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第278章 这感觉,很伤很伤
    <h3>缘来如此情深第278章 这感觉,很伤很伤</h3>

    “我是有妇之夫?”他冷笑着问,他跟云裳,貌似还根本没发展到那种地步。

    </p>

    他指腹力道很轻,却还是制得她一动不能动,她眼睛泛了红,也讽刺道:“不是吗?所有的人都这么认为,记者也是!”

    </p>

    霍斯然深眸里沉淀着凝重的墨色,如化不开的浓夜,他抿唇顿了顿才清晰地说道:“我记得我跟你证明过,我跟云裳没有关系,所谓订婚,也不过是一场阴谋。禾”

    </p>

    “谁会知道那是一场阴谋?霍斯然,或许你猜得对,你今天为我这样我的确是感激感动的,可你也不要忘记,我本无意插足你的婚姻,如果不是你缠得太紧太明显,今天也不会爆出这样的消息,让人拿情妇小三包养这等词来质问我!!妲”

    </p>

    她或许是冷血无情了些,但她说的却是没错,今天这样的事,怪不得她,反而将她至于这样尴尬情境下的,是他霍斯然本人。

    </p>

    俊脸微微泛起几分白,霍斯然似乎立马就清楚了,她如此纠结在乎的,到底是什么。

    </p>

    肃杀挺拔的身影慢慢站起,退后一步,看着她。

    </p>

    纤弱的臂膀艰难地撑着自己颤抖的身子,林亦彤在他退去后才坐直,长发洒满肩膀膝盖,甚至为自己冰冷绝情的言辞敢到不寒而栗。

    </p>

    她竟能如此无理,这样不领情。

    </p>

    “那么我当着记者的面,宣布我这辈子只认你这一个妻子,是不是,也会让你觉得苦恼,甚至恶心?”他双臂垂在两侧,一向站得笔直高大挺拔的身影显得有些颓然,说完,还淡淡地苦笑了一下,冰冷的讽刺意味十足。

    </p>

    如果连真心都被践踏在脚下,当屎一样恶心不值钱,这感觉,倒真是伤人的。很伤很伤。

    </p>

    点点头,霍斯然脚尖一旋,退后几步走出了门去!!

    </p>

    ……………………

    </p>

    夜里的记者。依旧锲而不舍地在蹲点儿。

    </p>

    下午时有一整个排的士兵都守在医院门口,阵仗吓人得厉害,心胸外才可以继续维持工作状态,平静五十。

    </p>

    而明显那些护士病人,看她的眼神已经不对了。

    </p>

    下班时间到,寒峰走了过来。

    </p>

    看见林亦彤,他勉强笑了笑,笑里有着他熟悉的真实坦诚:“你走吗?我送你,首长交代的。”

    </p>

    她一身纤细,看起来削瘦得可怜,此刻却觉得有点无法面对寒峰。

    </p>

    “哦还有,首长说你住的那栋公寓现在也被记者围攻了,旁边住户都受到他妈的扰,回不去。今晚我先带你去李参谋那里住,好吗?”寒峰轻声跟她商量。

    </p>

    她抬起脆弱的水眸:“涛涛……”

    </p>

    寒峰领悟,安抚她:“他跟鹿鹿一起,也在李参谋那儿。”

    </p>

    犹豫片刻,她艰难地低头思索半晌,点了点头。

    </p>

    京都的下班高峰期依旧堵得吓人,寒峰开着军区的车过去倒还有特殊车道给他让出来,倒也算畅通无阻,只是这一路太静,但林亦彤知道,京都有什么事都是不会展露在表面上的,明潮暗涌都藏匿在黑暗之处,太阳升起时才会有些重生有些消泯。纤小的身影缓缓坐直身体,去按广播键。

    </p>

    寒峰却敏感察觉,一手猛然捂在广播键上,戒备地看向林亦彤。

    </p>

    突然一笑:“就快到了,别听了吧。”

    </p>

    她漂亮的眼角眉梢透着疑惑,为什么偏不让听?她是当真想听一下,今天的事到底闹大成什么样。

    </p>

    “他呢?”既然消失了那么一整个下午,他要么是去处理这些满天飞的舆论,要么应该是被中央传唤过去听训了。

    </p>

    或许是拿语气里融入了担忧,寒峰依旧笑着看她:“你放心。首长很好。”

    </p>

    好?

    </p>

    好是个什么概念?这种伤心了肯流血都不肯流泪的人,面色无恙就能说他好?

    </p>

    林亦彤觉得微微有些诧异,看了一眼驾驶座上几年来明显成熟许多的男人,突然轻声道:“寒峰,你没有必要对我这样,你跟在他身边不会不知道我们今天有争执,他心情不会好。而不好的原因,不过是他为了我砸机伤人,我却毫不领情。你不必,因他的命令就对我友善,我也有点讨厌我自己,你也会装得好累。”

    </p>

    寒峰开着车,不知怎么心头竟涌起很多不好受的滋味,他知道他衷心护

    </p>

    主,有时都护到有些愚昧的地步了,几年前,他不顾自己只是个勤务兵的身份骂过她,羞辱过她,现在想起应该从那时候起,她觉得他对她是没好感的。

    </p>

    “我没有装,”寒峰道,眼里浸染着许多让人看不透的情绪,看她一眼,“我只是很抱歉,林亦彤。”

    </p>

    “……?”她不解,一双清澈的水眸盯着他看,想看出什么端倪。

    </p>

    “首长说,没人能轻易接受曾伤害过你的人的好。就像同一只手,打过你一巴掌,再朝你伸过去的时候,还想要你怎么样?”他解释,嗓音有些干涩。

    </p>

    哪怕,他是真的掏心掏肺地在好了。

    </p>

    “我们到了。”寒峰不知何时将车开进了狭窄的胡同里面,蜿蜒着抵达一处四合院门前,轻声说道。

    </p>

    ……………………

    </p>

    李参谋家居住在京都最有特色的老城区建筑里,这种地方,林亦彤倒是从没住过。

    </p>

    简单的生活用品看样子都是从公寓里搬来的,全都是她习惯用的东西,包括那个小小的旅行包。

    </p>

    “首长说他会尽快解决,你要是不喜欢在这儿,他绝对不会让你多呆。”

    </p>

    大院里灯亮着,对面房屋里有小孩子咯咯笑着追逐打闹的声音,她小脸轻轻垂下,握紧那个包袋,哑声说:“我很喜欢。”

    </p>

    可是,他呢?

    </p>

    “嗯,那我先走了。”寒峰走出门去,回头朝她晃了晃手,在耳边做打电话的动作,“随时找我。”

    </p>

    还没进门,李参谋就含着笑迎上来,她属于大龄女青年,二十**岁还没有结婚,陪着父母一起住四合院的,独生女,性子却在军队里磨练得很好。

    </p>

    夜里。客厅嬉闹充满童趣的声响一直持续着,林亦彤终于坐不住,走络吗?”

    </p>

    李参谋惊了一下,站起来道:“有啊,不过前些天无线路由坏了,我带你去我房间上?”

    </p>

    “可以吗?”

    </p>

    “当然可以,你来。”

    </p>

    线鼠标就笑着出去了,可等洗着洗着衣服就猛然想起了什么来,“腾”得一下起身,盆子都掀翻了洒了一地水,朝着自己的那间小厢房就奔了去,吓得她妈在后面乱喊乱叫。

    </p>

    ——她怎么能来干什么!她真真是蠢到透顶了!!

    </p>

    果不其然,等李参谋“砰”得一声撞开房门,林亦彤电脑前的画面正巧就停留在那一页,那是一段视频,视频上霍斯然在市政报告厅的一长排桌子前,肃杀挺拔的军装显得威严无比,嘴里冷酷无情地说出的话却正是现在全民都议论纷纷的事情,那一场召集了整个京都所有名家媒体的新闻发布会上,日期是今天下午三点四十分钟,他口头宣布了与云裳的订婚协议解除事件。这事件,引爆了全民关注与话题争议,与她上午时在医院遭到围攻,霍斯然动手打人的视频并排在一起放,标题是“最高军衔者抛妻悔婚,为小三不择手段将妻全家送上法庭!”。

    </p>

    后面,是云菲案子的起源和梳理,处处彰显着霍斯然捏造证据,只为抹黑未婚妻全家,以摆脱其纠缠的恶心事实。

    </p>

    电脑前,那纤小的人儿呆呆坐着,脸上的血色已经尽失,这才知道他消失的这整整一个下午,都去做了什么。

    </p>

    她不过提了一下婚约的事,他竟如此当真?

    </p>

    李参谋知道自己没礼貌,但还是跑过去“啪”得一声就将笔记本盖上了,牵强笑着安慰她:“你不用理,这些反正早晚都要来的不是吗?就是挑的时候不太好,民就是傻蛋,他们都有同情弱势女性的病态心理,觉得肯定是男人为了狐狸精出轨,全天下都是负心汉,甚至还觉得连打官司都是为了逼着退婚才打的,脑子都t抽了吗?你说是吧?”

    </p>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缘来如此情深简介 >缘来如此情深目录 > 第278章 这感觉,很伤很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