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
朗讀
暫停
+書簽

視覺︰
關燈
護眼
字體︰
聲音︰
男聲
女聲
金風
玉露
學生
大叔
司儀
學者
素人
女主播
評書
語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書架管理 下一章
第1316章 背對眾生
    黑色巨獸很蒼老,這是傷了大道根基,病痛所致,不然憑它當年的實力怎麼會每天都要努力掙扎著活下去。

    它那暗淡無神的雙目中老淚滾落,言語中盡是沉重與傷感,屬于他們的那個時代逝去了,強大如那幾人,第一代黃金組合都凋零,離散。

    “我願死去,永世都不再現,只要救活你!”它發誓,深沉而包含著感情,渾濁的老眼望天,追憶他們那個時代,他們的輝煌。

    祭壇上,黑色的三生藥再次模糊下去,即將要傳送到黑色巨獸所在的死寂世界中。

    “來了,希望這一次是真的,是可以救帝命的藥草!”

    黑色巨獸聲音低沉,它佝僂著軀體,顫抖著,有些不確定,怕再一次一場空,徒留下絕望與遺憾。

    在那片死寂的世界中,血到處都是,許多都早已干涸,但也有部分至今依舊鮮紅,或黑的人,亦或帶著迷蒙的其他光暈,都是不可揣度的強者的血。

    三生藥從祭壇上消失,但是卻沒有傳送到那個世界,而是落在途中,一片幽冷的殘破星墳間。

    那片區域到處都是星骸,是一片死氣繚繞的破碎星空。

    “修補祭壇,接著傳送。”黑色巨獸惱怒,很急切。

    那片地帶有行尸走肉,也有更為殘缺的祭壇,很快就搭建起來,三生藥又被放了上去。

    黑色巨獸死死的盯著三生藥,即便相隔很遠,它亦在認真辨認,激動到身體都在哆嗦,艱難地伸出一只大爪子,恨不得立刻抓在手心里。

    它身體在縮小,對天發出一聲長嚎,難掩振奮的心情,當然也有傷感,曾經的他們竟落魄到這一步。

    想要活下去都這麼艱難,需要每天與死亡賽跑。

    “今生我來渡你!”

    它話語堅定,已經做好了死的準備,要為那伏尸在大鐘上的男子續命,因為那位天帝曾經的魂光都散盡了,而現在它要燒自我真魂,熔煉出他當年留下的點滴氣息,再聚天命。

    在它縮小的過程中,一口有豁口的破藥爐已經準備好,在那當中早已堆積滿各種珍貴輔料。

    若是被人知道,一定會震撼!

    因為,在藥爐中,有的是古來只在傳說中出現過的藥草,有的則是舉世難尋第二份的礦物,還有的是異域各地的最頂尖的奇珍。

    這藥爐中任何一種物質都是絕世珍品,可以說包羅了諸天各界的稀有物質,古來難得幾回見。

    不說三生藥,單是這一爐輔料,黑色巨獸就已經準備無盡歲月,價值極其驚人,天上地下恐怕再也難以再湊足這樣的一爐藥。

    黑色巨獸已經開始準備煉藥,就差三生藥這味主藥了。

    大霧中,楚風眼巴巴的望著,盯著覓食者背後的塌陷世界,他已經知道那只是投影,真正的黑色巨獸距離這里很遠。

    楚風知道,筷子長的黑色小木矛一旦被傳送過去,就要被熬成藥粥,不復存在,他很糾結與心疼。

    對他來說,這就是一個大殺器,可以用來保命,可是現在卻被人奪走,要去煉藥。

    “對了,提供藥草的那個人,什麼來歷。”即將開始煉藥,黑色巨獸忽然開口。

    它似乎有所覺,猛然抬頭,投影過來,看向楚風那里。

    此刻,楚風沒有正對著它,給了它半張側臉。

    “誒,你是……怎麼長成這個樣子?!”

    當黑色巨獸看到他的側臉後,竟然直接怪叫起來,那意思是很吃驚,要探出大爪子將楚風給抓走。

    可是,終究是隔著億萬里時空,而且它傷病到都要死了,最終沒有投下身影,只是隔著虛空抓了抓。

    “難道我時間真的不多了,老眼昏花,看他怎麼如此古怪?你……叫什麼,給我轉過頭來,讓我看看真身。”

    黑色巨獸催促。

    楚風現在是曹德身,沒有露真容,聞言後心中一個激靈,對方也太敏銳了,能夠看到他的部分真形不成?

    他直接向臉上糊了一把輪回土,很怕中招。

    因為有些古法,有些役使僕從的秘法等,只需要名字、血液等就能起效果,他還真怕無覺間就被控制。

    無論怎麼看,這頭黑色巨獸都太不一般。

    轟隆!

    突然,大霧爆開,三方戰場震顫,楚風所在的區域劇烈搖動,再現晚霞以及妖異的星斗倒懸天邊。

    楚風吃驚,那黑色巨獸出手了,還是覓食者下手了?

    他倒退,可是現在,他失去了黑色小木矛,的確難以對抗。

    嗯?不對!

    一剎那,他察覺了,竟是虛空在裂開,有莫名的通道出現,也如同投影般,很虛淡,但卻在降臨。

    不是黑色巨獸所為,而是另有其人!

    怎麼會有點熟悉,感覺到了特殊的韻味?

    楚風心顫,一瞬間,他知道了那是什麼,那是一條路,同輪回有關!

    下一刻,他果斷將臉上的輪回土給扒拉走了,裝進石罐中,身體 啪作響,不斷後退,進入大霧內。

    真的是一條輪回路?!

    它即將要浮現出來,降臨此地!

    楚風感覺極度危險,他不斷退後,沒入大霧深處,不顧其他,沉入地下,那覓食者都沒有再跟過來。

    嗖!

    楚風想要借助場域手段離開,什麼黑色小木矛,什麼黑色巨獸等,都不去多想了,他認為這里即將要有大風暴,輪回狩獵者的報復來了。

    可惜,他失敗了,才在地下遁出去數十里,就被阻擋了,這片區域無論是天上還是地下都透發出蒙蒙光暈。

    楚風皺眉,這是殘缺的金色符號,鎮封此地,看起來同光明死沉中巨大的粗糙石磨盤內的文字相近。

    但是,眼前所見卻是缺損的,不完整的,有那麼幾個金色符號,封住此地。

    可以感知道,金光是從天宇上傾瀉下來的,普照十方,鎖住了天上地下,無比的霸道。

    天空中,越發的璀璨,殘缺的金色符號在綻放,那條路不再模糊,越發的清晰可見,要降臨在此。

    “要出來了!”

    楚風凜然,直接進入石罐中,躲藏起來,他擔心這里有絕世大戰,一切都可能會被打崩。

    不過,很快,他又駕馭石罐,沖進一座大帳中,將昏迷的羽尚給帶走了,再次蟄伏。

    轟!

    瞬間後,一條清晰的古路降臨,同楚風走過的輪回路很相近,但絕對不是那一條,安寂而死氣沉沉。

    那些殘缺的金色符號若隱若現,這讓楚風驚疑,看來對方雖然沒有得到完整的,但是卻參悟出很多秘密。

    這讓他下定決心,回頭一定要悟透,他可是掌握有完整的金色符號!

    “古往今來,有誰敢辱輪回,敢滅我們遣出的狩獵者?”平淡的聲音響遍三方戰場,令所有人都忌憚不已。

    覓食者抬頭,而他背後的塌陷世界中,更是傳來那頭黑色巨獸的嘶吼,它在催促快些將三生藥傳送過去,怕出意外。

    “不想過來請罪嗎?”那個聲音再次發出,沒有露真身,只是一團霧氣,不過在他的周圍卻浮現一隊輪回狩獵者。

    “請罪,你敢讓我們請罪?!”

    黑色巨獸咆哮,像是無比憤怒,即便很急切,恨不得立刻收走那三生藥,但是現在依舊進行了回應,在拖延時間,若是它自己,無懼輪回路上的生靈。

    如果不是因為身體有恙,它早已忍不住出手了。

    因為,這種問罪,這種降臨與俯視,是對昔日黃金一代組合的羞辱,即便是輪回背後的人也不行!

    楚風心中劇震,這是第一次,他見到了輪回路上的博弈者,見到了這個層次的生物,很難想象有多強,而那黑色巨獸竟然敢叫陣,無懼。

    “沒有人可以例外,世間誰不輪回,讓你請罪有何不對?”那條古路上,迷霧中的身影冷淡而平常的開口,俯視下方,在霧靄中露出一對青色而沒有感情波動的眸子。

    “輪回,我們又不是沒有殺進去過,我承認,那里的水很深,真正的輪回在帝落時代以前就存在了,恐怕連你都不見得有我們知道的多,你敢讓我們請罪?”

    黑色巨獸在開口,很超然,同時平靜下來。

    “你很在意那根黑色的小木矛,在拖延時間?”古路上,迷霧中,那個生靈開口,冷淡而凌厲起來,青色瞳孔有些嚇人。

    因為,他的靈覺太敏銳了,那黑色巨獸是高傲的,根腳極其深,原本蔑視萬物,但現在卻在故意多說話,所在意的只是那黑色木矛。

    哧!

    黑色巨獸不搭理他了,迅速動手,探出大爪子,要投影過去,想直接抓走三生藥。

    可是,它太疲累了,努力活過每一天,而昔年諸天大道同落,傷了它的根基,它現在太蒼老了,有些無力。

    這一抓竟然沒有成功,但卻耗掉了它太多的力量。

    哼!

    一聲冷哼,古路上,迷霧中,那個身影爆發無量光,並且古路延展向前,沖向塌陷世界中。

    那覓食者,未能阻攔住!

    轟!

    古路鋪展,無邊無盡,那個生靈帶著一群輪回狩獵者沖進殘破星墳間,一把向著三生藥抓去。

    “你敢!”黑色巨獸怒吼,身體搖動著,已經站立不穩,但它還是竭盡所能,渾濁的老眼中發出懾人的光束,隔著億萬里長空,攝取那三生藥。

    三生藥向著它飛去,可是,在半途中又停在虛空星骸間,那條古路發光,有金色符號綻放,要鎖住三生藥。

    霧靄中,那個人站在古路上,想奪走黑色小木矛。

    “觸輪回,下場皆可悲。”他平淡地開口。

    “若是最古輪回背後的生物跟我說這種話,我還猶豫,你敢這樣不敬我們!”黑色巨獸咆哮。

    其實,它很無力,也感覺很淒涼,它的確年老體衰了,這個時代已不是它當初輝煌的盛年,自身活著都是大問題。

    “你有什麼特殊的嗎?呵!”古路上,那個身影冷淡地說道。

    “你不了解,是因為你無知,還不夠資格,我等當年連上蒼仙都殺過,沐浴過那個世界的生靈的血液,你的祖上以及無數人恐怕都是因為我們庇護才能有了爾等後代!”

    黑色巨獸開口,有些低沉,也有些悲涼,它竟淪落到這一步,不能戰斗了,太衰敗。

    在過去,它哪里需要說這麼多,直接動手就是!

    可是,為了復活那伏尸在殘鐘上的男子,它不惜這樣不斷的訴說,甚至擺出當年的一些戰績。

    它感覺可悲,也很焦躁,擔心出現變故,怕那殘鐘上的男子錯過這次可能復活的機會。

    “呵,你又怎麼懂上蒼,就是那上面,也不能輕慢輪回。”古路上的男子顯然意識到,黑色小木矛對巨獸非常重要,全力去奪取。

    古路發光,向前延展,他站在上方,不斷接近三生藥,就要奪走了。

    “你敢辱我們?我雖老了,不是當年的我,不是殺上蒼仙時代的我,但是,你要奪我之大藥,我依舊可以送你去死!”

    黑色巨獸咆哮,原本它還想留下一絲力量去煉藥,焚自己真魂,去換那伏尸在大鐘上的男子復活,哪怕只有與一線機會。

    可是現在,連三生藥這株主藥都要丟失了,它還怎麼能忍受,一下子爆發了。

    伴著一聲獸吼,一只黑色的大爪子,探出億萬里,向著那條古路拍擊而去,實在太恐怖了,前所未有!

    “我偏要奪走,我看你這個血氣干枯、身體將腐朽成塵埃的老家伙能耐我何!”輪回路上的生靈冷笑,爆發出刺目的金光,古路延展,向前撞去。

    不過,就在這一刻,塌陷世界最深處,那伏在殘鐘上的男子身體輕顫了一下,依舊背對著眾生,可是,發絲卻輕揚起來。

    “你……回來了嗎?活著嗎?!”黑色巨獸見到這一幕,激動到大叫了出來,老淚滾落,可是,它很快知道,並不是那個人復活了,而是殘鐘在輕顫,導致伏尸在上的那個男人顫動了一下。

    轟!

    一道鐘波轟了出去,太璀璨了,也太盛烈了,照亮了古今未來!

    黑色巨獸落淚,老眼渾濁,它恨自己衰敗到這一步,沒有了力量,到了這一刻竟是那個男子的殘鐘自鳴。

    這是極盡可怕的,轟的一聲,但凡阻擋都要炸開,包括輪回路那里!

    這一刻,諸天都在轟鳴,都在顫栗,世間眾生都在發抖,要跪伏下去,而且不知道為何,有了一種悲意。

    黑色巨獸帶著哭腔喃喃著︰“你背對眾生,是因為一生都在前方征戰,所要面對的是最為強大不可戰勝的敵人,在你的背後,便是淨土,而你的前面,諸天焚燒,斷路盡是血,茫茫殺劫無量,你的背後,萬靈永安生,這就是你,背對眾生!”

    那黑色巨獸在顫抖,在落淚,它知道,這一聲鐘響後,根本不用它耗盡最後一絲力量出手了。

    這一天,天上地下,所有生靈都听到了這鐘聲。

    有極其古老的存在被驚醒,聲音發抖道︰“那個人,他的鐘又一次些響了!”

    便是包括那第一山在內,九號等人也都在跟著震驚。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首頁 >聖墟簡介 >聖墟目錄 > 第1316章 背對眾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