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
朗讀
暫停
+書簽

視覺︰
關燈
護眼
字體︰
聲音︰
男聲
女聲
金風
玉露
學生
大叔
司儀
學者
素人
女主播
評書
語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書架管理 下一章
第1310章 萬物母氣
    三顆種子,怎麼會是它們?!

    楚風絕不會認錯,對它們太熟悉了,如今就在他的身上,放在石罐中。

    三顆種子都染著血,帶著淒艷的紅,從那玄黃氣中滑落而出,從那件器物中跌落下來。

    楚風頓時精神高度集中,內心在悸動,他想知道在那無窮歲月前,在不知道什麼年代,甚至是不知道什麼紀元的歲月中,這三顆種子經歷了什麼,到底有什麼來頭,有什麼根腳!

    它們太神秘了,楚風之所以能踏上進化路,都是因為同它們有關,從而讓他崛起。

    然而很可惜,三顆種子從彌漫玄黃氣的器物中墜落後,開始加速,突破虛空的束縛,直接飛走。

    “嗯?”楚風吃驚,這是什麼狀況?

    在那後方,玄黃氣洶涌,不斷激蕩,那件秘器似乎在震動,甚至發出了驚天的顫音,讓天地大道都崩開了,仿佛要讓古今未來一切生靈都臣服,都要叩首下去。

    這是一種無敵的大勢!

    究竟是什麼器物?

    它在轟鳴,在震動不已,玄黃氣沸騰,成為萬物母氣之源,洶涌到了諸天之間,宛若要肆虐到萬界。

    那件器物想要將三顆種子收回來,可是,最終卻又罷手了。

    轟隆!

    玄黃母氣轟鳴,顯然,在它的後方有什麼變故,有什麼意外,轟的一聲,它在劇震,一時間萬道哀鳴,全被它壓制了。

    它綻放特殊的波紋,橫掃諸天萬界!

    然後,一切都暫短的寂靜了,有血在流淌,從混沌中落下,很淒艷,從玄黃母氣中灑下,鮮紅的刺目。

    恍惚間,諸天都靜止了,古今未來都被打穿了!

    看似靜止的神秘古器,其實在它的後方正發在發生不可預測的恐怖大事件,或許可以改變古今未來。

    楚風吃驚的睜大雙目,屏住呼吸,他想看個仔細,生怕錯過什麼,總覺得這應該是天大的風暴。

    但是,所有這一切都被這件古器擋住了,它像是截斷了一片古史,一段歲月,一整部紀元,將什麼不好的東西都擋在了背後那一邊!

    終于,楚風模糊間看到一角真相,他看到了一些暗淡的身影。

    那是洪荒戰場,那是無邊大界,那是驚濤駭浪,一朵浪花就足以席卷一片宇宙,震塌一個紀元。

    那是不可想象的超極限大戰!

    他看到了星空的崩塌,他看到了紀元的葬滅,他看到了有人震鐘,波紋橫掃過萬仙。

    他看到了有人催動母氣,截斷了古今。

    他看到了白衣如畫,絕美出塵的身影,睥睨萬古,橫對諸天各界,絕世風采。

    他看到了佔據半個宇宙那麼大的不符合天體規則的宏大神像的崩塌,然後無盡的灰霧沖了出來,肆虐各地。

    還有那天地間,塵封的殘破宇宙中,無盡的人俑全部龜裂,而後炸開,掙脫出生靈,殺了出去。

    黑血流淌,讓一整片宇宙死寂,凋零。

    這不是一個世界的事,不是一個紀元的戰斗,紛至沓來。

    到了最後,無量光綻放,在諸天各界的後方,有各種光彩噴薄,天宇之上裂開了,降下了什麼東西。

    有人在穿越古今未來嗎?

    楚風看不到了,那些景象有些人,他所見到的只是一隅之地,而且不是最後的決戰,不是最後高層的血拼。

    灰暗覆蓋下來,看不清了,一條古路模糊的出現,楚風覺得眼熟,像是輪回路,它貫穿過幾個紀元。

    最終是淒艷的紅,點點血液劃過,一下子沖過來,像是突然映入觀看者的雙目中,讓人為之一震。

    楚風似乎看到一些古老的宇宙在崩塌,看到許多強者在殞落。

    他的呼吸都要停止了,竭盡所能,想要透過迷霧看盡一切。

    他的眼中只有淒艷的紅,耳中似乎听到了一曲葬歌,有鐘炸開,有一個背對著他的身影跌坐下去。

    然後,他看到了白衣獵獵,一個風華絕代的女子身影,像是帝臨萬古長空,在那里慢慢遠去,踏天而行,身上染血,很孤獨。

    直到最後,只有玄黃氣流淌,源自那件器物,同時還有刺目的血液劃過那片空間。

    至此,一切死寂,靜止不動了,所有的畫面都凝固。

    “玄黃精粹,萬物母氣。”羽尚輕嘆,下意識地說道。

    然後,他就解脫了,那精神烙印圖從他的眉心中徹底剝離出來,全面飛出,沒入的楚風的頭顱中。

    羽尚略顯茫然,因為一段記憶被剝奪,他遺忘了關于這件古器的主要信息,印記就是這麼的霸道。

    當那段精神烙印脫離時,它就磨滅了留在羽尚心中的相關線索的主要痕跡。

    “那是什麼?”楚風聲音都有些發顫,他覺得自己應該看到了無比重要的信息,那是前人所留,關乎古今未來的劇變,可是,他卻看不懂,層次還不夠!

    羽尚出神,想了很長時間,才道︰“我不知道,這是一段烙印,需要你自己去參悟,隱約間,那畫面中似乎有秘器最後的大概坐標位置。”

    楚風靜心,再去觀看,到了後來,不再盯著玄黃氣,而是看向周圍,像是有一片山川,一片壯麗的山河。

    是那件秘器的坐標地?

    可是,現在他更想知道,那件古器背後到底有什麼,截斷了怎樣的一片世界。

    他總覺得,那件古器太逆天,真要找到的話,或許會發現一片嶄新的天地。

    楚風自語,道︰“為什麼我覺得,這件秘器像是堵住了諸天萬界的通道,截斷一個紀元,它後方有波瀾壯闊的血色戰場,真要找到,或許不是那麼美好。”

    甚至,他覺得這像是填了“海眼”,堵住了諸天滄海。

    他胡思亂想,可是現在羽尚幫不上忙,傳承給他烙印後,羽尚腦中的記憶線索就被撫平痕跡,沒有過多的印象了。

    隨後,楚風轉移注意力,他想到了最開頭看到的畫面,他見到了三顆染血的種子從那件器物中滑落,然後破開虛空,就此遠去。

    此後,所有畫面就跟三顆種子無關了,它們沾染著血液,直接徹底的消失。

    三顆種子到底什麼來歷?見到那些可怖的畫面後,楚風心中的疑惑更多了,對三顆種子的來頭越發的吃驚。

    是秘器主人的東西嗎?

    還是說,三顆種子是秘器的主人所在陣營的強者從那片可怕的諸天戰場上激戰贏來的東西?

    因為,楚風仔細回思那些畫面後,覺得三顆種子很關鍵,連那流淌玄黃氣的秘器都想再次收回那三顆種子。

    但是,三種遁走,就此不見蹤跡!

    並且,也是在那一刻,大戰越發的激烈了,像是有無數的生靈,有許多各個時期的絕代強者,諸多大敵一起出手,都想截斷去路,得到三顆染血的種子。

    幾顆種子屬于諸天,屬于那片戰場?

    楚風想了很多,又一次沉浸在自己的內心世界,觀看那段烙印。

    可是,第三次過後,他就沒有辦法觸動了,無法在探索。

    “一年只能看三次。”羽尚提醒,旁枝末葉他還記得,關鍵性的秘密,他早已沒有任何印象。

    楚風驚訝,而後越發鄭重起來,他不再去觀看,而只是回憶腦中早先所見到的那些東西,默默思忖。

    他很震驚,自己身上的三顆種子居然跟羽尚這一族守護的秘器有些關系!

    他神游太虛,想到了太多的事,最後三顆種子是怎麼落入地球的?而且,就在輪回路煉獄的出口那里!

    此外,三顆種子後來被誰得到了,居然又被放進石罐中。

    無論怎麼看,他身上的石罐也不簡單,似乎更為神秘,存在的歲月極其的古老與悠遠。

    在羽尚祖上的精神烙印畫面中,並沒有關于石罐的任何信息。

    這樣看來,在那無窮歲月前,三顆種子從秘器中滑落,從流血的諸天戰場飛走,又被什麼人得到了。

    而且,得到種子的人應該也極其不簡單,不然的話,何以有石罐這種逆天的物件。

    楚風有一種感覺,他手中的石罐或許不次于各個進化文明史中所謂的最強究極之物!

    甚至,他認為,石罐也不見得比不上羽尚祖上所要守護的那件秘器。

    關于石罐,有些記憶浮上心頭,當初它那麼的普通,還不是罐子,而是四方形的,經歷各種變故,它內部才拓展出空間,它的石皮上才浮現出一些特殊的紋絡圖形,包括極其神秘的金色符號,連輪回路光明死城中的粗糙石磨盤上的文字都似乎源自石罐,字形脈絡相仿!

    此刻,羽尚有些失神,一會兒大哭,一會兒又傻笑,他白發蒼蒼,老眼渾濁,近乎有些痴傻了。

    主要是因為,他放下了心中的負擔,而且知道自己居然還有後人,還活著,他們這一脈並沒有斷絕,他激動難抑,又哭又笑。

    這些年他太壓抑了,也太苦悶與淒涼了。

    很久後,他才回過神來。

    而楚風已經甦醒,見羽尚老人這個樣子,替他心酸,同時也為他欣喜,妖妖是他的後人,終于為羽尚帶來曙光與希望,心中有了期盼,不再死氣沉沉。

    無論如何,楚風都想保住羽尚老人,讓他再多活上一些時光,爭取能夠熬到妖妖再現之日。

    不過楚風心頭也有些沉重,妖妖真的還活著嗎?他恨不得立刻重返小陰間的大淵前,想縱身一躍去尋妖妖。

    “我要成為絕代強者,我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沖霄而上,找回一切!”他低吼。

    隨後,楚風想了又想,自己身上是否有什麼東西能夠為羽尚延命,他真的擔心羽尚老人在最近幾個月內坐化,撒手人寰,那樣太淒涼。

    “嗯?!”他心頭一動,想到了一種可能,覺得或許可以嘗試,也許能夠改變孤苦無依的羽尚老人的命運也說不定。

    楚風身上有血脈果,這種東西無比逆天!

    若是以前,或許對羽尚這鐘風燭殘年的老人來說改變不了什麼。

    而且,楚風也沒有在這方面多想,他一直在想某些傳說中可以延續壽元的稀世大藥等。

    但是,今天楚風得悉,羽尚一族的始祖似乎來頭大的無法想象,族人中偶爾會出現血液極其特殊的人。

    料想那是該族祖血在復甦與激活!

    既然如此,知道該族血脈的源頭極其逆天,羽尚老人在這生命的盡頭或許看到曙光,那種血能洗禮萬靈,那麼多半也能自救。

    血脈果若是可以刺激羽尚異變,蛻變與激活出那種古老的真血,也許某些事就可以改變了!

    楚風想到這些,迅速取出血脈果中那種無屬性的、只能純化自身血脈的果實,讓羽尚吃下去。

    羽尚發怔,當得悉這是什麼後,一陣吃驚,這東西在史前時代都算很逆天的東西,而當世幾乎找不到了。

    縱有線索,也會被究極人物把持,別人怎麼可能采摘到?

    “前輩,你多吃上兩顆,別的沒有,這果實我有的是!”楚風很霸氣的說道。

    “你哪來的?”

    “打了武瘋子傳人的悶棍,截胡得到的,我采摘了一整株的果實,全都收裝包圓了!”楚風說道。

    羽尚無言,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這都能行?

    楚風道︰“前輩,你慢慢服食,我出去看看,催一催齊嶸天尊,他欠我的秘境得立刻開啟才行。”

    當楚風走出金色大帳時,听到了振翅聲,他猛然抬頭,而後有些發毛,內心劇震不已,那是一群輪回狩獵者,出現在戰場上,橫空而行。

    “呱!”

    幾乎同一時間,他又听到了遠方的地平線盡頭傳來一聲古怪而讓人覺得發的啼鳴,竟讓人身體發冷,極其可怕。

    這一刻,楚風看到不遠處的齊嶸天尊居然身體打顫,幾乎要軟倒在地上。

    什麼狀況?楚風吃驚。

    “天尊覓食者……出現!”不遠處,齊嶸天尊聲音都在發抖。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首頁 >聖墟簡介 >聖墟目錄 > 第1310章 萬物母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