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64.琪琪长川01
    购买比例不足80%的会看到此防盗章  刑信晗匆匆忙忙赶到公司, 在往电梯冲的时候不小心和正在电梯里往外走的男人撞了个满怀。

    她的额头磕到了他的胸膛上, 疼痛感瞬间席卷蔓延至全身,而被她撞的男人因为她主动给的这个猝不及防的“投怀送抱”而往后退了步才稳住身体, 就连他手里拿的那杯咖啡都洒了一些出来, 将他洁白的衬衫袖口染上了咖啡渍。

    刑信晗知道是自己着急莽撞了,她捂着疼痛的额头, 眼里含着泪花,惊慌失措地低着头,十分愧疚地对他道歉:“对不起……”

    因为生病的原因,她说话就显得很轻言细语。

    刑信晗的道歉话还没说完就接到了一通电话, 她看到来电显示,立刻跑进电梯里, 按下楼层键, 在电梯门要关上的那几秒里语速飞快地对站在电梯口的他说:“真的很抱歉, 我现在有急事儿,我叫刑信晗,要是需要我赔偿的话等我谈完事情可以直接来这里找我。再见!”

    随后电梯门就关上。

    那个眼睛灿若星辰就像受了惊的小兔子的小姑娘就这样从他的眼前消失了。

    苏南笑了笑,仰头喝了口从老爸办公室里拿来的咖啡。

    刑信晗。

    我记住了。

    刑信晗经苏南一提醒就想起了一年前的那场意外, 她那会儿急急忙忙的, 根本没有仔细去看被她撞的男人, 刑信晗对苏南也就没什么印象,再加上后来他也没有找过她, 她就把这个插曲给忘在脑后了, 要不是苏南现在提起来, 刑信晗也许以后偶然间也会想起那场意外来,但也仅仅只是对这件事情有印象而已。

    她有点不敢相信地笑道:“被我撞到洒了咖啡的居然是你。”

    苏南的唇角上翘,正欲说话,刑信晗突然“诶”了声,茫然不解地问他:“你怎么会出现在影视公司的啊?”

    苏南的眼睛眨了几下,镇定地对她说:“我当时刚从国外回来,有个人给了我公司的名片,让我去签约的。”

    刑信晗:“……你遇到星探了?”

    苏南用舌尖抵了抵腮,对她笑道:“应该是吧,我不太懂娱乐圈里的事情。”

    “那你既然去了怎么没有签约啊?”

    “不然咱俩现在就是同公司的艺人了对吧?”他歪头乐,半开玩笑地问刑信晗。

    随后苏南就单手揣在白大褂的兜里,另一只抬起来挠了挠前额,“其实我就是那会儿还没来医院上班,去凑个热闹看看而已,并没有真的想踏进娱乐圈。”

    “我还是很喜欢医生这个职业的。”

    刑信晗笑他,然后又赞同道:“我也很敬佩医生。”

    “不仅仅是医生,还有警察、军人,我都由心底敬佩。”

    苏南调侃:“为国为民,无私奉献。”

    “对,说的就是你们了。”

    “你也是啊。”苏南说,“据我知道的,你一直在默默地做公益,从来不张扬宣传,但每年都会给关爱孤儿基金捐款。”

    刑信晗故意开玩笑说:“我那也是没办法,在娱乐圈嘛,是要营造好形象立人设的。”

    “我不信。”苏南特别坚定的否定了她的话,他的眉眼间带着淡笑,很温和地看着她,说:“你的人设就是没有人设,你是我见过活得最真实的明星了,刑信晗。”

    她怔忡了下,在听到他那句斩钉截铁的“我不信”时,刑信晗的心脏完全没有来由地悸动了片刻。

    这种被人完全信任的感觉,真的会让人感觉到从未有过的感动和温暖。

    琪琪办理好手续回病房,苏南正好要离开,随后琪琪就拎了包扶着刑信晗起来,刑信晗戴好棒球帽和口罩,和琪琪一起出了病房,往后门走去。

    上了车后琪琪刚对司机说了句“去晗姐的公寓”,刑信晗就急忙说:“等会儿再走。”

    琪琪不明所以:“啊?还有其他事情吗?”

    刑信晗只是“嗯”了下,然后又说了一遍:“等会儿再开车。”

    须臾,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拎着一个鸟笼正朝这里走来。

    苏南边走边低头对笼子里的鹦鹉豆子说:“豆子,你一会儿可一定要好好表现,别给我丢脸。”

    刑信晗坐在后座的车门没有关,苏南直接走到车外面,把关着鹦鹉的鸟笼给刑信晗,“给。”

    刑信晗惊讶又好奇地看着鹦鹉,苏南笑着说:“它叫豆子,很聪明的,会学说话,可以给你解闷儿。”

    刑信晗眉眼弯起来,高兴地接过了鸟笼,她还是第一次收到这样的礼物,有些新奇。

    “谢谢。”她瞅着鹦鹉,笑着很温和地喊它:“豆子,你会说什么呀?”

    苏南默默地攥紧了拳头,心想豆子你可得给我争气点儿,把我教你的话说出来。

    下一秒,豆子张嘴叫了声:“我爱你!我爱你!”

    苏南:“……”

    刑信晗愣住,身侧的琪琪不可置信地瞪大眼,心想:“这苏医生……是在借鹦鹉表白?”

    完全不知道豆子会说“我爱你”的苏南特别慌乱地连忙解释,“不不不,不是这句,我没教它这句的……”

    刑信晗却觉得这只鹦鹉挺有意思,又问豆子:“谁教你说的‘我爱你’呀?”

    豆子特别兴奋,瞎话张口就来:“少爷!少爷!”

    苏南:“……”

    他特别尴尬,十分没有底气地对刑信晗解释:“真不是我教的这句。”

    刑信晗还是第一次见苏南这么手足无措的样子,她觉得超好玩,憋着笑又问:“少爷是谁,是苏南吗?”

    豆子:“苏南!苏南!”

    苏南:“……”

    臭鹦鹉乱说什么!我昨天晚上教你的时候没见你学说话学的这么快啊!

    你他妈的倒是把我教给你的那句话给说出来啊!

    苏南伸手想要把鸟笼拎回去,脸上挂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那个……不然我过些日子再送给你,我回去再教教它……”

    刑信晗躲开不给他,“苏医生!”

    苏南看向她,刑信晗说:“我还挺喜欢它的。”

    苏南不确定地问:“真的啊?”

    刑信晗莞尔道:“真的。”她低了点头,伸出手去逗鹦鹉,“挺有趣的。”

    “你喜欢就行。”

    因为刑信晗喜欢,苏南再没有执意把胡乱说话的鹦鹉给要回来。

    刑信晗关车门的时候苏南站在原地对她挥了挥手,她望着他,对他清清浅浅地笑了下,然后车门关上,苏南再看不到里面的人,但刑信晗却能透过车窗看到他。

    车子往前驶去,她在他身旁经过,目光在还站在原地目送她离开的他身上扫过,然后刑信晗低了点头,微微扬了扬嘴角,转过头,继续逗鹦鹉。

    “豆子,他到底教你说了什么话啊?”

    豆子:“少爷吉祥!少爷吉祥!”

    刑信晗:“……”到底是没忍住,最终还是笑了起来。

    她的手指在它的头上轻轻戳了戳,“真可爱。”

    从医院出来后琪琪就打开平板看了看刑信晗接下来的工作安排。

    过了会儿,她对刑信晗说:“晗姐,哈秋姐已经把所有的工作都给你往后推了些时日,下部电影《不说再见》的进组时间是7月5号。”

    “哈秋姐说,去年一年你都没有休息,一直在外高强度工作,身体才会吃不消,她让你从现在开始好好调整一下身体状态,所以这两个月你只有《记忆永恒》剧组的杀青发布会和杀青宴,再就是《不说再见》的定妆和开机发布会了。”

    刑信晗边逗鹦鹉边点头,“知道了。”

    这边苏南回了医院后就在他、周放,还有罗阁的三人微信群里吼了一句:【你们谁教那只死鹦鹉说的“我爱你”!!!差点坏了老子的好事!!!】

    罗阁:【什么情况?】

    苏南:【我把鹦鹉送给一个很喜欢的女孩子了,结果它上来就是一句“我爱你”!】

    罗阁:【我去!替你表白不好吗?】

    苏南:【当然不好!她这几年不考虑感情问题的,这样直接表达要是被拒绝了我还怎么在她身边晃悠!】

    刑信晗之前就说过,这几年以事业为重,不考虑感情问题,再加上从去年开始她的事业才有了明显的上升,在这个时期她自然是不可能谈恋爱的。

    而苏南也向父亲求证过,得知了不仅仅是公司想让刑信晗这几年专心攻事业,她自己也明确表过态,感情问题27岁以后才会考虑。

    所以现在苏南并没有那么贪心,他只是想先和她成为朋友,能和她聊天、见面,甚至可以约着一起吃饭。

    这样就足够了。

    就在苏南和罗阁外群里你一言我一语地发消息时,周放突然来了一条:【把鹦鹉还给我。】

    苏南:【????】

    周放:【小姑娘就想听这句话,我教了豆子好久它都不说,现在它既然说了,我再买一辆法拉利给你,你把它还给我,我要给我的小姑娘。】

    苏南:【……休想。我已经送人了,还不回来了!】

    罗阁不解:【喂,周放,你家小姑娘想听这句话,你亲自说给她不是更好吗?】

    周放:【……】

    .

    晚上下班后苏南刚到了停车场坐进车里,正打算开车回家,就收到了一条微信消息。

    发消息的人是——晗晗。

    苏南立刻划开屏幕,点开和刑信晗聊天的页面。

    消息是一条语音。

    苏南点击了下,把手机放到耳边听,下一秒就听到刑信晗话语间带着笑说:“豆子,说句话。”

    豆子:“少爷!少爷!”

    语音的最后是刑信晗的笑声。

    很轻,就响在他的耳边,惹得他的耳根发麻发痒。

    耳垂都在发烫。

    直到苏南给病人看完病,趁中午吃饭休息的时候翻看手机才看到刑信晗的消息。

    苏南:【手术完一个月以后吧。】

    刑信晗过了会儿回道:【好的,谨遵医嘱:d】

    苏南看到她消息最后那个笑的表情,不禁莞尔,在他对面正吃午饭的同事林疏清看到他盯着手机傻笑的样子,开玩笑说:“你不要表现的这么明显好不好?”

    苏南立刻收敛了些笑意,清了清嗓子,故作严肃正经道:“我表现什么了?”

    林疏清说:“春心荡漾啊。”

    苏南:“……”

    .

    刑信晗手术完第三周出席了剧组《记忆永恒》的杀青发布会,在后台的时候遇到了叶长川,这几个星期叶长川一直在外地工作,今天的发布会还是他专门赶回来的,见了刑信晗后笑着和她打了招呼,后来趁没人注意,他低声问她:“听说你动手术了?”

    刑信晗掀起眸子看向他,没有一点意外之色,叶长川笑了笑,“好好养病。”

    刑信晗浅笑了下,点头,“嗯。”

    发布会开完之后当晚有杀青宴,刑信晗和叶长川作为主演,都有到场。

    苏南这晚没有加班,难得正常下班的他和朋友约了一起出来吃饭,地点就和刑信晗在同一个酒楼,甚至就连楼层都一样。

    在敬酒的时候刑信晗直接坦言自己最近的身体不太好,沾不得酒水,所以以茶代酒,敬了导演等人。

    中途刑信晗从包厢出来去了洗手间补妆,结果正巧遇到了苏南,已经好几周都没有见面的两个人都很意外能在这里遇到彼此。

    刑信晗唇边漾着笑,轻声唤了他一声:“苏医生。”

    苏南见她的气色还不错,说:“已经恢复好了吧?”

    刑信晗点了点头,“嗯,挺好的。”

    好不容易遇到她,苏南不想就这样离开,可留下来也不知道再说些什么,就在他洗了手后打算假装随口问一下那只鹦鹉怎么样时,叶长川出现在了洗手台旁。

    叶长川显然没有想到刑信晗会在这里和一个男人聊天,愣了下,倒是刑信晗坦坦荡荡地对他说:“这位就是给我做手术的主治医生,苏南。”

    随后又对苏南介绍说:“拍摄的电影里的搭档,叶长川。”

    苏南对叶长川微微颔首算是打过招呼,随即就说:“还有朋友在等,我先过去了。”

    等苏南离开后叶长川从兜里偷偷拿了个东西出来塞给刑信晗。

    刑信晗:“……”

    她失笑地无奈看着他,叶长川的嗓音很低很低地对她说了句话,她轻啧,调侃了一句,随后把东西放进了自己的包里。

    办完事情后两个人从洗手池旁离开,一前一后往包厢走,随后叶长川又放慢了步子等刑信晗追上他,不知道又和她说了什么,惹得她一直笑。

    当晚深夜,词条#刑信晗叶长川#迅速窜上了热搜第一,点开后是几张他们两个进出洗手间的图片,还有回包厢时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图片。

    八卦媒体的措辞是:两人莫非疑似因戏生情?

    刑信晗这段时间难得休息,每天早睡早起,热搜的事情是她第二天醒了后才知道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她是我的星辰简介 >她是我的星辰目录 > 64.琪琪长川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