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第八卷 第2329节 忽略的镜面
    安格尔伸出食指,在空中轻轻一搅,似有点点星光在指尖盈动。

    另一边,弗洛德则愣愣的看着窗户上反光的玻璃面。只见玻璃面如实将安格尔指尖的星光,全部呈现了出来,宛如一面镜子。

    到了这时,弗洛德怎会不明白安格尔的意思。

    “大人是说,这些窗户的玻璃,也可以成为镜怨的寄身媒介?!”

    “是的。”安格尔点点头。

    所谓镜怨,并非单纯寄身于镜子内,只要能倒映出现实景象的实体物质,都能被其当做寄身场所。如果能力再进化,镜怨甚至可以借由平静的水面,作为寄身之所。

    而农场主的幽灵,死亡时间不长,如无特殊的际遇,应该还无法寄于水面。但玻璃这种实体物质,却是能成为他的跃迁与寄身场所。

    “工厂内几乎所有房间都有玻璃窗户,如果连玻璃面都能成为其寄身之地,那岂不是整个林木工厂都暴露在它的眼皮底下?”

    “可是……可是之前镜怨,从来都没有在玻璃面上出现过啊,我也没有在窗户玻璃上感知过他的死气。而且,如果他能借由玻璃面进行转移,以其杀性,之前的案件里完全可以杀更多的人。”弗洛德有些疑惑,他倒不是怀疑安格尔的判断,只是不明白,如果镜怨真的可以借由玻璃面寄身,之前为何从未展现过这样的能力。

    “在逻辑的层面上,任何反常行为都有被解读的可能。虽然正常情况下,亡灵是没有智慧的,但为达目的的任何行为,也算是一种生存的本能。”安格尔:“你不妨脱离对方的身份,将镜怨看作一个拥有镜面穿越能力的巫师,因为你庇护小塞姆,你们现在处于敌对状态。当代入这个场景以后,你觉得他不给你们展示玻璃面穿越的能力,是为了什么?”

    弗洛德顺着安格尔的思路,将自己代入到这个场景内。

    “在信息未知的战斗中,把握对手的心理,会是战斗的关键。如果是我,我肯定不希望对方知道我的底牌,而我隐藏底牌主要是为了……示敌以弱。”

    安格尔:“为何要示敌以弱呢?”

    “示敌以弱自然是希望对手忽略掉这一特质,以做到一击毙……”弗洛德说到这时,似乎想到了什么。

    农场主的幽灵,不是为了杀死弗洛德而来,也不是为了杀死银鹭皇室的骑士与巫师而来,他的目标是小塞姆!

    它只在镜面上寄存,而不在透明玻璃面上穿越,就是为了给人一种错觉,他不能在玻璃面上穿行,麻痹对手。

    等到他们真的忽略掉玻璃面这一层后,它就能借此机会,达成他的目的,去杀小塞姆!

    可是现在问题又来了,他如何通过示敌以弱,而去往山腰杀小塞姆?

    玻璃面穿行的确被他们忽略了,可镜怨在镜子或者玻璃上进行空间跃迁,也是有距离限制的。这里是山下,距离山腰还是很远的,镜怨根本做不到直接跃迁到山腰上去。

    除非,在这段山行的中途,存在着其他玻璃给他当踏脚板。

    然而弗洛德很清楚,从山脚到山腰的这段距离,除了草木植物以及一些野兽外,根本没有其他东西。

    难道,他忽略了什么细节?

    在弗洛德疑惑时,他的目光不经意看向了窗外,从这里往外面看,只能看到黑漆漆的树林,以及远方影影绰绰的山岭伏线。

    在远方的山上,弗洛德隐约看到了几点移动的火光。

    弗洛德知道,那些火光来自山上巡逻的骑士手持的火把,这些骑士被涅娅安排过来,为了找到农场主的幽灵,兢兢业业的巡卫着……咦,骑士?

    骑士身上会不会携带玻璃面?

    弗洛德思维里突然闪过一道灵光。

    骑士也很少携带镜子或者玻璃这种东西,但是弗洛德记得,安格尔说过‘只要能倒映出现实景象的实体物质,都能被其当做寄身场所’,而骑士身上还真有这种倒映现实景象的物质……那便是铠甲。

    “大人,发亮的反光铠甲,可以成为镜怨寄存之所吗?”弗洛德急忙问道。

    皇家骑士团的铠甲,除了少数的合金铠甲,基本都是银铠,银铠被擦干净后,全都锃亮无比,完全可以当做镜子使用。

    “可以。”安格尔点点头。

    弗洛德一听这个答案,心脏一个咯噔:“糟糕!”

    如果镜怨真的可以通过锃亮的铠甲来进行空间跃迁,那么他完全可以通过不同位置的骑士,进行多次跃迁,最终转移到山腰处的星湖城堡。因为,如今漫山遍野都是被调来巡逻的骑士!

    “今天我一直没有感觉到农场主幽灵的死气,这附近也没有找到。我怀疑,他已经去了山上!”弗洛德的目光看向窗外,山腰处的星湖城堡灯火辉煌,但此时在弗洛德的眼里,却莫名的笼罩了一片不祥的阴影。

    安格尔因为才到这里,还不了解具体状况,听弗洛德这么一说,心中立刻升起了警觉。

    没有任何犹豫,安格尔直接激活了巫术位上的空幻之门,目标直指山腰处!

    下一秒,安格尔和弗洛德出现在了星湖城堡外。

    弗洛德走出空幻之门时,看到的场景让他稍微舒了一口气,德鲁此时正在城堡门口指挥附近的骑士,空中也有一些皇室巫师在巡逻。

    有这些人在,镜怨应该没有那么大胆敢在这时闯入星湖城堡。

    只是,当弗洛德转头看向安格尔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因为安格尔目光直勾勾的望着城堡三楼,眉头明显蹙起。

    而三楼,正是小塞姆目前所在的楼层!

    “大人,有什么不对吗?”在弗洛德询问的时候,远处的德鲁也发现了他们的到来,赶紧迎了上来。

    安格尔没有回话,而是脚下轻轻一发力,便跃到了半空之中。

    弗洛德也操控起灵魂之力,跟了上来。

    “你看。”安格尔指着三楼某间房的窗户。

    弗洛德循着视线望去,安格尔所指的方向正好是小塞姆所住的房间。

    窗户没有关好,露出了些微缝隙。然而从外面往里面看,一片的漆黑。

    除了黑暗外,弗洛德倒是没有感觉到其他异常……但是,黑暗本身就不对。

    哪怕是在夜晚,哪怕房间里没有点灯,也不该如此的漆黑。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吞噬着周围的光线。

    在弗洛德观察的时候,德鲁也靠着飞行扫帚,飞到了半空中。遥遥的对安格尔行了一礼,然后他也看向了三楼的房间。

    不过,德鲁并没有单纯用肉眼看,一边看还一边下意识的将精神力触手探了过去。

    就在精神力触手钻入窗户内时,德鲁惊叫一声:“好重的死气,糟糕,是那只亡灵!”

    因为安格尔的到来,周围的巫师学徒都在默默观察这边。所以当德鲁的惊呼出声时,立刻引起了一片骚动。

    当所有学徒都将目光都放到三楼窗户内时,每个人都感觉不好了。

    他们天天在城堡外巡逻,就是为了防范那只亡灵,没想到那只亡灵,居然悄无声息的在他们不注意的时候,已经潜入了城堡内!

    最为重要的是,这件事还发生在安格尔的眼皮底下!

    他们之所以愿意来这里为一个小家伙巡守,不就是涅娅大人想要借此讨好安格尔么。现在,反倒是安格尔先一步发现了不对劲。

    他们脸上瞬间无光。

    在羞恼之后,便是对那只亡灵的愤怒。哪怕他们知道,对付亡灵不是那么容易,但在这时,也纷纷的想要冲进房间里,教训那只狡猾的亡灵。

    前仆后继之下,已经有六位巫师学徒进入了房间。

    只是,让弗洛德感觉不安的是,他们冲入小塞姆房间后,便再无任何音信,仿佛与黑暗融为了一体。

    对于这些巫师学徒,弗洛德倒是没有太大担心,再怎么说他们也混迹巫师界多年,就算遇到特殊亡灵也不至于那么快投降,他更担心的是小塞姆。弗洛德转头看向安格尔:“大人,小塞姆的情况……”

    安格尔:“受了一点伤,不过暂时还没事。”

    得到安格尔的确认,弗洛德稍微松了一口气,他也不意外安格尔能看到房间里的情况。

    这时,没有进入房间的德鲁,也恭敬的走上来,想要说什么。

    只是没等德鲁开口,安格尔便直接道:“那几个进去的巫师不用担心,里面只是一种用死气构造出来的幻象,他们只是暂时被困住了。”

    话音落下,弗洛德道:“死魂障目?农场主的幽灵,还掌握了死魂障目?”

    安格尔摇摇头:“不属于死魂障目,而是一种特殊的幻象,似乎是借由镜面作为媒介,制造出来的,还蕴含了一点空间构造的味道……很有意思。”

    这种幻象虽然没有幻术节点,但成像结果非常的有趣,还利用了一点空间能量。如果加上稳固的幻术节点,估计困人能力会瞬间拔高数个量级。

    这给安格尔很大的启发,也是他没有第一时间破坏幻象的缘故。

    在安格尔观察死气镜象的时候,小塞姆那边也在和两个农场主的幽灵斗智斗勇。

    ——死气镜像,这是安格尔为房间里的幻象取的名字。

    ……

    纵然小塞姆的反应能力出众,但是,在肋骨骨折、手臂受伤的情况下,想要完全躲避农场主幽灵的攻击,依旧很难。

    轰——

    小塞姆好不容易爬起来,就被巨大的力道踢中腰腹,整个人呈抛物线,砸向房间一隅。

    巨大的声响,伴随着家具碎裂声。

    这一摔,小塞姆感觉全身骨架都散了般,眼前也变成了血红。因为额头受了伤,血液汩汩流下,遮蔽了他的双眼。

    在迷蒙的血红中,小塞姆听到了脚步声。

    他强撑着抬起头,眼前被血糊了一片,唯一能看到的,便是血色背后农场主那诡异而疯狂的脸。

    要死了吗……当初杀了他,现在要将命还回去了吗……

    不甘心啊……明明当初是他要先杀我的……

    小塞姆的脑海里闪过一幅幅的画面,全是既往的记忆。风光无限的出生,悲惨凄凉的成长,好不容易在遇到安格尔后迎来了曙光,如今似乎又要重新堕入黑暗。

    他真的不甘心。

    可再怎么不甘心,如今也没有办法了,因为他的全身都疼痛的无法动弹,面对农场主的幽灵,他没有一点逃生的希望。

    就在小塞姆满怀不甘迎接绝望到来时,他突然听到一道异常的声响。

    “咦,这里怎么有扇门,艾欧、苦艾尔你们在门后吗?”

    “这里是什么情况,那个亡灵制造的死魂障目吗?”

    小塞姆眼睛一亮,他不知道外面说话的是谁,但他绝望的心情,迎来了一点点希望。

    对方知道“死魂障目”,说明涉猎过超凡知识,说不定就是银鹭皇室培养的巫师!

    小塞姆很想大声叫喊,引起对方的注意,但是他现在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强撑着即将堕落黑暗的思维,重新振作了一些,试图掌控自己的身体,哪怕发出一点声响,也可以。

    但他的四肢仿佛被灌了铅一般,很难动弹。

    难道,他真的在劫难逃了吗?

    就在小塞姆复又绝望时,他听到了脚步声,有人走来的脚步声!而且正朝着他所在的位置走来!

    “呼呼——”本来目光放在小塞姆身上的农场主幽灵,也被脚步声吸引。

    他看了看小塞姆,又回头看了看背后。

    杀死小塞姆,是他的目的,但是他混沌的思维里,直白的杀死小塞姆并无任何快感,虐杀才是他的目的。

    有人打断了他的虐杀,罪无可赦!

    当小塞姆好不容易找回四肢的感觉,抹去糊在眼前的血,他看到的画面,便是两个农场主幽灵远去的身影……

    他得救了吗?

    不。

    小塞姆并没有那么乐观。

    农场主幽灵显然是想要先去解决另外的人,并没有放过他。

    他现在要做的,便是趁此机会,逃离这里。

    用尽所有的力气,小塞姆强忍着全身的剧痛,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

    他现在已经无瑕顾忌被农场主幽灵追逐的人,只能祈祷对方能安然无恙。

    小塞姆站在走道中心来回看了看,前方是他的房间,后方也是他的房间,看上去像是镜面复制一般。

    该走哪里?才能逃出升天?

    小塞姆想了想,最终一瘸一拐的走到了最初他所待的那个房间,他想要看看窗外。

    这里是三楼,从这里跳下去,死亡的几率应该不高。而且,他记得正下方二楼窗户边有一个排水管,如果能抓到那个排水管,就算受伤应该也不会太重。

    小塞姆抱持着这样的念头走到窗前,推开窗。

    然后,他愣住了。

    窗外并不是他所想的那般,而是诡异的出现了另一个房间,摆设依旧和现在房间一样,只是呈镜面的倒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超维术士简介 >超维术士目录 >第八卷 第2329节 忽略的镜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