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卷八 山头斜照却相迎 第一一二八章 惊惶之夜(六)
    林觉愣了愣,对杜微渐的话他其实并不意外,杜微渐是那种一旦给予他尊重,他便会全力报答之人。性子刚直,甚是带有一丝幼稚。回到京城之后,杜微渐一心一意的办事,京东西路赈济的事情做的很出色,三司副使的职位上也做的很用心。这一切都是报答自己的知遇之恩和皇上的恩典。此刻朝廷发生变故,皇上生死未卜,要他跟自己走,他显然是心中不甘的。

    “杜兄,你没看出来事不可为了么?留下来只有一个结果,那便是被清洗,被冠以各种污名杀死。你认为这是逃跑,我却不这么看。无谓的死亡对于事情没有任何的好处。”林觉耐心劝解道。

    杜微渐皱眉道:“不做任何尝试怎知结果。况且……郭旭难道敢弑君?皇上一定还活着。他难道也敢对我们下毒手。我们并没有做错什么事情啊。”

    林觉很想斥他幼稚,但还是耐心劝解道:“杜兄想想我的老师方先生和严大人他们的下场吧。吕中天吴春来他们什么事都做的出来的。你跟他们谈底线,无异于跟强盗谈道义。郭旭不久前还试图袭击杀死我和我全家人,我看透了这群人了。听我一言,不要抱着不合实际的幻想,跟我一起离开。”

    杜微渐道:“但离开了又能怎样呢?离开了,对事情便有好处么?我当初已经逃避过一次了,这一次我不想逃避了。林兄,我感激你,杜某这一生的知己好友唯你而已。你这时候还想着我,我真的万分感激。可是我不能走。林兄你可以走,毕竟你有家眷妻儿,如果遭受清算,会满门皆墨。但我不同,我孤身一人,并无家眷,无牵无挂,我什么都不怕。我要留下来,而且我要去揭露事实,斥责郭旭吕中天杨俊他们。希望林兄能够理解。大周糜烂至此,我要以此权我的忠义。”

    林觉听出来了,杜微渐在自己的劝解下应该已经明白留下来必死无疑了。但他还是不愿走,他对自己的这条命已经不在意了,他要的是他心目中的忠义之行,哪怕是死。林觉不能斥责发愚蠢,这或许正是很多人所赞颂的忠义,正是许多人推崇的不可为而为之。本质上来说,杜微渐和严正肃方敦孺他们何尝不是同一种人。

    “杜兄!”林觉还待再劝。

    “林兄,莫要说了。你要走便赶紧走,否则怕是走不成了。林兄是有大智慧大能力之人,将来一定要让大周重回正轨。而我,则是微不足道之人,林兄莫要为我费心,不要耽搁时间了。林兄,杜某在此送别林兄,舍下无酒,便以茶代酒,拜别林兄了。”杜微渐打断了林觉的话,端起茶盅来向林觉示意。

    这既是送客之意,也是拜别之礼。林觉端着茶盅心中甚是纠结难受。他并非不理解杜微渐的举动,但他认为这样是不值得的。杜微渐可以这么做,自己却绝对不会这么做。不仅是自己身边这些人的性命,就算自己孑

    身一人,林觉也不会留下来送死。这或许便是自己身为穿越之人跟这个年代的人思想上的截然不同之处。或许杜微渐认为这样可以成就他的内心,他留下来可以求得心安,可以证明自己的忠义。既如此,自己又何必强人所难。

    林觉默默出了屋子,回转身来,看见杜微渐呆坐在椅子上的身影。林觉似乎看见杜微渐的脸颊上有两行在烛火下闪亮的东西,杜微渐似乎在流泪。忽然间,杜微渐转头噗的一声吹灭了烛火,整个屋子陷入了黑暗之中,杜微渐的身影也融入了黑暗里。杜微渐不希望被林觉看到他的眼泪,但他的目光一直注视着院子里微光中的那个身影,看着他转身阔步而去,走出院门。

    杜微渐在黑暗中站起身来,朝着漆黑的门外恭恭敬敬行了一礼,心中道:“林兄,永诀了!”

    屋外,孙大勇等人见林觉走出来,忙朝林觉身后张望,没看到杜微渐的身影,不免疑惑道:“大人,杜大人呢?”

    林觉摆手道:“上马,去杨秀杨大人的住处。这一回见到杨大人之后,大勇你安排两个兄弟直接将他拿了上马带走,我什么话也不想跟他多说了,我受够了。”

    众人愕然。林觉已然飞身上马,策马而行。众人忙纷纷上马,追随而去。

    ……

    西北湖畔,王府门前。数千兵马正在集结。千余名王府卫士和小王爷郭昆所辖的侍卫步军司近六千兵马已然集结于此。

    青石台上,梁王郭冰和小王爷郭昆都全副武装,盔甲兵刃齐全的站在上面。梁王身上穿着他许久没有穿过的盔甲,虽然体态有些臃肿,那盔甲也有些不合身了。但是他站在那里,依旧有威风凛凛之势。

    从裕德楼回来之后,王爷父子再一次进行了一次认真的长谈。他们认为林觉的话不无道理,杨俊一定会拥立郭旭,加入吕中天一派之中。所以局势会变得很危险和恶劣。但同时,这一对父子也达成了共识,他们认为这绝对是一次绝佳的机会。他们父子蛰伏多年,等待的便是像这样的机会。

    现在郭旭篡位,太子被杀,皇上生死未卜。此刻登高一呼,必然会让忠诚之士云集于麾下。他们要攻入皇宫之中,杀了郭旭,最好郭冲也死了,那么大周江山便只能是郭冰一派来执掌了。

    这一对父子多年来蛰伏行事,小心翼翼,处于被动挨打的境地。但现在,他们终于有了昂首向前的机会,也鼓足了行动的勇气。因为,距离皇位只有那么短短的一步,不必做大量的谋划,不必有太多的经营。眼下正是他们的一次机会。他们相信,只要他们打出旗号,将宫闱之乱的真相告知天下人,便会有无数的人支持他。守卫皇宫的殿前司兵马也会倒戈投降,加入他们。

    让他们有这样的勇气的不仅是道义上的制高点,更因为小王爷郭昆的职位。身为

    侍卫步军司指挥使,郭昆手中握着兵马。虽非全部的步军司兵马,但郭昆计算过,他可以调动的兵马多达六七千人。这便是底气。在郭冰父子看来,三衙兵马之中殿前司虽然地位最高,装备最好,但却是最无战斗力的那个。因为是拱卫皇宫,所以并没有实战机会。况且因为是近侍兵马,被很多人当做是进身之阶,所以充斥着各种官员皇族子弟,这些人都是来镀金的,打仗是不成的。

    所有这些,都是事情成功的因素。给了他们父子奋力一搏的底气。更何况,一旦胜利便可一夜之间得到大周的皇位,光是这一点,便足以让他们父子甘冒这一生最大的一次风险了。

    沈昙皱着眉头率领千余名王府卫士站在队伍里,他本希望在午夜前劝服王爷和小王爷跟随林觉出城的。可是,他甚至没有机会开口劝说,王爷父子便已经商议决定了。沈昙相信林觉的判断,他知道这么做是几乎没有胜算的。但他知道,此刻如果他去劝说,王爷父子会毫不犹疑的杀了他。会认为他动摇军心。

    “众将士!”郭冰站在青石台上朗声开口了。

    乱哄哄慌乱议论的士兵和卫士们静了下来。

    “众将士!你们怕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本王告诉你们,淮王郭旭谋反了。就在黄昏时分,他杀了太子,软禁了皇上,意图篡夺皇位。他的帮凶吕中天为他策划了一切。殿前司指挥使赵元康是吕中天安插在皇上身边的奸细。这次篡位行动是精心策划的大阴谋。皇上现在生死未卜,我大周江山岌岌可危。眼看便要被弑父弑兄的逆贼所攫取,被不忠不义的逆臣所荼毒。当此之时,本王身为皇上之弟,责无旁贷要救出皇上,清除叛逆。故而,本王在此宣布,今晚我们要攻入皇宫救出皇上。诸位都是忠义之士,为了皇上,为了我大周江山社稷,为了诸位的忠义,我们要血战到底。本王在此承诺,今晚平息了逆贼篡位之后,在座诸位都将得到极为丰厚的褒奖,护国之功,拜官封爵,高官厚禄都是应该的。我正义之兵,必将所到之处尽皆披靡。”

    郭冰的口才还是不错的,短短几句话调动起了众人的情绪。他们震惊于宫闱之乱的同时,也生出了痛恨之心。更何况有巨大的利益在前,自然蠢蠢欲动。郭冰也可以淡化了对方的实力,完全不提对方兵力数目比自己多的事实,他需要的是给这些人打鸡血,而非是给他们泼凉水。

    “昆儿,你说两句吧。”郭冰转头对郭昆道。

    郭昆挺胸上前扫视全场,将手中长剑当天一挥,喝道:“什么都不用说了,救出皇上,护我大周。诛杀逆臣贼子,就在今夜。出发。”

    加上王府卫士在内近七千兵马从梁王府前开阔的广场开始开拔前往皇宫。虽然只有七千人,但是整条大街全是兵马的感觉还是让人感觉颇有威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大周王侯简介 >大周王侯目录 >卷八 山头斜照却相迎 第一一二八章 惊惶之夜(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