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
朗讀
暫停
+書簽

視覺︰
關燈
護眼
字體︰
聲音︰
男聲
女聲
金風
玉露
學生
大叔
司儀
學者
素人
女主播
評書
語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書架管理 下一章
第1309章 妖妖以及三顆種子的來歷
    顯然,羽尚的祖上亦大有來頭,這一族曾經很輝煌,傳承到後來才漸漸沒落,被人盯上族中守護與隱藏的秘器。

    到這一刻楚風還不知道那是什麼,也不知道他的仇人是誰。

    其實,他更想了解那個仇人,究竟有什麼來歷,恐怖等何種程度,比武瘋子只強不弱?

    依照已知信息,這必然是神話中的神話,史前功參造化的怪物,比肩黎,不然何以能如此?!

    可是,羽尚並沒有多說,任憑楚風一再詢問,都沒有告訴他那個人誰。

    “我擔心提及那一族,會讓冥冥中的存在生出感應,到時候連累到你。”羽尚聲音虛弱,白發蒼蒼,雙目暗淡而渾濁。

    他這種狀態讓楚風都感覺心疼,這一生也太悲苦了,女兒與長子等僅有的幾個親人都被人害死,如今孤苦無依,這般的憔悴,惆悵而淒苦。

    同時,楚風也很心驚,這到底是什麼層次的敵人,究竟是何其可怖的生靈,念其名字都可能被感應到?

    羽尚催促,讓他嚴陣以待,準備好收一張秘圖!

    楚風一怔,收一張圖還要如此興師動眾?這就是那件秘器吧。

    “這是昔日傳下來的精神烙印,藏著那件秘器的線索。”羽尚神色無比嚴肅,讓楚風以心神接納。

    事關重大,正是因為其祖的精神烙印銘刻在其心神中,外人無法探尋,強取的話他的精神海會崩開。

    楚風思忖,羽尚若是傳下這烙印圖,估計整個人最後的精神寄托都沒了,其生命可能會就此走向終點。

    楚風又一次拒絕,讓羽尚老人自己保存,終有一天會得見曙光,可以報仇。

    既然這是一件秘器,讓無上強者都眼紅,自古代覬覦至今,若是有一天羽尚挖出這件秘器,或許能以此器鎮殺大敵。

    “你不要憂慮我,機會難得,我之所以要送給你,也是因為這精神印記對你不排斥,而且隱約間有些親近,這麼多年來除卻面對流淌我族血液的人外,罕有這種事發生。”

    羽尚竟說出這樣一段話,並且他明白楚風的心意,告訴他,自己不會死去,要努力的活著,爭取熬到曙光出現的那一天。

    楚風輕嘆,為他心酸,同時也很疑惑,為什麼羽尚祖上的精神烙印不排斥他呢?

    其實,羽尚也有疑惑,最終想到一種傳說中的可能。

    他一陣遲疑,道︰“你的家族以前或許有人與我們這一族有過交集,得到過我們這一族真血的洗禮。”

    這讓楚風愕然,深感不解。

    羽尚解釋,他們這一族很不凡,連自身都感覺神秘,相傳族中偶爾會出現血統極其特殊的人,其血在莫名境地下可激活到另一種狀態,成為無上大藥,能洗禮萬靈。

    當听到這個說法,楚風深感震驚,這是何種體質,什麼真血?竟能如此,也太驚人了!

    這種血很特殊,也很傳奇,也極盡神秘,甚至可以說洗禮別人的肉身後,能促進其變異,跟著沾染上這種血的一些特質!

    楚風听聞後,驚的有點目瞪口呆,這世間還有如此神奇的血液?也太玄秘了,讓人感覺不可思議。

    想都不用想,羽尚這一族的祖上在極其古老的年代比想象的還遠要神秘與強大。

    不然,該族偶爾出現的族人,其血何以如此?!

    羽尚嘆息,事實上連他都听到這種傳聞都深感懷疑,覺得匪夷所思,深感妖異與強大的有些離譜。

    即便是該族自己人都覺得有點像無法想象與離奇的傳說。

    但這就是事實,該族有記載,有些證據留下。

    所以,他在懷疑,楚風的祖上跟該族有交情,得到過洗禮,導致楚風這一族沾染上某種特質,讓那精神烙印感覺親近。

    “這應該不可能。”楚風搖頭,因為,他根本不是陽間中人,同羽尚這一族沒有什麼交集才對。

    他並不避諱,沒有掩飾,直接說出自己來自小陰間,因為他跟青音對話時,都沒有避開羽尚老人。

    而最近羽尚對他一直庇護,保他平安,他沒什麼可隱瞞的。

    羽尚除卻早先的吃驚外,早已平靜下來,進化者誰沒有自己的秘密?尤其是能成為大聖的生靈,自然不凡。

    羽尚身在陽間,為一位天尊,祖上更是極其神秘,自然知曉許多秘密,輪回的種種說法對他來說根本不陌生。

    “或許你的祖上是陽間過去的人?”羽尚說道。

    楚風搖頭,這不太可能。

    有一種說法,小陰間的生靈都是陽間埋下的遺骸,又復活了。

    有陽間的生物曾很倨傲,直言小陰間是陽間昔年留下的亂葬崗,有些死尸通靈,漸漸復甦,從而誕生一些族群。

    這種說法讓小陰間的人自然倍感屈辱。

    這一刻,楚風心頭一動,心中突兀竄起某些念頭。

    “前輩,你確信,你們這一族就剩下你自己了?是否還有血親,還有後人,曾經進入過小陰間?”

    當說到這里時,他心中劇跳,因為當想到一些可能時,或許能夠讓生命無多的羽尚心中生出希望。

    “沒有,只剩下我自己了,所有人都死了,不是意外而亡,就是莫名遇難,如同我的女兒、長子他們一樣。”

    羽尚心痛,堂堂無比輝煌、大有來頭的一族,到如今居然要徹底滅絕,斷掉血脈傳承,再也沒有一個後人!

    “前輩,或許你自己不知道,萬一有哪個後人在外面留下過血脈呢,踫巧被我遇上了,我沾染上過他的真血。”

    這時,羽尚一陣遲疑,因為他想到了一些事,听到過一些很殘酷的真相,也懷疑曾有過後人流落在外。

    “我唯一的孫兒,據悉,可能有遺腹子……”羽尚提及這件事,渾濁的老淚幾乎淌落下來,無比傷感。

    當年他去找了,去追尋了,奈何被敵對家族所阻,他孫兒的道侶被人劫走,那個還沒有出生的遺腹子自此跟著消失。

    不過後來羽尚听聞,那個遺腹子被養大了,而且也有了後代,被散養著。

    但是,最終的結局很淒慘,那個仇家不僅覬覦他們這一族守護的秘器,也想研究他們族內偶爾出現的稀有真血。

    “被做了種種實驗,很殘忍,很可悲,听聞最後都死去了。”羽尚老眼渾濁,心中發堵,他無力回天,改變不了什麼。

    一切都因為仇人以及仇人的族群太強大了!

    楚風不忍心揭老人心中的傷疤,但因為某種原因,還是想詢問,那些被散養起來的後人經歷過什麼,因為他覺得某種可能或許為真。

    “比如,用他們鮮活的肉身去溫養大邪靈尸體殘留的邪血,導致自身腐爛,化成一灘膿血。”

    “比如,因為知曉我族那種偶爾誕生出來的真血特殊,在其體內各種刺激,甚至栽下母金種子,想要培養出超絕天地的母金……”

    “停!”楚風听到這里後,一陣震驚,終于對上號了,他的猜想成真!

    “前輩,你還有後人,我……見到過他們!”楚風激動地開口,想告知羽尚真相。

    在小陰間,在地球,妖妖的祖父就是如此,其體內有母金生長,這是當年被人栽種下的種子。

    最為關鍵的是,妖妖的祖父便是從自陽間過來的,逃到小陰間。

    羽尚老人太可憐,太孤獨與淒苦,若是讓他知道,在小陰間還有後人,他們這一族的血脈並未斷絕,他一定會無比激動與喜悅。

    可是,一剎那,當想到妖妖的下場,楚風又有些沉默了,非常忐忑,揪心與痛苦。

    因為,他與妖妖最後一別,是在大淵,她沉下去了,再也沒有上來!

    那一天,楚風肉身都瓦解了,只剩下殘魂與血液等,被妖妖從黑暗的大淵深處托著石罐送出來,而她自己則沉墜下去。

    “太武老雜碎!”

    當想到這些,楚風心中大恨,也很痛苦,太武天尊的一具道身當初降臨小陰間,造成了這一切。

    妖妖還在嗎?

    她還能活下來嗎?

    同時,楚風也明白了,為何羽尚體內的那個烙印對他感覺親近,因為他沾染過妖妖的血。

    當初,妖妖將他送出大淵時,不斷咳血,沾染在他的魂光與血液上。

    這樣看來,妖妖誕生出了那種極其特殊的血液,是為無上寶血,若是來到陽間成長,會多麼的強大?!

    楚風也明白了,為何妖妖無可爭議的在上古的小陰間被稱作星空下第一!

    這不是沒有原因,她是真正的天縱之姿!

    身在殘缺的世界,法則不完善,缺失的厲害,卻能夠斗太武,殺陽間的惡人,能夠如此逆天,有其道理。

    “你說我有後人,他們在……哪里?!”

    羽尚顫抖著,嘴唇都在哆嗦,他此生最大的遺憾就是沒有能夠保護好女兒、長子以及唯一的孫兒。

    幾個後人都是天縱之資,但卻都死了,被人加害,讓他這一生都不快樂,在自責中度過,在沉悶中煎熬,人生的天空沒有光彩,整個世界都是灰暗的,心中悲苦。

    現在听到這種消息,他怎能不激動?

    楚風略微猶豫,還是如實說了,告知詳情。

    最後,他仔細考慮後認為,妖妖不見得死在大淵中,或許另有際遇。

    “我相信她還活著,早晚有一天會再現人間!如果她不出現,我一定會去找她,我要進大淵,將她救活!”楚風發血誓。

    每當想到妖妖,他都一陣心中發顫與疼痛,絕對不能容許她從世間永遠的消失。

    同時,他告訴羽尚老人,妖妖的爺爺絕對還活著。

    當年,楚風親手將迷失自我的妖妖的祖父藏在一顆星球深處。

    但是,在妖妖出事以後,她的爺爺掙脫封印,殺了出去,如同受傷的野獸般嘶吼著,不知所蹤。

    楚風嚴重懷疑妖妖的祖父恢復了幾許神智,有可能混在“陰間種”內,跟著陽間的人來到了陽間!

    羽尚顫抖,自己可能有後人,有血脈傳承,他發出低沉的吼聲,老淚縱橫,悲傷而又喜悅。

    他幾乎要大喊大叫出來,但卻在強行克制,滿面熱淚!

    “傳說,我們這一族大有來頭,我們這一脈只是最弱小的一支,真正強大的幾支都消失了,去征戰了。”

    羽尚喃喃,道出一段更為古老的舊事。

    他們這一族,因為相對儒弱,所以負責守護那件古器。

    即便如此,其實相對其他種族來說也無比強大了。

    不過,若是他們祖上的另外幾支還在,想來那個覬覦他們族中秘器的可怕生靈絕對不敢下手,有多遠躲多遠。

    可惜,族史太久遠,都幾乎沒人相信還有另外幾支,還有當年無比輝煌的舊事。

    如今只剩下羽尚他們這一支,而且要滅族了。

    羽尚認為,像妖妖這樣偶爾再現逆天血脈的人,其真血才體現出祖先的輝煌,那才是他們這一族應有的風采。

    “你做好準備,我傳你烙印圖。”羽尚開口,要送楚風大禮。

    “我不要,等妖妖回來!”楚風搖頭。

    “你先收下吧,我風燭殘年,隨時會有意外,萬一在我手中斷絕這烙印圖,我會是罪人!”羽尚開口,又道︰“你如果有心,若是有一天,妖妖再現,你可以跟她一同參悟。”

    “好!”

    最終,楚風鄭重點頭。

    並且他再次激勵羽尚,讓他一定要活下去,等著有一天與妖妖相見。

    哧!

    羽尚眉心發光,某種精神烙印綻放,一片朦朧的圖案浮現而出,要向楚風飛來。

    他看到了什麼?!

    在那秘圖中,有玄黃氣浮現,源自一件器物,有混沌翻涌,只是那件秘器的圖案太模糊與朦朧,看不真切。

    但是,在此過程中,他卻看到了其他熟悉的東西!

    他看到三顆染血的種子從那器物中被震落而出……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首頁 >聖墟簡介 >聖墟目錄 > 第1309章 妖妖以及三顆種子的來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