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vip卷 番外七 我也想当新娘子
    挨儿子打,任子滔也不敢刺激他儿子,脾气倔着呢,属于顺毛摩挲的那种类型,这是个小祖宗。

    任子滔装作受伤:“你不爱我了吗?儿子,你真的不爱爸爸了吗?”

    “我?”小鸥咧着嘴哭,眼泪更是不要钱的往下掉,无助地搅动手指哭了几十秒,忽然张开双臂扑进任子滔怀里:“没有!”

    任子滔抱住小鸥哄,轻抚后背:“那你现在可以告诉爸爸,你怎么了嘛。”

    “你们都陪妹妹。”

    “妹妹小啊。”

    “可我也不大啊。”

    任子滔好笑地点头。心想:得,这又不是嚷嚷自己都四十斤了,三岁半了是小男子汉啦,让妈妈必须得听他的留长头发,穿什么什么样的裙子的时候了。

    小鸥八爪鱼一样扒在任子滔身上继续控诉:“你们不喜欢我了,都喜欢妹妹。”

    “胡说。难道你忘了?你像妹妹这般大的时候,我们也是天天这样陪你。爸爸妈妈背着抱着你去上班,没办法的。妹妹要喝奶,妹妹得总去打针,多可怜。妹妹说话走路还不利索,她那么小,只能这样,得靠爸爸妈妈牵着手。”

    “不是的,不是的,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你是哥哥,小鸥是男子汉。”

    “又是这话,我不要当哥哥,也不要当男子汉,我真是受够你们了啊。”

    任子滔强忍住笑,使出杀手锏,打岔,把住儿子的小脑袋认真道:“听我说,爸爸喜欢小鸥,妈妈更喜欢小鸥。”

    三岁半的娃哽咽着顿住,被眼泪洗过的清亮眸子紧紧地盯住爸爸的眼睛,敏锐地寻找说那那话是真是假。发现好像是真的,爸爸突然对他表白,又怪不好意思的。

    用爸爸的肩膀蹭哭出来的鼻涕。一边蹭一边含糊道:

    “可我觉得,你们就是没有陪我,都不陪我玩。我想要做的,你们都没有认真听过。”

    任子滔心累,不好糊弄了,好奇道:“那你想要做什么啊?”

    “我?”

    “对啊,你不说,我们怎么知道。”

    给小鸥逼问的,一着急冒出东北口音了:“你冷不丁的问,我这该从哪嘎达说起啊,哭懵了都。”

    “那就说说,你现在最想最想的吧,爸爸先听听。”

    “我想让你陪我去坐大车。”

    “什么大车,地铁啊?”任子滔一愣,赶紧唬弄道:“儿子,咱家这不通地铁,咱这地方是郊区。你这个时间出去,晚上回来就没车了。天黑了,咱怎么回来,对不?”

    “不对,走回来。”

    “你不可能走回来的。”

    “我能,妈妈说,不试一试怎么知道自己能不能。”

    任子滔知道他儿子轴劲上来了,这点特随江男:“可我们还没吃饭。”

    任小鸥立即扭头,正好看到不放心他的林雅萍,招手安排道:“奶奶,给我带糕糕,给爸爸的也带上,把我包包拿出来。奶奶快点啊,妈妈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任子滔心累:媳妇啊,你到底都教了儿子什么啊。

    “爸爸,你不是说爱我吗?带我去坐大车。妈妈说,不要听人说什么,要看人怎么做,我现在就很想很想,我告诉你了噢。”

    “我……”

    “爸爸,妹妹还很小很小的时候,你陪我坐过,完了再没陪我坐过。”

    任子滔突然就拒绝不了了。

    确实,就是那次给他坐怕了,来回的在地铁上坐了两个多小时,给他都要转懵了,儿子没咋地。他儿子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打小就对小汽车不敢兴趣,就喜欢挖掘机、公交车、地铁、火车。

    而且刚才的控诉说的对,自从有了闺女,别说没陪儿子坐地铁了,他是已经好久没陪儿子连续玩超过两个小时。

    没办法,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不是偏心,是那个小,就会更让大人们不放心,得多照顾,更吸引他和江男的注意。

    任子滔抱起小鸥:“妈,去装点心吧,再给我们拿个水壶,带点水果。”

    林雅萍不放心:“就吃那个?这个时间出去?你开车拉他出去转转得了,明天我带他。”

    任子滔和儿子对视:“不,我陪。今天我们小鸥说去哪,爸爸就陪着去哪,小鸥说什么时候坐过瘾了,咱们俩就什么时候下车,好不好?今天你领我,爸爸听你的。”

    小鸥终于重新笑出声,用两个胳膊一起蹭眼泪。

    江男不放心抱着女儿出来看,小鸥扭头又安排上了,安排的明明白白的:

    “妈妈你快回去吧,做几个菜,奶奶是新来的要好好招待。我把你分给妹妹了,妹妹你要乖乖的噢,等哥哥坐完大车车就陪你玩。”

    说完又跑到江男跟前儿,推着江男往屋里去,一边试图推又一边嘱咐道:

    “妈妈你听话,快屋去和奶奶吃饭,别饿到了,你不是说饿就心慌慌吗?我和爸爸收拾收拾这就走了,去坐大车。”

    江男笑着点头:“好,我听话,我儿子最棒了。不过儿子啊,你爸爸转向,不记路,地铁里人又那么多,你可要牵紧爸爸的手,别让他走丢喽。”

    “你放心,我不会让爸爸走丢的。要是真丢了,会让广播通知哒。”

    任子滔:“……”

    爷俩出了小区,任子滔一摸兜,对儿子摊手道:“坏了,你不让爸爸开车,非要坐大汽,可爸爸兜里没有一块两块的,爸爸连钱包也没拿,人家也不让咱上啊。儿子,咱们要不要开车到地铁口?爸车里有钱包。”

    小鸥一脸我就知道你的表情,摘下小书包,从里面掏啊掏:“给,我有带钱。”

    粮草先行这句话不是开玩笑的。

    任子滔疑惑道:“你有会花到钱的地方吗?谁教你认识钱的?”

    “妈妈啊,妈妈说这东西才好呢,没它寸步难行。”

    得,寸步难行都会说了,个小话痨,语言能力杠杠滴。

    任子滔认命地拉着儿子小手等公交车,俩人晃悠了一个来小时。任子滔还给儿子打个样,给孕妇让座。

    小鸥疑惑:“为什么?”

    “因为她是孕妇。”

    “怎么看出来的?”

    任子滔想了想:“阿姨胖胖的。”

    小鸥更疑惑了:“妈妈也胖胖的,可妈妈已经生完妹妹了。”

    “嗳?儿子,回头可千万别当你妈面说。你妈妈就是为生你和妹妹,才胖胖的。很辛苦,她想让你们互相有个伴,她以前可漂亮了。”

    “我妈妈现在也漂亮。”

    任子滔笑:“有多漂亮?”

    “最漂亮,比小花还漂亮。”

    任子滔点头:“爸爸也是这么认为的,妈妈最漂亮。你要陪爸爸一起守着妈妈,别让她被别人抢走。”

    俩人终于到了地铁口,没着急进去。

    爷俩先在上面蹲在角落里面对面吃糕糕,吃水果,喝水,这一大一小两个帅哥极其吸引人眼球。

    任子滔说:“儿啊,你把架子鼓拿出来,爸把小提琴拿出来,面前摆个碗,咱俩备不住能在这赚俩钱儿。”

    背着小书包的小鸥,先往爸爸嘴里塞个葡萄,又用小手绢给任子滔擦擦嘴,才说道:“唉,一提钱,我就和你上火,你还不知愁呢。”

    任子滔:“……”

    地铁里,坐完一圈又一圈,从这边的终点坐到那面的重点,小鸥很兴奋,感谢爸爸陪。

    子滔却觉得:好无聊,连个目的地也没有,他明明有一堆合同书要看。咱是真不清楚小孩子的世界一天天到底在琢磨什么,咱也不敢问哪,问多了好像嫌烦不爱他了似的。这都是因为点儿啥啊,我的天,要晃迷糊了。

    晚上十点多,任子滔深深地吸口外面的新鲜空气。

    为了制服儿子,往后别再这么折磨他了,他故意道:“怎么办,没回家的车了,地铁不到,公交通咱家那面的也没了。”

    任小鸥一脸不解:“不是说好走路吗?”

    “好,你说的,别让我背。”

    “自然。”

    任子滔:“……”

    半个小时后,任子滔频频看向身边背小书包的儿子。

    一个小时后,小鸥的步伐明显慢了下来,任子滔等他吭声。

    又过了好一会儿,任子滔憋不住了:“累不累?”

    “累。”

    “累怎么不让爸爸背?”

    “妈妈说,答应的事就要做到。”

    任子滔忽然就觉得他儿子长大了:“来,爸爸背。”

    “可妈妈?”

    “没有妈妈。妈妈又不在,你在爸爸面前不用当小男子汉。”

    后来这天晚上,任子滔是掏他儿子小书包里的钱,打车抱着小鸥回家的。

    他攥着小鸥的小手不停地亲,望着儿子睡着的小脸对江男说:“往后回家,我专门陪他,你陪女儿,咱俩分工。”

    江男很怀疑:“我早就说要分工,他还小。可你真的能忍住不往闺女跟前凑?”

    任子滔咬牙道:“我忍,忍不住你就掐我。”

    这一忍,就是一年半时间过去了。

    任小鸥成长的极其快,更极其崇拜爸爸,对妹妹也好的不得了。

    妹妹要是在外面被别的小朋友推一个跟头,他能像个小炮弹一样冲过去。并且抢了江男的伙计,特操心的一句句给妹妹普及:“小白啊,外面的东西不能吃,这个东西不能往嘴里塞,你怎么又光脚跑,袜子呢?你不要傻呵呵的和人乱走。妹妹,穿拖尾裙漂亮,听哥哥的。哥哥给你安排的妥妥的。”

    而江小白也到了能给人当花童的年纪。

    这不嘛,江小白参加完刘澈叔叔的婚礼后,坐在车上奶声奶气对任子滔表白道:“爸爸,我想嫁人,我也想当新娘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九十续之他们的故事简介 >九十续之他们的故事目录 >vip卷 番外七 我也想当新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