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65.琪琪长川02
    购买比例不足80%的会看到此防盗章  闲暇时候就特别喜欢往健身房跑的刑信晗感觉自己再在家里无所事事地待下去就要发霉了, 她忍不住在微信上问苏南:【苏医生, 那我多久才能去健身房锻炼身体啊?】

    苏南似乎是在忙,没有立刻回复刑信晗。

    后来刑信晗看到琪琪发给她的接下来的工作安排, 转身拿了下部电影的台本看台词, 也就把这件事给忘在脑后了。

    直到苏南给病人看完病,趁中午吃饭休息的时候翻看手机才看到刑信晗的消息。

    苏南:【手术完一个月以后吧。】

    刑信晗过了会儿回道:【好的, 谨遵医嘱:d】

    苏南看到她消息最后那个笑的表情,不禁莞尔,在他对面正吃午饭的同事林疏清看到他盯着手机傻笑的样子,开玩笑说:“你不要表现的这么明显好不好?”

    苏南立刻收敛了些笑意, 清了清嗓子,故作严肃正经道:“我表现什么了?”

    林疏清说:“春心荡漾啊。”

    苏南:“……”

    .

    刑信晗手术完第三周出席了剧组《记忆永恒》的杀青发布会, 在后台的时候遇到了叶长川, 这几个星期叶长川一直在外地工作, 今天的发布会还是他专门赶回来的,见了刑信晗后笑着和她打了招呼,后来趁没人注意,他低声问她:“听说你动手术了?”

    刑信晗掀起眸子看向他, 没有一点意外之色, 叶长川笑了笑, “好好养病。”

    刑信晗浅笑了下,点头, “嗯。”

    发布会开完之后当晚有杀青宴, 刑信晗和叶长川作为主演, 都有到场。

    苏南这晚没有加班,难得正常下班的他和朋友约了一起出来吃饭,地点就和刑信晗在同一个酒楼,甚至就连楼层都一样。

    在敬酒的时候刑信晗直接坦言自己最近的身体不太好,沾不得酒水,所以以茶代酒,敬了导演等人。

    中途刑信晗从包厢出来去了洗手间补妆,结果正巧遇到了苏南,已经好几周都没有见面的两个人都很意外能在这里遇到彼此。

    刑信晗唇边漾着笑,轻声唤了他一声:“苏医生。”

    苏南见她的气色还不错,说:“已经恢复好了吧?”

    刑信晗点了点头,“嗯,挺好的。”

    好不容易遇到她,苏南不想就这样离开,可留下来也不知道再说些什么,就在他洗了手后打算假装随口问一下那只鹦鹉怎么样时,叶长川出现在了洗手台旁。

    叶长川显然没有想到刑信晗会在这里和一个男人聊天,愣了下,倒是刑信晗坦坦荡荡地对他说:“这位就是给我做手术的主治医生,苏南。”

    随后又对苏南介绍说:“拍摄的电影里的搭档,叶长川。”

    苏南对叶长川微微颔首算是打过招呼,随即就说:“还有朋友在等,我先过去了。”

    等苏南离开后叶长川从兜里偷偷拿了个东西出来塞给刑信晗。

    刑信晗:“……”

    她失笑地无奈看着他,叶长川的嗓音很低很低地对她说了句话,她轻啧,调侃了一句,随后把东西放进了自己的包里。

    办完事情后两个人从洗手池旁离开,一前一后往包厢走,随后叶长川又放慢了步子等刑信晗追上他,不知道又和她说了什么,惹得她一直笑。

    当晚深夜,词条#刑信晗叶长川#迅速窜上了热搜第一,点开后是几张他们两个进出洗手间的图片,还有回包厢时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图片。

    八卦媒体的措辞是:两人莫非疑似因戏生情?

    刑信晗这段时间难得休息,每天早睡早起,热搜的事情是她第二天醒了后才知道的。

    但苏南是当时就看到了那条热搜的。

    他躺在床上,抱着手机,页面停留在和刑信晗聊天的页面。

    他在键盘上敲敲打打删删减减,最后还是全都删掉,什么都没说。

    苏南返回去看那条热搜,越看越不开心,他打了通电话,没多久,热搜就被撤了下去。

    苏南无聊地在聊天页面的输入框里打字:【晗晗】

    打完后自己盯着看几秒,删掉。

    然后再重复地输入这两个字,再删掉。

    就在他闷闷不乐地打字玩的时候,突然一通电话打了进来,手机屏幕上似乎有什么闪了下,苏南皱了皱眉,没在意,直接接通了电话,是医院打来的,让他赶紧回医院,有车祸发生,医院收了好几名伤患需要救治。

    苏南挂了电话后就穿上衣服拿了车钥匙去了医院,在医院马不停蹄地忙碌,直到黎明,才终于有空歇息。

    还有几个小时就到了上班的时间,苏南没有回家,直接去了休息室,倒床上就睡。

    刑信晗六点钟睡醒,起来洗漱换衣服,在家里活动了会儿,自己简单地做了点早饭吃,然后才拿起手机来。

    结果一打开微信,就看到了苏南给她发的那条消息。

    ——【晗晗】

    刑信晗的脸蹭的一下就热了起来,她盯着屏幕上那两个无比熟悉的字,心口发滞。

    很多粉丝都这样唤她,男女粉丝都有,但她从来没有生出过这种陌生的感觉来。

    刑信晗甚至自己无意识地联想到他喊她“晗晗”时的语气,应该……会和她在医院里见他那次,他对她说“会没事的,别怕”语气是一样的吧。

    温柔清润,就像是细细的风浪拂过她的心头。

    她暗自咬了咬嘴唇,看着手机发愣,旁边的豆子却在这时突然张嘴喊:“吃饭!吃饭!”

    刑信晗回过神来,她扭头望向鹦鹉,然后起身走过去,笑着用手指点了点它的脑袋,对它说:“豆子,我再教你一个词吧。”

    “晗晗。”刑信晗放慢语速对鹦鹉说道。

    让她意外的是,豆子下一秒就突然说了一句:“晗晗要开心!”

    刑信晗惊谔,完全怔愣在原地。

    过了会儿,刑信晗才缓过神来,她又说了一遍:“晗晗。”

    豆子特别兴奋:“晗晗要开心!晗晗要开心!”

    刑信晗突然笑出声,她摸着鹦鹉的脑袋,“他教给你说的话就是这一句吗?”

    就在她一个人对着鹦鹉笑的时候,门铃响起了起来,刑信晗走过去打开门,琪琪拎着东西站在外面。

    刑信晗让她进来,琪琪把给刑信晗买来的东西放到旁边,问她:“晗姐,你看昨晚的热搜了吗?”

    完全不知情的刑信晗迷茫:“什么热搜?”

    琪琪掏出手机来,把她截的图给她看,刑信晗在看到昨晚她和叶长川的热搜后很无语,这些媒体可真会博人眼球。

    “不过热搜很快就被人给撤了。”琪琪对刑信晗说道,“应该是公司公关做得好,晗姐你不用担心。”

    刑信晗点点头,把手机还给琪琪,平静道:“我从来不会在意这些。”

    小白痴琪琪不确定地问刑信晗:“晗姐,你和川哥真的……”

    刑信晗掀起眼皮瞪她,琪琪连忙捂住嘴巴,瓮声瓮气地说:“我不问了,不问了。”

    “我去帮你把买来的东西放进冰箱里!”琪琪假装若无其事地故作轻松开心道。

    刑信晗叹了口气,止住她,站起来去了卧室,在包里拿出那个盒子,返回来,戳着琪琪的脑门说:“你说你,天天跟着我,我有什么事能瞒住你吗?怎么还问这种傻问题。”

    “喏,他给你的。”

    琪琪愣住,瞪大眼睛问刑信晗:“谁……谁给我的?”

    “还能有谁?为了让我给你送东西,把我和她自己折腾到热搜上去的男人。”刑信晗把东西塞给琪琪,“给你的生日礼物,他说,虽然礼物给的迟了点儿,但希望你不要介意。”

    琪琪连忙接住,快要喜极而泣,“不介意不介意,川哥能送我生日礼物我就超意外超开心的了!”

    “感觉此生死而无憾了!”

    刑信晗看着琪琪傻乎乎抱着礼物转圈笑的样子,特别无奈。

    这个姑娘怎么就这么傻?

    又傻又迟钝。

    等琪琪走了之后,刑信晗才拿起手机来,她思考了好一会儿要怎么回复他才得体,思来想去刑信晗最终还是选择了什么都没有回复他。

    因为她不知道要怎么接这句话。

    苏南醒的时候快要到上班的时间,他穿好白大褂,在离开休息室之前看了看手机,结果没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他大半夜给她发了什么?!

    他不是应该把那两个字给删了吗?怎么会发送出去?

    苏南忐忑不安地在休息室里来回走了几圈,想了无数种理由想和她解释,但又怕越解释越乱,外面已经有护士在喊他,苏南索性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把手机放起来就出去工作了。

    自从这次之后,刑信晗和苏南一周多都没有再在微信上说话,最后一条消息依旧停留在他发的那条“晗晗”上。

    直到六月上旬,刑信晗去健身房锻炼,结果好巧不巧,正正好遇到了轮休不用上班来健身房玩儿的苏南。

    刑信晗上身穿着露肚脐的运动背心,下身是一条运动超短,在跑步机上跑了半个多小时后她拿了自己的毛巾边擦汗边往休息区走。

    然后就和从台球厅出来的苏南正面碰到。

    刑信晗在看到苏南的那一刻愣了下,苏南也一样,随后他就有点不自然地笑着和她打了招呼:“嗨!”

    刑信晗笑了笑,“苏医生也来健身?”

    苏南耸肩,笑道:“和朋友打台球。”

    两个人边走边聊,最后选了座位坐下来,苏南为了不让气氛那么尴尬,假装随口问道:“豆子还好吧?”

    刑信晗听她提到豆子就笑起来,点头,“嗯。”

    然后又道:“我应该知道你教它说的话是什么了。”

    苏南诧异:“它说了?”

    刑信晗脸上的笑容更大了些,“说了。”

    “是不是‘晗晗要开心’?”

    “对!”苏南激动地回答完语气就弱下来,试图解释:“那个……那晚给你发的那条微信……”

    他强装镇定道:“我是看热搜下面很多粉丝都这么叫你,本来想问问你我能不能也这样喊你,但当时接了通电话,急急忙忙赶医院去救人了,后来就给忘了。”

    刑信晗安静地把苏南试图掩饰真实目的的解释听完,随即浅浅地笑了下,仰头喝了口水,神态自然地平静道:“没关系。确实有很多粉丝都这样叫我的,你要是想这么叫的话,随你啊,”她对他笑了笑,眉眼弯弯,“我不介意的。”

    苏南没想到她这么落落大方地答应了,一时间有点激动,他暗自搓了搓在桌下的手,嘴边的笑意扩大了些。

    “哦对了,”刑信晗把沾在唇上的水抿了抿,对苏南说:“那次的热搜只是媒体在博眼球,不用当真。”

    苏南反应了会儿,才后知后觉地疑问她这算不算怕他误会在向他解释事情啊?

    刑信晗说完就看了眼手机,随后站起来,对苏南说:“我还有别的事情,就先走啦。”

    苏南也起身,点头应下,“好。”

    她对他挥了挥手,“苏医生再见。”

    “还有件事,”刑信晗突然又转过身来,冲苏南扬起一抹笑,“苏医生要是想豆子了,我们可以找个时间,我把它带出来见你。”

    “一分一秒对病人来说都很重要。”

    “那既然道理你都懂,干嘛还在这儿郁闷?”

    刑信晗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今天见不到他的话,她心里有些不开心。

    可能是因为要进剧组拍戏,应该好长时间不能和他见面了吧。

    杜诺然问完凑近刑信晗,好奇又八卦地说:“小晗,你该不会是……”

    “没有!”刑信晗打断,“当初和公司签约时就明确有一条说27岁之前不考虑恋爱的。”

    杜诺然哈哈笑,“你心虚什么呀?我也没说你和他有什么吧?”

    刑信晗:“……”

    她的脸悄然红了红,似乎是想要掩饰心里的不安,端起咖啡杯抿了一口香醇的咖啡。

    杜诺然知道适可而止,也不再闹刑信晗,反正她是旁观者清,看清楚了这个她当作妹妹看待的女孩子此时的状态。

    哪怕还没到喜欢的地步,对这个送她鹦鹉的苏医生有好感总不会错了。

    杜诺然陪了刑信晗一会儿就又去楼下的后厨忙去了,刑信晗依旧坐在包间里安安静静地等着苏南。

    她其实从小就最讨厌等人,因为会害怕。

    父亲是一名缉毒警察,她很小的时候每天都和妈妈还有哥哥等父亲回家,每次父亲答应她要带她去哪里玩,最后都去不成,那个时候的刑信晗还小,只知道是因为父亲有任务在身,要去抓坏人,所以才不得已失约。但每每看到父亲平安回家来同他们团聚的身影,她就会很高兴,心里也会如释重负地松一口气,尽管父亲并不常回家,这样能一家四口团聚的时光也极少。

    直到她11岁那年,父亲在抓毒贩团伙时不幸牺牲,虽然那时的她少不经事,但这场变故,对刑信晗的影响很深。

    后来哥哥选择了干消防,开始和父亲一样每天忙于工作,总是答应了回家来却做不到,因为他要去救人救灾。

    她就和母亲每天担惊受怕,怕哥哥和父亲一样,一走,就再也回不来。

    怕她们的等待,等来的是坏的结果。

    苏南是医生,和他们其实并不同,但也是总会因为工作繁忙脱不开身而爽约。

    而且急诊医生这个职业,风险也很大,现在也是高危职业之一。

    它需要医生在为病人治疗时极其认真严谨,容不得一丝丝的马虎,否则可能就会让病人因此丢掉性命。

    所以医生每一次为病人诊断病情、为病人做手术,也并不仅仅是一场生与死的较量。

    而,每年的医闹事件层出不穷,每年都会有尽职尽责救死扶伤的医生被伤甚至被杀。

    刑信晗不是不担心的。

    晚上快十点,苏南还是没有出现,也没有任何的消息,刑信晗给他发微信没有回复,给他打电话也没有人接,她也不敢再过多地联系他,怕他以后看到了会以为她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到了甜品店要打烊关门的时候,杜诺然上来,刑信晗说:“不然我先把豆子放你这儿吧,等他有时间了过来把它带走。”

    “你要是想等的话,我陪你在这里继续等。”杜诺然说道。

    刑信晗看了眼时间,摇摇头,嘴角微微露了点笑,“太晚了,我也该回去了,还有些东西没有整理,你忙了一天也赶紧回去休息吧。”

    “那行吧,”杜诺然无奈,“豆子先跟着我,你告诉他一声,让他有时间过来把豆子接走。”

    “嗯。”刑信晗行下,将豆子交给了杜诺然,还不忘对豆子说:“你乖点,等着苏南来接你。”

    豆子:“苏南!苏南!”

    刑信晗抿着唇轻微地笑了下,摸了摸它的小脑袋,随后就和杜诺然一起出了甜品咖啡屋,两个人各自开车回了家。

    而这会儿的苏南,还在手术室救人。

    今天傍晚一辆旅游客车和一辆货车发生了车祸,送来了好多不同程度的伤患,这边还没有忙完,深更半夜又来了几名因为打架而被刀捅伤的伤者,急诊科的每一个人几乎都要忙疯了。

    苏南是一直忙碌到了黎明才得以回休息室休息,工作时的紧绷状态松懈下来,整个人就变的乏力困倦,苏南躺到床上,困的睁不开眼睛,却怎么都睡不踏实。

    总觉得,有件事他还没有做。

    直到他拿起手机来,看到了刑信晗的未接电话和微信消息,这才猛然想起来,他和她约了昨天下午六点见面的。

    瞌睡虫一下子全都跑光,苏南瞬间从床上坐起来,急急忙忙地给刑信晗打了电话过去。

    然而,并没有人接。

    刑信晗从家里出来,刚上车,琪琪就拿着刑信晗的手机对她说:“晗姐,刚才有通电话,是苏医生打来的。”

    刑信晗立刻把手机拿过来,刚要回拨过去,苏南的电话又打了进来。

    她划开接通,喊了一声:“苏南。”

    “对不起,对不起晗晗,我昨天一直在急诊室忙,刚刚才看到,抱歉是我爽了约,你现在在哪里?我过去找你。”他的语气很懊恼,有点语无伦次地格外愧疚道。

    刑信晗微叹,话语间流露出一点点的遗憾,说:“我已经上车啦,就要去机场,你不用过来了。豆子我交给甜品咖啡屋的老板了,你直接去她那里领它回去照顾就好。”

    “现在就去机场吗?”

    “嗯,”刑信晗低了低头,掩下眼中的失落,而后又扬起笑,“没关系,等我中途回来,我会去看豆子的。”

    刑信晗注意到了一直盯着自己看的哈秋那道探究的视线,不再和苏南聊下去,只是说:“那没有别的事儿我就挂啦,你记得把豆子接回家。”

    “好。”苏南应下,语气低落。

    “对了,小晗,你这次在家里呆几天?”

    刑信晗叹了口气,将手放下来,待刑晗珺转过身来,她挽住刑晗珺的胳膊,歪头靠住母亲的肩膀,“也不多吧,就两三天。”

    “九月初就要去唐县拍摄山区的那一部分。”

    刑晗珺问:“那多久才能回来?”

    “最少一个半月,具体还是要看拍摄的进度。”

    又和刑晗珺聊了会儿,刑晗珺就回了房间睡觉,刑信晗在客厅里吃着水果看电视,过了会儿,被她放在旁边的手机的屏幕闪亮了下,刑信晗放下果盘,拿起手机来,看到了苏南的消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她是我的星辰简介 >她是我的星辰目录 > 65.琪琪长川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