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63.晗晗苏南01
    购买比例不足80%的会看到此防盗章

    “再见。”

    等刑信晗离开, 苏南回了自己住的房间拿行李的时候发了一条短信出去。

    不知道是不是刑信晗的澄清微博起了作用还是公司的公关做得好, 这次她和苏南一起共进晚餐的事情并没有被偷拍放到网上。

    .

    刑信晗回了房间后洗了澡就上了床睡觉,但不知为何总是睡不踏实, 一个小时都可以醒两三次。

    明明昨晚睡得很好的。

    她摸过手机看了眼, 然后闭上眼继续睡。

    当晚苏南到了沈城机场后就给刑信晗发了微信,然后直接回了家, 洗了澡睡觉。

    刑信晗半夜不知道第几次醒来的时候,拿起手机查看发现苏南已经给她发了消息。

    刑信晗往输入框里打了字,但想了想,又删除了, 然后关掉手机,这才觉得踏实了些, 闭上眼后没多久就睡着。

    早上刑信晗醒来后才回了苏南的消息, 而这会儿苏南已经去了医院。

    他刚一进急诊科就遇到了自己的助手林欣, 小姑娘手里拿着一盒早餐奶,见了苏南后就朝他跑过来,“苏医生!”

    苏南笑着打了招呼,正要往前走, 林欣就把手里的早餐奶塞到他的怀里, 跑开之前笑着对他说:“早上好呀!”

    “唉……”苏南没叫住林欣, 无奈地微微皱眉,看着她跑开的方向道:“我吃过早饭了……”

    正巧林疏清走过来, 林欣脸蛋微红地扬着笑和她打招呼:“林医生早上好!”

    林疏清想到林欣昨天因为热搜事件不开心了一整天, 又看了眼站在不远处的苏南, 挑了挑眉,回道:“早。”

    待林欣的身影消失在拐角,苏南顺手就把早餐奶给了走过来一脸看戏的林疏清,嘴里还说:“没吃饭吧?送你了。”

    林疏清:“……”

    “唉,”她拿着那盒早餐奶,和苏南一起往前走,“总让我做坏人,待会儿让人家小姑娘看到得多伤心。”

    说着插上吸管就开始喝。

    苏南:“……”他撇了她一眼,“怕她伤心你别要别喝啊。”

    “算了,”林疏清咬着吸管喝的津津有味,她很满足很开心地咂了咂嘴,对苏南说:“谁让我是你朋友呢,坏人就让我来当好了。”

    回了休息室换好衣服,苏南拿起手机看时间的时候看到了刑信晗给他发过来的早安消息,他回了个早,然后就将手机放到兜里,出去开始工作。

    接下来的日子依旧和往常没多少差别,苏南经常性的会加班,但一直有刑信晗保持着联系,偶尔闲暇会给她发一些豆子的小视频。

    当然,他同时也有在私下教豆子说话。

    八月底,刑信晗在海城的拍摄工作接近尾声,剧组决定在离开海城前一起吃顿饭,刑信晗作为主演,自然要到场。

    田雨儿当天去别的城市参加了一个什么代言,没有准时到场。

    饭吃到一半,周楚风起身开始敬酒,从导演到副导演,从制片人到监制,最后绕到了刑信晗身侧,他低头垂眸笑着对刑信晗说:“信晗,我们喝一个吧。”

    餐桌上的人都在注意着这边,刑信晗出于礼貌,端起酒杯,“好。”

    周楚风同她碰了碰杯,“和你搭戏真的很过瘾,希望接下来我们能磨合的更好。”

    刑信晗微微笑了笑,没说话,仰头将酒喝下去。

    就在周楚风还想和她喝第二杯的时候,刑信晗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立刻起身,对导演等人说:“抱歉,我去接个电话。”

    刑信晗拿着手机出了包间,往前走了几步,接通:“喂,哥。”

    刑慕白问:“没在忙?”

    “嗯……在饭局上,”刑信晗撇头间正巧看到姗姗来迟的田雨儿正往这边走来,她没有在意,继续对刑慕白说:“剧组的晚宴。”

    “少喝酒。”他说。

    刑信晗哭笑不得,无奈应下,“哎呀好啦哥,你不说我也知道,别担心,啊。”

    田雨儿正走到刑信晗身侧,听到她称呼对方为“哥”,本来想目不斜视装做什么都没看到走过去的田雨儿突然停下脚步,对刑信晗笑着打了个招呼:“嗨,信晗。”

    刑信晗愣了下,一时没反应过来,因为她和田雨儿的关系实在不好,而且田雨儿没事儿是绝对不会“纡尊降贵”主动和她打招呼的。

    随后刑信晗对田雨儿扬起微笑点了点头全是打过招呼了。

    田雨儿又明知故问:“咱们剧组吃饭的地方是在这个包间吗?”

    刑信晗指了指,“前面那个。”

    “好,谢谢你啦。”说话的语气都甜软了不少。

    等田雨儿进了包厢,刑信晗吐了口气,对刑慕白说:“哥你可真有面子。”

    “什么?”

    “让平日对我爱答不理的人主动过来找话说。”

    刑慕白:“……”

    “目的就是为了让你听到她的声音,想在你那里找点存在感。”随即刑信晗哼哼道:“不过她之前有问我你结婚了吗,我说结了。”

    刑慕白低哼着笑了声,“我什么时候结的婚,我怎么不知道?”

    刑信晗嘿嘿乐,说:“我看你跟林医生挺好的嘛,就帮你挡一些烂桃花呀!”

    “不许胡说!”

    “哎……好好好我胡说,”刑信晗撅了撅嘴,“你这几天有空没,我可能明天晚上就能回沈城,一起回家吃饭呗?”

    “行。”

    和刑慕白挂了电话,刑信晗看到苏南给她发的微信。

    【看了工作室的微博,你近期要回来?】

    刑信晗回道:【对,大概明晚就能回。】

    很快苏南又发了消息给她:【等你回来见见豆子吗?它有话要对你说。】

    刑信晗的嘴角扬起来,【好。】

    “当然。”刑信晗笑起来,欣然应允。

    在她低头给苏南在照片上签名时,苏南趁她不注意偷偷把刚才抓拍她低头的照片拿了出来,随后他把照片放在病例本上,用笔在那张照片的背面写了一句话。

    以为苏南在写病例的刑信晗等他停下笔才把有她签了名的合照递给他,苏南接过来的同时把他后来照的那张照片送给刑信晗,说:“你笑起来的模样很好看,给你留作纪念吧。”

    刑信晗有点迷茫地捏住照片,然后就眼睁睁地看到苏南把签名照暗戳戳又小心翼翼地藏进了白大褂的兜里。

    他一个大男人做这种像极了小孩子的举动,成功把刑信晗给逗笑。

    苏南见她笑的如此开心,心里才暗暗松了口气,他冲她勾了勾嘴角,说:“那我就出去了,有事叫我。”

    在苏南离开后刑信晗低头看了看他送给她的照片,上面的她穿着病服,头发披散在肩,素面朝天,眼眸收敛,长睫低垂,嘴角扬起一抹浅笑,正在抬手将发丝拢到耳后。

    刑信晗凝视了照片上的自己几秒,然后无意识地翻了下照片,结果就看到他留给她的那行字:

    “希望你永远健康、平安、快乐。——苏南”

    原来苏医生的名字叫苏南。

    刑信晗的手指在他俊逸洒脱的字迹上轻轻摩挲了几下,心里默默地重复了一遍他的名字。

    苏南。

    琪琪吃完早饭回来的时候刑信晗正盯着手里那张照片出神,听到开门的动静,刑信晗连忙把照片收起来,压到了枕头底下。

    琪琪一进来就关切地问她:“晗姐,你现在感觉怎么样?饿不饿?”

    刑信晗笑了笑,“还好。”

    琪琪又问:“排气了吗?”

    刑信晗摇摇头。

    “排气了一定要告诉我,我去给你买吃的。”

    刑信晗无奈道:“好,知道了。”

    本来值了夜班后苏南是可以轮休的,但因为刑信晗还在住院,苏南放弃了休息的时间,第二天依旧照常在急诊科工作。

    刑信晗是手术后第二天下午排了气才进食的,公司和工作室那边有很多事情要哈秋处理,所以她只在傍晚来了医院一次,看了看刑信晗,确定她没有大碍就又急匆匆地走了,琪琪受了哈秋的嘱托,寸步不离地照顾着刑信晗。

    下午刚下班,苏南本来打算依旧在医院呆着,结果就接到了发小的电话。

    于是,苏南脱了白大褂,从医院出来,去了饭局。

    苏南到包厢到时候就差他一个了,他一推开门,里面就有只鹦鹉冲他叫唤:“迟到罚酒!迟到罚酒!”

    苏南:“……”

    “谁家的宠儿啊?这么懂规矩。”他笑道,拉了把椅子坐下。

    谁知那鹦鹉就像是通了灵性似的,回他说:“你家的!”

    “啧,有意思。”苏南挑眉,扭头把视线落在罗阁身上。

    旁边的罗阁翘着二郎腿,撇着嘴悠哉悠哉地耸了耸肩。

    苏南瞥眼看向正倒酒的周放,问:“你在哪儿整来这么个玩意儿?”

    周放仰头喝了口酒,悠闲道:“买的啊。”

    “哪儿买的?”

    周放抬眉,看向苏南,“你不是一向对养宠物没什么兴趣吗?”

    苏南不自然地眨了眨眼,否认:“有吗?”

    罗阁附和说:“有!”

    苏南:“……”

    “没有吧,我不记得了。”

    他凑过去逗鹦鹉,“来,叫声少爷听听。”

    鹦鹉:“少爷吉祥!”

    苏南叹了声:“……学说话这么快的嘛?一遍就成?”

    罗阁想提醒他这句“少爷吉祥”这只鹦鹉之前就会,被周放一个眼神给止住,把到嘴边的话硬生生给混着口水吞了回去。

    “它叫什么吧?”

    “豆子。”周放的眉尾微微扬起,若有所思地盯着苏南看了几秒。

    向来对宠物完全不感兴趣的苏南这次一反常态地对这只叫豆子的鹦鹉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这让周放对他的反常也很好奇,但不管他怎么旁敲侧击,苏南就是不说真正的缘由。

    苏南摆明了态度是想要这只鹦鹉,而,这世上无奸不商,周放既然作为一个生意人,肯定会趁此机会好好地敲苏南一笔。

    周放和罗阁两个人一唱一和,最后和苏南达成条件,苏南把自己车库里那辆红色的法拉利给周放,周放将这只鹦鹉给他。

    晚上散伙后苏南喜滋滋地拎着鹦鹉回了家,然后就开始教鹦鹉说话。

    然而,跟着他回了家的豆子完全没了在餐馆儿里的机灵劲儿,任苏南怎么教就是不张嘴说话。

    觉得自己被欺骗了的苏南很生气地给周放打电话,这会儿正用法拉利哄小姑娘开心的周放听闻不乐意了,“是你自己想要它的,我从始至终可都没有逼你。”

    苏南:“……”

    “唉好了好了,你再教会儿,它真的挺聪明的,绝对能学会的。我还有正事儿要办,挂了。”

    “喂!周放!”苏南郁闷地手机扔到旁边,在沙发上坐了会儿,觉得不甘心,忍不住又开始教豆子说话。

    这次他换了对策,用食物诱惑,只要豆子跟着他一起说,他就喂它吃东西,不说就不让它吃。

    折腾到大半夜,终于教会了豆子那句话。

    临睡前苏南还在嘱咐豆子,“明天她如果问你是谁教你说的,你就说是少爷,记住了吗?”

    豆子:“少爷!少爷!”

    苏南这才心满意足地摸了摸它的毛儿,“乖,明天可一定别掉链子。”

    隔天上午,刑信晗的身体已经确定没有什么大碍,准备出院了。

    琪琪早就把东西收拾好,这会儿都去办理出院手续去了,刑信晗坐在病床边,手里拿着那张照片,想和苏南亲自打个招呼,可到底是有所顾忌,最终什么都没做,只是把照片收了起来。

    苏南出现在病房的时候刑信晗正低头无聊的刷手机。

    一开始刑信晗以为是琪琪回来了,她头也没抬,问道:“办好手续了?那我们……”

    苏南低笑了下,刑信晗扬起头,他就靠在墙边,歪头笑。

    刑信晗有些意外,浅笑着唤了他一声:“苏医生。”

    苏南往她面前走了几步,对她说:“这段时间饮食要注意一点,把身体养好了再去工作。”

    刑信晗点点头,“我知道的。”

    “哦,对了,”苏南神情坦然,话语自然道:“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可以加一下我的联系方式,以后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问我,我看到会回你。”

    刑信晗也觉得这样很方便,于是很开心地答应下来,两个人非常愉快地互加了微信。

    “微信号也是我的手机号,着急的话直接打电话给我就行。”说完苏南又笑着半带调侃地说:“当然,我更希望你找我不是因为身体生病或者受伤。”

    正在给他备注的刑信晗的眼皮不受控制地跳动了下,然后她的手指快速地敲下三个字——苏医生。

    保存。

    两个人换了联系方式后苏南问她:“一会儿是从侧门走吗?”

    刑信晗点头,“对。”她笑的有点无奈,“不然很可能会让狗仔拍到。”

    其实她根本就不怕什么狗仔拍到,她害怕的是,被母亲知道。

    刑信晗不想因为这样一个小手术惊动母亲,让她跟着担心。

    苏南表示理解,然后道:“我有个东西想送给你,算是……”他顿了顿,找了个合适的理由:“粉丝想给偶像的小礼物。”

    刑信晗说:“心意我收下了,但是东西……”

    她还没说完,苏南就说:“心意收下,礼物也请收下。”

    刑信晗扬头望着他,苏南站在她面前,头微微低垂,眸子依旧那么好看,那双眼睛就像是会说话般,非常吸引人。

    他很真挚地对她说:“是我特意给你准备的,想让你开心。你放心,不贵重的,安心收下。”

    “不然我真的会很遗憾的。”

    刑信晗犹豫了下,最终还是点头同意,“好,那就谢谢你了,苏医生。”

    苏南的嘴角立刻就扬了起来,“还在我车上,一会儿你走的时候我在侧门那儿给你。”

    刑信晗笑,点头,“嗯。”

    苏南在病房里陪了刑信晗一会儿,然后说:“那行,你休息会儿,我先出去了,呆会儿侧门见。”

    刑信晗点点头,苏南便转身往外走去,几步后他停下来,刑信晗不解地盯着他的后背看,苏南转过身来,看上去像是欲言又止,刑信晗有些迷茫地问他:“苏医生……还有事吗?”

    苏南稍微抿了抿唇,只是瞬间,他的脸上又浮现出很温和的笑,用半开玩笑的语气对她说:“虽然已经猜到了答案,但我还是想问一次。”

    “你是不是真的不记得我了?”

    刑信晗一下子懵了,她愣愣地仰着脸盯着他看,同时快速地在脑子里搜索着,可并没有任何与他相关的记忆。

    刑信晗怔愣着半晌都没有说出话来,苏南叹了口气,笑道:“看来是真忘了。”

    刑信晗很歉意地说:“抱歉……”

    “不怪你,”苏南笑笑,掩下心里那丝失落,故作轻松地耸了耸肩,“毕竟我们之前也就只是意外撞见一次而已。”

    “是我对你印象太深了。”

    进了家后他在玄关换着鞋喊:“爸,妈,我回来了!”

    南连君急忙跑过来,惊喜地说:“你终于回来了儿子!”

    苏南搂着她往客厅走,笑嘻嘻道:“今晚在家住。”

    “好好好!”南连君欣然答应,“你可很久都没有在家里住过了。”

    “这次要不要多住几天?”

    苏南沉吟了下,“我看看吧……今天是急诊科没那么忙,要是明天也这样,我就回来。”

    苏父在旁边道:“正巧,我和你妈打算这几天去看看你外祖父,要有时间就一起去。”

    苏南点头,“行!”

    “说起来我自从上了班好像就有去看望过他老人家。”他说着说着就有些愧疚。

    南连君拍了拍苏南的手,很理解道:“急诊科忙嘛,大家都知道的,你每天那么累,不能按时吃饭睡觉都是常事,连回趟家陪我们吃饭都快要成奢侈,更别说再驱车好几个小时去外地看你外公。”

    “你外公也理解的。”

    苏卫东也宽慰苏南:“这次去了好好陪陪他老人家就行了,老人很容易满足的,你陪他吃顿饭,和他说说话,他就会高兴很久。”

    “嗯。”苏南应下。

    晚饭又添了几道苏南爱吃的菜,一家三口吃过晚饭在客厅闲聊,电视里播放的广告是刑信晗代言的,几个人顺势就聊起刑信晗来,苏卫东调侃苏南:“怎么着,儿子,有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

    苏南瞪大眼,无辜道:“爸,我现在就没想和她有什么进展好吧!”

    苏卫东很嫌弃地看着他。

    苏南:“再嫌弃我也是你儿子!”

    “你顾虑什么?那条‘27岁之前不能有恋情’吗?”苏卫东叹气道:“所有的合约条例都是人定的,只要想修改就修改。”

    苏南哼哼,“才不是,她自己也说27岁之前以事业为重不考虑感情问题,而且她这会儿事业正在上升期,有恋情反而对她不好,我不能做她的绊脚石。”

    “等时机到了,我自然会有实际行动的。你们不用操心。”

    南连君在旁边掰着手指头仔细地算了算,说:“你这样不行啊儿子,小姑娘今年才23岁,要等到她27岁的话,你都32岁了,老男人了!人家还看得上你呀?”

    苏南:“……”

    “妈!”他气鼓鼓地瞪着南连君,一脸受伤的表情,“我怎么就老男人了?32岁正当壮年,这个年龄段的男人很吃香的好嘛!”

    南连君摇摇头,嫌弃道:“反正要我我不跟你。”

    苏南:“……”他气哼哼地转身上楼回了房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不知道是不是心里还是很在意南连君的话,犹豫再三最终还是鬼使神差地拿起手机给刑信晗发了条微信过去。

    此时的刑信晗正在边擦头发边逗豆子说话,听到手机响后她歪了歪身体,看到了苏南那条微信。

    【苏医生:你觉得32岁的男人就算是老男人了吗?】

    刑信晗被他这个问题搞得莫名其妙,她仔细想了想,苏南好像也就才29岁而已,那他干嘛无缘无故提32岁啊?

    刑信晗戴上干发帽,拿起手机来回复他:【不呀,男人三十才到而立之年呢,三十多岁正是你们男人最好的年纪吧,又成熟又有魅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她是我的星辰简介 >她是我的星辰目录 > 63.晗晗苏南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