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第一章大难临头
    细纱锦罗帐,紫檀雕花床。

    郭致远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身处一古香古色的房间之中,头被包得像个猪头似的,剧痛不已,这是在拍古装戏吗?我怎么会在这里?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一连串的问题接踵而来,头部传来的阵阵剧痛又时刻在提醒郭致远这绝不是在做梦,他的意识越来越清醒,开始极力回想,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而这时脑海里另外一份完全陌生的记忆也慢慢融合进来,让郭致远终于明白身处的状况,自己居然是穿越了!被穿越的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郭致远,不过这家伙大概不是什么好鸟,满脑子的记忆都是如何吃、喝、嫖、赌、玩,连身处的具体年代都没有准确的信息,只知道大约是明朝万历年间,除此之外就知道这家伙的父亲是个大官,好像还是礼部侍郎,而自己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是因为这家伙居然色胆包天去调戏顺天府尹之女楚婉儿,被打成了植物人,剩下一具空壳,倒是便宜了穿越过来的自己。

    郭致远平时也很爱看网络小说,虽然剧情通常有些狗血,漏洞百出的历史穿越文更是让学历史的郭致远吐槽不已,但用来打发时间还是不错的,甚至遇到不如意时郭致远也会yy一下,要是自己穿越到古代,利用现代人的优势和知识能不能改变历史,创下丰功伟业呢?

    所以搞清楚状况的郭致远并没有多惊慌,甚至有点小兴奋,穿越这种小概率事件居然让自己撞上了,看来自己运气还不坏嘛,而且被穿越的这个家伙身世还不错,老爹是礼部侍郎,这可是副部长级别的高官啊!那自己岂不是可以在这个时代横着走了!

    “来人啊,快伺候本少爷更衣!端两盏鱼翅来漱漱口!”郭致远乐不可支地摆起了官衙内的谱,可叫了半天,yy中的美貌丫环并没有出现,倒是外面传来了剧烈的嘈杂声,似乎发生什么大事了。

    郭致远只得自己挣扎着爬了起来,扶着床沿慢慢往外挪,还没挪几步,“砰!”一声巨响,门就被一脚踹开了,几名凶神恶煞的锦衣卫拿着绣春刀冲了进来,“给我搜!”,就开始翻箱倒柜地一顿乱搜,屋内叮啷哐啷响成一片!

    我的青花古董花瓶啊!我的成化斗彩鸡缸杯啊!……望着随便一件拿到现代都能拍出几千万上亿元天价的宝贝一件件被摔在地上成了碎片,郭致远心里那个肉痛啊!浑然忘了眼前是凶名赫赫的锦衣卫,大吼一声:“住手!我爹是礼部侍郎,你们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搜我的家!”。

    不过他这一吼却没有收到“我爸是李刚”那样的效果,那几名锦衣卫愣了一下,继而哈哈大笑起来:“小子,你还在做春秋大梦吧,你爹郭正域因涉妖书案已被缉拿下狱,你就等着砍头吧!……”。

    郭正域?!妖书案?!郭致远脑袋里轰地一下炸开了,“妖书案”是轰动明朝万历年间的一起奇案,此案牵连之广,影响之大,实为明朝历代之最,不知多少人因此案受了牵连,被抄家砍头,而郭正域正是被整得最惨的人之一。

    完了,完了,这便宜老爹铁定要倒霉了,虽然从来没有见过这世的便宜老爹,但以后自己想在这个时代吃香喝辣可还都得仰仗着他,要是这便宜老爹倒了,自己就悲剧了!别说过花天酒地的纨绔生活,只怕小命都难保呢!自己这是什么衰命啊,好不容易穿越过来傍上一个当大官的爹,官衙内的味还没韵到,便宜老爹就被抓了,这也太悲催了吧!

    郭致远惊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半天没缓过神来,那些锦衣卫也懒得理会他,搜了一阵没有什么发现,留下一地狼藉而去,过了好一会儿,一名憨头憨脑的小厮才畏畏缩缩地走了进来,将郭致远从地上扶起,苦着脸道:“少爷,老爷被锦衣卫抓走了,几位夫人哭晕过去了,阿财他们几个挨千刀的准备背主私逃呢,忠叔拦他们不住,你快去看看吧!……”。

    树倒猢狲散,覆巢之下无完卵,郭致远从巨大的打击中醒过神来,不行!老天爷既然让自己穿越过来,自己要将命运牢牢抓在自己手里,而从穿越到这个世界起,郭致远的命运实际上就已经和自己的这位便宜老爹绑在了一起,要保住自己的命,首先就得保住这便宜老爹的命。

    想到这里郭致远突然有了精神,用力拍了拍那小厮的肩膀道:“你很不错!等我将我爹救出来,一定重重赏你!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那小厮用怜悯的目光望了郭致远一眼,心说少爷一定是脑子被打坏了,连我叫什么名字都忘了,话又说回来,就算少爷脑子没被打坏又怎么样呢,除了吃喝玩乐他什么都不会,还能指望他做什么呢?看来郭家真是完了,自己也要早做打算才行呢!

    不过生性忠厚的他还是老老实实地答道:“小的叫王喜,少爷你受了伤还是别出去了,留在房里歇息吧……”。

    “不!我爹不在,我就是郭家之主!王喜,你扶我出去,我倒要看看是哪些狼心狗肺的奴才要背主私逃!”郭致远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厉声道。

    王喜有些诧异地望了郭致远一眼,感觉眼前的少爷突然有点不一样了,也顾不得多想,扶着郭致远出了房门,来到了外面的庭院,就见院内也是一片狼藉,各种物事乱七八糟地散落一地,几名女眷正一把鼻涕一把泪地瘫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几名家人手足无措地站在旁边,还有几名贼眉鼠眼的家人手里提着包裹,正捡起地上稍微值钱的物品往包裹里塞!

    见郭致远出门也没人理睬他,在众人眼里他不过是个靠爹吃饭的纨绔,如今他爹倒了,他也就什么都不是了,所以众人都当他是空气一样,哭的继续哭,收拾包裹的继续收拾包裹,甚至有几名家人还向他投来了鄙夷的目光。

    郭致远皱了皱眉头,突然指着那几名手提包裹的家人厉声呵斥道:“住手!你们想干什么?我爹还没有死呢!而且我还在,我们郭家还没有倒!背主私逃可是重罪,你们是想我把你们送进顺天府大牢吗?……”。

    郭致远穿越前曾当过一段时间市长秘书,后来市长因为站错队倒台了,他也就跟着倒霉了,不过这摆官威唬人的功夫他倒是没忘,这一番话说得铿锵有力,气势十足,很有点“王八气”,可惜他此时的形象却委实有点太挫了,头包得像个猪头似的,身子骨弱得风都能吹倒,让他的“王八气”一下子又弱了不少。

    所以那几名家人愣了一下也没把郭致远太当回事,带头的一个粗壮家丁更是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冷笑道:“呸,锦衣卫都上门抄家了,你还在我们面前摆狗屁少爷架子啊!我们在郭家做牛做马这么多年,临走捞点好处不应该吗?……”。

    给他这么一煽动,其他几名家人也都跟着鼓噪起来了,这时郭致远突然抓住包头的白布条用力一扯,狠狠地对地上一摔,尚未完全愈合的伤口顿时裂开了,鲜血流了下来,郭致远随手一抹,满脸的鲜血让他看起来一下子多了几分凶悍!

    “大胆!背主私逃、盗窃主家财物你们还有理了!我看今天谁敢走!少爷我剥了他的皮!王喜,速去报官!”郭致远用力甩开王喜的搀扶,随手捡起旁边一根木棍,指着那几名家人厉喝道。

    这下不仅那几名家人,所有人都惊呆了,不敢置信地望着郭致远,这还是那位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少爷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气魄了?

    郭致远见那几名提着包裹目瞪口呆的家人有些怂了,知道自己的话已经起到了效果,但他也知道过犹不及,真把这些家伙逼急了,要跟自己单挑就完蛋了,胡萝卜加大棒才是最佳的驭下之道,冷哼一声道:“还愣着干嘛?真想我把你们送进顺天府大牢吗?我爹被抓了,我们郭府更应该上下一心,同舟共济,不能让别人看笑话,从今以后你们每个月的例钱翻一倍,这次我可以既往不咎,再有下次,哼!……”。

    这时一名老家人也站了出来,他是郭府的管家郭精忠,他算是郭府的老人了,很得郭正域信任,府中大小事务都交给他处理,郭正域出事后,他也有些慌神了,给郭致远这么一喝才醒过神来,连忙对那些家人挥挥手喝道:“少爷的话你们没听见吗?还不赶紧回房放了包袱,把院子收拾干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明朝狠人简介 >明朝狠人目录 > 第一章大难临头