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第一百一十六章 大结局
    凤墨儴的耳朵尖渐渐便红,他轻咳了声掩饰道:“沈悠,你可知你接下来要面对什么?”

    沈悠从床上起身,双手绕过凤墨儴的脖子,两人额头相抵,沈悠笑盈盈道:“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会保护我。情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1'51”

    凤墨儴愣了下,随即轻轻笑了,一手绕到沈悠腰间,一个用力便将沈悠抱了起来,“沈悠,我不在的这段日子你有没有给我惹什么麻烦?”

    沈悠眨了眨眼,惹麻烦?她现在就算惹了麻烦也能自己收拾掉好不?况且她一直安安分分做人,她老实的摇了摇头,表示她绝对没有g一件坏事。

    凤墨儴抱着沈悠坐在床边,眼里神se有些深沉,转而他勾唇一笑,伸手摸了摸沈悠的头发,笑道:“没惹事就好,今日我们在这再休息一日,明日便出发如何?”既然沈悠不知道有人喜欢她,他就不点明,反正小家伙眼里只要有他就好,他只希望那个人是个老实的,不然他不介意找他好好谈一下。

    翌日清早,沈悠刚走到楼下,龙轩便急急的冲到她面前,手握住她的肩膀,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才松了口气,沈悠有些哭笑不得,她看着眼睛下方有浓重青黑的龙轩,道:“哥,你这是一夜没睡啊?”一夜没睡,这究竟在做什么事就不得而知了!

    龙轩伸手就在她额头上重重敲了一下,郁闷道:“你个小没良心的,哥还不是担心你,所以才一夜没睡,哎,幸好那只禽兽没对你做什么,不然我是不会放过他的。”言罢,便转头瞪向此时已坐在桌边开始用早饭的凤墨儴。

    凤墨儴挑了挑眉,笑道:“姐夫好。”

    龙轩一口气没上来,一张俊脸变了j变,继而恶声恶气道:“谁准你这么叫我的,只要你和沈悠没成亲,我就不是你姐夫,别乱攀关系。”

    沈悠捂着肚子笑个不停,墨儴这是存心让哥哥今早没胃口吃早饭啊!周遭的一些人有的想笑却又不敢笑,一个个将脸憋得通红通红,伊妙坐在一旁叹了口气,龙轩与凤墨儴斗,明显不是对手,看来还需多加t教才是!

    沈悠一行人用过早饭后便准备出发,出发的时候正巧遇上了苏和一行人,龙轩问道:“你们今天也出发去京城?”<script>s1;</script>

    苏和笑着点点头,龙轩又道:“那便一起吧,多些人热闹些。”

    苏和温和一笑,“那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沈悠上了马车后,凤墨儴也跟了进去,龙轩狠狠瞪了马车一眼才上了马,不过转念一想这样也好,这离京城越来越近,保不准路上就发生什么事,凤墨儴呆在沈悠身边,别的不谈,最起安全是有保障的!

    还有这苏和,当真是一个普通人吗?他还真有点不信。

    苏和的马车行在龙轩他们身后,苏和挑起车帘看了看外面的天se,天朗气清,真是个好天气,他将车帘放下,嘴角勾起一抹薄凉的笑意,缓缓道:“因你前日的鲁莽行为,他们或多或少都已察觉到,不过也该到了动手的日子,成与败不过只是一瞬,所有的一切你可都安排好了?”

    美f人恭敬的跪在一旁,垂着头,“一切都安排好了,请主子放心。”

    苏和淡淡的笑了笑,那笑还没到眼底便彻底消失了,他轻轻摩挲着手背,母亲,你给孩儿的疼痛孩儿始终记得,孩儿也定会为你报仇。

    马车里的气压有些低,那两个孩子都缩在一旁不敢多说什么,他们j乎什么都不懂,但他们却知道如果他们不乖的话那他们便会死,他们还不想死。

    苏和看了那两个孩子一眼,便闭上眼不再说话,美f人也不再说话,只恭敬的跪在一旁。

    行了两日后,队伍行至离京城最近的一个城镇,这个城镇虽比不得京城的繁华,但茶楼酒肆也不少,比之京城也不过是稍逊一筹,这两日下来在路上并没有遇到危险,众人找了间大酒楼便住下了,准备明早再动身,大多数人在心里都松了口气,这离京城不过一段路的距离,应该不会再有危险了,有些人实在是熬不住还点了些酒水来喝,龙轩瞧见了也没有多说什么。

    一行人用完饭便各自回房休息了,沈悠和凤墨儴回房之后两人并没有睡下,而是坐在桌旁,沈悠取了本话本在看,凤墨儴则在慢慢的饮着茶,过了p刻,门被敲响,小二送了热水过来。

    小二走后,沈悠伸手摸了摸水,龇了龇牙,嘿嘿j笑两声,房间里的地上已摆了数十个小木桶,沈悠将水分别倒进里面,然后从怀里掏出一根极细的线,将线的头部分别系在房间的两边,这线不易断,且弹x很大,有点类似于橡p筋,不过与橡p筋也有些区别,这线被她系得很低,沈悠系好后便取了箭用细绳轻轻的拴了,如果今晚有人闯进来,她就不信她虽淋不死他们还s不死他们不成?!

    沈悠将地面上的这些弄好后,这水桶便需要凤墨儴帮忙,在再弄这些之前,她已先与凤墨儴商量好了,凤墨儴在距离窗户和门约摸一尺处,房间的两端用粗神固定住,将水桶用绳子吊在粗绳上,吊的长短不一,但都得保证能够让闯进来的人碰到,从而使水桶里的水全部浇到他们身上。

    今天到了客栈后,大部分人都已完全放松下来,心里的警惕所剩无j,但这对于敌人来说则是个大好的机会,在那些人喝酒的时候,哥哥并没有阻止,想必也是想到了敌人也许今晚回来,他不想打c惊蛇,如若今晚没事的话,那大概直到京城就再也没什么事了!

    一切布置好后,不大的房间里也只有床那边是安全的了,沈悠拍了拍手,满意的上c准备脱衣f睡觉。

    凤墨儴站在床边,愣了下便捉住了沈悠准备解扣子的小手,嗓子有些哑,“沈悠,你g嘛?”

    沈悠的小手被他紧紧握住,一抬眼便瞧见他直直的看着自己,眼里的光亮晦暗深沉,她的心不由得砰砰急跳了两下,咧了咧嘴道:“当然是脱衣f睡觉啊,难道你不睡啊?”

    凤墨儴抓着沈悠的手一下子松开了,他禁不住往后退了一小步,过了半响才低声道:“嗯,睡吧。”他刚刚一时间确实想得有些多了,顿了顿又道:“衣f暂且别脱了。”万一半夜有人闯进来怎么办,他可不想让其他人看见,不过让其他人看见沈悠的睡颜,想想就觉得心里堵得凶!

    沈悠一边笑一边点了点头,凤墨儴一定不知道他刚刚脸上的表情有多丰富,真是个可ai的男人!

    两人和衣而眠,半夜十分,外面一声极细微的声响,屋内床上的凤墨儴立即睁开双眼,他看向怀里睡得正熟的沈悠,伸手在她x前点了两下,继而轻扣床板,冷一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床前,凤墨儴起身,将沈悠抱起,轻声道:“你带她离开。”

    冷一伸手接过沈悠,再离开前忍不住道:“主子,何不让沈悠和您一起面对,属下怕沈悠醒来后会生主子的气!”

    凤墨儴脸上神se淡淡,最终挥了挥手道:“你去吧,小心些。”比起她生日,他更害怕的是她受伤啊!一切的纷争就全都j由他来承担就好!

    冷一不再多说,抱起沈悠走向床背靠着的墙,伸手在墙面上的j个方位点了j下,一声闷响,一道暗门出现在他面前,他道:“主子,请小心!”随即整个人都没入了黑暗,墙面也恢复了原先的模样!

    外面的声响也渐渐变大,夹杂着刀剑之声,凤墨儴所在的屋里亮起了灯光,但他却没有立即出去,这屋里沈悠的布置总不能白费了!

    该来的总会来!

    过了一会儿,门,窗同时破裂,数十个黑衣人闯进屋里,但下一刻,便见数道暗光向他们s去,同时伴随着数道哗啦啦的声响,进来的人就算躲过了暗箭,但无一例外都被浇了个透心凉!

    这一变故使得他们都怔了下,而下一刻,他们的身边已迅速出现数十个笼罩在黑se斗篷下的人,他们之中有的尚且来不及反应便就这样倒地不起,来得及反应的身上也都或多或少带上了伤口,深浅不一!

    暗门合上后,冷一抱着沈悠行了一步,便觉手中有些异样,他垂眸便对上了一双亮晶晶的眸子,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过了半响才有些迟疑道:“你…莫非一直醒着。”

    在黑暗中,沈悠对周围的事物看得不太真切,她抿了抿唇道:“我一直醒着,你放我下来吧。”

    冷一第一次有些不知所措,他并没有将沈悠放下,继续往前走,声音里也有了情绪,“这条地道黑,你看不清前面的路。”顿了顿又道:“主子这样做,也是为你好,你不会生气吧!”

    沈悠低声的笑了笑,“怎会?我若留在那怕也帮不上太多忙,说不定还会给他带来麻烦,我知晓他如此做是为我好,我岂会生日,不然不会显得不识好歹!”

    冷一脚下步伐不停,他总觉得沈悠这话说出来就是生气了,他不懂该如何为主子说些好话,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走了一段时间他便听沈悠问道:“墨儴不会有危险吧?”

    冷一心想她还是特别关心主子的,应该没有太生气吧,他道:“不会有危险,冷字编排的十三个护卫已全部出动。”

    沈悠哼了声,冷一额头上开始流汗,他觉得他现在手中捧着的就是块烫手的山芋,他还偏偏不能扔,主子为ao要将这个任务j给他,他宁可选择打架啊,他现在是知道了沈悠不是生气,是非常生气,主子,您自求多福吧。

    另一边的凤墨儴无缘无故的打了个喷嚏,他摸了摸鼻子,这种不祥的预感是怎么一回事!

    冷一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他不解的问道:“主子点了你的睡x,你为何还会醒着?”

    沈悠又哼了一声,没有答话,事实上,沈悠ai凤墨儴,所以她了解他,她只不过在衣f里多垫了点东西罢了,凤墨儴便没有点上,她虽然生气,但凤墨儴对她的这种心情怕是没有人比她更能了解了,所以她装睡,乖乖的跟冷一进了暗道,装作一切都不知晓。

    屋内的战斗很快接近尾声,凤墨儴迈步出了屋子,客栈上上下下已打成一p,跟着龙轩过来护送沈悠的j乎都是辰谨之带过来的兵,虽然有不少喝了点酒水,但战斗起来的时候却一点也不含糊。

    这时,一群黑衣人往凤墨儴这边涌来,他们这次的目标很明显,就是冲着凤墨儴而来,旁边护着的护卫都已与黑衣人j上手,凤墨儴也与一人j上了手,那人的手背上有一天极长的伤疤,将原本毫无瑕疵的手背破坏得一g二净。

    凤墨儴的武功不低,那人的武功也不弱,打斗时,凤墨儴突然道:“你是苏和。”这语气是肯定的。

    那人的剑向凤墨儴的面门处扫来,凤墨儴迅速后退,身子往后稍仰,那人并没有反驳,只轻笑一声:“何以见得?”

    凤墨儴淡声道:“因为你在第一次见我的时候便掺杂了敌意。”顿了顿,又补充道:“莫非你自己没有发觉到?”

    众护卫总觉得主子这话听

    上去怎么都像是故意在刺激敌人,只是这打斗时刺激他合适吗?!

    那人又笑了一声便直接承认了:“不错,我确实是苏和,不过就算你察觉了又如何,今日我必要取你x命。”

    凤墨儴倒是不慌不忙的接下所有的招式,缓缓道:“果真是你,我刚刚所说的不过是炸你而已,对于我们第一次见面,其实我没有太多印象。”

    众护卫完全可以肯定主子现在就是在刺激敌人,他们在心中泪流满面的同时又深深的被他们家主子给折f了,真不愧是他们家主子啊,打架的时候还有功夫气别人!

    两人的打斗越发激烈,突然从苏和的袖子里飞出两道暗光,凤墨儴瞳孔一缩,只得往后退,迎面而来的是两条se彩斑斓的蛇,很显然是带着剧毒的。

    凤墨儴的脸se有些不好看,对于蛇这种东西,惧怕谈不上,但他却觉得恶心得紧,他根本就不想用剑去触碰他们,所以只得尽可能的闪躲。

    苏和冷冷一笑,除非他一下子将这两条蛇杀死,不然它们会一直追着他,只要他被咬一口,他就不信他不会死,他今日就要将以往所受之辱通通找回来!

    漓瑾一直没有参战,他抱着团子坐在一旁看着,可奇怪的是没有一个黑衣人往他跟前凑,其实刚开始也并不是没有,只不过只要靠近那个桌子一丈之内,他们的脚就仿佛在地上生了跟,随即便是从脚底板升起的彻骨的痛意,漓瑾的周围已倒下了一圈黑衣人,再之后就没人往他跟前凑了,反正他们真正想要了他命的人是凤元国的端王,这人既然不cha手,那他们不动他便是,这人主子派人跟他们说过,是个极其厉害的神医,他如今不cha手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个好处。

    当漓瑾瞧见那两条蛇时眼睛一下子亮了,比之之前那条巨蟒来说,这两条蛇不知要好上多少倍,简直就是蛇中的宝贝啊,他低头摸了摸团子的头道:“团子,师父有事要离开一会儿,你一个人呆在这不要动,他们进不来,害怕吗?”

    团子摇了摇头,“团子不害怕,只不过团子又想喝酒了,怎么办?”

    漓瑾愣了下便笑了起来,伸手捏了捏他的鼻子,“你个小酒鬼,等师父将那宝贝抓过来便取酒给你喝,你要乖乖的,知道吗?”<script>s1;</script>

    团子鼓了鼓腮帮子,脑袋点了两下。

    漓谨这才起身往凤墨儴那边走去,一边走一边皱眉道:“凤墨儴,你小心点,可别将它们给伤了,那可是宝贝啊,你要是敢伤它们一点,之前沈悠欠下的债我便十倍要回来。”

    凤墨儴拿着剑的手抖了抖,他冷声道:“你若是不想我将它们剁成j段,那你脚下的动作便快些,迟了我可不敢保证。”

    苏和的脸黑得不能再黑,剑柄被他握得咯咯直响,杀招尽现,而有些黑衣人见漓瑾出了那个圈子,便立即向他杀来,漓瑾冷笑一声,袖子一挥,周围的黑衣人已倒下一大半,但还有不少依旧清醒,漓瑾一边闪躲着一边道:“没想到闻了我研制出来的迷y还不倒,你们的主子将你们培育得不错嘛!”

    他话语里带着些微的漫不经心,眼里的寒意却是越来越盛,苏和果真会用y使毒,如此看来功夫还不浅,这人倒也不失为一个知己,如若什么都不谈的话,可惜的是他要他挚友的x命,他可不想看着他挚友的x命丢在这里,不然他以后从哪里来银子!

    漓瑾因医术厉害众人自然也就忽略了他的武功,此时看来才觉他武功也不低,尤其是脚下的功夫,j个移步间人已来至凤墨儴身边,凤墨儴除了要应付苏和外还需应付蛇,那两条蛇他自是没有动一分,只见他将手往前一伸,待缩回来时手中已多了两条蛇,蛇的七寸被他牢牢的捏住,“谢了。”漓瑾得到了宝贝便往回撤,这话也不是对凤墨儴说的,而是对苏和说的。

    在刀光剑影下,漓瑾能轻易的毫发无伤的将蛇捉住,可见他的功夫不仅不低,更算的上是个高手,苏和脸se更加不好看,凤墨儴冷笑一声,之前因为沈悠在他身边,他有万般顾虑,如今他确是什么都不怕了,手下挽起一个剑花,苏和下意识的去挡,下一刻他只觉脖子上一凉,瞳孔猛的一缩,手下的动作也完全停住了。

    凤墨儴淡淡看着他,眼里没有多余的情绪,他冷声道:“如果你们不想你们的主子现在就死的话,就放下刀剑。”

    一时间客栈上上下下都静了下来,紧接着便是乒乒乓乓的落地声,凤墨儴道:“我的命还轮不到你来拿,你输了。”

    苏和还有些恍惚,他不明白为何自己一个恍神间,那人的剑已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为了今天,他明明努力做了很多,为何…为何还会失败,难道他所做的所有的一切不过是场笑话罢了,他低低笑出声来,笑声越来越大,整个人都显得有些癫狂!

    黑衣人都弃了自己的武器,有些惊愕的看向自己的主子,凤墨儴蹙了蹙眉,“你们把他带下去,明日随我一同回京,我倒他究竟是何人!”

    离得近些的两个护卫立马过来,一个手刀就要劈向苏和的后颈,就在这时,一道尖锐的nv声伴随着孩子的哭声划破整间客栈,“住手,快放了主子,否则我便将这两个孩子给杀了!”

    众人一时间都向声源处望去,便见二楼的楼梯口一个美f人正一手抓着一个孩子,那长长的指甲正抵在他们的喉咙处,只待她手下一个用力,便刺穿他们的喉咙!黑衣人不由得大喜,苏和则挑了挑眉,脸上带着笑意看向凤墨儴,等着他做出什么反应。

    龙轩忍不住大骂道:“无耻,你们还是不是人啊?”

    美f人笑着啐了一口,“这两个孩子可都是凤元国的子民,他凤元国的端王殿下都不急,你一个龙潜国的大皇子急什么。”言罢,美f人转向凤墨儴,笑盈盈道:“端王殿下,您换是不换?”

    凤墨儴收了剑,但站在苏和身旁的两个护卫却还是牢牢的压制住了他,美f人见他不答话,一时间有些焦急,扬声道:“你究竟是换还是不换,休要妄想拖延时间,只要我将指甲多送一分,这两个孩子的命可全没了。”

    凤墨儴还是不答话,他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下一刻美f人只觉喉咙一紧,眼睛瞪得大大的,整个人已是没了生息,她整个人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露出后面站着的高大男人,下一刻,从客栈外走进来一个身穿白se锦袍的男子,正是右相府的大公子玉明润,而那高大的男子则是一直跟在静王凤墨雅身边的武人。

    原本以为有了转机的黑衣人一下子都呆住了,这高大男人太过危险,能不让人察觉移至他人的身后,单这一点,就说明了他语无次的强大,这一刻,他们都知道了他们输了,彻底的输了,他们如今所希望的就是能放了他们或是杀了他们。

    那两个孩子本来只是在小声哭泣,如今知道自己没了危险,便再也禁不住一pg坐在了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苏和的眼里没有一丝波澜,他任由着护卫将他压了下去,而有些黑衣人则当场拾起地上的剑就自杀了,不曾自杀的或没有自杀成功的则一并被压了下去,这一场刺杀总归是有惊无险。

    玉明润走上前来,对凤墨儴行了礼,“端王殿下,可不要忘记我们之间的j易。”

    凤墨儴淡淡道:“这是自然,但我也希望你能说到做到才好!”

    玉明润轻轻一笑,“请端王殿下放心。”

    少九自见了武人后便有些跃跃yu试,那是对强者的渴望与憧憬,还有挑战,他手中的匕首直直刺向武人,武人手一伸便接了过来,随即看向少九,少九抬了抬下巴,挑衅的看着他,武人沉声道:“你小子武功不错,我可以陪你过过招。”

    少九轻嗤一声,“哼,还不知道谁最后会赢呢!”

    武人摇了摇头,“我说的是实话,你现在确实打不过我,不过将来说不准!”

    少九知道他说的是事实,不过谁让小爷年轻,年轻就是资本,他道:“废什么话,快点。”

    武人看了看客栈里的情况,若是接下来还在客栈里打的话,恐怕这客栈将近两个月都无需再开张了,他道:“出去打。”

    少九道:“爽快!”

    两人很快出了客栈,龙轩来到凤墨儴身边问道:“我没事吧?”

    凤墨儴摇了摇头,“无事,我已派冷一将她送走了。”

    龙轩松了口气,伸手拍了拍凤墨儴的肩膀,道:“这次算你做了件对的事。”言罢打着哈欠准备回去好好睡上一觉,这大半夜的打架真不是人g的事,偏偏外面现下还有两个打得正火热的人,哎他理解不了。

    将客栈快速收拾了一番后众人便回去休息了,凤墨儴回到房间躺下,刚躺下便觉不对,被窝里何时多了个娇软的身子,他立马起身,冷声道:“谁?出来。”

    被窝里半响没有动静,凤墨儴一贯风轻云淡的面容也不由得往下沉了沉,立在原地立了半响一转身便出门去了。

    待门一关,一个脑袋立马就从被窝里钻了出来,正是原本被冷一带走的沈悠。

    沈悠嘿嘿j笑了两声,谁让他擅自做主就让冷一将她先送走,如今让他睡一夜外面也算给他一个小小的惩戒,他记得这客栈里所有的客房都是满的,以凤墨儴的那个x子是决计不可能跑过去和别人挤一个房间。

    隐在暗中的冷一无缘无故打了个冷颤,没想到主子的报应来得这么快,他只当…什么都不知道。

    翌日清早,龙轩的等人在用早膳的时候,沈悠打着哈欠下了楼,一时间客栈里所有人都静了下来,表情都有些呆愣,也包括凤墨儴。

    龙轩将嘴里的馒头咽了下去,问道:“沈悠,你怎么在这儿?”凤墨儴不是说已经派人将她送走了,他疑h的看向凤墨儴,发现他眼里竟也带上了一丝疑h,龙轩眼睛一转便笑了,这其间的事他大抵也想到了一些,不愧是他的,他得意道:“沈轩,坐到我这边来用早饭。”

    凤墨儴的脸se哗的一下就黑了,不过只一瞬便恢复了原先的模样,甚至脸上带上了寂寞委屈的神se,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沈悠,手中的早饭也停了下来,那架势大有你不过来,我今儿个就不用早饭了。

    沈悠手心里溢出点汗,她在心里默念无视他,无视他,无视他,可还是禁不住往他那又看了一眼,随即小心肝砰砰急跳了两下,对着龙轩笑了两下便坐到了凤墨儴的身边。

    龙轩开始捶桌子,这没出息的真是他吗?!

    沈悠坐到凤墨儴身边后便目不斜视的开始吃早饭,凤墨儴则殷勤的给她夹菜。

    凤墨儴脸上的笑意也越来越深,他小声道:“昨日那被子里的人是你吧,你还得为夫在下面坐了一夜,回去可要好好补偿我。”

    沈悠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伸手就掐了凤墨儴一把,凤墨儴脸se僵了僵,沈悠恶狠狠道:“吃饭

    ,昨日本来就是你不对,你还有理了,还想要补偿,想都别想,以后我们各睡各的。”

    凤墨儴心想这怎么可以,他这等了、熬了这么长的时间,他继续道:“可回去后我们便会成亲,那洞房…”

    不待凤墨儴说完,沈悠便狠狠踩了他一脚,“没门儿,你给我睡地上。”

    凤墨儴讪讪的摸了摸鼻子,也不敢再多说什么,不过洞房之夜睡地上是绝对不可能,到时候装装可怜就好了,小家伙就是心软。

    两人平安无事的用完早饭,氛围还算比较温馨。

    用完早饭后,一行人便启程回京,将近到了晚间才到达端王府,而护送的队伍则住在了安排好的别国使馆,这一晚,凤墨儴为了洞房之夜在地上睡了一夜。

    在两国皇上同时发布两国联姻时,这婚事便已开始c办起来,翌日沈悠刚起眼睛便往地下瞄,可竟然没瞧见凤墨儴,她有些迷糊的眨了眨眼,外面传来敲门声,“公主,你醒了吗?”

    听这声音好像是春红的,沈悠抿了抿唇笑道:“醒了,进来吧。”

    “是。”外面应了一声,紧接着门被打开,一贯人手中拖着托盘走了进来,沈悠一下子瞪大了眼,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春红第一个进来一下子便瞧见了还坐在床边上惊愕的看着她们的人儿,也愣了下,随即便笑开了,“发什么呆啊,今日可是你成亲之日,自是从现在就要开始梳妆打扮。”

    沈悠也笑了,她站起身走到春红身边,“春红姐。”<script>s1;</script>

    “哎。”春红笑着应了一声,随即道:“以后你可不能这样叫我了,我也该叫您王妃了。”

    沈悠皱了皱鼻子,“我当奴才的时候你便待我好,我叫你一声姐姐你也是受得的,好久不见,春红姐,我瞧着你这脸se红润,满面红光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啊。”

    春红笑着让她坐在凳子上,一旁的丫鬟便过来替沈悠梳妆打扮,春红的语气里夹杂上了nv儿家的羞涩,“我嫁给小成了。”

    沈悠愣了下便笑开了,随即真挚道:“我祝你们幸福。”

    春红抿着嘴笑开了。

    从外面传来一阵声响,紧接这便传来脚步声,脚步声到了门外却停住了,随即探出了一颗小脑袋,沈悠笑着唤道:“筱唯。”

    筱唯红着脸点了点头,这才走了进来,他后面还跟着一个小尾巴,正是团子。

    筱唯和团子来了后便坐在了沈悠的对面,两个人都用手撑着下巴看着沈悠,他们还从未见过给新娘子是如何化妆的,心里实在是好奇得紧,沈悠大大方方的让他们看。

    这半个时辰过去了,依旧还在弄,沈悠有些忍不住了,这时辰也太长了点吧,她咳了咳道:“还没好吗?”

    春红笑道:“快了快了。”

    沈悠重重的叹了口气,又过了半个时辰才终于收拾好了,沈悠吁了口气,也终于知道春红口中的快了就是半个时辰啊。

    团子揉了揉眼睛,笑道:“姐姐真好看,我以后长大了也要娶姐姐。”

    “团子,你要和我七哥抢媳f还n着点。”门外传来一道带着笑意的声音,随即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件极其s包的锦袍。

    凤墨曦和墨玉先后踏了进来,两人看向沈悠,随即毕恭毕敬道:“七嫂。”

    沈悠:“……”她还是不说话的比较好。

    凤墨曦将沈悠仔仔细细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才道:“这打扮下来倒还真不错,比得上我那些个红颜知己。”

    沈悠想拿桌子上的茶杯砸他!

    墨玉也点了点头,他不是认同凤墨曦的观点,只是觉得沈悠如此看来倒也真真正正是个大美人儿!

    团子鼓着腮帮子看向凤墨曦,n声n气道:“笨哥哥,我肯定会娶沈悠姐姐的。”

    凤墨曦脸上神se僵了僵,随即走过去狠狠捏了捏团子的脸蛋,“不许叫我笨哥哥,不然不给你银子,还有啊,你长大后,沈悠都老了,这人老了之后脸上就会有皱纹,你说能好看到哪儿去,你既然喜欢沈悠姐姐,要不然等她和七哥有了孩子后你娶了他们的孩子如何?”

    团子想了想觉得可行便点了点头。

    沈悠面无表情的来了句,“万一是男孩儿呢?”

    凤墨曦呆了下,讪讪道:“只要团子不介意就行。”

    沈悠:“……”她让墨儴来收拾他!

    沈悠从起床起就没有吃过一粒米,肚子肯定是饿了,偏偏团子和筱唯还当着她的面在吃,她一只爪子刚伸出去便被春红拍了下,春红笑道:“现在可不能东西。”

    沈悠心想,等你们都出去了她再吃,在她前世那个时代,可不存在不能吃东西这种习俗。

    接近正午的时候,龙轩和伊妙也过来了,龙轩过来后,屋子里的人便都出去了,一眨眼的功夫屋子里只剩下龙轩和沈悠。

    龙轩笑道:“你今儿个就要出嫁了,哥也没有特别贵重的东西给你,哥只希望你能获得幸福,还有记得多回娘家来看看。”

    沈悠笑着点了点头。

    龙轩轻轻抱了沈悠一下便将她放开了,“我一直觉得我当初从宫里逃出来是对的,不然我可找不回你这个没出息的。”他顿了顿又道:“你也知晓伊妙管我管的比较严,但我也是愿意被她管的,伊妙怎样对我,你就怎样对凤墨儴,彪悍点,不然你被他吃得死死的可太丢我的脸了,知道吗?他要是敢欺负你,你就休了他,龙潜国有大把大好的男儿在等着你。”

    沈悠的鼻子有些发酸,她点点头,道:“谢谢哥,哥你对我真好。”谢谢你一直对这个任x的迁就!

    龙轩从袖子掏出一个纸包,里面是j个热腾腾的包子,他递给她道:“傻瓜,我这个当哥的不对你好还有谁对你好,我可比凤墨儴对你好多了,饿了吧,快吃,不过你吃相可要文雅点,要不然可白白糟蹋了这精致的妆容了。”

    沈悠先被龙轩的前一句感动的泪眼汪汪,接着后一句就让她哭笑不得,她将纸包接了过来,笑道:“我吃东西一直很文雅,而且我这个新娘子漂亮吧。”

    龙轩点点头,“确实,谁让你长得像我呢。”

    沈悠:“……”她咬了一口包子,觉得今儿的包子是她吃过最香的,最好吃的,从胃一直暖到她的心。

    待沈悠吃完后,龙轩便将残渣都收了起来,然后道:“这味儿太浓了,哥替你想想办法。”

    他瞥见梳妆台上放着的胭脂,嘿嘿一笑,拿起来便在屋内洒了一通,一时间满屋子的胭脂味儿,将那包子味全都掩盖了下去,“我走了,待会儿凤墨儴可得敬我茶,一想到这我这心里就舒坦多了。”

    沈悠笑着点点头,将龙轩送出了屋。

    吉时很快就到了,这应该走的过场倒是一样也没有,只是沈悠原本应该与龙轩他们住在大使馆,不过凤墨儴却一下子就将她带到了端王府,先前他两的事周遭的人或多或少都知晓了,到此时也没人多说什么。

    j乎朝堂上无论是高官还是官品比较低的官员都来祝贺,皇上和太后也来了,太后如今知晓了凤墨儴身上的蛊毒早已经解开了,再也不敢多说什么,对于当初她鲁莽说出她不是他的亲生母后这件事,到如今她都后悔不已,她已经没有什么能够拴住凤墨儴的了,只希望他不和自己的儿子抢皇位。

    皇上和太后来到端王府门外,皇上是进去了,但太后却被拦了下来,她脸se有些难看,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皇上也停下脚步,看向府外拦着母后的人,脸se也沉了下来。

    府外的下人立即跪了下来,恭声道:“回禀太后,奴才也只是听候主子的命令,主子吩咐下来不让太后进去,奴才们也没办法,还望抬手t恤奴才们,不然让奴才们难做。”

    太后冷哼一声,“滚开,哀家参加儿子的婚礼,还有何错不成。”

    下人们只道:“太后请回。”

    端王成亲是大事,在京城也闹得轰轰洋洋,府外早就聚了一堆的百姓,大胆的还送上了自己的薄礼,虽然与那些官员的完全比不得,但却也是他们小老百姓的一番心意,如今他们看这太后被拦在府外,奇怪的同时又禁不住猜测这母子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太后的脸se也越来越难看,皇上凤墨轩沉声道:“你们还不让开,朕就不信七弟真下了这道命令。”

    下人们不动就这样跪着,这时一个样貌平凡至极的人走了过来,对皇上和太后行了礼,声音不大,却足够让皇上和太后听进去,“太后是不是我家主子的生母,想必没有比太后更清楚的,若是太后不想闹的太难看,那今日便请回吧,我家主子若是见了你,会坏了心情,今日是他的大喜之日,还望太后成全。”

    太后一张脸颜se变了j遍,终究咬着牙道:“哀家头有些疼,需回宫歇息,今日就由皇儿将哀家那一份也带上,回宫。”

    皇上凤墨轩袍子一甩,往里走去,脸se难看至极,他今日和母后来就是想讨好与他,没想到到了这竟被如此戏耍,实在是可恨,可偏偏他如今还什么都做不得。

    不论是府内的人还是府外的人j乎都知晓了太后过来而被拦在府在的事,一时间众人心中的心思各异,也许,这该来的也快来了。

    沈悠由人搀着到了正厅,随即j由到了凤墨儴的手上,当她的手背他牢牢握在手上的那一刻,她的心定下来了,先前的些微慌乱无措全都消失不见,这一刻,她找到了归属感,一种名为温暖的幸福感觉包围了她。

    龙轩坐在高堂之上,接过凤墨儴敬过来的一杯茶,心中说不清究竟是什么滋味,最终他喝了茶,道:“好好待我。”

    凤墨儴挑眉,“一定。”

    皇上凤墨轩都没能坐上那个高位,原本不满的情绪已是到了顶端,就差一个缺k爆发出来,不过到最后他还是忍了下来。

    凤墨儴一圈酒敬下来,人已带上了点醉意,众人也不再闹,只放他离开,待凤墨儴行到后院,脚下原本虚浮的步伐渐渐稳定下来,眼神清明,哪有半分醉态,他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来到新房前,推开门便走了进去。

    屋内原本是该有喜娘和丫鬟呆着的,只不过都被沈悠想办法赶出去罢了,所以当凤墨儴推开门进来的时候,沈悠正将一个果子咬在嘴里,她惊诧的看向门口那俊美入神般的男子,牙齿一用力,果子便咕噜咕噜掉在了地上,一张俏脸涨得通红,过了半天才?br />

    n溃骸澳恪阍趺凑饷纯炀屠戳耍拷徘耙膊恢惹酶雒拧!?br />

    凤墨儴低低的笑了,笑声中带着难以言明的愉悦,他将门关上,走到沈悠面前,随即躬下身,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继而便含住了她的唇瓣,细细品尝,他满足的叹了口气,觉得如今他才是要醉了。

    沈悠双手揪住他的喜f,显得有些无措,在唇齿间呢喃道:“等…等,还未喝j杯酒。”

    过了半响,凤墨儴才意犹未尽的放开他,他嘴角挑起一抹笑意,配上这红se的喜f,邪魅勾人尽显,沈悠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凤墨儴的笑声低低的散开,笑道:“想不到娘子比为夫还心急,放心,为夫马上就满足你。”

    沈悠红着脸瞪着他,“你…你胡说什么。”

    凤墨儴笑看着她,取了酒水过来,j杯酒喝下去之后,沈悠的脸除了通红之外便没了第二种颜se,凤墨儴将他头上的发饰一一取了下来,取完后伸手拉过她便将她紧紧抱在了怀里,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的骨r里,又低声轻叹了一声,“娘子,你实在是太美了。”

    沈悠的脑袋埋在他的怀里,幸福甜蜜的笑了。

    这一夜,两人极尽缠绵,待到后来,沈悠的声音里已是染上了哭腔,但凤墨儴却是忍了太久,也想了太久!

    翌日沈悠直到正午才醒过来,而凤墨儴却也早早的便醒了,又或者说并未睡,只是贪恋的看着她,直到她醒来。

    沈悠只动了一下,便觉浑身酸软得厉害,使不上半点力,她睁开眼便对上了一双带着浓浓笑意的眼眸,顿时脸涨得通红,过了半天才小声的挤出一句话,“你…今晚不许在和我睡了。”<script>s1;</script>

    凤墨儴亲了亲她的唇,笑道:“昨晚是为夫的不是,为夫向娘子赔罪,今晚为夫绝不扰娘子。”顿了顿他又可怜兮兮道:“若是让他们知晓娘子不让为夫进门,为夫可一点脸面都没了,娘子你舍得吗?”

    沈悠扁了扁嘴,妥协道:“你说话算数啊。”

    凤墨儴立马笑了,“一定。”言罢,他的手便摸上了沈悠的小腰。

    沈悠的神se立马僵住了,她现在腰还疼得慌呢,她警惕道:“凤墨儴,将你的爪子拿开。”

    凤墨儴又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我只是帮你揉揉而已,你想哪儿去了。”

    沈悠:“……”他这算欺负她吧!啊!

    过了半响,沈悠才道:“我们起来吧,这都要到下午了。”

    凤墨儴笑着点点头,先起了,他道:“你先别起,我将热水弄进来,你好好泡一下。”

    沈悠用露在被窝里的小脑袋点了两下。

    凤墨儴出了屋子,立马有小厮过来询问,他摆了摆手,直接去了厨房,就算是nv人看了沈悠的身子,他都无法否认,他也是嫉妒的。

    端王府内一p安详宁静,但宫中却已是掀起来惊涛骇,凤墨泽早就选在今日b宫,一切原本都是顺风顺水,只是当他到了宫中时,他才发现这就是等着他自投罗的一个圈套。

    禁卫军将他带领的军队团团包围,四处的墙头上都趴着弓弩手,只待他一动便被s成刺猬。

    原本即将得到的皇位,原本万无一失的计划,顷刻间便化为灰烬,他想不通为何此刻会有人埋伏在此地,莫非他的身边有细作,他的心一时间如掉入冰湖里,冷得直打颤!

    将他们包围起来的禁卫军缓缓分了开来,一位身穿白se锦袍的男子走了出来,凤墨泽瞳孔猛地一缩,不敢置信道:“玉明润,你怎么会在这?”

    玉明润手中的扇子有节奏的敲击着掌心,他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我为何不能在这?如今你已不是王爷,而是逆臣贼子,我作为刑部长官,拿下你是我的职责。”

    凤墨泽手中持着的剑终于落了地,他道:“呵,你为何会知晓我的计划。”

    玉明润把玩着扇尾的流苏,“要想知道并不难,我这人最会做的便是用刑b宫,可不是身t上的,而是物质上的。”顿了顿他又道:“你还是乖乖投降的好,如今你的q儿可都在我府上喝茶,我并不想杀你。”

    跟着凤墨泽冲进来的所有士兵全都放下了手中的兵器,禁卫军将他们全都压了下去,凤墨泽在经过玉明润身边的时候,突然问道:“皇上呢?或者我该问前代皇上呢?”玉明润只不过是刑部长官,根本没有这么大的权,除非是他辅佐的人掌了权?这兄弟排下来,他也只能想到那个病痨子凤墨雅了,呵,真是没想到到最后赢的竟是那平时无声无息看上去不会咬人的病痨子。

    玉明润笑道:“皇…现在该说大皇子了,他很好。”随即他冷声道:“将庆王压下去。”

    此时皇上凤墨轩的寝宫内已被层层包围,而凤墨轩则坐于桌前,两边皆是士兵,他的对面正坐着凤墨雅。

    凤墨轩额头上尽是汗,他的嘴唇有些发抖,哆嗦着问道:“四弟,你这是什么意思?”

    凤墨雅眼下的泪痣越发妖娆,他勾唇一笑,“我是什么意思你不明白,这空白的圣旨还有这玉玺都放在你跟前了,你还不明白,嗯?”

    凤墨轩的心抖个不疼,他怎么就一直没有算到他一直窥窃他的皇位呢,他和母后都认为七弟最有可能,谁想竟是这一年到头不在京城的病秧子。

    他心一横道:“想要朕传位给你,想都别想,有本事你就一下子杀了朕,你杀了朕,你继位也是要担上杀兄的骂名,哈哈。”

    凤墨雅狭长的双眼里闪过一丝狠戾,随即便隐了下去,他一点也不生气,他缓缓道:“如果皇兄能够老老实实的按照我说的办,我原本也是打算让皇兄和你的母后就这样享受荣华富贵的活下去,这你若是不照我说的办,那我也只有先将你杀了再说,这后世说什么与我何g,到那时我已是一堆h土罢了,只可惜皇兄要英年早逝了,真是可惜啊可惜。”

    凤墨轩额头上的汗流的更快,凤墨雅也不着急,他隐忍了这么多年,如今不过这么一时半刻,他等得起,他也愿意等,过了p刻,凤墨轩便咬牙道:“朕写,你可要记得你说过的话。”

    凤墨雅挑了挑没,随即便笑了,“这是自然,只是皇兄可莫要在自称朕了,这会让别人误会的。”

    ——

    很快,皇位传给静王凤墨雅的诏书便下来了,昭告天下,一时间,老百姓们哗然,这场政变太快,他们还来不及反应就已经结束了,随即便是新皇登基。

    凤墨儴早就知晓此事,而沈悠知晓此事的时候正在用饭,她挑了挑眉,随即戏谑道:“相公,你不是说要以江山为聘吗?如今这江山已经被别人先下手了,这可怎么办?”

    凤墨儴伸手将她嘴巴沾着的米粒拿掉,笑道:“若是娘子想要的话,那我便为你拿回来,娘子是想要跟我云游四海还是想要这江山?”

    沈悠笑得一脸狡黠,“我若是两样都想要呢?”

    凤墨儴一把将她抱起,“这也行,不过你再要这两样之前得先要了为夫才是。”

    沈悠:“……”抡起拳头便捶了他一下!

    ——

    三日后,新皇登基大礼,而京城外的十里长亭,则停着三辆豪华的马车,凤墨曦苦着脸道:“七哥,我和你一起走吧。”

    凤墨儴摇了摇头,“你跟着我去作甚?”

    沈悠补充了一句,“难道你舍得抛下京城的红颜知己?跟着我们可没有美nv哦!”关键是墨玉是无法离开的,若是凤墨曦一离开的话,墨玉恐怕会孤独吧!凤墨曦也正是因为知晓这一点,众人商议离开是他才没有说要一齐离开。

    墨玉看向凤墨儴和沈悠,笑道:“你们多加保重。”

    凤墨儴点了点头。

    离别,说的话越多只会越不舍,越难过,凤墨儴不yu多说,和沈悠上了马车,这一去,不知何时才会回来。

    漓瑾下看着凤墨曦和墨玉,笑道:“放心,我们会回来的,只怕到时候你不欢迎。”

    凤墨曦道:“只要你不要一回来就去我府上搬银子就成。”言罢,众人不由得都笑了起来,一时间离散的悲伤氛围稍稍淡了些。

    风无霜也与他们说了j句,便各自上车上马,龙轩和伊妙也与他们一同出发,只是他们需要回龙潜国,这同路不过只是一时,终究会分道扬镳,不过他们相信沈悠他们一定会来龙潜国。

    马车渐渐往前方行去,凤墨曦突然喊道:“七哥,七嫂,你们可一定要回来啊!”

    风声渐渐将声音吹散,不过凤墨轩还是听到了沈悠的回答,“那你就快些娶个媳f吧!”

    离别,并不意味着再不相见,他们都期待着下一次的相聚!

    马车上,凤墨儴将沈悠抱在怀里,下巴抵在她的颈窝间,“娘子,我们要个孩子吧,嗯?”

    沈悠脸se绯红,伸手拍了拍他,然后j不可闻的点了点头,她忽而想起什么,“墨儴,我们何不趁此机会寻找你娘?”

    凤墨儴轻轻一笑,“不必了,我只要知道我娘还活着就行,若是她想要见儿媳,大概会来看我们吧。”

    沈悠点点头,然后她不满道:“凤墨儴,你能不能不要在我耳朵边说话,怪痒的。”

    凤墨儴略微直其身子,委屈道:“那好吧,既然娘子不喜欢这样,那我就做我们两人都喜欢的事。”随即便俯身吻了下去。

    沈悠:“……”我哥说的没错,你就是个禽兽啊!

    ——

    皇宫中,凤墨雅站在高处俯瞰着宫墙,他终于得到了这个天下,可是…好像…有一块地方始终是空着的。

    玉明润站在他身后,凤墨雅突然道:“明润,他们走了吧?”

    玉明润道:“已经离开了。”

    凤墨雅伸手摸了摸眼角的泪滴,低声道:“明润,你可有喜欢过一个人?”

    玉明润愣了下,随即轻笑了声,道“有。”自从在那个墙头见到了那个笑得如花般的nv子后,他便是喜欢上了吧。

    ——正文完——

    ------题外话------

    终于大结局了,林子也爬出来了,有纸想看番外么,想看的留言哦,坏笑,最后么么哒!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诱妻我的亲亲小娘子简介 >诱妻我的亲亲小娘子目录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大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