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第八卷 第2328节 两个房间
    背后有窸窣声?!

    小塞姆打了一个冷颤,想到了一种不好的状况。

    该不会……农场主的幽灵,在自己的身后吧。

    他颤巍巍的转过头。

    背后什么都没有,只有书桌在微微的摇晃着,发出“嘎吱嘎吱”的木头沾地的清脆声。

    低下头一看,却是垫在桌角下的一个脚垫被撞开了。

    这间房子里的书桌是老物件,据说已经用了几十年了,在小塞姆母亲还活着的时候,就一直存在。因为会经常上蜡,外表看上去依旧算完整;但城堡附近有湖,潮湿的空气日复一日的沁入书桌,它的芯已经有些变润易蚀,一只桌角也出现了缺失,导致常年晃动。小塞姆住进来以后,为了不影响平日阅读,便在桌角下垫了纸脚垫,维持平衡。

    如今,脚垫被撞到了一边。想来是刚才他绊倒时撞到的。

    因为脚垫的缺失,再加上他的碰撞,这才响起了刚才诡异的窸窣声。

    小塞姆看着晃动的书桌,稍微松了一口气,他之前还误以为农场主的幽灵在背后搞鬼呢。

    说到农场主的幽灵,小塞姆不禁回过头,往窗户的方向看去。但此时,窗户上没有映出任何的影子,更遑论人脸。

    或许,他看书看得太疲惫了,产生了幻觉?

    小塞姆摇摇头站起身,谨慎的环顾了一下四周,没有看到什么异常。联想到之前骑士团的人,还有德鲁巫师都进来检查过,都说房间里没有问题,小塞姆心中暗忖,可能真的是多心了。

    因为之前的摔倒,脚踝似乎扭到了,小塞姆趔趄着走到桌后的椅子上坐下。

    揉了揉疼痛的脚踝,小塞姆目光不经意的看向桌面上被风吹开的《灵魂笔录》。

    刚才他惊鸿一瞥,看到了书上的插画,记得是落地镜里出现眼眸猩红鬼影。

    这和刚才他的经历有点相似。

    他也是在类似镜面的玻璃上,看到了鬼影。

    小塞姆看向插图旁边的释义,下意识的念了出来:“特殊亡灵……镜怨……”

    就在小塞姆念出“镜怨”一词时,他感觉身周好像变得阴冷了些。

    “拥有特殊的插足能力,可以通过镜子,直接影响物质界。”

    “镜子既是它的藏身所,也是它的转移路。可以借着镜面,进行特殊的空间跃迁。”

    “最好的预防方法,便是将所有镜面全都蒙上布带走……”

    咕嘟,小塞姆吞噎了一下口水。他看到这一条时,突然想到了之前在楼下大厅里看到的一幕,德鲁带着骑士团来到星湖城堡大肆的搜索镜子,并且将镜子蒙上了绒布,带出星湖城堡。这和书上描述的情况何其相似,难道骑士团的行为,就是在预防镜怨?

    “如果已经看到了镜怨,那就要小心了,他说不定已经藏匿在你周围,或许在你背后,又或者在你的头顶……”

    身周更加的阴冷了。也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真的变冷了。

    “或许在你的背后,又或者在你的头顶。”

    看着这排字,小塞姆干咽了一下,缓缓转过头,背后一片安静;他又抬起了头,看向天花板,也是一片祥和。

    “看来,我真的是太敏感了。”小塞姆舒了一口气。

    只是,这口气还没舒完,他便感觉更凉更刺骨的阴森气息,从脚下传来。同时,放在桌下的脚踝,似乎被一双手给抓住了。

    小塞姆浑身一顿,低头一看。

    却见桌面之下,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阴影轮廓。在小塞姆看过来时,阴影轮廓抬起了头。

    猩红的眼,邪异的脸,诡异的粗气声……

    眼前这一幕,吓得小塞姆的心脏仿佛停止跳动了数秒,然后便是逆转的爆发,砰砰砰的心跳声直跃耳户。

    小塞姆不淡定了。

    或者说,任谁看到桌下突然出现一张恐怖的鬼脸,都不会淡定。

    更遑论说,这张鬼脸还是农场主的脸!

    农场主的幽灵,没有消失。他刚才在窗户上看到的鬼影,也不是错觉,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只是当时没有注意到,农场主的幽灵其实已经脱离了窗户,进入到了这间房!

    小塞姆虽然心脏砰砰砰的快速跳着,但他毕竟有过见鬼经历,曾经还和化蛛亡灵茜拉夫人周旋过。

    哪怕吓的脸都煞白了,可他依旧第一时间做出了防卫与逃跑的工作。

    只是小塞姆刚刚踹开椅子,想要往后逃的时候,巨大的力道从脚踝处将他往回一扯。

    却是农场主的幽灵,抓住了他的脚踝。

    本身脚踝就扭到了,如今再被针对性的回拉,小塞姆再也保持不了平衡,又一次的坐回了椅子上。

    虽然被桎梏住了脚踝,但小塞姆不是坐以待毙的人,越是在这时刻,越是不能慌张,他强迫自己忽略一切外因,思索起如何应对当下的局面。

    思维的速度,却是超越了一切。

    或许是潜意识的思考,又或者是谋定而后动。

    小塞姆在短短不到一秒的时间里,就做出了新的应对。

    当初与化蛛亡灵战斗时,因为茜拉夫人是他的亲族,所以可以用自身的血来攻击,但这个农场主幽灵,与他非亲非故,这一招却是没用。所以,小塞姆做的便是,将桌面上那盏油灯直接拿起来,揭开灯罩,朝着脚下的亡灵狠狠的砸去。

    火焰,也算是一种剧烈涌动的能量。能量的对冲,不一定会对亡灵产生危害,但小塞姆本来也没想过靠着油灯里的火对亡灵造成伤害,他需要的只是一瞬时机。

    逃跑的时机。

    小塞姆深知自己远非亡灵对手,更遑论是这种疑似特殊亡灵的存在。逃跑,显然是最好的办法,因为德鲁巫师、还有大量的骑士团的人,就在外面。

    小塞姆的应对措施非常的果断,也很及时。

    当火焰碰触到农场主幽灵那漆黑的手时,握住脚踝的手明显收缩了一下。

    也就是这一瞬的收缩,给而来小塞姆离开的机会。他用完好的另一只脚,狠狠的一踹桌子,借着反作用力,一个纵身鱼跃,跳到了数米之外。

    落地翻滚,小塞姆也没回头看背后的情况,强忍着脚踝的疼痛,猛地朝着走廊大门冲去。

    当小塞姆触碰到大门的锁时,也就过去了一秒的时间。

    一扭,锁立刻被打开。

    看着被推开的门缝,小塞姆心中升起了希望。

    “有亡灵袭击!”、“救命!”小塞姆毫不犹豫推开大门,同时猛地大叫出声。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当大门推开之后,他看到的不是熟悉的走廊,而是一个房间……这个房间正是他的房间。

    他甚至能看到,前方房间里,那翻到的椅子,和歪斜的桌面。正是之前他鱼跃时,撞翻的。

    可前方是自己的房间,背后也是自己的房间。

    那他现在在哪里?

    小塞姆一时间懵了,他迟疑着转过头,看向身后的房间,和正前方的房间一模一样。

    就像是两个不同的镜像空间般。

    农场主的幽灵,用一种诡异而反人类的姿态,从歪斜的桌面慢慢爬了出来。

    前后的房间,都是这样的景象。

    “连亡灵都出现了两个?!”小塞姆心中大震,难道是幻象。

    小塞姆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如果两个房间有一个是幻象,他相信肯定是身前的房间。他硬着头皮,朝着正前方猛地冲了过去。

    然而当他往前冲了一段距离后,他清楚的感觉到,周围的一切好像都是真的。

    无论是被撞倒的椅子,两侧的墙壁,亦或者周围其他家具的触感,都没有一点虚幻感觉。

    甚至正前方,农场主的幽灵散发的阴森气息,也和真实无二。

    他的选择,是错的吗?

    在小塞姆心中开始怀疑的时候,却是没见到,不远处的农场主幽灵勾起诡异的笑。

    一个俯冲,农场主的幽灵冲到了小塞姆的面前,长着漆黑长指甲的手,直接抓住了小塞姆的脖子。

    在小塞姆还没反应过来时,他瘦削的身躯就被一股巨力拎到了高处。

    出不了气,加上悬空,小塞姆不停的挣扎,然而根本没有用,农场主幽灵带着残忍的笑,狠狠的将小塞姆砸到了地板。

    咔兹声响骤生。

    这是小塞姆胸口肋骨折断的声音。

    小塞姆还处于被摔得半迷糊的状态时,身后又响起了脚步声。

    身后房间的另一只农场主幽灵,居然也走到了小塞姆身边,他那长的宛如蛇信的舌头,在嘴唇边滑过。诡异的笑,带着莫名的残忍与快意。

    尖锐的指甲,宛如兽爪。朝着小塞姆的胸口,狠狠的扎去。

    小塞姆强忍着不适感,微微偏移了一下,虽然对方的手没有插进他的胸膛,但依旧带走了他右手的一大块肉。

    鲜血喷涌而出,血肉的缺失,让内中白骨愈发森然。

    如此恐怖的力道,如果插入胸膛,结果可想而知。

    小塞姆纵然逃过了一次死劫,但依旧没有看到希望。前后两间房,两只农场主的幽灵,仿佛都是真实的。

    一个都无法应对,更何况两个。而且,他现在还受了严重的伤。

    这一次,真的在劫难逃了吗?

    ……

    安格尔来到林木工厂所在地时,天色已经彻底变暗。

    往日,工厂里面还是灯火通明,甚至有一些木匠还会点着灯进行粗加工。但此时,工厂里除了极少的地方还有亮光,其他地方一片冷清。

    安格尔慢慢走向工厂大门。

    就在他来到大门的那一刻,一个黑眼圈极为严重的死灵从地下缓缓升起。

    这个死灵,正是在此等候多时的弗洛德。

    “帕特大人。”弗洛德恭敬的行了一礼,眼睛不由自主的看向攀附在安格尔身后,只露出半张‘手掌脸’的丹格罗斯,以及安格尔身边那股缭绕的清风。

    他隐约感觉到,那个手掌和周围无处不在的风,好像是两只元素生物。

    难道是帕特大人的元素伙伴?

    在弗洛德猜测间,安格尔的精神力已然将工厂范围全部检查了一遍。

    “工厂内没有发现任何亡灵。部分地方有死气残留,其中镜面附近的死气残留最多。”安格尔顿了顿,看向弗洛德:“看来你的猜测没错,这只农场主的幽灵,还真的是一个镜怨。”

    弗洛德:“是的,我也检查过,没有发现丝毫踪迹,不知道那只幽灵跑到了哪里去。”

    “镜怨的魂体插足能力非常特殊,能够通过镜面进行快速的转移。只要镜面足够,其机动性甚至已经堪比部分正式巫师了,你没发现也很正常。”

    只要存在镜面,镜怨就能迅速的移动,这种机动性的确相当的恐怖。

    而镜子,又是人类生活的日用品。可以说,镜面在野外或许能力一般,但在有人类聚集的地区,它会相当的恐怖,而且隐匿能力非常强。

    “对付镜怨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有镜子的存在。”弗洛德:“我已经让骑士团的人,将工厂里的镜子,该拆的都拆了,只留下了两面。”

    弗洛德指了指不远处的两扇门,那里对应着两个仓库,里面各有一面镜子。

    之所以没有全部拆除,是因为这里没镜子的话,镜怨根本不会来。留下两面镜子,就可以有效的限制镜怨的移动范围。

    安格尔之前用精神力检查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仓库里的两面镜子。里面都有残余的死气,想来之前镜怨也在这两面镜子里待过。

    “你的想法是没错的,但是,你真的确定只留了两面镜子吗?”安格尔轻声道。

    在此之前,弗洛德十分的笃定,但安格尔都这么问了,却是让弗洛德产生了一丝怀疑。难道,还有其他没拆除的镜子吗?

    “应该没有其他镜子了。”犹豫了一下,弗洛德还是说道。虽然拆镜子的活,是骑士团的人干的,但弗洛德本身也检查过的,确定没有镜子残留的。

    安格尔没有回复,而是大步朝着工厂内部走去。

    弗洛德立刻跟上。

    走进工厂之后,入目的便是一条狭长的走道,走道尽头是偌大的木材加工区。而走道两端,是各种职能的房间,以及通往上层的楼梯。

    安格尔没有走进加工区,而是随手推开旁边的一个房间。

    房间里有生活的痕迹,但并没有人。

    安格尔直接走到了房间的窗户前,透过玻璃窗户,能清楚的看到外界幽深的森林。

    “看到了吗?”

    “啊?”

    在弗洛德疑惑的时候,安格尔伸出指节,轻轻敲了敲窗户的玻璃面。

    清脆的叩响声,仿佛直接叩进了弗洛德的思维深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超维术士简介 >超维术士目录 >第八卷 第2328节 两个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