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vip卷 番外五 江小白:我来了
    几个单身汉都看傻了,怎么把这个小祖宗带出来了。才多大,就给领会所长见识,他爸有毒。

    任子滔给宝脱衣服,从书包里拿出光着身子的小娃娃递给宝抱着。

    刘澈用食指戳戳宝的小肚子:“他多少斤啦?”

    “十八斤了,再胖下去,他妈就要给他减肥了。”

    刘澈笑,逗娃道:“你这身上是不是藏东西了?掏出来。啊,没藏啊,那肉肉哪来的?”

    任小鸥:爸爸的钱,妈妈的爱。哎呀,你好讨厌,不要老戳我肚皮。

    六子也凑过来蹲下身,摸摸宝的小肉胳膊问任子滔:“他一个男孩,怎么喜欢小娃娃,娃娃还不给穿件衣裳,影响多不好啊。等着,叔叔明儿给你买几个穿衣裳的。”

    任子滔说可不用,家里一堆。解释道那小娃娃是他儿子的儿砸,自从相认了,他儿子走哪带哪,可有责任心了,还专一。对别的娃娃就是新鲜感,玩一会儿就烦了。对这个才是真爱,想起来就找。

    刘澈哈哈笑道:“随他爹。”

    杨彬也围过来了,和宝大眼瞪小眼说:“小鸥啊,你这坐姿最起码是个贝勒,挺有派头啊。兜里装多少钱出来耍啊?”

    任子滔看到朋友们羡慕一次,他就内心暗爽一次。

    以前,嗨,不提了,老惨了,他就是这么羡慕刘澈和杨彬的。给刘澈家孩子买玩具,据不完全统计就得花个几万,没办法,喜欢啊。回国给别人家孩子往回背玩具。

    包房门开了,走进一个美女端着果盘。

    任小鸥没坐住,噗通一声就栽一边了。给刘澈笑的:“你才多大,就知道看美女,你妈知道你这样吗?”

    任小鸥说:“咿咿呀。”

    服务员也吓一跳,怎么出来个小孩子。

    任子滔不信他儿子是看美女,冲服务员招手道:“你来,端果盘到我儿子跟前儿来,我看看他是看你,还是要吃的。”

    事实证明,宝是两样不放过,眼睛瞅着美女笑出声,全身上下的肉肉对果盘使劲,哈喇子滴滴答答的往下流,一边流口水一边咯咯笑,满包厢都是孩童的笑声。

    任子滔半张着嘴:他觉得自己还是不足够了解儿子。

    六子拿块哈密瓜喂任小鸥。

    任小鸥嘟起小嘴使劲吃,吸得声音像吃出满汉全席的味道。

    小娃心想:香啊,人间美味儿。

    刘澈拦住:“子滔不行吧?就是吃也得榨成泥吧?”

    当爹的一摆手:“没事儿。”

    任子滔他们爷俩是赶在江男回去前溜回家的。

    江男抱着刚见识过花花世界的儿子,发现今天咋这么兴奋呢。嗅嗅任子滔身上的味儿:“你出去了?喝酒啦?”

    “没,我在家喝点红酒。”

    两位阿姨也不敢告诉啊。

    但是之后的某一天,江男约林沛钧一起吃饭,抱着儿子去了。发现儿子抓着奶瓶不停对邻桌小奶娃喊:“啊?呀呀呀呀,啊!”

    两桌大人都有点懵,不明白什么意思。

    后来邻桌小奶娃也抱起奶瓶,任小鸥才不喊了,拼劲全力蹦跶着肉身子,冲人家做了个干杯的动作后,高兴地抱住自己瓶子喝。

    林沛钧看的一愣一愣的,江男也瞪圆了眼睛:“你是在干杯吗?”

    “咿呀。”

    江男回家和任子滔学,说孩子不知道是在哪看到了,记住了。任子滔有点心虚。

    任小鸥六个多月的时候,有一次掉下了床。整个人旋在床边,小肉手紧紧扒住床单,肥肥的小腿无处安放,吓得脚丫子卷起来不敢乱动。

    任子滔进屋看到这一幕吓坏了,惊慌失措地跑了出去,找到录像机,反身一边录一边说:“儿子,你再坚持一下哈。”

    江男洗完澡出来气坏了,给婆婆打电话告状,林雅萍更直接:“不和他过了,你抱孩子回妈这来。什么玩意儿,给我打发走,就是为了方便他玩的?”

    不过,任子滔带娃诟病再多,江男和林雅萍再不服气,任小鸥的第一次清晰欢乐的发声,是“拔拔。”

    拔拔和他一起翻身,一起蹬腿,给他演示。

    拔拔怕他吃冰淇淋,自制研究出黄瓜冰棍、馒头冰棍。

    拔拔哄他喝药药,骗他说那是咖啡,和拔拔喝的一样的咖啡,喝完就能长成男子汉,还特意用咖啡杯装药液。

    拔拔哄他睡觉,柔声给他讲了好多好多故事。

    拔拔给他制作出大美女卡片,教他拼出一整个妈妈。妈妈从四岁开始到现在的照片,他都认识。

    拔拔给他举高高,陪他做游戏,带他出去玩。

    江男说:“任子滔,你听?”

    任子滔哧了一声:“这不是他第一次说话,他第一次说的是香。”

    嘴上干巴巴,转身出去,任子滔找个背人的地儿,眼圈红了。听到卧室里儿子还在笑得嘎嘎的,爸爸爸爸的叫,感动的不行。

    可这感动还没持续一天,任子滔心想:糟了。

    任小鸥那个小魔星一声爸爸代价太大,渴了饿了尿了拉了没意思了耍脾气了,他都喊爸爸找任子滔。

    这真是个粘豆包,算甩不掉了。

    任子滔一脸丧到极点,头发被儿子抓的乱七八糟,江男语重心长劝他:“没事儿,等他上幼儿园就好了,等他上学就好了,等他高考就好了,等他成家就好了。”

    “你故意的,是不?”

    江男叉腰笑,鼓励儿子多折磨他爸,吧嗒就亲了一口小魔星。小魔星笑得更是浑身肉肉乱颤:“拔拔。”

    从这天起,任小鸥的路线越来越多,见识的地方可多呢。

    他和爸爸一起去上班。

    别的叔叔都有大美女秘书,他爸爸的秘书是他,以及俩大妈阿姨。商务包变成了大书包,手里还得拎着他的光腚娃娃。

    他爸爸吓唬他,说听不懂他咿咿呀呀,想要什么必须得说出来,没得惯你毛病。

    他才不怕,他坐在爸爸的老板桌上拉。

    他爸爸吼着说,有洁癖。

    小鸥心想:爸爸,你有病那得治啊。

    所以,一次治不好爸爸,那就拉两次,多拉拉粑粑,他爸病就好了。

    他爸爸批评又不好好吃饭饭,他很生气,撕了爸爸的合同书。敢在批评他,他还撕,就问爸爸你怕不怕。

    他爸爸总烦恼自己长得太帅,总和他嘀嘀咕咕烂桃花太多。

    他想着,他是妈妈的保护神,那就多挠挠那张脸,多用脚踩踩那张脸,踩扁了就好了。

    爸爸还带他去跑马场。

    任小鸥第一次来,深深地崇拜爸爸了,眼都看直了,盯着任子滔的背影热辣滚烫。

    看,那套马的汉子是他爸爸,威武雄壮,在他心上;飞驰的骏马像疾风一样;一望无际的原野,真想随爸爸去流浪。

    爸爸还带他打小白球。

    任小鸥抱着光腚娃娃坐在绿茵草地上,深吸一口新鲜空气,一脸畅想:真的很想仗剑走天涯,看一看世界的繁华,他九个月的心智总是有些轻狂,恩,还是先吃一口小饼干吧。

    任子滔挥杆而出:“儿砸,球呐?”

    咿呀,就吃口小饼干功夫球不见了。那快去找啊,你四不四傻,瞪眼瞅我干啥。

    任子滔蹲在任小鸥面前,从身后变出一个小白球。

    任小鸥立即甜蜜蜜叫:“爸爸。”

    “送你了。”

    任小鸥娇羞了,竟然还有礼物。

    篮球场上。

    一帮孩子在打篮球,任子滔仗着他是大人欺负小朋友,占了篮球框,高高地举起任小鸥:“儿子,你也投个篮。”

    任小鸥在一帮小朋友的羡慕中,将小白球投进了篮筐,笑得哈哈的。旁边路过的叔叔阿姨们也随着他笑了起来。

    陪伴总是会有回报的。

    江男终于又逮住任子滔偷偷抹泪的片段了。

    这次是因为任子滔给小鸥剪指甲,不小心给剪疼了,好像剪到了肉,小鸥哇的一声就哭了。

    可宝宝看到爸爸脸上露出了心疼,不停地吹他的小脚,他不但不哭了,还脸上带泪珠一把搂住爸爸的脖子,凑过去亲了任子滔一口。

    任子滔说:“儿子,对不起啊。”

    任小鸥好似听懂了一样,又笑眯眯连亲任子滔,像是在说没关系。

    接着任小鸥又送给他爸爸第二个感动。

    他屁股被妈妈贴上实习二字,在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和爸爸妈妈的见证下,扭扭哒哒的会走了。

    任小鸥一张漂亮的小脸蛋,特意摆出学爸爸训手下的表情:都给我让开,我要走几步了。

    呃,就是奶喝的有点多,上头,步伐有点飘。

    好像没过多久,至少在任子滔看来,有苗真是不愁长。好似昨天才会走,儿子就能溜达到大门口送他了,儿子就能自己吃饭了,儿子就能不利索地往前跑了。

    最关键的是,儿子某一天出去玩,见到一个长势喜人胖乎乎的小女孩,他嗖嗖嗖就跑了过去。

    就在任子滔觉得儿子要和人搭讪时,任小鸥噗通摔倒在小胖丫面前,一伸腿还给人家小姑娘拌个跟头,俩人摔一起。

    任子滔:佩服佩服,用碰瓷手法搭讪。

    转头,任子滔才和江男学完儿子将来不愁找对象,他儿子真就出息的领回来一位和他差不多大的小女孩。

    是的,不是那小胖丫,换人了。

    任子滔挠头,这得招待儿子的小朋友啊,得吃点喝点啊。拿个大奶瓶,插两根吸管:“您俩请。”

    过年回去,任小鸥会打小架子鼓了,非要让爸爸给带上他的家伙什,然后人家随便敲两下就会隆重地站起身,对太爷爷太奶奶等等长辈们说谢谢。

    太爷爷他们全傻眼了:“这么小就学会圈钱了,出场费不便宜啊。”

    姥爷说:“感谢小鸥在百忙之中敷衍我们。”

    奶奶说:“我们没敷衍,这是中场休息,换个尿不湿喝口奶再继续。”

    爷爷抓住小鸥亲香的不行,搂着淘小子讨好地问:“我们鸥鸥还学会什么了?爷爷爱看,麻烦你一会儿再表演两个呗。”

    江男心想:任小鸥完完全全学会的技能,要是表现一把,怕你们打死任子滔。

    因为那技能是,小鸥会十分耐心地喂爸爸吃东西,喂之前知道给爸爸下巴垫一张纸,喂完还给爸爸擦擦嘴。

    瞧瞧,任子滔那个爹多不好带,让儿子操碎了心。为了讨好爸爸能当富二代,简直了。看明白没?儿砸,谁那俩钱也不好花。

    任小鸥要知道妈妈心里这么想的一定会否定道:“不,我爸爸还挺好伺候的,不哭不闹。”

    任小鸥以为,爸爸给他特意做了平衡车,小车车,教他倒车入库,还特意让张亦驰大大给他研究出小号钩机,在他能完整地说出“爸爸,我爱你”时,他和爹地相亲相爱的日子会更上一层楼。

    然后爸爸妈妈去上班,他去幼儿园。

    可妈妈有一天哇的一声吐了,把他吓哭了。

    这一声哭,就代表不吉利的讯号,就代表他的天都要塌了,他好惨噢。

    妹妹来了。

    谁说的他要妹妹啊?

    他没说过啊,他不要妹妹。

    在江男强烈的抗议下,任子滔吭吃瘪肚的重新起名:江千寻,小名江小白,小公主驾到,一出来就胜过哥哥,八斤三两重。

    任小鸥:我打死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九十续之他们的故事简介 >九十续之他们的故事目录 >vip卷 番外五 江小白: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