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重新开始
    得到父亲首肯,稔美丽重新启动,高苒便将工作室搁置一边,每天来公司加班至深夜。

    接到赵屿森电话时,她正在熬夜看候选人履历表,之前设计师被裁掉不少,需要重新招募人手。

    电话那头蹦迪轰鸣的音乐声,震耳欲聋。

    “不来么?怎么说,我也算帮了高苒小姐一个大忙。只是来陪我坐坐玩一会儿,又不会怎么样。”男人漫不经心笑。

    半个小时后,高苒踩着系带凉鞋,沿夜店水晶楼梯台阶,一路逶迤向下,堪称光污染的彩色帕灯射在她绷起的莹白脚背,眩惑美丽。

    赵屿森坐在包厢中央,酒红沙发椅围着一圈年龄相仿纨绔,每个人身旁皆搂着面容娇艳的网红外围。

    见高苒推门走进,各个好奇张望。

    赵屿森推开怀里女人,冲高苒挥手,“来我这边。”周遭几个外围女纷纷识相让出位置。

    “要坐多久。”高苒走过去,单刀直入。

    男人透过漆黑眼帘瞧她,一条手臂懒懒搭在她肩膀,薄唇凑到她耳畔玩世不恭笑,“怎么那么扫兴,就这么不想见到我?”

    高苒脸色冷然,瑰丽五官在射灯下惨白僵硬,秀唇紧抿,一声不吭。

    没过多久,包厢内传来少女细碎哭泣声,几个纨绔二流子围着一个刚上岗的公主百般戏弄。

    少女身上衣服被剥得七七八八,地面撒着大把粉色毛爷爷,她的胸罩里也塞满了纸币。

    可少女还是在哭。

    很显然,她是不愿意的。

    “出去,找一个男人,在他面前脱下你的内裤送给他。”一个瘦高纨绔从她下体掏出湿漉漉手指,像是在玩弄可怜的小猫小狗。

    “我不要……”少女被灌了不少酒,仍保持最后清明,泪流满面地推搡拒绝。

    男人们被哭烦了,瘦高纨绔侧过身来,伸手就要扬掌。

    结果巴掌没有落脸,手腕就被人硬生生在半空扼住。

    “森哥,你带来的妞?”

    赵屿森停下摇骰子的手,慵懒抬眸望去,只见女人娇媚脸庞浮现出豹子般狠戾,右手紧攥男人手腕。

    在男女绝对力量差中,她仍处于上位。

    他来了兴致,起身走到她面前,双手环胸打量她,“没想到高小姐喜欢救风尘。”

    “别在我面前打人,特别是打女人。”

    高苒斜了赵屿森一眼,脱下上身小西装,裹在少女几近赤裸的身体,扶起她一同离开夜店。

    这事过后,高苒特地找了家花场,进去消费。

    第二日就有杂志爆料她深夜出入花场,搂着男模在快捷酒店入口亲密,并挖出她在花场里给男模的不菲打赏。

    如她所料,高父将她叫去总裁室一顿臭骂,这样被小报公开的抓到,以后再想和达官权贵联姻可能性几近于无。

    没有哪个家族会愿意让一个留恋夜店男模的女人嫁进来。

    “稔美丽你不要做了,我看你就是故意在和我作对。”

    面对父亲指责,高苒没有反驳,二话没说推门离开,如果说之前她有想过牺牲婚姻来换取稔美丽,那么现在这个想法完全破碎。

    无论多难,她都会重新成立一个品牌,一个只属于她和妈妈的内衣品牌。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首页 >套马杆的汉子 (h)简介 >套马杆的汉子 (h)目录 > 重新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