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第083章 称帝(新文求收藏昂!)
    称帝之期既然已定,整个腊月中旬便开始忙碌起来,朝夕看完折子已经过了午膳的时辰,子荨一脸怨念的看着朝夕,“公主殿下这样会伤神的。”

    朝夕失笑,“又不曾天天如此。”

    子荨胸牌一挺,“可是唐先生离开的时候交代过奴婢,要让殿下按时用膳吃药。”

    唐仁已经离开蜀国近月余,他琢磨出了新方子治凤晔的腿疾,却是差几味稀有灵药,于是暂离巴陵去去东海了,唐仁一走,朝夕身边没了大夫照看,然朝夕近来身体大好,总算是叫人放下心来。

    朝夕和子荨一前一后的往西后殿去,用完午膳,朝夕到了小书房之中,一到小书房,目光一扫看到一只黑檀木盒子,那是一只琴盒。

    子荨跟在后面,一看朝夕的目光便道,“殿下可是想要抚琴了?”

    天荒琴从前都是被放在外面的,可两个月之前朝夕忽然把琴放在了盒子里,且再没有取出来弹过,这和从前时不时就要抚琴一曲的朝夕变化太大了,子荨一度怀疑出了什么事,担心了几日,却又没看到朝夕如何,于是这颗心才算是放下了。

    朝夕摇了摇头,“不弹了,以后都不弹了。”

    子荨微讶,过了这么久了,朝夕不仅没弹过,且还说再也不弹了,到底怎么了?

    “公主为何不弹了......”

    朝夕目光暗了一暗,“这是母后留下的东西,我眼下想好好的将它保存起来。”

    子荨一听倒也觉得十分有道理,朝夕便又吩咐道,“把这琴送去邀月台吧。”

    子荨只觉得有点奇怪,可还是听命的将琴盒带着去了邀月台,西后殿里,朝夕独自站在窗边看着外面的雪景,并非是她不想弹了,只是有些秘密,应该封存起来了。

    站了片刻,朝夕只觉有些困倦,到了冬日,精力尤其不济,也不知道是不是她身子有些不妥了,想说要不要找个御医看看,可一想到找御医必定会闹得不可开交让人以为她得了大病,朝夕便打消了这个念头,转身,去内室躺着了。

    称帝大殿与蜀国而言极其重要,而凤钦的禅位诏书也同时送到了宫中来,凤钦身体如今每况愈下,得知朝夕即将称帝倒也心中宽慰,禅位诏书一到,朝夕想了想将段凌烟叫到了身边来。

    “想必你已知道了,父王的禅位诏书送来了。”

    段凌烟如今日子闲适安然,早没了从前明艳张扬的模样,她身上宫裙一袭蓝烟色,整个人清丽脱俗起来,“这个我倒是知道了,公主是何意?”

    朝夕呼出口气,“我的意思,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对外只说你去行宫伴驾了,你自己呢?有什么打算?无论什么打算,我都准了。”

    段凌烟蹙眉想了想,“我想继续做白鸾,离开王宫。”

    朝夕唇角微弯,“那也好,依你,什么时候呢?”

    段凌烟一笑,“在这里待了这么多年,虽然想离开,可是临着要走了却有些舍不得了,等半月吧,等过年之后,看着公主称帝之后再走。”

    朝夕当即点头允了,她亲手煮茶为段凌烟倒上,语气颇有几分唏嘘,“这么多年,让你困在这深宫之内,也的确是苦了你了。”

    段凌烟弯唇,“只是有些不自由,别的倒也罢了,在外面也有外面的苦,在里面,我享受着君王之宠,享受着锦衣玉食,有地位身份,她们可嫉妒着我呢。”说着神色微肃道,“说起来,王上的身体怎么样了?”

    朝夕叹了口气,“不太行了,说是最多能到明年夏,行宫里比宫里轻松,他近来倒是十分惬意,只是每日要用药十分难受。”

    “看来连王上也不想回来这个地方了。”段凌烟说着看向窗外,“高处不胜寒,人人都以为这里面高高在上荣华富贵,可只有我们知道这里是什么滋味。”

    段凌烟看着朝夕,语气怜惜,“往后公主可要保重自己。”

    “你放心。”朝夕举起茶盏,“以茶代酒,敬你——”

    段凌烟也笑起来,“也敬公主殿下,愿蜀国在公主殿下治下繁荣昌隆千秋万世。”

    段凌烟的年纪是朝夕的一倍,可二人之间却颇有种惺惺相惜之感,朝夕不知道蜀国能不能千秋万世,可她知道,身为凤氏子孙,蜀国五十年内的起落握在她手上!

    女子为帝,除了大殷开国女帝殷溱之外两百年内再无旁人,这个世道,男权至上,已经没有人习惯听女子号令,可朝夕,偏偏就要做那个打破世道规则的人。

    称帝的这一日,很快就到了眼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暴君如此多娇简介 >暴君如此多娇目录 > 第083章 称帝(新文求收藏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