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第079章 见燕王后,姐妹重逢(一更)
    朝夕想到深夜接她来营中一定是有事,可怎么也没想到是要她来见燕王后。

    从来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的她脑袋忽然懵了一瞬,庄姬公主过世的早,凤钦同她更是父女情谊淡薄,一瞬间,朝夕不知该如何面对燕王后,可很快,朝夕镇定了下来。

    而主位上的商玦亦立刻站起了身来,他迎过来,“来的这么快,本来想让你今夜好好歇着的,可是母后明天就要回去燕都了,所以想让你过来见一面。”

    商玦走过来,自然而然的拉住了朝夕的手,朝夕进了帐内,径直跟着商玦往前走去,商玦语声带笑道,“母后,这边是朝夕。”

    姽婳公主下颌微扬,面带薄笑的看着朝夕,她视线落在朝夕身上,莫名有种叫人心慌的威慑力,这个出自卫国的绝色公主,这个以一人之力掌驰燕国后宫二十年的燕国王后,心性手段自然不会简单,而她打量朝夕的目光,带着一股子想要看头朝夕肌骨的洞察力。

    起初一瞬的愣神之后朝夕便定下了心来,她抬眸,毫不躲避的对上姽婳公主的眸子,她将自己眉宇间的冷冽收敛了三分,却有种自如的从容和坚定,两瞬之后,姽婳公主忽然笑了起来,“难怪能让玦儿如此喜欢,果然很不同。”

    姽婳公主说完站起身来,也迎了过来,朝夕走至她面前,垂眸行礼,“拜见王后。”

    姽婳公主一把拉住朝夕另外一只手,“早年间吾和你母亲齐名,那个时候吾便想着能不能见她一面,可没想到吾多有不顺,你母亲也是天妒红颜,现如今吾见到了你,也算是了了吾的心愿,你的长相一定是随你母亲的,气度心性也一定是随了她,当年吾还觉得天下间无人能和吾齐名,现在看到了你,吾方知道,这齐名委实不虚。”

    燕王后心情极好,这一番话,将庄姬公主和朝夕一并夸了一遍,庄姬公主已逝,朝夕自然喜欢别人称赞她们母女,于是心下一定,“早就听闻王后之名,今日一见也了了朝夕之愿,只是今次不知是来见您,未曾准备礼物,实在是失礼了。”

    姽婳公主笑开,“哪有你给吾准备礼物的道理。”

    说着转身,走到一旁的案几之上打开了一只檀木盒子,盒子打开,又从里面拿出了一只玉盒,姽婳公主拿着这玉盒走过来道,“吾已经二十年不曾离开过燕王都了,这一次过来主要便是想见你一面,玦儿命途坎坷,他能找到心爱之人吾也为他高兴,然而你有蜀国要承担,吾也不多置喙,见了你知道你是这般便也心安了,朝夕,这是吾给你的,从今往后,吾便多了一个女儿,来,打开看看——”

    朝夕有些迟疑,商玦笑起来,“我母后就是如此直接的人,你拿着吧,打开瞧瞧。”

    朝夕这才接过来,打开一看,玉盒之内竟然躺着一支白玉兰发簪,这样的发簪不算精致华美,可眼前的这朵白玉兰却格外的栩栩如生,也不知用的是什么宝玉,还散发着温暖的萤光,叫人一看便觉妥帖安稳,仿佛能想到经年岁月里相伴相陪的闲定美好。

    “这是当年父王送给母亲的定情信物。”

    商玦忽然开口,朝夕知道,他所说的父王乃是前燕世子,朝夕唇角微弯,眼底露出晶亮的波光,喜爱之情溢于言表,“这发簪极美,多谢王后——”

    “还叫王后?”姽婳公主一扬眉,目光嗔怪。

    朝夕忽然有些羞涩似得梗了一下,而后才声音微低的道,“多谢母后。”

    姽婳公主笑颜更甚,年近不惑的她保养极好,本就生的绝美,再加上时光的沉淀,到了今时今日她委实有种叫人怎样都移不开眼的魅力,“好好好,快过来坐下,让吾好好看看你,我听玦儿说你身子有些弱?这长途赶路的只怕已经累极了。”

    姽婳公主拉着朝夕坐下,语声亲切的问了诸多问题,待说到云梦会盟之事叹了口气,“会盟之后天下大变,燕蜀虽已联盟,可要真的变成一家人还是不易,燕国玦儿当政自是应该,可蜀国那边,吾却担心你应付不来,若有需要,只管同玦儿言明,说实在话,身为王室子孙,的确该有对天下万民的担当,可做为母亲,吾只希望你和玦儿相伴相守。”

    燕王后一席话让朝夕感动不已,朝夕本就不是多话之人,且极少对人低过头,可面对燕王后,朝夕却渐渐软了性子,虽是第一次见,可燕王后言语间的爱护关怀十分明显,竟让她一下子想到了四岁之前的种种,那个时候,庄姬公主尚在人世。

    燕王后对朝夕温声细语说话,商玦便在一旁看着,眼瞅着子时都要过了,商玦才忍不住道,“母后明日一早就要走,还是早些歇下为好,母亲如今见了人,心也安了,等大势初定,我自会带着夕夕去燕都见母后的。”

    朝夕也道,“母后回燕都也要一路劳累,万要保重身子。”

    姽婳公主拉着朝夕的手,又拉住商玦的手,将她二人的手交叠一起满意的呼出口气,“也好,吾看你二人一心便放心了,吾回燕都等着你们一起回来。”

    送了燕王后去歇下,商玦方才带着朝夕回了自己大帐,一入帐门,商玦便一把将朝夕抱了住,朝夕叹了口气,嗔怪道,“你怎不让战九城早些告诉我......”

    商玦低笑出声,“早些告诉你做什么?难道你还怕母后不喜欢你?”

    朝夕哭笑不得,“这么突然,总有些失礼。”

    “失礼什么?”商玦倾身,一把将朝夕打横抱起往里面走去,“你就是最好的,我爱的人,母后就一定会喜欢你,只是你我定下婚盟许久了,却因为这些那些耽误了,她便想着来见你一面,否则还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去。”

    朝夕呼出一口气,若是别人也就罢了,可那是商玦的母后,她自当会有几分思量,所幸这一关是过了。

    一夜好眠,第二日一大早燕王后便离开了燕营,朝夕和商玦一路送出十里地方才看着燕王后的车架远去,燕王后一走,朝夕和商玦便开始准备前往云梦事宜。

    此去云梦要走七日路程,而距离约定之期已近,委实耽误不得。

    商玦将燕营事物交给战九城,朝夕将接手赵都之事交给了孙昭,十万蜀国大军留下了五万,剩下的五万回撤巴陵,而杨衍本人,却是和朝夕一起前往云梦。

    云梦在晋国偏南,距离几国的距离却是都相差无几,而姬无垢将地方选在此,自然也是诸多考量的,朝夕和商玦沿着此前走过的路一路往南,在淮阴以北转向朝晋国去,等到了云梦之时,却竟然是来的最晚的,由此,足见大家对此事的重视。

    云梦在晋国,既然在晋国,东道主的姬无垢便负责接待安排众人,得知朝夕和商玦要到了,姬无垢和凤念依亲自在云梦城外迎接。

    朝夕只知道凤念依嫁到晋国之后并未遇到任何刁难,过的十分轻松,却并不知道她和姬无垢感情如何,而在云梦城外再次见到凤念依的时候,朝夕第一眼就看出了不对劲来。

    姬无垢和凤念依声势浩大,朝夕和商玦却是轻车简从,刚一看到靠近的朝夕队伍凤念依就忍不住奔了出去,“二姐姐——”

    朝夕和商玦众人都是御马而来,且皆是一身的尘土,凤念依却不忌讳这些,朝夕刚下马她便跑过来一把将朝夕抱了住,“二姐姐终于来了!”

    凤念依出嫁大半年,这还是姐妹二人第一次见面,然而看着好像换了一个人似得凤念依微微惊讶,从前的凤念依,怎会这样主动上来抱住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暴君如此多娇简介 >暴君如此多娇目录 > 第079章 见燕王后,姐妹重逢(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