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页 书架管理 下一页
番外:情之所起
下这句,他侧身想要离去,方转身便立住了身形,到底还是回身过去,下意识的放缓了声线与她商量道:“现下街市上无人,我瞧着你也未带侍从,若是不嫌我可送你回客栈附近再自行离去。”

    几步之距的人只思索了一瞬,随后点了点头应了。

    云璟心道,这是多放心他。

    罢了,索性今日也算尽一尽表兄之职,权当找补亏欠的十数年。

    一路无话,她竟全然未曾避着他,直直将他引至所居客栈门前。

    又与他道了一回谢后才回转身去,云璟方要离去便听见了离着不远的步调乱了,他顿住脚步抬眼看去,小姑娘面色泛红,将荷包中的碎银全数倒了出来,递与他面前。

    又是一声多谢,今日她说与他听几回了。

    这般想着,云璟隔着衣袖拒了她递过来的碎银。

    他欲转身离去,冷不防被小姑娘篡住了腕骨,立时心下满是愕然,毫无防备的被她掰开了他的手,复又手中捏着碎银尽数塞与他。

    末了,软软的掌心摁着他的指节合上,笑意言言:“无需客气,真的,应该的。”

    耳畔的声音全数消退,云璟不自在的别过脸,再未与她纠缠,收下了。

    此时,恰好一阵寒风吹来,云卿倒不觉有异,可他察觉到身旁的人瑟缩了一下。

    他开口催促道:“夜里寒凉,快些进去罢。”

    他听见她应声,这回却未曾急忙离去,直至见到那道身影进到客栈之中消失不见才微微瞌眼。

    春日里的风还带着些许冬日里刺骨的寒,云璟于原地伫立许久,手中虚握着的碎银也渐渐冰冷,直至客栈的木门都阖了一半他才快步离去。

    ·

    也不知为何,分明江南地域极大,他竟又遇着了她。

    这日难得放晴,他在一处阴凉地候着羽青来报,一阵桨拨水浪声传来,他下意识抬眼,见到了坐在船尾品茶吃点心的她。

    云璟心绪微动,这回他并未强行压下,顺应了心意,上了船。

    许是前几日才吃了教训,她警觉了不少,只是见到他时眼眸睁大了好些,他也不顾忌她,扯下面巾,自顾自饮了杯茶才道:“多谢了。”

    他只不过说了一句话她便跟了然一般的点了点头,好似明白了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云璟轻哂一声,指尖磨着杯沿滑动。

    真是好骗。

    这般想着,茶水落入杯中,激起的微若茶渍溅到他指背上,是她又与他斟了一杯茶。

    乌篷船沿着水路行了莫约一里路,身旁之人似乎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了,问道:“可是遇上麻烦事了?”

    云璟敛眸,随口胡诌:“算是。”

    他朝她拱拱手,又道:“还需借你乌篷船一用。”

    “随意。”

    又过了好些时,直至乌篷船摇晃的哦他泛起困意才听见她带着商议的语调:“若是不嫌,不若阁下随我去别处游玩一番?”

    权当今日放纵一回,云璟想都未想,应下邀约。

    去的地方仔细辩一辩倒是与乌篷船无甚差别,左右不过是品茶惬意交谈。

    云璟百无聊赖,茶室里燃着幽淡的香,颇为怡神,索性以手支颐着,闭目浅眠。

    到底还是未能入眠,耳畔是一声接着一声的棋子落入棋盘上的细微声响,可也不觉烦闷。

    到后来,那些声响愈见慢了下来,似是陷入了什么难解的棋局。

    果不其然,映入眼帘的是对坐之人皱着的小脸,云璟垂眸看向棋局,微一思忖,抬手执起一颗白子下到一处,破开了僵持的局面。

    紧接着,棋盒被人放回到他手畔,抬眼对上了一双带着雀跃的眸子,她道:“能与我下上
上一页 书架管理 下一页

首页 >难缠(古言1V1高H)简介 >难缠(古言1V1高H)目录 > 番外:情之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