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第081章 夫妻(步步新文开啦,求收藏!
    晚宴因为君冽的活跃结束的很快,而君冽也是第一个将自己喝倒了的,眼看着侍从将君冽扶了出去,朝夕叹了口气,可一转眸,朝夕眼底微亮一下。

    宋解语跟在君冽之后,面色虽是保持着镇定,可她来时的披风却是落在了座位上,眼下已经到了夏末秋初,晚间稍有几分凉意,她是穿着披风来的,可显然,她离开的时候太着急了,竟然一时间忘记了将披风带走。

    宋解语这样的人,一定是谨慎无比的人,除非乱了心神,否则不会随便忘记自己的东西,朝夕走过去,拿起宋解语的披风,快步追上去两步,“公主殿下。”

    宋解语回过头来,眼底果然有还未来得及消散的担忧,待撞上朝夕的目光,那抹担忧立刻隐匿在了她深郁的眼底,她挑眉,“摇光公主——”

    说着话,视线一低,一下子看到了朝夕手上拿着的披风,她眉头微蹙,方才知道朝夕的来意,于是她神色一缓,“啊,是我忘记了,多谢公主殿下。”

    朝夕将披风递过去,又看了一眼君冽叹气道,“他从来千杯不醉,这一次倒是喝醉了,恐怕从前喝的酒都没入心。”

    宋解语眉峰微颤,又到了一声谢转身跟了过去。

    朝夕站在原地,叹了口气,凤念依从一旁走过来,也看着宋解语那个方向,“宋国公主只怕心结未解开,离王算是遇上对手了。”

    朝夕一笑,“也该有人磨一磨他的脾气了。”说着看向凤念依,“我们姐妹走走?”

    夜色如墨一般,可别院之中萤灯满布,映出一副幽静梦幻的南国园林来,凤念依本就这般打算,连忙点头,姐妹二人并肩而行,走出一段之后朝夕转头好整以暇的看着凤念依,凤念依本故作镇定,可被朝夕看久了哪里还扛得住,没多时便忍不住了。

    “二姐姐要问什么便问吧,问什么我答什么!”

    朝夕笑起来,“看你这样子,还要问什么吗?”

    凤念依面露窘色,若非是天黑了,只怕她的脸红就要被朝夕看出来,即便如此,她还是不做所错的手脚都不知道放去哪里,朝夕摇头叹了口气,“我们自家姐妹,我见你过的好开心还来不及,你难道还紧张不成?”

    凤念依唇角紧抿,“可是......可是从前......”

    朝夕一把拉住凤念依的手,“从前都过去了,还是当初你嫁过来的时候说的话,我总是希望你过的如意的,这次过来,看你整个人变了许多,我很开心。”

    “二姐姐......”凤念依鼻子微酸,她同凤钦感情也十分淡薄,母亲又过世了,如今的确是拿朝夕做最亲的人,听她这样说,不由觉得有些动容。

    朝夕拍拍凤念依的手,温和笑道,“说说吧,是怎么回事?晋国世子待你好不好?”

    凤念依艰难的吞咽了一下,好似下了极大的决心才缓声道,“其实大婚这大半年,也没觉得有什么,我们一直分开睡,有时候几天不见一面的,我换了个环境,虽然要面对许多不曾经历过的,可是二姐姐给我安排的媵侍都十分妥帖,我也还算舒心,有了世子夫人这头衔,晋国的人也不敢为难我,本来在宫里这样相安无事好好的,可有一天他忽然问我要不要和他一起出兵镐京......”

    开始还有些羞涩,说到这里凤念依倒是放开了来,“二姐姐知道我的,从前性子胆小怯懦,如今变了心性便觉的出去多走走看看也好,那时候,我全然没想到会在军中遇到危险,军中的辛苦也就算了,可是在打齐国东边的象州之时,我们遇险了......”

    “齐国守将方宇抵御不了晋军,竟然铤而走险的派人来刺杀,刚好那一日我们出营去大营以西探查地形带的人不多,竟然被围住了,他为了救我受了很重的伤......”

    凤念依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心惊,说着说着眉头紧皱仿佛那一日姬无垢满身是血的样子又出现在她眼前了。

    朝夕听着笑意微深,总的来说,这就是个英雄救美,然后凤念依新生感激衣不解带照顾姬无垢而后生出了感情故事,可是姬无垢的性子她太清楚了,最是会算无遗策,当时是在交战,姬无垢不可能不知道离开大营之后有可能面对的危险,可即便如此,他还是出营了,出营了不说,还带着凤念依......

    这怎么想怎么不寻常。

    并且这些,凤念依自己是想不到的。

    朝夕笑意越来越深,随即摇了摇头,姬无垢的心思的确多,可他受不受伤她不管,只要别让凤念依受伤就好了,且若真如她想的这样,说明姬无垢也是用了心思的。

    这样想着朝夕又是一叹,凤念依太过简单,若告诉她这样,反倒是惹了她胡思乱想,还不如让他二人顺其自然下去,哪怕她有所戒备,只怕也是防不住姬无垢的。

    如此一想,朝夕便道,“无论如何,他待你好我就放心了,说起来,这也是最好的结局,我也不希望看着你一辈子一个人,只是往后他若干欺负你,你记得还有我为你撑腰便是。”

    凤念依忙笑起来,“那是自然。”说着又感叹的道,“真是太好了,晔儿也醒了,再过两年,为歆儿选个好夫婿,倘若晔儿能站起来就更完美了!”

    “一切都有可能的,商玦手底下有一位神医,他说晔儿不是没可能站起来。”

    凤念依眼底一亮,“那真是太好了,有希望总是好的,听二姐姐说的,他眼下喜欢学东西,如此不失了志向,退一步讲就算站不起来也不枉此生。”

    朝夕很满意,凤念依眼下眼界见识已经和从前大不一样,朝夕便又多说了些凤晔和凤念歆平日的小事,姐妹二人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从前一般。

    没多时,凤念依忽然眉头一皱,“二姐姐,有件事我想问问。”

    “什么事?你尽管问......”

    凤念依深吸口气,神色一下严肃起来,“二姐姐,赵都已经被攻陷,我听说赵弋不知去向了,不知道二姐姐有没有他的消息?”

    朝夕也面色微肃,她知道,凤念依想问的不是赵弋,而是跟着赵弋的凤念蓉。

    杀母之仇,怎能轻易忘怀?

    “我知道你关心什么,赵都破了之后,我们也在找赵弋的下落,后来只知道他往越国方向去了,此前赵国就和越国结盟,且他也只能往东面走,所以我们猜他一定是去越国找安身之处了,凤念蓉想必也是一起的。”

    凤念依狭眸,眼底闪过极其少见的暗沉,“我知道了。”

    朝夕便接着道,“我会让我的人继续找,找到了便告诉你。”

    凤念依忙点头,“嗯嗯,多谢二姐姐。”

    姐妹二人顺着府中的游廊花圃走了一路,只走得都有些困乏了凤念依才将朝夕往她的院子送,待送过去,一眼就看到等在院门口的商玦。

    商玦也不知道等了多久,正百无聊奈的在门口来回走动,一见朝夕回来,立刻迎了过来,凤念依见状低声道,“世子殿下一直在这里等二姐姐呢......”

    “他经常如此。”朝夕也低声回了一句,这边厢,商玦已走了过来。

    凤念依忙道,“将二姐姐交还给世子殿下了,念依这就告退了,你们一路劳顿,今夜好好休息。”

    凤念依一走,商玦拉住朝夕的手,“可冷吗?你们出去这么久,我本想着去给你送件斗篷,可是又怕扰了你们姐妹说话。”

    朝夕笑出声,“我走的时候你已经让我加了一件外袍,我可是一点都不冷。”

    商玦拉着朝夕往屋子里走,朝夕转头看他一眼道,“刚才看到你在院门处等着我,我忽然想到了百姓家中,只有极寻常百姓家中才会如此吧......”

    这个世道男女地位悬殊,说妻子等丈夫还可,要说丈夫等妻子,那可就少之又少了,只有寻常百姓家中,身份规矩没那么森严或许还有可能。

    商玦握紧她的手,“我们难道不是寻常夫妻?相伴相守一辈子,我们和百姓家的寻常夫妻有何不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暴君如此多娇简介 >暴君如此多娇目录 > 第081章 夫妻(步步新文开啦,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