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第六章 引梦香
    玉倾阑与孟知缈初初交手的这一回合,算是他赢了。

    从那天之后,常乐便每日天未亮上山,太阳落山下山。

    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间已经过去一个月。

    这一日,常乐生辰,玉倾阑亲自下厨,张罗一顿丰盛的晚餐,又煮了一碗寿面。

    剩下最后一碗面条,估摸着常乐该下山,玉倾阑烧开水。水一沸,外头传来常乐的声音,“玉叔叔,您今日多煮了一个人的量么?师傅给我来祝寿,同我们共用晚膳。”

    玉倾阑神色不变,煮好面条捞起来盛在碗里,撒上葱花。

    白翎端着放在常乐坐的位置上,“小姐,您放心,饭管够!”

    常乐举着手,玉倾阑抱着她,‘啵’地一声,在他脸上亲了下,“玉叔叔,父王,母妃会来么?”乌亮的眼睛里天真而纯净,她低着头,靠在他的肩头上:“他们肯定很忙,今天没有来,等得空了,肯定会过来看望我。”

    玉倾阑轻叹一声,揉着她的小脑袋,“他们会来的。”

    常乐歪着头,躲开他的手,“我的头发会被弄乱的。”心情却因为玉倾阑的那句话好了起来,从他身上跳下来,蹬蹬蹬跑出去迎接孟知缈。

    孟知缈身边的两位婢女并未跟随,她只身前来,准备了一份薄礼赠给常乐。

    常乐欢喜的接过去,座位不知有意无意,把她安排在玉倾阑的身边。

    孟知缈神色淡然,目不斜视的坐下。

    “师兄,你还没有给你师叔斟酒呢!”常乐坐在高高的椅子上,晃荡着自己的双腿,吩咐白翎把她碗里的长寿面分一半,她推到孟知缈面前,“师傅,以前我过生日的时候,都是母妃陪着我分了这碗面。他们今天还未赶来,您与我一起吃了?”

    孟知缈盯着碗里半碗面,目光微微变幻,最终点了点头。

    她执着竹筷,端着面条吃了起来。不同于大家闺秀的矜持,吃相豪迈,却又流露出优雅矜贵。

    一碗简单的素面,口味极佳。孟知缈打算吃几口应付,不知觉吃完了。

    “师傅,口味极好吧?我偷偷告诉你哦,这是玉叔叔亲自下厨做的面条。”

    常乐突然探过头来,凑在她耳边说了这样一句话,孟知缈不禁侧头看向身边的男人。

    四目相对,望进他温润含笑的眸子,微微一怔,不动声色的收回视线。

    “玉叔叔厨艺很棒,只是不轻易下厨。他最拿手的是山八珍。”常乐往嘴里塞了一块点心,“还有西湖醋鱼。”

    孟知缈淡淡的瞥她一眼,常乐甜甜的笑了一下,抱着她的手臂,“师傅,改天我让玉叔叔做一道西湖醋鱼,您给点评点评。”

    “食不言。”玉倾阑夹一筷子青菜放在她的碗里,温和的目光里隐隐带着一丝威严。

    常乐吐了吐舌,看着碗里的青菜,耸拉着眼皮子,囫囵吞枣般稍嚼两下吞进去。

    她求救似的看向一旁的明秀,明秀爱莫能助的摊手。

    常乐苦唧唧的吃了下去。

    她心里有一个远大的心愿,给玉叔叔找媳妇。可是,他们一年四季都在谷里呆着,除了明秀姨姨,没有一个未婚的女子在谷中。她听说山顶上住着一位女子,还未成婚,早就心里惦记着,一直未能成功上山。

    她即将要缠着玉叔叔出谷的时候,人就掉进山洞里来了。她觉得这就是母妃说的缘分!

    可惜,她今晚说了这般多,似乎没有半点成效。

    玉倾阑和孟知缈并非不知晓常乐的用意,皆是未曾放在心上,相互淡淡的看一眼,各自别开视线,品着茶水。

    常乐托着腮帮子,乌亮的眼睛滴溜溜一转,闪过狡黠,“玉叔叔、师傅,常乐给你们敬茶吧,感激你们对我的教导。”

    玉倾阑目光清淡的睨一眼捧到手边的茶水,心中明白常乐要使坏,却也接过了茶水,唇瓣沾了一下杯身,搁在桌子上,半滴茶水也未碰。

    孟知缈与常乐解除并不深,对她知之甚少,只知晓这孩子早慧。却未曾想过,她心眼多。接过茶,一口饮尽。眼尾扫他一下,看着他半滴未动的茶水,嘴角微扬,透着讥诮。

    常乐嘿嘿一笑,拉着明秀的手跑远了。

    霎时间,屋子里只剩下玉倾阑与孟知缈两个人。

    玉倾阑颇为气定神闲,倚在椅背上,自袖中拿出一卷书,“夜色深重,师叔可要我派人知会你的婢女接你上山?”

    孟知缈直截了当的拒绝,“不必。”

    “也好,白翎他此刻定是出谷去迎接常乐父王、母妃,我也并无多余人手。”玉倾阑的态度,倒当真只是随口一提。

    孟知缈眉心一蹙,便听见耳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侧头望去,他不知何时起身,一副送客的架势。

    “今日常乐的话,你切莫放在心上。”

    孟知缈嘴角微勾,讽刺的说道:“你在阵法之上不如我,武功造诣却是不相上下。常乐缘何拜我为师,我不深究。今日之事,下不为例!”

    玉倾阑一怔,随即莞尔。

    她竟以为他利用常乐接近她。

    他颇有风度的立在门边,伸手做了一个请。

    孟知缈冷着脸,拂袖离开。

    忽而,脚下一个踉跄,眼前一阵眩晕,她往地上栽去。

    玉倾阑看着她笔直的朝他怀里扑来,往旁边移动两步,脚却突然之间,失去了知觉,移不动半步。

    “唔!”

    孟知缈将他撞倒,两个人双双倒下。

    玉倾阑一个侧身,孟知缈趴在地上,一只手拽着他胸口的衣襟,摇了摇头,眼前的境况一变,不再简陋朴素的小竹屋,她身置锦绣阁楼里。

    她眼前之人,未及弱冠的少年,一袭白袍胜雪,高贵清雅。不同的是他一派温和清润的眸子里,在凝视着怀中抱着少女时,却是蕴含着浓重的深情。

    她心中惊奇,对他怀中的少女有了一丝兴趣。她的角度却是看不清少女的面容,不由走近了两步,少女的面庞跃然映入她的眼底,心中震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国色医妃简介 >国色医妃目录 > 第六章 引梦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