窗缝飘进来,但至少能先阻挡p刻。

    胤祚听着门外劈啪作响的密集雨声,脑海中突然想到了什么。

    “有办法了!”胤祚突然喊道,将身边的八阿哥吓了一跳。

    “我想到个办法……”胤祚有些得意的道。

    也不许别人的c促,胤祚将自己的办法说与其余皇子们听了。

    接着四人又筹划了许久,最终敲定了最终的办法。

    此时已是傍晚,大雨已停了,夜晚的天空难得的放晴,只有房檐淅淅沥沥的往下滴水。

    众皇子散去前,四阿哥又拿起那张涂涂改改的后的名单说:“此事涉及甚广,这名单不能留着,大家将之记在心中吧。”

    胤祚最后看了眼那张场长长的名单,深深记下。

    随后四阿哥将那名单放到烛火旁,名单边缘顿时卷曲发黑,紧接着火苗窜了上来,将那一个个官吏贵胄的名字燃烧吞噬。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经济大清简介 >经济大清目录 >正文 第五百六十五章 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