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146.祸水东引
    v章购买比例没有达到60%,请补足或三十六小时后再来看哦~

    黑的。

    晒个鬼啊啊啊这个时间点晒东半球的太阳吗!!

    “你说万一搬起来看到个腐烂的尸体呢, ”他一把按住床垫, 苦口婆心地劝说, “要是这床就是封印, 一搬开就有具毛僵‘哇——’的一声扑出来呢?

    林柚:“……”

    小兄弟想象力挺丰富啊。

    还知道毛僵呢。

    “你之前是不是就这么想,然后连门都没敢进?”她问。

    耿清河:“……谁说的, 我那是战略性撤退!”

    光看这游移的眼神就是被说中了。

    “想太多, ”林柚慢条斯理地把衬衫的另一条袖口卷上去, “我看到那指头了, 好好的没烂。也没见过用自己睡的床当封印的,再说了——”

    真厉害的鬼哪有被踹了一脚就罢休的。

    “来来来,快跟我一起搬。”

    林柚有种强烈的直觉,床下除了刚才拽她的鬼手以外, 兴许还有什么别的东西——要想在卧室藏点小秘密,除了枕头书柜床头柜, 最安全还隐蔽的不就是床底了吗?

    被她说得哑口无言的耿清河蹭到床边,磨磨蹭蹭地也摸上一角。

    双人床是实木的, 分量也着实不轻。林柚和耿清河一人搬一边, 用上大半力气总算把整张床挪开点距离。然而就在吊灯光亮扫进黑漆漆的床底的一刹那, 一道白色的残影蓦地蹿了出来!

    耿清河悚然一惊, 条件反射地慌忙放手。

    他才张口想说什么,只见旁边那人的反应比他还快。

    和他同时松手的林柚一步赶上去, 径直抄起桌腿附近的垃圾桶——稳、准、狠, 直接把那残影扣了个正着!

    垃圾桶里的不明物:……

    耿清河:“……”

    他望向对方时的敬畏更深了。

    毛骨悚然归毛骨悚然, 耿清河该长的眼色是有的。见那东西进了垃圾桶还挣扎得厉害,他硬着头皮走近一步。

    这会儿才能透过半透明的垃圾桶壁看得清里面是什么。

    一只苍白的手掌正上下来回蹦跶,它死命地往桶壁上撞,力道之大带得两个人合力压住的垃圾桶都有点不稳。

    耿清河心里还是有点毛毛的,然而都已经上了这条贼船,他这时也不敢撒手。

    过了足有四五分钟,桶内突然安静下来。

    “……”

    林柚和耿清河对视一眼,道,“你让开。”

    后者闻言这才立马乖乖松手站到一边。虽然总觉得身份有点错位,但耐不住对方疑似真大佬,他自认只有打call喊6的份儿。

    林柚缓缓掀开垃圾桶,指尖探进去,摸到一张卡片。

    她不由一愣。

    这就……图鉴喜加一?

    当初的职业说明是“和某些生物以特定方式建立联系”,她思来想去那三张卡可能是帮忙解决了薛瑶的积怨得到的,但看来这样让对方服软妥协也是可行的了?

    服不服?

    不服打服。

    仿佛发现了新大陆。

    林柚正要翻过卡面,忽然想起在场的还有一个人。

    她回过头,耿清河立即若无其事地哼着小曲移开视线,“我什么都没看到,我也不问你不是一开始说自己是学生吗——别把我变成卡。”

    满满的求生欲就差溢出来了。

    林柚:“…………”

    这人想什么呢。

    “偷换一下概念,我现实里还是学生。”她悠悠道,“真正的职业是召唤师。”

    耿清河头脑不坏,又浸淫过不少游戏,听见这话秒懂,“是说如果像刚才那样就可以再召唤出来对吧?”

    应该差不多?

    也同样一知半解的林柚含糊地应了一声。

    这落在耿清河眼里就成了高深莫测,他立时肃然起敬——

    “这是秘密,”在他眼中,对方竖起食指做噤声状的动作都自带光芒,“暂时别告诉他们。”

    耿清河:“好好好!”

    恍然不觉自己无意间收获了个迷弟的林柚把手轻轻往上一送,卡牌在空中消隐无踪——她已经找到了点召唤师这职业的手感。

    但现在不是关注这个的时候。

    她目光落在方才鬼手蹿出来的地方,可能因为动作太急,原本藏在床底的东西都被它带得露出了一角。

    那是一本看上去厚厚的笔记本。

    林柚翻开页,耿清河也凑了过来。

    他识趣地问:“这是剪报吗?”

    “嗯。”林柚又往后翻了几页,看着厚是因为每页都贴着剪下来的报纸,“都是失踪案。”

    为什么旅馆老板的床下会有一本失踪案的剪报簿?

    她在看到下一张剪报的名字时,动作不由一顿。

    “这名字我见过,”林柚道,“在旅馆的入住登记上。”

    她想到什么,又飞快地往后翻过两页。

    “还有这个——路易·j·艾特肯。他们俩的失踪时间只比入住时间晚一天。”

    耿清河:“是在住进这家旅馆以后失踪的,也就是说……”

    他头皮发麻地看着林柚手里那本剪报。

    “有些杀人狂喜欢收集受害者的东西作为勋章,”林柚合上笔记本,“看来这位老板爱把事后的报纸报道全都剪下来当纪念。”

    “也就是说。”

    她接上耿清河的话。

    “就算这家旅馆还在正常营业,也没有一个客人能活着离开这里。”

    窗户禁闭,房间门是掩着的,一丝凉意却无端窜上耿清河的后背。

    “我我我我们还是快出去吧!”就像是真的感觉到有无数被谋杀的亡魂在盯着他,耿清河被针扎似的蹦起来。

    打死他也不想在这杀人狂的屋里多待了!!

    “别急啊。”林柚不慌不忙,“没准还有什么线索呢。”

    耿清河内心崩溃,难道还要调查老板是怎么杀那些住客的吗?!

    “我靠!”远远传来一声怒骂拯救了他,可下一句的内容又让人如坠冰窟,“谁把大门锁了?!”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起身。

    大喊大叫的是陈均,他和梁勇调查完一楼右侧,没发现什么线索就先回到了大厅。结果想试着碰碰大门,却发现再也拧不动了。

    “我们就没下来过,”其余三组都是被那喊声吸引回来的,齐兰兰挺不高兴被怀疑,“是你们那组最先到大厅的吧?”

    林柚没兴致参与这争执,她也过去拧了一下门把手。

    门像是和空间固定在了一起,纹丝不动。

    这可不像是有人锁的。

    “搞不好是鬼干的。”她随口道。

    众人:“……”

    这一句可谓语不惊人死不休。

    虽然大家心里都门儿清这旅馆闹鬼,可你明说在分头行动时有鬼过来也是很吓人的啊!

    比起这样还不如怀疑是有人恶作剧把门锁了!

    “……好了好了,大门的事暂时不管。”梁勇出来主持局面,“我们这组没找到线索,其他人发现什么了吗?”

    “我说这话是有原因的。”

    林柚给了耿清河一个眼神,他把那本剪报簿往桌上一放,“你们可以把这上的失踪新闻和柜台的入住登记对照一下。”

    “简单来说,”耿清河说,“……旅馆老板夫妻俩是杀人狂,他们把这儿当犯罪场所……然后可能是被害者的怨念聚集起来让旅馆闹了鬼。”

    众人:“………………”

    陈均沉着脸去柜台那里拿入住登记册。

    “那、那我也说了。”听完那话,齐兰兰也坐不安稳了,她面色惨白地开口,“我们在二楼楼梯间发现了这个。”

    她手里拿着的是一段绳子,绳子长短还算趁手,只是前面有一小段古怪地发黑。

    “虽然不知道是干什么的,但感觉有点奇怪就带过来了。”

    林柚默默地看着她。

    有时候,无知是一种幸福。

    “知道吗?”然而她只能选择残忍地戳破,林柚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人被勒住的时候,是会下意识挣扎去抓绳子的。”

    齐兰兰已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这时候指甲抓伤也感觉不到多疼,所以如果人被勒死,脖子上会留下血痕。”

    听懂了她的暗示,齐兰兰尖叫一声,直接把绳子往地上一扔。

    这特么哪止是绳子,这是凶器啊!

    那上面根本就是死者被旅店老板勒死前挣扎挠出的血,时间久了凝成乌黑的血迹。

    自己一无所知地拿着凶器拿了这么久,齐兰兰快吓哭了。原本挽着男朋友胳膊的女生犹豫了下,坐过去悄声安慰她。

    陈均这时也拿来了登记册,大家翻开剪贴簿,一一对照名字。

    ……还真是一个不漏。

    这下旅馆老板夫妇的杀人狂身份是真坐实了,林柚的猜测也很有可能是真的,被困在密室里的众人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听说我超凶的[综恐]简介 >听说我超凶的[综恐]目录 > 146.祸水东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