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页
番外:一往而深
    这日别离之时,茶室外飘起来小雨,云璟斜靠在门沿上,垂眼瞧着小姑娘找茶室主人借伞。

    小姑娘捧来一把油纸伞,咬了咬唇递于他,道:“阁下住处比我而言要远上好些,这伞,阁下用罢。”

    云璟一怔,有些反应不过来。

    依她所言,茶室主人只这一把闲伞,可她不顾及外头连绵的雨,只想着他的住处比她的要远些便将这伞借于他用。

    云璟微叹,再度看向云卿时,不自觉软下了冷淡的面色:“为何不想着两人共用一伞。”

    ·

    将她送回客栈后云璟便收了伞,任由愈下愈大的雨帘扑打在身上。

    回到私宅之时,衣衫早已湿了个彻底,亦将他彻底醒神。

    云璟衣衫未换,径直进了里屋,坐下之时他垂眸望向身侧,是那把还在滴着雨水的油纸伞。

    此时,心中的冷寒早早盖过身体上的,他自斟了一杯清茶,搁在手侧。

    那杯冒着热气的清茶逐渐凉透,而云璟,面上再无先前那般神色。

    从前不该愁闷,而今更不必在乎其他。

    他若是想,她必然是他的,也只能是他的。

    表妹而已,即已动心,倒也不必顾及星点血缘。

    那夜,屋外落了一夜的雨,到了深夜雨势大到长窗都发出细微声响,一如云璟内心。

    ·

    自那夜后,云璟坦然面对,在云卿不曾察觉的地方,他眸光愈加放肆,几近毫无遮蔽。

    一局棋下完,云卿依旧未赢,她耷拉着眼角,将手中执着的黑棋扔进棋盒里,看着棋局颇为生气,伸手打乱了。

    “不算不算,再来!”

    云璟听着,低低哼笑了声。

    一局下罢,还是输。

    云璟捏着一颗棋子把玩,随后,她与打着商量,道:“不若同我去花舫上玩上一玩?”

    耳畔,她的话语一直未停,轻易拨弄着他的心弦。

    她的邀约在后日,云璟垂眸思忖半晌,终将本该后日施行的计划提前一日。

    ·

    四月里,梨花开得正盛,他知她素来喜爱。

    马车缓缓行进,一路颠簸,身畔的人渐渐没了精神,软软扶倚在侧桌上。

    云璟从袖中取出一方巴掌大小的瓷盒,搁置在桌面上,“打开看看。”

    瓷盒触感冰凉,小姑娘将其拿起细细瞧了许久才控着指尖捻着玉锁轻缓转动。

    眼见着她将梨簪上敷着的白布掀了一半,露出下头尖锐的簪尖,云璟随意道:“不惹眼可随饰在身,也可作他用。”

    她从前吃过亏,这些时日来都是素着一张面,发上所用的也是素簪。

    “他用”他并未说明,可他知道她心中定当了然,他要她作防身之用。

    小姑娘见过的好物太多,寻常物什他瞧不上眼,给她的,只能是最好的。

    他清楚的看见她眼底闪过一丝欢喜,却不想她摇了摇头,推却了。

    “太过昂贵了,于……于礼不合。”

    云璟轻笑了声,将那瓷盒接过,自顾自的掀开盖子将内里搁置的簪子拿了出来。

    指尖捏着簪尾,也不顾那处锋利,拿在手中转着玩。

    不过寻常物什,倒也谈不上珍贵。这话,他未说明。

    又过了一阵儿,云璟停了动作,手撑在了侧桌上,探身过去,将那枚梨簪饰在了她发上。

    “说了可做他用,送与你你便留着,原也不甚贵重,权当予你作这些时日的陪玩礼了。”

    面前的人张了张唇,到底未回绝,他想,依照她的性子,定要回赠他些贵重物什。

    马车还在缓缓行进,摇摇晃晃的将小姑娘荡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页

首页 >难缠(古言1V1高H)简介 >难缠(古言1V1高H)目录 > 番外:一往而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