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正文 第一千七百四十二章 听陌上花开,听无邪之音
    白帝城!

    偌大的云界白帝城,显得有些空落。

    自从那日圣族联盟出发六道界之后,仅有少数的人留守在这里。

    “起风了……”

    洛梦裳倚靠着窗台,看着外面的凉风带走片片落叶,她的心也仿佛随风一起飘向了远方。

    窗外洒进的光线照在她的侧脸轮廓,有种梦幻的绝美气息。

    洛梦裳玉手轻抚着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眸中犹如泛起了一滴青墨般,满是温柔。

    她本不想留在这里。

    可却不能不留下。

    “云衣……”洛梦裳喃喃念道,嘴角不觉挑起一抹浅笑,“云过有痕,织裳为衣……”

    就在这时,门外的长廊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哧咔……”门直接被推开了,只见许有容一脸激动的朝这边喊道,“梦裳,他,他们,回来,回来了……”

    宛如孤寂的黑夜中绽放着绚丽的烟花。

    洛梦裳娇qu微微一颤,接着她的眼中似有星辰亮光,没有任何的迟疑,她立马冲出房间门,沿着长长的走廊大道,朝外跑去。

    “慢点,小心台阶……”许有容连忙提醒道。

    然,洛梦裳却并没有放慢前进的脚步,她眼含笑意的朝着小跑,柔顺的长发在风中轻舞,迎着和煦的阳光,奔向每一分,每一秒的期待。

    与此同时,白帝城外,楚痕也用尽生平最快的速度助跑,他的身影迅速的穿过外城的广场,内城的主道。

    两人的距离迅速的拉近。

    就像隔了万年之久的两颗流星,朝着各自的位置靠近。

    ……

    下一刻,两人的眼中都有着此生最亮的光芒。

    “我回来了!”楚痕望着洛梦裳道。

    洛梦裳脸上化开的笑容,此生最为欣慰。

    奋不顾身,洛梦裳直接是扑进了楚痕的怀中,此刻她的笑颜,别无所求。

    “我等了很久……”她道。

    很久!

    对于洛梦裳而言,在这实际上并不算久的时间,她每一天都度秒如年。

    楚痕将其搂入怀中,“对不起!”

    洛梦裳微微摇头,“别说对不起,你回来,就好……”

    说着,洛梦裳将楚痕抱的更紧了一分,生怕对方又会再次走开一样。

    楚痕眉宇间尽显温柔,他在洛梦裳的耳边轻声说道,“这次我不会再走开了,往后余生,我会带着你和云衣,一起看陌上花开,听无邪之音……”

    “说话算数!”

    “嗯,说话算数!”

    ……

    陌上花开时,故人归!

    无邪之音起,有人回!

    楚痕和洛梦裳,从相识到相知,一个在路上寻,一个在故里等,自此往后,无需再寻,无需再等。

    ……

    与此同时,九幽大帝,白浅予,龙玄霜等人也都从后方走来。

    看到相拥在一起的楚痕和洛梦裳,众人的脸上也都流露出几分宽慰。

    “青阳!”许有容也眼眶泛红的扑向后面一并归来的龙青阳。

    两人亦是相拥在一起。

    “抱歉,又让你等了一次!”

    “没关系,没关系,你能回来就好了。”许有容把脸埋在龙青阳的怀中,有着哽咽的说道。

    龙青阳只是笑着,轻轻的将妻子揽在怀中。

    ……

    “啧啧啧,什么人啊?这两兄弟太过分了吧?欺负本帅枫没媳妇么?”沐枫小眼神满是“鄙夷”的嚷嚷道。

    “哈哈哈哈,有本事你也找个人抱啊!没媳妇和找不到媳妇,完全是两码事好不好。”叶瑶反驳道。

    沐枫小眼睛一斜,“起开起开,本帅枫才华横溢,玉树临风,怎么可能找不到媳妇。”

    “吐!”

    “你……”沐枫这边刚欲开骂,一道贼兮兮的身影突然走了过来搭话,道,“这位兄弟不知高姓大名?我见你气度不凡,一看就是人中龙凤……”

    突如其来的一顿夸,沐枫顿时眉开眼笑。

    “嘿嘿,好说,我这个人吧!优点太多,缺点并不明显,人称世间无双,沐枫是也……”

    “原来是沐枫兄弟,在下姓韩,单名一个‘瑜’字,乃是天机宫之主穆斐老头,不,宫主的亲传弟子。之前在六道界的时候,我就有注意到你了。”

    “哈哈哈哈,是吗?”沐枫得意洋洋的冲叶瑶挑了挑眉头,然后又对老阴猴,道,“我也觉得你走路的样子略嚣张……”

    “嚣张只是我的外表,我以前比这还要嚣张……直到有一次,夜黑风高,脑袋被人开了瓢。”

    “厉害厉害,老实说,本帅枫当年也是见水就浪,见风就飘,直到某一天,四下无人,被人打断了腿。”

    “我靠,没想到咱俩的经历竟如此相似!”

    “天才嘛!总归是遭人嫉妒的。”

    ……

    听到沐枫和老阴猴这两个不要脸的怪胎相互吹捧起来,周边众人皆是一阵无语。

    “还真是物以类聚!”叶瑶叹了口气道。

    然,这样的氛围,却是众人所期盼的。

    白帝城内,在温暖阳光的挥洒下,显得格外温存。

    ……

    ……

    三年后!

    中陆!

    武盟!

    曾经的战神宫,早已不复存在。

    取而代之的是由武宗,翰云宗,以及灵凰谷三大中陆势力达成联盟的新一代宗门,武盟!

    “这主城如何?”

    气势恢宏的主城城台上,武宗宗主东方恒之,翰云宗宗主舒元,灵凰谷谷主梅章站在楚痕的两侧。

    对于东方恒之的询问,楚痕微笑的点点头。

    “嗯,很气派!”

    远远的望去,武盟的城楼呈环形相绕,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座巨大的星云,非常具有特点。

    一座座巍峨的宫城高楼撑天而立,无比的霸气。

    “要不要考虑当盟主?我们三个打算退隐了……”东方恒之笑道。

    “别开玩笑了。”舒元摇头制止道,“楚痕如今乃是混沌神族和妖瞳圣族的族长,更是执掌天帝令,掌管十方圣族,哪里还需要当我们这里一个小小的盟主……”

    楚痕莞尔,笑着摇了摇头。

    “你们三位找不到人来当这个盟主,也不能找我来充数吧?话说,邱星易师兄,王黎师兄他们都是难得的人才,他们都挺适合管理武盟的……”

    “邱星易和王黎资质尚可,不过,我们还有更合适的人选。”东方恒之说道。

    “嗯?”

    “出来吧!阿情……”梅章谷主朝着后方唤了一声。

    楚痕一怔!

    侧目望去,接着于城楼的楼道处缓缓走出来一道气质高贵的年轻女子。

    看着眼前之人,楚痕更是诧异了。

    对方不是别人,正是皇甫情。

    “她当这个盟主,并不是因为你的关系,而是她有这个能力……”东方恒之对楚痕那说道。

    很显然,三人多少是知道楚痕和皇甫情的一些事情的。

    不过真要说起来,不论是天赋亦或是修为,皇甫情都要胜过于邱星易,王黎他们。

    加上皇甫情出生于皇室,且十几岁开始就成为摄政王执行过无数次艰难的任务。

    东方恒之等人选她作为武盟的管理者,倒也说的过去。

    当然了,要说其中不掺杂和楚痕的关系在里面,谁也不相信。

    至少有楚痕这座大山在后面,世间也无人敢动武盟。

    皇甫情走到几人面前,她与之楚痕不由的相视一笑。

    “如果是被胁迫当这个盟主的话,就眨眨眼睛,我带你离开这里……”楚痕开口说道。

    “扑哧!”皇甫情被逗笑了,她饶有深意的望着楚痕的双眸,“你是不相信我的实力吗?”

    楚痕亦笑了,“相信!”

    “那等我什么时候不想待在这里了,再带我走吧?”

    “好!”楚痕轻声回道。

    来到了想来的地方,见到了想见到的人。

    世界上,再也没有比这还要更惬意的事情了。

    不过,楚痕并没有多留的意思,简单的与之众人聊了几句之后,他便抱拳道,“我该走了!”

    说着,他深深的看了皇甫情一眼,继而自顾自的转身离开。

    “不多待一会吗?”东方恒之问道。

    楚痕没有回头,右手食指朝天指了指,“不了,要回家带孩子了。”

    回家带孩子!

    听着这句话,众人不免有些好笑。

    谁能想到,这样的一句话,是从“楚天帝”的口中说出来的。

    ……

    ……

    转眼,又是匆匆三年!

    妄界!

    紫御城!

    妖瞳圣族的后山。

    “唳……”

    一阵尖锐的气浪颤音叠起,惊人的力量波动于一双奇异的双眸之中涌出。

    这是一双圣洁的金色瞳孔,在那瞳孔深处,六颗黑点呈现出顺时针方向缓缓转动。

    在运转的过程中,那双金色瞳孔隐隐泛着一抹妖异的紫芒。

    然,令人惊讶的是,这双拥有着六星级别的神眼,竟是源自于一个四岁左右的小男孩。

    稚嫩的小脸,小巧的五官,尤为的可爱。

    尤其是对方全神贯注的样子,更是让人忍不住的想要抱起来的冲动。

    “玄辰……”

    这时,又是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传来,接着山坡的另一端,跑来一个五岁左右的小女孩。

    小女孩长的非常水灵,高高的鼻子,小巧的嘴巴,加上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俨然就是个小美人胚子。

    被唤作“玄辰”的小男孩眼睛一亮,眸中的金芒随之褪去。

    他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云衣……我,我在这里……”奶声奶气的回答道。

    “要叫姐姐,你再叫我名字,当心姐姐打你了……”小女孩噘着嘴唇,小手轻抬,轻轻的在对方的手臂上拍了一下。

    “哎呀!”小男孩装作害怕的往后缩了缩,然后眨着眼睛笑了起来,“姐姐我错了,别打我嘛!”

    “好吧!原谅你了。”小女孩摆出一副小大人的样子,显得更是惹人喜欢。

    “姐姐,你又和梦裳娘去东陆百国州了吗?”

    “对啊!我和娘去太霄城的外公家住了几天……”

    “那个外公又不是我们的亲外公,为什么你们还经常回去啊?”

    “话不可以这样说……你忘了爹上次教过我们。生而不养,断指可报!生而养之,断头可报!未生而养,无以为报!正是因为他不是我们的亲外公,才更不可以忘本……”

    小女孩声音虽然稚嫩,但却说得有理有据,有章有法,她耐心的教导眼前的弟弟。

    “玄辰,正如你的名字一样,因为要纪念妖瞳大帝舅公和白帝爷爷,才会给你取名‘白玄辰’,你知道了吧?”

    白玄辰!

    这个男孩不是别人,正是楚痕和白浅予的孩子。

    楚痕取了白帝的姓和妖瞳大帝的名字中的“辰”字,而中间以“玄”字隔开,以此来缅怀那两位魂归故里的先辈。

    听到姐姐楚云衣的解释,白玄辰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我知道了,只是娘去九幽圣族了,没人陪我玩的……”

    “玄霜阿姨和小瑶阿姨呢?怎么不去找她们玩呀?”楚云衣问道。

    “小瑶阿姨回圣星王朝的啊!玄霜阿姨前两天和冰帝去北川冰域了,听爹说,冰帝想收玄霜阿姨为亲传弟子……”

    “还有小龙哥哥呀?”

    “别提,小龙哥哥了……”白玄辰奶声奶气的说道,“小龙哥哥上次和沐枫叔叔去妖域玩,偷喝了妖帝大人的酒,结,结果,疯了,追,的妖兽到处,回去就被青阳大伯打了一顿,哭,的老惨了……”

    “那是挺惨的!小龙哥哥真可怜……”

    “云衣,玄辰,你们在这呢?”

    姐弟两人正聊着,一道灵动秀美的年轻身影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娘!”

    “梦裳娘!”

    两个小家伙立刻停止了聊天,立马转身就朝着对方跑了过去。

    看着眼前两个可爱的孩子,洛梦裳脸上泛起温柔的笑容,尽管已为人母,但岁月没有在洛梦裳的身上留下半点痕迹,她仍旧美幻绝伦,精致的宛如少女一般。

    “梦裳娘,抱抱……”白玄辰上前就撒起娇来。

    “好!”洛梦裳眼含浅笑,轻轻的把白玄辰抱在怀中,“玄辰好像又重了一点呢!看来很快就要赶上姐姐了……”

    “嘁!”楚云衣小有不屑的噘了噘嘴,“浅予娘说了,就算玄辰再长高,长大,我还是姐姐……弟弟就该听姐姐的话。”

    “是,那姐姐你要不要抱啊?”这时,一道爽朗温柔的磁性男声从洛梦裳的身后不远处传来。

    “爹……”楚云衣和白玄辰皆是眼睛发亮,齐声喊道。

    洛梦裳亦是回眸望着楚痕,眼前的这个被世人称之为“楚天帝”的男人,温暖的如同冬日暖阳一般。

    “爹!抱我,抱我……”楚云衣连忙扑向楚痕。

    “我也要爹抱!”白玄辰也朝着楚痕伸出稚嫩小手。

    “好的!”

    楚痕一手抱起楚云衣,一手从洛梦裳的怀中接过白玄辰,一左一右的将两人搁放在自己的臂弯中。

    “回去吧!”楚痕对洛梦裳温柔的笑道。

    “嗯!”洛梦裳也点点头。

    四口人,迎着凉爽的清风,朝着紫御城的方向走去。

    “爹,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突破六星神眼了……”白玄辰拍着小手说道。

    “哇喔!这么厉害呀!”

    “爹,我也告诉你一个消息,我也达到六星妖瞳了……”楚云衣不甘示弱的争着说道。

    “都厉害,都厉害,爹和你们这么大的时候,血脉还没觉醒呢!”

    “哈哈哈哈,爹太差劲了!”白玄辰哈哈笑道。

    “不许说爹差劲,爹可是楚天帝,全世界最厉害的人。”

    “楚天帝怎么还不如我们呢?”白玄辰睁着好奇的大眼睛问道。

    “那应该,是我们太厉害了吧?”

    “对噢!肯定是这样。”

    ……

    ……

    如今的紫御城!

    已然是洗尽了之前的颓势和衰败,取而代之的是比之巅峰时期还要辉煌的盛况。

    城中的建筑,全数翻新,撑天而起的巍峨城楼霸气绝伦,悬浮于天地间的凌霄城台气宇恢宏……流光鹰隼穿梭天河,整整齐齐的巡逻守卫队彰显着这个族群的强大。

    “如此辉煌盛景,如你所愿……”

    紫御城的某座副城楼台,天孤星卫离无伤饶有感叹的开口说道。

    在其身后的一张藤椅上,一个干瘦的老者闭着眼睛,且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唉!想死都死不掉,就不能让我这老人家安稳的躺进土里吗?”

    “又不是让你继续受苦……您老人家吃了那么多的苦,总该让你享点清福再走吧?”

    离无伤回视老者道。

    这时,天狼星卫饶飞銮也走了过来,“怎么?四长老又觉得自己活腻了?”

    “可不是吗?”

    ……

    这老者不是别人,正是妖瞳圣族的四长老。

    当初雷霆圣族与之妖瞳圣族一战,四长老为了给楚痕拖延成帝的时间,而命丧于雷霆大帝之手。

    然,对方虽然身死,但圣魂未灭。

    过去的这些年内,楚痕也是用尽了办法,利用四长老的圣魂将其从死神的手中拉了回来。

    “累啊!我只想好好休息而已。”

    不过,四长老倒是成天喊累,三天两头的抱怨起来。

    这时,饶飞銮,离无伤对视一眼,两人心领神会的点点头。

    “玄辰和云衣来了……”离无伤说道。

    “哪里?”

    话音刚落,四长老直接是从藤椅上爬起来,一双老眼满是期待的亮光。

    可见四下无人,四长老冷冷的看着两人。

    “敢骗我,你们两个怕是要造反了……”

    “在这呢!”

    这边还未说完,楚痕的声音随即从另一侧方向传来。

    几人侧目望去,只见楚痕一手抱着一个小家伙朝着这边走来,在他身边,洛梦裳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

    “四爷爷……”

    看到四长老的白玄辰和楚云衣也是开心的挥着小手,打着招呼。

    “哈哈哈哈……”

    四长老顿时眉开眼笑,刚才还“生无可恋”的表情立马变成了慈祥和蔼。

    “玄辰,云衣,乖,乖……”

    一边说着,一边步伐蹒跚的迎了上去。

    而,楚痕也将两个小家伙放下,楚云衣和白玄辰也随即扑向四长老的臂弯中。

    “孩子奴,应该说的就是这种吧?”饶飞銮说道。

    离无伤点点头,“这两个孩子在的话,估计是这个老头唯一不想死的时候。”

    听着离无伤和饶飞銮的对话,又看着对楚云衣和白玄辰无比疼爱的四长老,楚痕和洛梦裳也不禁相视一笑。

    “还好把四长老复活了,不然这世界上又少了一个疼爱他们的人。”洛梦裳说道。

    楚痕微微颔首,“是啊!这个可怜的老头苦了一辈子,我可不能让他就那么孤零零的走了。”

    对于妖瞳圣族,四长老可谓是倾尽了所有。

    哪怕是在油尽灯枯的最后一刻,他也义无反顾的守住了紫御城。

    现在,他不会再累了!

    ……

    “天帝大人,有人要见你!”一道年轻的守卫于一座横空的天桥大道上朝着这边而来。

    “谁?”楚痕淡淡的问道。

    “是个女人,她说她叫池千莺……”

    池千莺?

    楚痕俊眉轻挑,池千莺是武宗的师姐,不过她并没有和邱星易,王黎他们一起留在武盟,而是跟随青丘之狐君见歌离开了。

    “请她进来……”楚痕说道。

    “是,天帝大人!”

    ……

    没过一会,在那守卫的带领下,一位漂亮的年轻女子来到城台上。

    “千莺师姐,别来无恙……”

    看着熟悉的面容,楚痕笑着招呼道。

    不过,今非昔比,曾经作为师弟的楚痕,如今亦是人之最,天帝的气场还是令池千莺略感压力的。

    她笑了笑,“好久不见!”

    “六年多了吧?”

    “嗯!六年多了!”

    “你一个人来的?”楚痕好奇的问道。

    池千莺自然知道对方所指,随即略显郑重的看着楚痕,道,“有人想要见你……”

    此言一出,不远处的离无伤和饶飞銮不由的对视了一眼。

    要知道,楚痕如今乃是掌管十方圣族的天帝,世人只有来见他的份,还没有谁说要他亲自去见别人。

    “谁?”楚痕有点好奇,“君见歌前辈吗?”

    池千莺摇了摇头,“你且想一想,有没有一位特别想见的人?”

    特别想见的人?

    楚痕面露疑惑之色,短暂的踌躇,其双目随之一掀,“难道是?”

    ……

    ……

    远离尘嚣,与世隔绝!

    这里是一座没有外界干扰的世外桃源。

    一眼望去,漫山遍野的花海宛若仙境般美丽。

    “你来了……”一座木桥的入口处,青丘之狐君见歌青丝染雪,双眸邪魅,魅惑众生的面孔,令无数女人都自愧不如。

    他看着随同池千莺前来的楚痕,眼中有着一抹复杂。

    “外界发生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你达到了我不曾想象到的高度,楚天帝……”

    楚痕双手轻握成拳,身为天帝的他,此刻竟是有点紧张。

    “她在哪?”

    君见歌微微侧身,“跟我来吧!”

    说着,楚痕和君见歌并行走上花海中央的长桥,池千莺默不作声的跟在两人的身后。

    “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楚痕边走变问。

    “她不想!”君见歌淡淡的回答。

    楚痕眉头微皱,的确,如果她想的话,当初也就不会独自离开了。

    “她是我青丘之灵的狐主转世……”君见歌继续道。

    楚痕眼中闪过一抹诧异。

    “很意外吧?事实上,我早就该想到了,一个人类女子的发色,为什么会是紫色……几乎所有的青丘之狐,发色皆是青色,而,唯独狐主,为紫色……当时在青溯原,她将你救活,耗尽了自身的生命之源,我为了将她救回来,多年未离开这里一步。”

    “然后呢?她现在怎么样了?”楚痕声音有些颤抖。

    君见歌狭长的眼角轻挑,“你自己过去看看就知道了……”

    说罢,君见歌和池千莺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

    接收到对方眼中的那一抹认真,楚痕深深的舒出一口气,然后步伐沉稳的走过木桥。

    余烟袅袅,花开四季!

    花丛中,时不时的窜过一只轻盈灵动的白色狐影。

    漂亮的狐狸极具灵蕴气息,它们欢快的穿梭于花丛中,追捕着蝴蝶。

    走过了长长的木桥,楚痕到达了一处犹如画境般的长廊之中。

    在那花海拥簇的长廊中,一座露天的凉亭静静的矗立在那里。

    凉亭中,一道美幻绝伦,有着倾城容颜的美丽女子轻拂指尖的素琴。

    紫色长发独特且美丽。

    在她的身边,还偎依着几只萦绕着丝丝蓝影流光的小狐狸。

    这一幕。

    很是祥和。

    “导师……”楚痕颤抖的喊了一句。

    琴声戛然而止,那紫色长发的秀美女子侧目望向这边。

    两人四目相对,如间隔万年之久的情感,汇集在一起。

    夕岚缓缓的起身,身边的几只青影小狐狸灵活的闪开。

    楚痕怔怔的朝前走去,两人立于凉亭中,却是久久说不出话来。

    夕岚笑了,她眼眸若有一圈青墨泛开。

    “好久不见……”

    似乎每一次的久别重逢之后,都会换来“好久不见”这四个字。

    不论是“不告而别”,亦或是“挥手离开”,仿佛之前所有的分开,都是在为下一次的重逢做准备。

    看着眼前的夕岚,楚痕的眼眶不由自主的红了。

    “别哭,你现在可是楚天帝呢!”

    夕岚抬手轻轻的擦拭掉楚痕眼角的那一抹莹光。

    “你真的长大了!”

    “是呢!”楚痕眉宇间涌出些许温柔,“导师,我长大了,以后就由我来保护吧!”

    夕岚眸中秋水泛动,她微笑着点点头,轻声回答,“好!”

    陌生花开,故人归矣!

    纵使这世界上有再多的荒凉悲伤,总有那么一个人,如冬日暖阳。

    离别!

    有的时候,是为了等待重逢!

    ……

    ……

    (还有一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武极神王简介 >武极神王目录 >正文 第一千七百四十二章 听陌上花开,听无邪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