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第20章 :乖乖,顺从我
    算算日子,岑雪来到这里都快半个月了,那个自以为是的禽兽每晚都会出现在她的眼前,一番欺辱后,隔天就会消失得不露一点痕迹。

    为了防止她逃跑,他更是变相的将她软禁在这文渊阁里,除了门前的小院子之外,就不许她踏出半步!

    “美人,您怎么了,好像一直以来都是闷闷不乐的样子?”文清陪在她身边,看着主子一脸愁畅的模样。

    岑雪被软禁在这个小地方,四周都有官兵把手,将这个小小的文渊阁重重包围,有了上次的教训,赫连峙对她盯得很紧,让岑雪没有喘息的余地。

    “把衣服脱了”夜里,赫连峙喷洒着炙热的气息,全身都散发着欲望的味道命令着她。

    岑雪身子一僵,这该死的混蛋,居然这么命令她,太过份了!

    咬牙转过身背对着他,她林岑雪又不是青楼的妓女,更不是他后宫的三千佳丽,凭什么要她脱就脱!

    赫连峙看着她忤逆自己的命令,恼怒的上前将她固定住,大手将她身上的衣衫往下一拉,外衫顺势滑落到地面上,光洁的的香肩立刻出现在眼前,让他忍不住低头亲起来。

    “臭男人,你不许碰我!”扭动着身躯,试图想要摆脱他的束缚,刚才那样的霸道命令,令岑雪对他很是反感,这样心机城府的男人,她惹不起,还躲不起了咧。

    “不要试图反抗我,这样对你没有好处,要是你不想见到你的两个丫头被糟蹋的模样,就乖乖的顺从我!”赫连峙突然想到了她身边的两个宫女,也许可以试试这招,或许能派上用途。

    岑雪立刻转身看着他,只见他一脸邪魅的轻笑着,不得不承认,他长得的确是很帅,要换了在现代,他一定是众多女孩追逐的对象,可在这张完美的皮囊下,却藏着一副不为人知的丑陋嘴脸,她到底是遇上了个什么样的男人,为什么他会这般的难以琢磨?<script>s1;</script>

    “你为什么一定非要我不可,比我漂亮比我美的人,在你这宫中到处皆是,为什么你就是不肯放过我的呢?”她一直想要逃离这里,可都找不到机会,只能每夜咬牙承受着他的屈辱。

    “呵呵呵,你的问题问得真傻,难道这么简单的答案,你都不知道吗?”赫连峙对上她委屈的小脸,一副你应该知道原因的样子看着她。

    岑雪不明所以的皱眉,她知道什么,她怎么会知道答案呢?“你把话说清楚,我应该要知道什么吗?我怎么会知道你心里所想呢?

    拉过她的手,贴上他的脸颊,语气瞬间变得冰冷起来:“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活着走出我的地宫,而你,是第一个。”

    岑雪脸色大变,回想起那天晚上在地宫中发生的一切,难道他想要留自己在身边,难道他还想要吸自己的血,他明明是个正常的人,为什么要吸食人血?

    赫连峙凑近她的脸庞,在她耳边带着邪恶的口吻道:“孤从来没有喝过那么鲜甜的鲜血,对你,孤要留着你慢慢的享用。”

    “不!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不公平不公平”岑雪嘶声的朝他怒吼,暴君,他简直就是禽兽不如又残暴的暴君,竟然有喝人血这种嗜好。

    赫连峙一声冷哼,随后冲着门外一声冰冷的命令道:“去把文清、文杏这两个宫女抓起来,送到军营里去做军妓!”

    门外面立刻有人回话,并伴有脚步声传了进来:“遵旨,奴才这就命人将宫女送去军营。”

    “不不准送她们离开,更不准她们离开我身边!”岑雪哭喊着想要制止他的命令,可门外的人好像已经离开,急得她想要冲出门外,拦住他们的行动。

    “你要去哪,回来”

    赫连峙紧紧的扣住她的腰,她休想从他身边逃开,忤逆了他的命令,那就必须得付出代价,既然她连死都不怕,那他只能从她身边的人下手了。

    “呜呜呜我求你放了她们吧,你要怎么对我都可以,但求你不要对无辜的人下手好不好?”紧紧的抓住他的衣服,岑雪已经急得泪水哗哗的滑落而下,深怕只要晚了一步,文清、文杏就被送到军营里,被一帮男人糟蹋了。

    赫连峙抚上她满是泪痕的脸颊,语气很是温柔,但有透出一股邪气的对她说道:“看你哭得那么伤心的份上,孤再给你一次机会,把衣服全部脱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楼兰诅咒:暴君,只准宠我简介 >楼兰诅咒:暴君,只准宠我目录 > 第20章 :乖乖,顺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